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幻梦令到手

噩梦宝藏 +A -A

  陈器气坏了,他无法想象陈清妍落入彭贵和彭旭东手里以后会发生怎样可怕的事情,所以在喊来辛雅确认了当时发生的事情以后,他就直接杀向了同在南城当中的彭家。

  当然,可不是他冲动的一个人去上门送死。

  跟着他一起的,不光有辛雅,还有得知消息以后被慕华辉派来的两名觉醒境的慕家护卫!

  有三名觉醒境强者在,彭贵就算实力完整的情况下也得跪,更不要说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残废!

  原本在陈器的计划当中,并没有借助他人力量去对付彭贵的准备,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哪能想到辛雅这个来自沧澜武院的外援?更不可能想到在辛雅的帮助下,妹妹清妍即将成为沧澜武院的一员,连带着她的未来也是一片光明,从而得到了慕家的看重?

  但现在有这样的强力帮手,陈器脑子坏了才会跟一个高出自己一大境界的强者单干!

  那不叫勇气,那叫蠢!

  可是,当他们一行人赶到彭家大宅时,却发现彭家已经人去楼空,让他们直接扑了个空。跟周围的住户打听了一下,原来早在三天前,彭家就突然很奇怪的转手了所有的生意,遣散了所有的下人,就连这个祖传的大宅子都卖掉了,而且据说卖的很仓促,最终的价格比起市价都还要低上了两成!

  虽然彭家给的理由是彭旭东得了怪病,他是如今彭家的唯一一根独苗了,所以忠心的彭管家砸锅卖铁也要想办法把他给治好,但整个阳川城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他们只好卖了这里的基业,前往更大的城市寻找机会。但是他们走的实在太过仓促,以致于很多人都在猜测,彭家是不是招惹到了惹不起的人,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跟周围的邻居们问明了原由,辛雅低头思索一会,道:“想来是我之前在与他战斗当中叫出了他所用的是长歌战院的幻身掌,他知道我回去以后一定会找人调查,整个阳川城内所有在长歌战院上过学的人,而且他的特征又是那么明显,瘸了条腿还断了支手。只要沧澜武院那边的调查结果传回来,很快就会找到他的头上。他知道就凭他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只能逃跑。”

  顿了一下,辛雅又赞道:“不过这个彭贵真是一个可怕的人,当机立断,这些产业说放弃就放弃。算算时间,他在和我交手后第二天就处理了彭家的产业,直接搬走。光是这份决断,就可以称得上厉害了!”

  陈器在一旁赞同的点头,当世没有人能比他更要了解这位彭管家了,他这一生当中大起大落,心志早就坚硬如铁,做出这样的决断其实并不奇怪。

  彭贵带着彭旭东走了,他们去了哪里其实对陈器而言没有太大的所谓,如果他们就此人间蒸发,大家以后再也不能互相见到,陈器也不会专门耗费资源去满世界找他们报仇。

  但是,那块幻梦令如果也被他们一道带走,那陈器就必须要找到他们了!

  如今陈器可以进入梦境之中,并且使用幻梦令的一些功能,一是因为他得到了器灵梦白的承认,第二也是因为藏锋刀之故。因为藏锋刀和幻梦令之间有着一些微妙的联系,所以他才能在没得到幻梦令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进入到梦境当中。

  但是梦白之前也已经说了,如果藏锋刀和幻梦令之间隔的距离太远,超过了千里以外,那么这种微妙的联系就可能会中断。

  所以,对幻梦令,陈器是志在必得!

  不过让陈器惊讶的是,怀中贴身收藏的藏锋刀告诉他,幻梦令就在眼前这间大宅当中,并没有被带走。

  陈器的第一反应,就是彭贵其实没走!

  他制造了一个假象,但其实他,或者他和彭旭东都还留在这里,可能是留在密室当中,之前的一切,不过是掩人耳目用的。

  陈器这时有这么一种冲动,就是带着辛雅和慕家的两名觉醒境骑士冲进去,靠着藏锋刀的指引找到玉牌的所在地,说不定彭贵就在那里,然后把他给揪出来,当场砍了!

  但是他最终没有这样做。

  因为以他对彭贵的了解,觉得彭贵真的不大可能留在这里。这个人虽然阴戾恶毒,但那也是对敌人而言,从中立的公平角度来说,彭贵其实是一个很忠心,而且很有本事的下属,而且他对彭旭东的疼爱也是发自内心的――他自己没有儿子,在他眼里彭旭东就是他的儿子!

