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回家,南城

噩梦宝藏 +A -A

  一直到回到阳川城,通过城门进入到城中,秋叶菊武院的这些学生都还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整个脑子都是晕乎乎的。

  他们无法想象,真正的天才竟然可以天资纵横到这样的地步。

  还有的人一厢情愿的认为,陈器应该是搞错了。

  他们宁可相信陈器的精神境界已经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也不愿意相信他在200多的精神平稳度下,就可以释放出刀芒。

  所以,他们一致请求陈器前往秋叶菊武院一趟,当场测一下他的精神平稳度。

  徐老师也是这样表态的。

  但陈器却是拒绝了。

  因为他要回家,而且他的理由很充分,他已经离开家很长时间了,尤其是近两个月他都在野外,而且他到野外探险的事,指不定家中父母、妹妹都已经知道了。那么长时间没有音讯,家人一定很担心他,所以他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去秋叶菊武院,而是回家和亲人报个平安。

  这个理由不光强大而且完美,没有人可以拒绝,更不要说徐老师已经确定,无论如何都要把陈器拉到秋叶菊武院,这时候更不能逆了他的心思。

  所以大家约好,明天陈器就去秋叶菊武院,和院长亲自商讨他是否暂时加入的问题。

  陈器也给了确定的答案。

  于是大家就在城门口分别,而分别的时候,像李英达、小唯等人都有些不舍,但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话,杜朦就插了进来,对着陈器娇声道:“陈器哥哥,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那副娇滴滴的样子,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她原本就想讨好陈器,但被他落了面子,心中不爽,所以接下来一直对陈器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大有一种“就算你牛比又怎样,老娘不稀罕”的架势。

  但当她亲眼见到陈器使出刀芒以后,态度就立刻又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杜朦的确有几分姿色,身材也很火辣,所以一般“牛比”的人,她也的确有那个资格不放在眼里,但是当她发现陈器的“牛比”已经突破天际,整个阳川城的历史上都绝无仅有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所以赶紧想要弥补。

  虽然这样做有些丢脸,但这时候她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但是,陈器却和之前一样,压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自顾自的对李英达等人道别,然后转头就走,几个起落,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整个过程当中都好像杜朦是一个不存在的空气一样。

  杜朦被气的脸色铁青,但是她旁边的李英达等人,脸上都露出了嘲弄鄙夷的笑容,不过没有人出声嘲笑,但偏偏就是这种无声的嘲讽,让杜朦一肚子气发不出来,差点憋出了内伤!

  陈器可不管杜朦有多么抓狂,他现在归心似箭,一路奔跑着回到了家。

  但是来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却发现家里的门紧锁着,一个人都没有。

  “奇怪?!”

  陈器摸出家里的钥匙,打开门走进了这个看上去有些破旧的房子,看到房间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且整齐,显然家里面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桌椅上上却落了一层薄薄的均匀的灰尘,好像家里有几天时间没有住人了。

  正对着门的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陈器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娟秀而且熟悉的字迹。

  “哥,我和爸妈暂时搬去慕晴晴家了,就是城南慕家,晴晴的姐姐慕芊芊你认得的,看到这封信以后你就来慕家找我们。妹,清妍留。”,后面是慕家的具体地址。

  自己一家人竟然搬去了慕家?

  陈器第一反应是惊讶,但马上反应过来,一定是他不在的时候家里出了什么事,要不然以妹妹的性格是不会这样麻烦别人的,更不要说还带着父母一起过去。

  但既然他们已经到了慕家当中,那安全肯定是有保障的,不需要操心。

  陈器想了想,从如意锅中取出了一些东西,装在了随身的包里,然后才出发前往慕家。

  阳川城的南城是出了名的富人区,这里的房子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高墙大院,能够住在这里的,除了那些府上的佣人、护卫之外,这里的主人一个个都是非富即贵。

  甚至为了保护这些富人,这片区域的周围还专门拉起了城墙,划分了一个单独的大门,门口有护卫全天值班,其中也有护卫全天巡视,而一般人想进入南城虽然不会被阻拦,但也必须要实名登记,派发临时通行证才能进入。

  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城中之城。

  陈器来到南城门口,立刻就有看门的护卫将他拦下,客气的问道:“先生,请问您是来找人还是来参观?如今天色已晚,如果您要参观请下次来,如果您要找人,请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登记,我们会和您要找的人进行联系确认。”

  这些护卫其实并不是对谁都客气,但能够在这里当护卫的,形形色色的人见的多了,自然练就了一双毒眼。

  陈器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气质出众,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且别的不说,光是他身上穿着一套价值二三十金币的战斗服,就能是普通人了吗?!

