第七十九章、大赛之前

噩梦宝藏 +A -A

  辛雅的确是带着一盒三阶暗黑魔狼的髓膏去了沧澜武院,和领导商讨合作的事宜,但是只要沧澜武院的领导不傻,就绝对不可能同意五五分成的提议。

  说白了,陈器压根就不想和沧澜武院做这笔生意。

  因为沧澜武院的势力太庞大了,以他现在的小身板,根本就不具备和人家公平合作的资格,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连皮带骨头吃下去!

  如果不是辛雅执意要求,看在她之前救了陈清妍的面子上,陈器才给她开出这样一个尴尬的比例,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想让她知难而退,但没想到辛雅就是个死心眼,直接带着一盒髓膏,第二天就登上了回保康城的飞艇。

  对于这个死心眼的女人,陈器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随她去吧。

  飞艇上的生活是很无聊的,不过幸好六家武院包下的这架飞艇档次挺高,虽然没有静室,但也有单独的静音隔间,虽然隔音的效果差了点,但也比没有要强。九十多个小时的旅程的确很漫长,但是如果静下心来修行的话,时间过去的也还是很快的。

  中途倒是有另外几所武院的人前来串门,谈话之间很隐晦的打探陈器的实力,毕竟之前秋叶菊武院方面表现的也实在太有信心了些,让他们不得不好奇。

  可是陈器直接闭门谢客,秋叶菊武院那边也下了封口令,他们自然什么消息都打探不出来。至于怒风武院那边,据说他们连人都不接待,反正每个豪华套间里都有完善的设备,可以洗澡、上卫生间,所以飞艇上这几天来,据说怒风武院那边连房门都没开过,显得格外的神秘。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飞艇上虽然有厨师和食材,但从头到尾都没有派上用场。因为每个武院都是自己携带了伙食和饮水,最多借助飞艇上的工具加热一下,而且全程都是专人操作,任何一个过程都不会经他人手。而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大比结束,因为谁都担心会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在食物或是饮水里动手脚。

  就在这种大家脸上带笑,但实际却是相互提防的情况下,漫长的飞行旅程终于结束了。

  飞艇到达了定泉城。

  当飞到定泉城上空的时候,所有人都来到了窗户边往下俯瞰,惊叹定泉城的规模之大,比起阳川城起码大了两三倍,而且繁华的程度更是高出了一大截。

  从飞艇码头的出口大厅处有一个服务台,边上竖着一个巨大的牌子――“三郡大比组委会”。

  几名院长立刻朝着服务台走去,然后不一会的功夫,服务台那里就传来惊呼声:“赛程和团体赛分组都已经出来了?!”

  留在这边的众人对视一眼,然后“哗啦”一声,都冲向服务台那边。

  陈器也跟了过去,很快就拿到一张对阵表,大略看了一眼。这次团体赛一共有293家武院参赛,按照高一年级和高二年级两个批次被各自分成了32个小组,大部分小组都是九支队伍,只有少数是十支。后面有备注,如果有武院没有参赛的话,那么就将十支队的小组中随机抽选一支队伍加入过去,但是32组的局面不会改变。

  32小组,每组前两名出线,也就是这一轮之后,就剩下最后64家武院,再分为八个小组厮杀,继续前两名出线,决出十六强。

  十六强的队伍分为四组,按照最后积分决出一二三四名。

  然后第一名的四支队伍一组,决出最后前四名的归属,第二、三、四名的队伍也各自组队,决出最后的五到十六名的准确名次。

  团体赛结束以后才是个人赛,但是个人赛如今还没有确定报名人数,所以分组自然也没有出来,但是赛制却已经定下来了,分为文试和武试两种。

  文试最为简单,所有参赛选手汇聚一堂,集体进入精神修行的状态,持续时间为半小时,最后直接按照其精神平稳度的最高值,由高向低数就行了。

  武试的话,就是擂台竞技,采用最为残酷的一场淘汰制,胜者进入下一轮,败者直接被淘汰――一直决出最后的前十六名。

  十六名以后,采取全新赛制,但具体是什么赛制,这份对阵表上却没有详说,只是说“届时自会分晓”。

  最后所有的排名都出来以后,再按照一定的比例计算,得出最后的总分前十名,获得最终的十个扶植名额。

  这个赛程订的有些古怪,尤其是个人赛的最后十六名争夺,竟然连规则都没有公布――当然,除了陈器和怒风武院的少数人以外,在场的其他人没有人关心这一点――因为前十六名距离他们实在是太过遥远。

  他们关注的是团体赛他们分到哪个小组,小组当中有没有强悍的对手。

  果然,飞鹤武院的院长对着对阵表扫了一圈之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飞鹤武院的名字,马上就发出了一声哀嚎:“天哪!我们的高二年级组竟然和广元郡的墨霜武院分在一个小组,这次完蛋了!”

