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赌局

噩梦宝藏 +A -A

  混乱的三天之后,秋叶菊武院这一次的参赛选手,在院长李孝铭的亲自带领下,登上了前往广元郡的飞艇。接下来他们要在这条飞艇上度过漫长的九十多个小时,才能到达举办这次广元郡、平嘉郡和博菁郡三郡大比的比赛城市――广元郡最大的城市――定泉城。

  飞艇是如今联邦城市之间使用最多的交通工具,它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承载量大,安全方便。更重要的是飞舟的航线是在海拔一两千米的高空,这个领域相对来说比地面要安全的多,除非运气很背遇到了那种高等级的飞行凶兽,否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问题的。

  而现在这些飞艇的航线基本上都被飞艇公司的强者沿途清理过,遇到高阶凶兽的可能性极小。

  陈器他们乘坐的飞艇,是由这次代表阳川城参加全郡大比的六家武院联合起来包下的,虽说同城武院之间的关系绝大部分都是竞争对手,但在眼前的情况下,显然大家联合起来给自己武院的选手们创造一个舒适的旅途条件,对大家都有利。

  而且这一次三郡大比,哪怕明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但每个武院都是不约而同的由院长亲自带队――像以往的全郡大比,一般来说派出一个副院长就已经差不多了。

  所以,在飞舟的登舱口,陈器不可避免的遇到了怒风武院的人。

  因为六家武院包下了整条飞舟,座位很是富足,加上这一次三郡大比是难得的盛况,所以每家武院都来了不少人。就好像秋叶菊武院,除了院长李孝铭以及参赛的十名学生以外,还来了五名觉醒境的教授跟随陪同。

  而怒风武院那边,同样是有一堆人,除了带队的院长柴正祥和参赛的十名学生之外,同样有四名觉醒境的教授跟随,另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跟陈器有过节的张峰江,还有一个陈器没见过,是个打扮的很邋遢,不修边幅的中年大叔。

  看到陈器出现在秋叶菊武院的队伍中时,怒风武院这边许多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同样的,秋叶菊武院这边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

  因为这几天来,秋叶菊武院这边的人全部都被陈器折服,视他为这一次大比时秋叶菊武院的唯一希望,跟他自然是统一战线,不会对怒风武院有什么好脸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怒风武院的队伍当中,也有一名学生,曾经,或者准确点的说,在半个多月前,他还是秋叶菊武院的种子选手,甚至是高二年级的次席。

  但是他现在身上穿的战斗服胸口,却印着怒风武院的旋风徽章!

  这个人名叫于俊�,就在之前,被怒风武院的张峰江用五十金币的报酬,将他挖了过去。

  双方的阵中都有之前在对方武院里的学生,见面时要是不眼红那就怪了。更不要说,陈器之前放话要在大比时给怒风武院好看,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阳川城!

  张峰江看到自家院长的脸色“唰”一下就垮了下去,知道一定是陈器的出现让自家老大心里不爽了,这时候还不赶紧出来拍马屁,等待何时?

  他立刻站出来,怪声怪气的大声道:“哟?这是谁啊?我来想想……这不就是那个被我开除的废物陈器嘛?你还真的来了?还混到秋叶菊武院里去了?嘿,你们秋叶菊武院是捡破烂的?”

  秋叶菊武院这边全体大怒,这话不光是侮辱陈器,还是在侮辱整个秋叶菊武院!

  脾气火爆的章教授“咳”一声,一口痰隔了十几米就吐到了张峰江的脸上,骂道:“王八羔子,你特么的想死?”

  一名觉醒境强者吐口唾沫伤到十几米外的人不奇怪,在觉醒境强者精神的加持下,口水就算比不上锋利的暗器,但跟石子也没多大区别,直接就把张峰江打了一个跟头。只是谁也没想到章教授会这么做,而且也想不到秋叶菊武院这边的回击竟然如此的快捷而且不留余地。

  怒风武院这边的几名觉醒境教授立刻冲了上来,拦在张峰江面前。

  其中一名陈器认识但叫不上不名字的教授怒斥道:“姓章的,你什么意思?!”

  “是啊!”章教授嬉皮笑脸的道:“我也正要问问那个‘姓张的’是什么意思。”

  秋叶菊武院这边,以及周围其他武院的人全都哄笑起来,“章”和“张”同音,秋叶菊武院的章教授这句反击不可谓不犀利。

  人人都看到是张峰江先站出来挑衅的,而且还说人家秋叶菊武院是捡破烂的,人家能给你好脸?!

