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破阵、刀芒

噩梦宝藏 +A -A

  刀光剑影!

  九柄精钢长剑结成的虚影剑阵,再不是之前那样,只要被看穿就没有了威胁的把戏。这可是九柄实实在在的长剑,从九个方向攻来,又岂是等闲?!

  一时间剑光漫天,将陈器笼罩在内!

  好一个陈器,在这种局面下不惊反喜,手中长刀织出密集的刀,一时“叮叮当当”刀剑相交之声无数,但九柄长剑无论从哪个方向攻来,都无法攻破他面前的刀。

  “好厉害!”一旁的小唯可爱的张开了小嘴,眼睛瞪得大大的,“老师,陈器大哥太厉害了!”

  徐老师点点头,他虽然看不明白陈器用的是什么刀法,但却并不妨碍他理解这套刀法的厉害之处,尤其是陈器的步法也很精妙,虽然看上去他好像是在同时面对九柄长剑,实际上通过巧妙的步伐,他每次最多面对的也就只有三柄到四柄长剑的夹击。

  “这步法可不是怒风武院的惊风腿,刀法也不是,”作为同城的武院,彼此肯定都互相有研究,徐老师心中奇怪,“听说陈器家境普通,他是从哪学到的这刀法和步法的?”

  场中的秋叶菊武院的学生们,此时忍不住有些焦躁,他们九人合力,又组成了剑阵,却竟然都奈何不了对方,这不得不让他们感觉到严重的挫败。

  难道说秋叶菊武院比起怒风武院来就真的差了那么多?!

  心一乱,招式之中自然就会有破绽,更不要说这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九个人组成的剑阵!

  陈器看到有人招式一慢,立刻便是一记“抽刀断水”劈了过去,还好李英达和谢正阳反应奇快,两人从旁双双夹击,逼得陈器慢了半拍,让那人躲过了这一刀。

  “小心!”李英达大声道:“千万不要心浮气躁,稳扎稳打的来!”

  秋叶菊武院的众人连忙收敛心神,剑阵又再一次的完整起来。

  陈器朗声长笑:“好手段,好剑阵!那我也要发力了!诸位小心!”

  秋叶菊武院众人心中同时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难道说他之前一直都没有发力?!怎么可能?!

  可是就在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所有人眼前一花,就看到阵中竟然突然多了一个人!

  这人是谁?!

  就看到突然多出来的这个人好像是鬼魅一般,一闪之下就原地消失,然后出现在数米开外,对着杜朦就是一刀。杜朦大惊,挺剑刺去,剑尖穿透那个人影,却没有试到任何的障碍。

  杜朦只感觉自己眼前一花,长剑刺向之处,又哪里有什么人影了?

  可是此时一旁的刘庆栋却怪叫起来,杜朦余光中,看到那个人影不知何时就已经扑向了刘庆栋!

  一群秋叶菊武院的学生们心中有些发凉,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影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是人是鬼?!

  站在圈子外面的徐老师脸上的表情已经凝固了,他在外围看的很清楚,正因为看的清楚,所以才愈发的震撼。

  因为他看明白了,那个人影不是别人,就是陈器!

  或者准确的说,那是陈器的速度太快,加上步法又神妙,从而幻化出的分身!

  人的眼睛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速度太快,再加以特殊技巧的话会在视膜上留下残影,说白了,秋叶菊武院的虚影剑法原理就是如此。

  但让剑抖出残影容易,可是让身体拉出残影,难度何止大了十倍?!

  这陈器小小年纪,他是怎么做到的?!

  秋叶菊武院的这些学生们也毕竟都是精英,只是慌乱了一会之后就弄明白了那个人影的身份,心中松了口气的的同时,却又忍不住在肚子里大骂,这还是人吗?!

  你确定这个叫陈器的家伙真的是一名高二学生?!

  而这样一名学生,竟然被怒风武院给开除了?!

  你特么的确定不是在逗我?!

  陈器越打越是兴奋,口中怪叫连连,但手中长刀却化作漫天的刀影,配上他诡异的身法,狭小的空间当中,赫然出现了三个陈器,这三个身影彼此跃迁,好像每一个都是真的,但又好像每一个都是假的。这样一来,九柄长剑组成的虚影剑阵就不得不分散开来。

  外围的徐老师看的直跺脚,虚影剑阵的威力就在于是一个整体,九柄长剑可以互相照应,弥补对方的漏洞。

  但是随着陈器化身三个幻影,互相切割,就已经渐渐的将这个完整的虚影剑阵给切割成了三块,彼此之间的联系渐渐的被切割开来,整个大阵就失去了完整性。

  败象已现啊!