  堂堂一名院长这样惨叫确实丢人现眼,但大家都对他投以了同情的眼神。

  墨霜武院可以说是这三个郡当中最强大的一家武院了,这样的头彩被飞鹤武院撞上,除了同情还能说些什么?

  这时服务台的工作人员提醒道:“参加个人赛的选手请在这里报名。”

  陈器走了出来,怒风武院高二年级那边也走出来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拿起笔,在报名表上填下了自己的名字――陈器注意到他叫做邱力行。

  除了他们两个和飞鹤武院之外,另外三家武院也各派出了高一、高二各一个人报名了个人赛。

  用他们自嘲的话来说,来都来了,就当上去见识见识。

  而面如土色的飞鹤武院院长纠结了好一会了,竟然让他们高二年级五个人都报名了个人赛,用他的话说,反正高二年级组团体赛是肯定没希望了,个人赛上努力拼一拼吧!

  众人都是好笑,但又不好说他,只好在肚子里偷笑。

  这时有工作人员前来带他们去住宿的地方,不过工作人员也说了,因为这次参赛的武院太多,而且又是临时通知的,所以组委会之前的工作有些疏忽,给各个武院的选手们准备的房间有些不足,虽然还不至于到没房子住的份上,但是也需要几个人住一个房间挤一下。

  所以,如果前来的武院没有自己提前安排住宿的话,可以由组委会自己来安排。但同样的,组委会方面希望一些有条件的武院,自己能够解决住宿的问题,帮助组委会减轻负担。但同样的,因为这次三郡大比史无前例,所以吸引了很多来看热闹的,以致于定泉城的客流量比起以往增大了十倍有余,所以现在城里的酒店不是那么好订的。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们自己订了酒店那是最好,但如果订不到酒店的话,那就委屈一下吧!

  慕华辉闻言大笑道:“放心!来之前我就说了,各位到定泉城都算我的!我之前已经料到这种情况了,特意让这边的朋友帮忙,虽然没有包下一整座酒店,但是也包下了其中最为安静的一层,我们这就过去?”

  几个武院的院长都长舒了一口气,笑道:“还是慕先生想的周到,那这次就叨扰了。”

  唯有怒风武院的柴正祥撇撇嘴,道:“我们也已经提前订好了酒店,就不劳烦慕先生了。先走一步!”,说完也不废话,径直带着怒风武院的人离开。

  这显然有些不给面子,但慕华辉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笑道:“那我们自己走吧。”

  其他人也没说什么,大家都知道慕芊芊这个曾经怒风武院的女子首席,宁可付违约金不参赛,也不愿代表怒风武院出赛,双方早就有芥蒂了,再加上之前慕华辉给陈器担保了那四千金币之后,就等于是和怒风武院撕破了脸,所以对这种情况早有预见。

  出了飞艇码头,外面有人举着写着“慕华辉”的名字在那里迎接,看上去不是什么大人物,而像是一个秘书。

  秘书很会说话,说这次三郡大比来的人太多,托人情的也太多,以致于老板实在抽不开身,不能来亲自迎接,还请见谅云云。

  这种自然是客气话,不过这个秘书安排的也的确很到位,飞艇码头外整齐的排列着十几辆宽敞的“气车”――这真是气车,使用的动力是分离出来的氢气,但是氢气分离和保存需要很高的成本,所以这种“气车”完全就是彰显身份的奢侈品。

  马路上见的最多的,还是那种畜力拉的车子,用的都是如角马之类已经被驯化的凶兽。但不得不说,一辆“气车”行驶在这些畜力车当中,那感觉就是很爽。

  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众人来到了一家非常气派的,名为“胜芝”的酒店。

  果然如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所说的那样,酒店的前台围了不少人,有旅客,也有一看就是来自其他武院的,七嘴八舌的询问有没有房间,前台负责接待的小姐苦着脸跟他们使劲重复房间真的被订满了这句话,已经说的快要吐了。

  有人说幸福感是比较出来的,看到这么多人没有房间,但是他们却有人早早的把一切都给安排好了,阳川城的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意,就连一直愁眉苦脸的飞鹤武院院长,嘴角都忍不住翘了翘。

  但马上,他又恢复到了之前愁眉苦脸的样子。

  如果能选择的话,他宁可带着学生们去睡大街,也不愿意跟墨霜武院分在一组!

  运气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