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合作的意向

噩梦宝藏 +A -A

  慕华辉原本看重陈家兄妹,是因为看重他们身上的潜力。

  他私下里和辛雅聊过,辛雅毫不忌讳的告诉他,陈清妍的天资比起慕家姐妹要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只是因为她们现在年纪小,而且陈清妍从小到大都没有得到匹配她资质的资源辅助,所以看上去她和慕晴晴之间的差距并不算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最终甚至会达到无法望其项背的程度。

  同样的道理,陈器与慕芊芊之间的天资差距,也绝对比看到的要大!

  辛雅做了这样的预测――在没有奇遇,一切正常发展的情况下,觉醒境就不说了,陈家兄妹未来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晋级脱胎境,而慕家姐妹只有百分之三十;再往更远的说,陈家兄妹有百分之一二十的可能晋级超凡境,但慕家姐妹基本上没有晋级超凡的可能。

  作为一名优秀的商人,慕华辉自然知道投资潜力股的道理。

  所以他才得知了陈器父母要来这里赞助以后,专门拨给他们一所雅致的院子,所以他才会专门到南城门口去亲自迎接陈器。

  而且,慕华辉已经做了决定――接下来陈家兄妹如果能够和他的两个女儿一起进入沧澜武院,那他愿意给这兄妹俩提供数额巨大的无息贷款,直到他们自己不需要了为止。

  这完全是一种人情上的投资,哪怕接下来几年时间都见不到回报,但只要将来陈器兄妹真的如辛雅所说,晋级脱胎境甚至是超凡境,只要他们能够记得这个人情,到时候顺手扶慕家一把,那么这笔投资的收益就可以达到十倍百倍甚至更多!

  慕华辉原本的主意打的是挺好的,但现在看到陈器以后,他才惊觉,自己还是小看这个陈器了!

  光是这一手提炼髓膏的本事,他日后就绝对不会缺钱,至于能不能发大财,那就要看他这种技术的细节了。

  凶兽的买卖是慕家生意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这种对于身体成长有大用而且完全无害的髓膏有多大的价值,慕华辉比谁都清楚,如果陈器真的能将这笔生意做大的话,那可不是一笔小钱!

  慕华辉再也坐不住了,连忙道:“陈器贤侄,这种髓膏的制作方法复杂吗?效率高吗?”

  陈器心想有什么复杂的,把凶兽骨头往如意锅里一扔再下个命令等上一会就行了,当然对外面肯定不能这样说,而且陈器不傻,看到慕华辉的表情还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是想看看双方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陈器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确定,如果慕华辉有足够诚意的话,那么合作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共赢的局面――他虽然会因此而让出去一部分利益,但是却省却了大量的麻烦,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想要通过髓膏和凶兽料理来赚钱的话,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他要有足够的原材料,也就是凶兽的血肉和骨头。

  然后还要考虑到销售的问题,毕竟这是一个可以细水长流的买卖。

  但陈器自己要修炼,他可没有打算把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生意上,那样的话得不偿失。

  所以若是有个信誉良好的合作商,可以帮他解决上下游的问题,他只需要偶尔抽出点时间,用如意锅来把产品制作出来,就可以坐等分钱。

  这种模式才是最符合他的利益的。

  换做是以前的陈器,指不定这就要跟慕华辉好好讨论一下如何合作的问题了,但是在经历了彭贵的梦以后,陈器现在的心理年龄可是比他的实际年龄要成熟多了。

  所以陈器淡淡一笑,道:“慕叔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们改天可以专门为这个话题好好聊聊。不过现在我刚回来,我父母和妹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见到我了,所以我想今天晚上多陪陪他们。这点慕叔能理解吧?”

  慕华辉心中大叫,这小子真是不得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能保持冷静,就等于是在谈判心理中占据了上风,这种手段哪像是一个十六岁不到的少年?完全是久经商场的老手!

  但偏偏他又不能拒绝,于是只好点头苦笑道:“贤侄说的是,你和家人团聚要紧,此事不急于一时。”

  “既然这样,那我们一家就先告辞了。”

  “好的,芊芊,你送送几位吧。”

  慕芊芊点点头,走上来道:“走吧,我带你去你们的院子。”

  “有劳慕大小姐了。”

  “油腔滑调的,”慕芊芊给了他一个白眼球,“我怎么感觉不到两个月时间,你变了不少啊!今天你先跟家人团聚,回头有空了跟我说说你在山里的经过,我挺好奇的。”

  “好,一定!”