  以衣观人,可是判断一个人身家地位的基础。

  陈器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那个护卫明显就是一愣,惊道:“你是陈器?你来找慕小姐?”

  见陈器点头,那个护卫道了句“稍等”,就连忙到一旁,拿起一个通话器说起话来,看到陈器很有些蛋疼――难怪说如今联邦的贫富差距是自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看眼前这一幕就知道了――一个看门的护卫,竟然都配发了价值昂贵,而且通讯起来更加昂贵的通讯器!

  在得到确认的消息以后,护卫的脸色更谄媚了,小心的道:“陈先生,请稍等一会,慕小姐说要亲自出来接你。”

  “这丫头搞什么?”陈器奇怪的笑了,“告诉我地址我自己过去就是,还出来接?她不嫌费事啊?!”

  护卫赔着笑,心中却恨不得掐着他的脖子大骂,你小子,慕小姐能亲自来接你是你的荣幸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但是他也只能把这话咽进肚子里,毕竟眼前这少年可是慕小姐亲自要来接的朋友,光是这份关系他就不敢得罪。所以他只能赔着笑,不但给陈器搬来了板凳,还送上了一些水果。

  于是,当慕芊芊到来的时候,就看到城门口的陈器坐在板凳上,欢快的吃着水果,吃的汁水横流的样子。

  慕芊芊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一群人。

  人群中,陈器看到了自己的父母,还有妹妹陈清妍,这小丫头看到自己就冲了过来,竟然还用上了游云步的身法,然后像是炮弹一样砸进陈器怀里。

  “哥!你终于回来了!”

  “乖!”陈器抱住她,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道:“让我看看,实力好像比起两个月前又进步了嘛!怎么样,中考考的怎么样?”

  “我中考你都不回来!”陈清妍嗔道:“你还好意思说?”

  陈器挠挠头,尴尬的干咳两声:“那啥,我不是在历练嘛!再说了,我的妹妹我还能不知道?不用我来,你也一定能发挥好的!”

  陈清妍白了他一眼,道:“那还用你说。不过,哥,你去山里面打劫了吗?你这套战斗服是哪来的?!”

  “这个回头再告诉你,这里人多,我们一会进去再说。”陈器安抚了陈清妍一番后,来到父母面前,“爸、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陈母激动的道:“他们说你去山里面历练去了,没受伤吧?”

  “没有,我好得很。”

  “那你的怪病呢?”陈父道:“你这个臭小子,得了怪病也不跟家里说一声!”

  陈器哈哈笑道:“爸,你听他们胡说呢,什么怪病?不就是做了几个噩梦嘛,也就是那段时间的事,现在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陈父在他背上重重的拍了两下,嘴唇颤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跟家里人寒暄完了以后,陈器走向一旁正在用一种玩味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慕芊芊,道:“看来还是麻烦到你了。”

  “不麻烦。”慕芊芊抱着肩膀笑道:“清妍是晴晴的好朋友,也算是我妹妹,怎么能说是麻烦呢?”

  陈器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却已经把这个人情记在心里了。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慕芊芊拉过来一个看上去和陈清妍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这就是我妹妹,慕晴晴,一个小捣蛋鬼。”

  “姐!”慕晴晴拉长声音抗议道,然后笑嘻嘻的对陈器伸出手:“陈器大哥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的见面礼呢?”

  陈器看着她伸出来的小手,本以为她是要来握手,却没想到是要礼物,笑道:“放心,有的!等会给你。”

  “嘻嘻,谢谢陈器大哥!”

  慕芊芊引着一名美女御姐走过来,道:“这位是辛雅姐,沧澜武院的教习,联邦册封的骑士大人哦!”

  “骑士?沧澜武院?!”陈器心中一惊,拱手道:“辛教习你好。”,在联邦的礼仪当中,握手是一种平等的礼仪,而拱手礼则是代表对对方的尊敬,两者之间是有一些细微差别的。

  辛雅也回了一个拱手礼,笑道:“一直听清妍和芊芊说起你,本以为她们有所夸大。但现在亲眼见到本人,我才知道她俩不是夸大,而是保守了。所以,陈器同学,来我们沧澜武院吧,我可以说,整个康州境内,没有第二所武院有资格教导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