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反正我信了

噩梦宝藏 +A -A

  243!

  这个数值惊呆了秋叶菊武院的所有人!

  两个教授低声讨论,“我们秋叶菊武院的学生在参加大考时的最好成绩是多少来着?”

  “218分,那还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还是高三的毕业生啊,历史上最优秀的才只有218分,这个陈器今年才是高二,就有243分。难怪当年我在战院时的老教授曾经说过,在现在这个时代,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猪之间的差距都要大!”

  “这样的天才,可惜不能成为我们秋叶菊武院的正式学生啊!”

  “别太贪心了,坦白说他能够帮我们打一场全郡大比,我们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更不要说今年全郡大比的意义还是非同寻常!”

  “没错,是我贪心了,继续看看他其他的测试结果吧……”

  接下来的测试成绩,让这群教授们的眼睛瞪的一个比一个大!

  百米八秒七四,深蹲力量三百七十九公斤,卧推力量两百三十公斤,硬拉力量三百五十五公斤……

  这个数据虽然有许多还没有达到联邦四级战兵的标准,但是却也已经相差不多了。不过这已经让秋叶菊武院的这些教授们要发疯了,因为这个数据放眼如今整个平嘉郡,只怕都找不出来第二个了!

  陈器证明了他的实力,那么接下来的,就是谈判了。

  “一百金币!”李孝铭直接把他之前准备的价格报了出来,“陈器同学,只要你愿意代表我们秋叶菊武院参加全郡大比,无论接下来你得到什么名次,这一百金币都是你的。而且如果你拿到了名次,那么你获得的奖励也全部都是你的!如果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也请尽管提,能满足的,我们一定满足!”

  坦白说一百金币的确已经不少了,换做是以前,那绝对是一笔巨款,显示出了秋叶菊武院足够的诚意,但是现在陈器却已经不把这笔钱看在眼里了。

  所以他摇了摇头,“我不要钱,一分钱都不要。因为我的目标是让怒风武院后悔,我不想回头来别人说我是为了钱才对母校反戈一击的。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去参加全郡大比的目的很纯粹,就是为了报复!”

  陈器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李孝铭却隐隐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他小心的问道:“那么陈器同学,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什么要求都行?”

  “当然得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

  “院长你是骑士吗?”

  李孝铭一愣,觉得有些跟不上陈器的思路,但还是笑道:“我是六级骑士,但这也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有生之年估计也很难更进一步了。”

  “那我的要求很简单,”陈器笑道:“我希望院长能抽一管血给我。”

  “血?!我的?!”李孝铭微微色变,“你要我的血做什么?”

  “院长不要误会,”陈器连忙解释道,“我可不会什么诅咒之术,要您的血,只是因为我想给我的长刀开锋。我听说,兵刃开锋那一瞬间淋上鲜血,有助于开锋。而且淋上的血液等级越高,开出来的兵锋也就越是锋利!”

  李孝铭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确实有这样的说法,但是……”,他一副纠结的样子,纠结了半天,才狠狠咬牙,一拍桌子道:“也罢!我相信你陈器的人品,决不至于害我,为了秋叶菊武院,我豁出去了!”

  看他一副慨然就义的样子,陈器心中叹了口气,看来这种要求以后还是不要再提了。

  他要李孝铭的血液当然不是用来诅咒,而是想要借机进入梦境之中经历一名骑士的生涯,他觉得这种方法可以很有效的帮助自己提高眼界,学到很多的东西。

  但是骑士的血液哪里是那么容易弄到手的?以他现在的实力基本不可能伤到一名骑士。

  所以他只好借着这个机会,让李孝铭把他的血液当做“报酬”,但看李孝铭的反应,如果不是因为他想要陈器代表秋叶菊武院出战,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因为找别人要他的血,这听起来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更不要说如今的联邦当中还流传着许多的诅咒、邪法――据说有种邪法可以通过吸食别人的鲜血来提高自己的实力,李孝铭没有朝着这个方向怀疑陈器,已经算是他大度了!

  拿到李孝铭的一管血液,陈器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名字签好以后,双方都松了口气。

  这样一来,陈器就已经确定会代表秋叶菊武院参加全郡大比,而在合同上,秋叶菊武院并不需要给他支付任何的报酬――血液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告诉别人,而且也一共只有陈器和李孝铭自己知道。

  全郡大比当中,秋叶菊武院将会全力支持陈器打击怒风武院――这一条直接写在了合同里。而大比结束以后,无论成绩如何,陈器自动脱离秋叶菊武院的学籍,成为自由人。

  李孝铭还想让陈器担任这一次秋叶菊武院参加大比的领队,但是被陈器婉拒了。

  “那么,接下来几天你需不需要和高二的其他同学演练一下,彼此熟悉一下?”