  但是他又不好出声提示,毕竟自己这边已经是九打一,要是老师在一旁再出声提醒,那秋叶菊武院就是连最后一点节操都不要了!

  就在这时,李英达反应了过来,大喊一声:“大家不要惊慌,变阵,前四后五,朱雀玄武!”

  “咦?!”陈器来了兴趣,这是什么?暗号吗?

  果然,听到李英达的命令以后,九人交错换位,四人在前,五人在后,前后照应,剑招之中也不如之前那般直来直去,而是虚实结合。这样一来剑阵的攻击没有刚才那么猛烈,但是拳头收回来以后,反而更加的难对付!

  阵法当中的漏洞,也比一开始少了许多。

  “有趣!”陈器心中赞了一声,这个变阵很有效,说明秋叶菊武院的这些学生在这套剑阵上下了不少的功夫,而且李英达的大局观也很好。

  剑阵的改变压缩了陈器移动的空间,但是他的幻影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牵制作用。

  双方你来我往,倒是一时间显得势均力敌,陈器试探了几次,都没有找到太好的破绽。当然这样一来,秋叶菊武院的学生们也没有机会给陈器造成太大的威胁,双方陷入到了僵持当中。

  一旁的徐老师既有些满意,又有些尴尬。

  满意的是学生们将这套剑阵使的有模有样,不枉费学院培养他们的一番心血;而尴尬的是明明自己是人多的这一边,却和一个同龄人战的不相上下。

  从这一点来说,他们其实已经是输了。

  不光是徐老师,剑阵中的学生很多也都有这样的想法,但李英达却是一个很不错的领导者,他敏锐的发现了同伴的浮躁气息,几次大喝和临场指挥,让他们收拢心神,切忌不要轻举妄动。

  这样一来搞的陈器也有些郁闷了,这种僵持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因为这样耗下去,短时间之内是分不出胜负的,陈器光凭武技已经无法破开这个剑阵,但同样的,收缩以后的剑阵防御虽然大大增强,但是进攻却弱了许多,也同样奈何不了陈器。

  眼下想要快速破局,那只有一个方法――以力压人!

  如果藏锋刀在手,那么完全不成问题,直接以藏锋刀之利强行破阵便是。

  现在没有了藏锋刀,但却也不意味着陈器就奈何不了这套阵法了。

  “铛!”

  刀剑相交,一声脆响,李英达只觉得对方刀上的力道猛然增大,震得他虎口发麻,不得已倒退两步。

  他倒退时,身边的谢正阳和刘庆栋双双抢上,双剑补上了他原本的位置。

  而陈器面对两人,又是一刀,直劈而下!

  “铛!”

  又是一声脆响,声音比刚才那一下还要大上几分,谢正阳和刘庆栋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倒退回来,脸色苍白,显然是受了一定的内伤。

  眼看陈器又举起了刀,而且一股无形的,强大的气势在他的身上升起时,李英达心念一动,大喝道:“他在蓄势,一起出手!九剑归一!”

  九柄长剑同时此处,剑尖将陈器周身要害全部笼罩在内。

  就在这时,陈器眼中爆出一丝精芒。

  迎着九柄长剑,他突然暴喝一声:“来吧!”

  他手中的长刀上,突然爆出了一道璀璨的黑色光芒!

  仿佛这一瞬间,他手里的长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发光体,但发出的却是现实中绝不可能出现的黑光!

  但是每个人都看的清楚,那就是一道黑色的,夺目的光华!

  这黑色的光芒暴起时,就好像陈器手里那把黑色长刀突然放大增长了几分的样子,原本他的长刀就长逾四尺,比起一般的宝剑都要长上几分,但是在刀上黑光的加持下,仿佛这把长刀瞬间又增长了一尺有余!

  而且这一刀也是神妙无比,看似只是一记从上往下的劈砍,但是却将对面九柄宝剑全部笼罩在内!

  “嚓!”

  不是金属交碰的声音,只是一声轻微的“嚓”,仿佛就好像一把利刃快速削过白纸的声音。

  然后,就是“叮叮叮”。

  九柄长剑,竟然清一色的从剑身之中,被斩成两段,九只剑尖,全部落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陈器。

  但陈器这一刀劈下以后,却保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不是他耍酷摆造型,而是这一刀对他的损耗也是极大,尤其是在最后阶段,还有收几分力,只断剑,不伤人,这更是增大了他的消耗。

  秋叶菊武院的所有学生,这会儿都觉得自己的脑中是一片空白。

  李英达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思考了!

  只有徐老师在一旁哆嗦的厉害,从牙缝中蹦出了两个字:“刀……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