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立约

噩梦宝藏 +A -A

  场中一片静默之后,怒风武院的人哈哈大笑。

  “四千金币?!陈器,你是失心疯了吗?!”

  “笑死我了,陈器,我看你的梦还没醒吧?现在已经发展到大白天你都会做白日梦的程度了?”

  “四千金币?你怎么不说四万金币?!”

  面对怒风武院的嘲笑,陈器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看向柴正祥,“柴院长,四千金币的赌局,你敢接吗?”

  “接!为什么不接?!”柴正祥嘲弄的大笑,“只要你能拿得出来,你拿出来多少我接多少!但是,你的金币呢?小子,别说四千金币了,就算是四十个金币,你见过长什么样的吗?”

  陈器不受他的讥讽,只是平淡的笑笑,“我当然拿得出来,但我想的是,如果你们输了,那么赌债可就是八千金币,再加上之前李院长那里的一千金币。一共九千金币,怒风武院能不能拿得出来?”

  “你!”柴正祥哑火了,如果说一千金币他东凑凑西凑凑还是勉强可以凑出来的话,那么九千金币就是实打实的天文数字了――说句难听话,就算把怒风武院整个卖掉,也不值九千金币。

  陈器故意笑道:“哎呀呀,柴院长,这就是你们没有诚意了。四千金币我有,我出的起,但是你们呢?你们赔得起吗?”

  这话哪里能忍?!

  柴正祥冷哼一声:“小子,你只要能拿出四千金币,我就能赔得起!”

  “空口说白话谁不会?”

  “你不也是在空口说白话吗?!”柴正祥心中大骂,但这句话却没有说出口,因为按照这个路子争吵下去,他的脸上也毫无光彩。

  于是他直接甩甩手道:“小子,我不跟你逞口舌之利,有本事,你就真的把四千金币给拿出来,我们把赌约给签了。到时候要是你们赢了,我柴某人把怒风武院卖了,都会赔给你。但是你要没有那些钱,就少在这里装腔作势!”

  “谁说他没有钱?!”

  人群外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一群人走了进来,当先那人大笑道:“四千金币而已,我给他担保!要是秋叶菊武院这次输了,柴院长可以直接来我这里拿钱!”

  看清楚说话这人的相貌,围观的人群立刻爆发出了吸气声。

  阳川城顶尖的富豪,慕华辉!

  跟在慕华辉身后的,有慕芊芊、慕晴晴这对姐妹和陈清妍,另外慕家的一些其他人员,总数大概有近二十人。

  慕华辉对着众人抱拳笑道:“慕某人不请自来,大家见谅见谅。只是这一次三郡大比肯定热闹非凡,我慕某人想带着女儿后辈去看个热闹。听说咱们城六家武院要一起出发,所以我也就不另找飞艇了,直接来蹭个座,带的人多了点,大家莫怪。不过我已经托人在定泉城包下了一个酒店,大家要是不嫌弃,到定泉城的一切花销都算我的。”

  阳川城排名前三的富豪谁能不给面子,众人纷纷表示慕华辉的到来是大伙儿的荣幸,至于“蹭个位置”这样的说法,那就是开玩笑,人家还能缺你这两个钱?

  柴正祥的眼睛也眯了起来,他没想到慕华辉竟然会给陈器出头,难道说陈器的实力真的恢复了?!

  他自己也是觉醒境的联邦骑士,眼力自然是有的,但陈器现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让他有些拿不准。回过头和身后的张峰江还有那个邋遢的中年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后,柴正祥笑了。

  就算你陈器恢复了又怎样?

  充其量不过就是名二级战兵,又能掀起什么浪来?

  于是柴正祥大声道:“好!既然有慕先生作保,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赌了!空口无凭,立字为据!”

  陈器在一旁讥笑道:“柴院长,这一次你们不会单方面撕毁合同了吧?”

  柴正祥怒哼一声,“我们怒风武院什么时候单方面撕毁过合同?你不是不敢赌了吧?”

  “我当然奉陪到底,不过合同上咱们得注明白了。比如说,万一要是我们赢了,你们到底拿什么来赔。还有,这么大额的赌局,见证人、输赢的判定方式、惩罚条款一定要写清楚。比如说这次一共有三个郡快三百家武院参赛,我们不知道主办方是如何进行排名的,还有排多少个名次。如果他们不是把三百家武院都排名呢?如果他们只取前百名呢?诸如此类,还有,如果弃权或者是被官方取消了资格又怎么算?”

