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表现出诚意

噩梦宝藏 +A -A

  “你们真的看到了刀芒?!”

  秋叶菊武院的院长办公室里,院长李孝铭激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问道。

  他的面前,是徐老师和他的侄子,也是如今秋叶菊武院高二年级的第一首席李英达。

  李英达严肃的点头,“二叔,我们都亲眼见到了。陈器一记刀芒破开了我们的虚影剑阵,虽然这事说起来很丢人,但事实情况的确就是如此。”

  徐老师也道:“院长,这可是天降的好机会啊!怒风武院这段时间在到处的挖人,连我们学院的男生次席都给挖了过去,可是如果陈器能够代表我们秋叶菊武院参赛,那这个打脸效果就太好了!而且我敢说,以陈器如今的实力,便是整个全郡大比上,都找不到人能够跟他抗衡了。签下了他,一个单人冠军就等于是我们秋叶菊武院的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李孝铭激动的搓着手来回走动,“去年全郡大比的单人冠军就是陈器吧?而且你说他现在的实力比起去年还要强了很多?他之前不是废了几个月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陈器说的很含糊,但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再结合他现在的样子,我可以肯定,就算他之前废了几个月,现在他的实力也绝对比以前强的多!”

  李孝铭点头,“能破掉九人组成的虚影剑阵,能够发出刀芒的学生,阳川城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小徐,你说陈器只愿意帮我们打一场全郡大比,不能真的把他拉到我们秋叶菊武院?”

  徐老师和李英达对视,都是苦笑的表情,李英达道:“二叔,徐老师在见到陈器的第一时间就向他发出邀请了,可是陈器却说他要去保康城闯一闯……”

  李孝铭也苦笑了,保康城?那里可是康州的首府,其中武院、战院众多。

  最出名的,当然就是沧澜武院。

  以陈器的傲气,肯定是奔着沧澜武院去的――也是,一个在高二年级就能够使出刀芒的学生,就算在康州第一的沧澜武院,那也绝对是顶尖的待遇。

  相比之下,秋叶菊武院在阳川城也就只能在第四、第五名之间徘徊,这么多年想进前三都难,哪里留得住这么一尊大佛。

  徐老师轻声道:“院长,以陈器现在的实力,再加上他马上要去沧澜武院的情况下,他参加全郡大比其实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唯一的意义,就是他要打怒风武院的脸。我虽然只见过他这一面,但也能看得出来,他是个很骄傲的人。”

  “嘿,当年全郡中考状元,后来又是怒风武院的第一首席,不骄傲那才叫怪了!不过你说的对,陈器参加全郡大比的唯一理由就是找怒风武院复仇,这是我们的机会。”

  “但同样也是本城其他几家武院的机会。”徐老师道:“至于附近几个城的武院,我想陈器的第一选择肯定不会是他们。”

  “哦?何以见得?”

  “因为他是土生土长的阳川城人。”徐老师道:“他心里应该是不愿意看到一所其他城的武院打败本城武院的。而且他很骄傲,也确实有骄傲的本钱,以他一人之力击败怒风武院完全不算是什么难事。他想让怒风武院在这一役中丢尽颜面,那么他最好的选择,就是本城武院当中排名比较靠后的,最少也是不高的!我们秋叶菊武院在本城七家武院之中排名中游,虽然不是垫底,但是垫底的那几所武院的学风很差,这是我们的优势。”

  李孝铭一拍桌子,赞道:“小徐你说的没错!那么,我们要拿出什么条件来换取陈器为我们出战?一百金币,你觉得够吗?”

  这位秋叶菊武院的院长倒也豪气,开口就是一百金币,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不过也是因为这一次全郡大比的意义重大,若是能够拿到一个康州教育部的扶持名额,那一百金币又算的了什么?

  徐老师想了想,摇了摇头。

  “不够?”

  “不,是我说不好。”徐老师苦笑道:“一百金币的确不少了,但我之前试探了他一下,觉得他对钱……好像并不是很看重。”

  “他不是故意端架子吧?”李孝铭狐疑道:“根据我这里的资料,陈器的家境非常普通,怎么可能不看重钱财?而且如果他真的要去沧澜武院上学,那么现在应该正是他缺钱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觉他的确是不太在意。”

  李英达也道:“二叔,徐老师和陈器说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我也觉得他的确不是很看重。而且,他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像没钱的样子,要知道,光是他身上穿着的那套战斗服都得二三十金币一套了,我都没有!”