  “那走吧。对了,看你风尘仆仆的,要不要给你叫两个小女仆按按摩,松个骨?”

  陈器眼睛亮了,“有吗?!”

  “有你妹!”

  “芊芊姐,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陈清妍不愿意了,“你要骂就骂我哥,别带上我。”

  “这话说的,是亲妹吗?!”

  “呵呵……”

  三人就这么边走边拌嘴出去了,陈器父母摇头苦笑,跟慕华辉和辛雅道别以后也跟了过去。

  他们都出去了以后,辛雅突然笑道:“慕叔,这小子可不简单啊!”

  “是啊!”慕华辉叹了口气,“这就是个妖孽啊,他小小年纪,刚才的表现完全像是商业上的老手,不可思议,真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的可不止这一点。”辛雅正色道:“慕叔你也是觉醒的境界,你注意到他的身体强度了吗?”

  慕华辉一愣,摇头,“这个真没有,但肯定比芊芊强吧?”

  “强的可不止一点半点啊!我可以保证,现在就算三个芊芊一起出手,也奈何不了他。”看到慕华辉脸上的惊诧,辛雅道:“不可思议是吗?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沧澜武院有专门的观人之法,通过一个人的气息、步伐、气血来判断此人的大致实力。我刚才在城门口以此法观察他,发现这小子现在的肉身已经有四级战兵的实力了!”

  “四级战兵?!”慕华辉惊呼出声,“怎么可能?芊芊才是二级战兵啊!更何况他之前还废了三个月!”

  “他在山中一定是有了奇遇,他现在的实力虽然还比不过我们沧澜武院同级当中的那几个尖子生,但也绝对是属于一流水准了。慕叔,这小子的天资本来就高,又有了奇遇,说明他的运气也好。只怕他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现在正是他潜龙初腾的时候,你可千万别放过了。”

  “嗯,我了解了,谢谢你小雅,我知道该怎么办的。”

  “呵,慕叔你跟我客气什么?当年若是没有你和婶子的资助,我和妈妈的生活恐怕就很艰难了,说不定我也没法考上沧澜武院,有了今天的成就。我最感谢的人中,慕叔和婶子排第三呢。前两名自然是我的妈妈和恩师。所以慕叔你也就不要说这种客气话了。”

  “好好好!”慕华辉爽朗的笑道:“对了,晴晴还在那里打拳呢?她这是要打到什么时候才好?”

  辛雅笑了出来:“这丫头,刚才确实补的有点多了。要我看,再有两三个小时也就差不多了。”

  “啊?!”门外传来慕晴晴的惨叫声,“还有两三个小时?!雅姐,救我啊!”

  慕华辉也是摇头失笑,现在的家长对于孩子可没那么娇惯,哪怕是慕家这样的富豪之家,而且慕华辉也觉得,其实女儿这个样子也是挺好玩的……

  ****************************

  不提那边坑女儿的父亲,慕家大宅东边一处十分雅致的小院子里,慕芊芊把陈家人送到以后就告辞了,她是一个很聪明内秀的女孩,虽然对陈器有一肚子的疑问,但她也知道这个时候留下来只能图遭人烦,所以走的非常干脆。

  慕芊芊走了以后,陈器就遭到了父母和妹妹连珠炮一样的询问。

  他只好把之前准备好的说辞说了一遍,隐去了梦境的事情,把梦白、藏锋刀和如意锅换做是一位前辈高人,教了他刀法和很多的东西,然后飘然而去。

  不过关于归家寨的事情,陈器却是大部分都照实说了,连同他将归家寨金库洗劫一空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唯一的隐瞒就是破开金库的那一段,他将藏锋刀的功劳归在了那位“前辈高人”的身上。

  怕父母和妹妹不信,陈器从包裹里拿出了一大袋子金币,里面大概有一百多枚,然后告诉他们,这只是四千多枚金币当中的一小部分,剩下的都被他在山林当中找了一处隐秘的地方给藏了起来,等到以后有时间了就去挖出来。

  四千多枚金币的横财,使得陈家上下都懵了。

  对于陈家来说,这么多年就算加上陈器和陈清妍的奖学金,家里的资产也从来没有超过二十枚金币,可现在陈器进了趟山,就得到了四千多枚,虽然手段并不算是光彩,但归家如今的名声在阳川城里已经是顶风臭三丈,所以陈器这么做完全可以被视为“劫富济贫”。

  劫的是归家的富,济的是陈家的贫。

  而且更主要的是,有了这样一笔巨款,接下来陈器和陈清妍前往沧澜武院求学,就已经可以完全不用担心金钱上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