  而且出手的是一名觉醒境的教授,张峰江虽然在怒风武院里是个主任,但他的实力太低。按照联邦的规矩,实力为尊,你一个小小的战兵出言挑衅骑士,就算被打残了,官司打到执法部也是怒风武院这边没理!

  另一名怒风武院的教授站了出来,阴测测的道:“我们教训自己的学生,有你们秋叶菊武院什么事情?”

  “你们的学生?”秋叶菊武院这边尽皆哗然,一名教授冷笑道:“这话说的真是太不要脸了,这个姓张的刚刚不还说,你们把陈器开除了吗?都是教学生的,开除是什么意思需要我来教你?自从你们把陈器开除那一刻,他就与你们怒风武院再无任何的关系,现在他是我们秋叶菊武院的学生,你们凭什么教训我们学院的学生?!”

  “就是!”

  “你算老几啊?!”

  “真当你们怒风武院在阳川城能一手遮天了?”

  秋叶菊武院这边纷纷应和,就连一旁看好戏的其他武院也发出了起哄的声音。

  怒风武院那边的脸色都挺难看的,又一名教授,眼珠子转了转,道:“所以我说了吧,这个陈器就是人品有问题。不管怎么说我们怒风武院也是他的母校吧?可是现在呢?他却站在了和母校对立的一方。哎,陈器,秋叶菊武院给了你多少钱?”

  显然他是想给陈器扣上一个贪财小人的帽子。

  但是他这话一说,秋叶菊武院这边全都笑了。

  院长李孝铭站了出来,直接拿出了一份文件,举着亮给了众人,“这是我们和陈器所签的合同,上面清楚的写着,陈器加盟我们秋叶菊武院参加大比,不需要任何的酬劳。反倒是这位于俊�同学……”,他猛的一指怒风武院队伍里的一个少年,冷笑道:“于同学,你能否出来说说,张主任是答应给你多少钱,你才会临时‘转学’到怒风武院的?”

  人群一片哗然,张峰江之前到处挖人的事情每个武院都经历了,所以并不算吃惊,但是他们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陈器竟然没有找秋叶菊武院要一分钱的报酬。

  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们私下里有交易,但这样做肯定有一定的风险,没有契约的约束力,秋叶菊武院随时可以反悔。

  旁边有人道:“李院长,我可以看一看这份合同吗?”

  “当然!”

  那人走上前,接过合同飞快的扫视了一遍,果然没发现其中有任何薪酬方面的条款,但是却多了一句话“合同期间,无论陈器与怒风武院发生任何冲突,秋叶菊武院将无条件支持陈器”。

  那人脸上微微色变,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陈器,又朝着怒风武院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笑道:“李院长,你们这次真的是捡了一个大漏,希望你们在三郡大比时可以获得好成绩。”

  李孝铭点点头,故作谦虚道:“好成绩不敢说,但一定比某个有眼无珠的武院要强,那是肯定的。”

  这话一说,怒风武院的院长柴正祥再也忍不住,冷笑道:“李院长,就凭你们?!别忘了,在这阳川城里,我们怒风武院才是第一!”

  “那是因为你们过去有陈器!”李孝铭针锋相对,毫不示弱,“但是你们现在还有谁?”

  柴正祥“哈”了一声,冷笑道:“我们怒风武院作为阳川城第一武院,其中的底蕴,又岂是你们能够妄自揣测的?!”

  “那我们来打个赌如何?”李孝铭回击道,“就赌这次的三郡大比最后的成绩排名!我拿出五百金币来,只要最终排名我们秋叶菊武院低于你们怒风武院,这五百金币就是你们的。”

  “好!”柴正祥眼中放光,之前张峰江挖人可是花了不少钱,现在有人上门给自己送钱他干嘛不要?

  “别光好啊,”李孝铭冷笑道,“要是你们怒风武院的排名在我们之后呢?”

  “那不可能!”柴正祥斩钉截铁。

  旁边有人说话了,“嗳?柴院长,既然是赌局,那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且以你们怒风武院的招牌,起码也得一赔二才行啊!”

  立刻就有人起哄,“就是!柴院长,一赔二。秋叶菊武院要是最终排名高于怒风武院,你们就拿一千个金币出来给秋叶菊武院,这样才公平!”

  “是啊!柴院长你可不能打着只进不出的主意。”

  旁边几个武院的人纷纷起哄,把柴正祥高高的架了起来,一千金币对于怒风武院来说也绝对不是小数目,但是一想到陈器的实力肯定大不如前,他又有最新型的融血药剂,柴正祥终于拿定了主意,“行!就一赔二!李院长,你押多少,我都跟你!”

  “既然这样……”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器突然开口了,“我这里有四千个金币,我全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