  “战斗服?”李孝铭也苦笑了,“那小徐,你说应该怎么办?”

  “钱肯定得给!就暂定一百个金币,而且咱们不搞虚的,别一点点往上加了,直接砸给他!”徐老师看来已经有了腹稿,张口就来,“我看陈器是个很豪爽的人,跟这样的人谈事,一点点的算计反而会让他不快,所以我们直接干脆点!而且这样做,也是让他看到我们秋叶菊武院的诚意!这是最重要的!”

  “诚意?”

  “没错,院长,你想想,陈器是怎么被怒风武院开除的?”

  “哦……”李孝铭脸上露出恍然之色,“你是说……”

  “怒风武院开除陈器这件事情做的不地道,我们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点,就为了那点蝇头小利,单方面的撕毁了合同,这事办的实在是丢人!所以我们和陈器谈判,一定要大气,要表现出我们的诚意,让他感觉到,我们秋叶菊武院和怒风武院在对他的态度上完全是两回事!”

  “有道理!”

  李英达也道:“如果他需要的话,我这个第一首席和学院领队的位置也给他坐!这也是我们的诚意,而且他有这个资格,我心服口服!”

  李孝铭笑了:“英达,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谦虚的。”

  “二叔,您就别揭我短了好不,我求你了!”李英达苦笑道:“见到了陈器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且不说精神平稳度240左右就能够发出刀芒这么变态,就光是240的精神平稳度,我就差了太远,再努力一年时间都做不到!我还哪有脸去骄傲?”

  “你能这么想就很好,其实我们老李家的资质虽然不能算低,但也的确不高,总的来说也不过就是中等水平而已。我们秋叶菊武院还是太小啊,水平太低,你在这里当个首席,其实并不算是什么,但我看你之前的确有些翘尾巴。现在好了,遇到陈器你也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所以啊,千万别当井底之蛙啊!”

  “是!”李英达肃然道:“我知道的!”

  “但也不要把对自己的要求盲目的拔高,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有那么一批人,是专门为了打击别人的自信而生的。跟他们完全没有可比性,所以,你只要不断的超越你自己就好,别想着跟那些变态比。”

  “是!”

  李孝铭望向徐老师,道:“小徐,陈器说明天来?”

  “是的,院长。”

  “那明天你跟我一起接待他,英达,你也来。”

  “好的,院长。”

  “是,二叔!”

  “若是能成功,我给你们两记一个大功!”

  ************************

  慕家大宅,陈家所在的院子中,卧室里。

  陈器发出一声又惊又怒的声音,“什么?!你说之前有人袭击你?!”

  “嘘!”陈清妍恨不得上来捂他的嘴,“别这么大声,爸妈不知道这事!”

  卧室里,就剩下兄妹两人。当然别误会,慕家提供的这个院子足够的大,还不至于让他们兄妹俩睡一个屋子,只是陈器父母见陈器风尘仆仆的一定是累了,于是便止住了谈话,让陈器去休息,而陈清妍则偷偷摸摸的溜了进来。

  青春期的孩子就是这样,有很多话是不好当着父母的面说的。

  尤其是陈清妍刚刚被一名觉醒境的骑士偷袭,险些将她掳走这件事,更不可能让陈父陈母知道,以免他们白白担心。

  听陈清妍把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在得知那个人最后竟然像壁虎一样断臂求生时,陈器睁大了眼睛:“你看清楚他断的是哪支手?”

  “右手!我肯定是右手!而且他使得掌法叫做幻身掌,辛雅姐说那是长歌战院的镇院武学,不过他自己改良过了。辛雅姐已经派人去查了。”

  “不用查了,我知道是谁。”陈器寒声道,跛了一只脚,右手又是假肢的觉醒境强者,而且用的还是幻身掌……在这小小的阳川城内还能有第二个?

  自然是彭贵那个彭家的狗奴才!

  陈清妍惊呼:“哥,你知道那人是谁?”

  陈器想了想,道:“我有个同学叫做彭旭东你知不知道?”

  “听芊芊姐说起过,说是怒风武院的同级生中,仅次于你和芊芊姐的学生。”

  “对你动手的,就是彭旭东的管家,现在的名字叫做彭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