  陈器觉得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个人赛的话不需要队友,而团体赛,以他现在的实力,秋叶菊武院的那几个队友说实话也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他想了想以后,还是决定参加。

  能跟同龄人一起热闹热闹,接受一下他们的敬仰也挺好。

  毕竟之前在梦境中呆了那么长时间,陈器觉得他现在需要和别人接触,沾沾人气。

  ******************************

  与此同时,怒风武院的封闭训练场中。

  “砰!”

  一声暴喝,一个青年一脚将面前的沙袋直接踢爆,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停歇,连续几脚踢向旁边悬挂的几个沙袋。就听到“砰砰砰”几声闷响,这些结实的沙袋被他一脚一个踢爆,沙子流淌了一地。

  再看旁边一人,双手做鹰爪状,出招如电,气势如虹。他的手上戴着一副特殊的手套,手套上指甲很长,一爪抓下,结实的木桩竟就被绞成了碎片木屑,便是精铁打造的刀剑,在他的手套下也被拧成了麻花,或者是直接将其折断!

  另外一处场中,一个阴戾少年手持长剑,化作漫天剑影,那赫然就是之前陈器见识过的虚影剑法!只不过这阴戾少年的速度却快的匪夷所思,他移动起来时几乎脚不沾地,手中的长剑更是如毒蛇一般,每一次都会刺中人偶的咽喉、胸口等要害部位,狠辣无比。

  场边,张峰江谄媚的对站在一旁的怒风武院院长柴正祥道:“院长,您看他们三个行不?”

  “行的确是行!”柴正祥眉头紧锁,“看他们的实力,每一个都不在四级战兵之下!尤其是这个,他用的是秋叶菊武院的虚影剑法吧?能把虚影剑法用到这种程度,难不成是他们学院的首席?但不可能啊!秋叶菊武院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学生?”

  说着说着柴正祥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压低声音道:“老实跟我说,你做了什么手脚?!”

  张峰江脸上谄媚的神色立刻就没有了,他吱吱唔唔了半天,才压低声音在柴正祥耳边说了几个字。

  柴正祥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融血药剂?!张峰江你好大的胆子啊!”

  “嘘!”张峰江连忙在嘴边竖起手指,一脸的惊惶,低声道:“所以我不敢告诉其他教授,只敢和您说啊!不过您放心,我很小心的。这融血药剂是最新产品,我朋友自己研究的,他是个药剂师!他跟我说,这种新型的融血药剂他改良过,副作用比原来的产品低的多,而且不是口服,而是直接注射到血液里产生反应。想要查出来,只能通过抽血化验,而且还得是专业的检查手段才行。您也知道,全郡大比向来只有尿检,不会检查血液,而尿液当中是肯定查不出来的,这一点我已经亲自验证过了!您就放心吧!”

  “我放心?!我怎么能放心?!”柴正祥低吼道:“你之前不是说用返骨剂的吗?那东西才不过是普通的禁药,就算被查出来了,以我的关系,花些力气也能让我们学院被摘出来。但是融血药剂是什么?那可是高级的禁药!一旦被查出来,我们就都完了!你有没有脑子?!”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张峰江哭丧着脸,把他之前打算将陈器父母带到怒风武院软禁未成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院长,那个陈器实在是个祸害!他可就是我们学院出去的啊!高三的学生,他就算不熟也会有些印象,到时候要是被他指认出来,那我们连大比都参加不了就直接完蛋了啊!”

  “那你就用融血药剂?!你知不知道,融血药剂的影响力比返骨剂大了十倍,百倍!一旦被查出来,整个康州教育部都会被惊动,我们怒风武院被勒令关门都是很有可能的!”

  “院长您别着急,我还能不知道这个吗?所以您看啊,这三个人其实都不是我们怒风武院的,都是从其他的武院花钱挖过来的!”

  他这句话的意思,柴正祥如何能听不懂?

  他这是已经找好了替死鬼啊!

  要是不出任何的意外也就罢了,但一旦出现意外,就可以跟教育部的人说,这三个人都是我们从其他武院拉过来的,不是我们怒风武院自己培养的。

  而他们服用禁药的事,也是他们在之前所在武院做的,与我们怒风武院毫无关系!

  这话当然不会有人信,但在这种时候,往往有个说辞就够了。

  至于别人信不信,反正我自己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