  听陈器说这句话时,柴正祥心里猛的一抖,但他城府极深,表面上还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就听陈器继续道:“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我们这边领先了,贵院觉得获胜无望直接来个弃权,弄的最后压根没有名次,那怎么算?或者说,贵院就不担心我们会钻这个漏子?”

  柴正祥心中松了口气,哼了一声道:“有什么漏子?弃权的直接判负!没有名次的就判负,要是双方都没有名次,分不出高下的话那就按照大赛的规则,我们两个武院单独怼上一场!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很好!”陈器打了个响指,“就按柴院长说的办!来立合同吧,在场的诸位,都是见证!”

  双方当场拟定了赌约,写成文字,签字画押。在场的六家武院加上慕家各持一份,还有一份,被直接送去了阳川城的执法部,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完全杜绝了反悔的余地。

  柴正祥把合同收好,指着陈器哈哈大笑:“你就把你那四千金币准备好吧!我就不客气的笑纳了!”

  陈器表情平静,默默的将合同收好,平静的对秋叶菊武院这边的人道:“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我们上飞艇吧。”

  秋叶菊武院这边,人人都是脸色古怪,好像是憋着笑一样,跟着陈器一起登上了飞艇。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说话。

  这种表现实在是太奇怪了,弄的柴正祥的心里也忍不住犯嘀咕,最后还是自己给自己打气,骂了句:“虚张声势!”

  ****************

  “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

  “是啊!你们看怒风武院院长那个样子,还以为自己马上要发财了呢!”

  “陈器这次这个坑挖的够大的啊!”

  “这下怒风武院彻底完了,陈器,没想到这才是你的报复手段啊!太狠了!不过我喜欢!”

  飞艇上,秋叶菊武院所在的大型客舱里,众人兴高采烈,喜形于色,仿佛一个个都看到了接下来怒风武院输的当裤子的情景。

  李孝铭和一群教授的脸上,也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这一次就算拿不到前十,但是只要最终排名比怒风武院高,那就已经是胜利了!

  九千金币,柴正祥想要还上这笔债,只能把怒风武院拿出来抵押了!这就等于说,这次三郡大比以后,曾经阳川城排名第一的怒风武院就将成为历史!

  这就是陈器的报复!

  “好了好了,大家都低调点,”院长李孝铭发话了,“就让怒风武院他们高兴这几天吧,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快乐时光了。大家注意控制一下情绪,别暴露了。”

  “院长,怎么不让陈器大哥当众来一记刀芒?我真想看看怒风武院那群人的脸色。”

  “不要这么高调,还没到高调的时候。”李孝铭呵呵笑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们要提防其他武院的小动作,你们也不想在接下来旅途这几天被人烦的神经紧绷吧?所以,不要去炫耀,不要去争吵。等大比第一轮结束以后,成绩会说明一切的!”

  众人纷纷点头,一个个都调整心态,在飞艇上静修起来,以度过这漫长的几日的旅程。

  陈器并没有和秋叶菊武院的人一个房间,而是和慕华辉他们在一个大的套间当中。

  而且与秋叶菊武院那边的激动不同,这个套间里的人都很淡定,甚至连关于怒风武院的话题都没有聊过。

  陈器和慕华辉在讨论生意上的事情。

  “慕叔,凶兽的骨头现在收集的如何了?”

  “呵,我们慕家的渠道全力开动,还会少的了?现在一阶凶兽的骨头收了有快一万斤了,二阶兽骨只有两千来斤,三阶凶兽的兽骨就更少了,不到五百斤,还有几十斤的四阶兽骨。而且接下来临城还有一批货正在调集,等大比结束,我们回来以后应该就能到货了。不过陈器啊,这么多骨头,你要炼到什么时候?”

  陈器笑道:“这您就别管了,只要场地、材料、设备足够,我可以同时起几十个炉子来炼制髓膏,两三天的功夫就行。”

  “就这么容易?!”慕华辉咬牙道:“那你还足足分了四成的利润过去!”

  “在商言商嘛!”陈器耸耸肩,表情很是欠揍,“再说了,我这可是独家秘方,没找慕叔你要一半,已经是我很厚道了。放心吧慕叔,髓膏的利润是很大的,六成的利润足够你赚翻了,我这可是看在芊芊和晴晴的面子上啊。你要知道,我和辛雅姐商谈的比例,可是五五分成呢!”

  “那可是沧澜武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