  按照梦白的说法,他破解了这个梦境的诅咒,那么施咒者一定会遭到剧烈的反噬。

  而且,从辛雅那里他也得到了彭旭东重伤,险些丧命的消息。

  时间上,与他在梦中将那只独角鬼斩杀的时间一模一样!

  梦白说过,诅咒反噬所造成的伤害非同小可,绝不是普通的治疗手段可以根治的。这种伤势在人体的心脉,必须要时时吊命,所以彭贵应该是真的带着彭旭东去求医了。

  但是,他为何会将幻梦令留在彭家大宅当中?

  陈器有些不解,但最终还是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随辛雅等人返回了慕家。回去的路上,辛雅见陈器兴致不高,以为他是在郁闷没有能帮妹妹出气,还安慰了他几句。

  回到慕家以后,陈器在床上辗转睡不着,满脑子都想着幻梦令的事,恨不得这就出去,再去彭家大宅一趟,把幻梦令给找出来!

  但这里毕竟是慕家,守卫森严,他不可能也没那个本事悄悄的溜出去。而且他也没有办法跟人解释,为什么已经是大半夜了他还要出去。

  关于幻梦令的事,陈器不想自己有丝毫的纰漏,去引起别人的注意。

  逢大事要有静气!

  在心烦意乱了好一会儿之后,陈器开始观想藏锋刀,渐渐的,他的精神就平稳了下来,进入到了“不动如山”的精神状态。

  说起来,陈器也是有段日子没有试过在床上睡觉的滋味了。

  柔软的好像是白云一样的床垫,天鹅绒的枕头,盖在身上几乎试不到任何重量,但是贴身却舒服无比的被子,以及床头的柜子上,点燃的可以安神静气,但是价值不菲的檀香……

  精神平稳以后,陈器很快就睡着了――以他现在“不动如山”的境界,已经完全可以做到一边睡觉,一边修行,两者全然互不耽误。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陈器就醒了

  他心里还念念不忘去彭家找寻幻梦令的事,作为客人,夜里他自然是不好出门的,但是到了白天,他说要出去一趟,自然不会有人起疑。

  再一次的来到彭家大宅前,这一路上,陈器路经的其他所有豪宅大院,此时都已经有下人开始工作了。唯独这彭家大宅,门口连个鬼影都没有,再配上已经有些斑驳的墙壁,一看就是年久失修的院落,整个宅子都给人一种没落的气息。

  现在的彭家大宅当中,一个人都没有。

  之前彭家的下人都被遣散了,宅子也卖掉了,而买下这个地方的新主人还没有搬进来。加上这里是南城,城门口有专人把守,不会让那些流浪汉们进来,所以诺大的一个宅子里空空荡荡,安静的有些让人发毛。

  这个宅子当年曾一度被誉为是阳川城最大的豪宅,如今却是这般没落景象,若是换做一个有文采的人来此,少不得要吟首诗或者做篇文章。但陈器对此完全无感,他进来以后就按照藏锋刀的指引,快速的朝着幻梦令所在的位置前进。

  很快,陈器就来到了藏锋刀指引的所在。

  这里是一处香堂,这样的香堂在大户人家当中都有一处,是供奉祖先牌位的场所。

  香堂之中还隐隐弥漫着淡淡的香火味道,但是供奉的牌位全部都被人拿走了,想必是彭旭东临走时带走的――至于彭贵,陈器认为这事应该不是他做的,因为他压根就不是彭家的人。

  按照藏锋刀的指引,陈器知道密室就在香堂的下方。

  他也没想着去找什么入口之类的,直接在地上跺了几脚,感觉了到了脚下有中空,就直接拿出藏锋刀,“唰唰”两刀,就将一块岩石地板挖出了一个大洞。

  “太方便了!”陈器给藏锋刀一个赞,有削铁如泥的藏锋刀在,这些什么密室、密道之类对陈器而言,完全就不是问题。

  陈器还是比较小心的,先扔了几块石头下去投石问路,在确定里面没有机关发动以后,才从洞口跳了进去。

  密室不算大,跟之前归家寨的密室不能相提并论,而且里面也压根没有什么宝箱之类,入眼看到最多的就是一大堆的牌位――原来彭旭东并没有把这些祖先的牌位带走,而是留在了密室里。

  除此之外,也就只剩下一些书籍了,其中有很多的笔记,似乎都是彭家的先辈记录下来的。

  陈器对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兴趣,他按照藏锋刀的指引,在书架上的一本笔记之内,找到了一枚白色的,大概有半个巴掌大小的玉牌。

  “就是它了,幻梦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