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虚影剑阵

噩梦宝藏 +A -A

  其他人也纷纷都捂着脸,第三名学生站出来了。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少年,看上去很沉稳,一点都不张扬。他走到陈器面前,道:“我叫谢正阳,刚才对你出言无礼,是我的不是。现在请你指教。”

  谢正阳拔出长剑,剑尖朝下,这种起手式代表的是“自认不如,请多指教”的意思。

  陈器很满意他这种态度,右手伸出,做出请的手势,“请!”

  谢正阳也不客气,手腕一抖,剑光如电,竟然以一化三,化作三道剑影,分别刺向陈器的咽喉、胸口和小腹这三处要害!

  周围响起震天的叫好声,都认为谢正阳这一剑就展现出了秋叶菊武院的风采。

  这是秋叶菊武院的看家好戏――C级武学虚影剑法!

  这剑法虚虚实实,诡异莫测,以剑影迷惑对手,据说练到大成之时,可以达到“一剑九影,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不定”的地步,战力堪比B级武学。

  谢正阳抬手便是一剑三影,两虚一实,这种水准在学生当中已经是非常出众的了,难怪周围人人叫好。

  一般人若是第一次见到这套剑法,或许还真会手忙脚乱一番,但是对陈器而言,相比起他刚学会的B级武学幻身掌来说,这C级的虚影剑就没什么看头了。

  这两套武学说起来还真有些相似,都是以假象来迷惑敌人,核心都是一个“虚”字。

  这种“虚”类的武学,讲究招式上的变化,大都是用来人与人之间的战斗,招式本身有些花哨,威力其实很一般,完全是依靠将对手迷惑,造成对手判断上出现失误以后,抓住机会一击致命。

  所以有的人管这种武学叫做“骗子武学”,或者说好听点叫做“魔术武学”,讲究的就是一个“骗”字,只要能把对手骗倒,那就赢了。

  但是现在谢正阳以这套虚影剑法对付陈器,那就是小骗子遇到了大骗子了。

  剑化虚影和身化虚影哪个难度更大?

  那显然是后者。

  而且大家同属一脉,理念相似,但是对武学的领悟,显然陈器高了谢正阳不止一层,所以谢正阳一出手,就被陈器看破了虚实,这三剑之中,只有刺向小腹那一剑是真的,另外两剑全部都是假的!

  “魔术武学”一旦被人看破之后,威力不值一提,所以陈器微微侧步,对着咽喉和前胸的那两剑视而不见,抬手就朝着刺向腹部的剑光一掌拍去!

  这一掌妙到毫巅,准确的拍在剑身之上。

  谢正阳吓了一跳,只感觉一股大力从剑身上传来,险些长剑脱手。好在他的实力也算是不错,连忙移动身体,顺势卸力之后,又是一剑刺出。

  这一剑来的仓促,也就只化出两道剑影,被陈器随手一拨就拨到了一边。

  接着,谢正阳手中的长剑疾风骤雨的攻向陈器,每一次都能化作两到三道剑影,但却每次都被陈器一眼识破。

  十几剑之后,无论是谢正阳还是周围秋叶菊武院的人,哪怕是再看陈器不爽的,这时候也不得不接受一个惨重的事实――他们的虚影剑法在对方眼中,已经毫无威胁可言――起码以谢正阳这种学生的水准而言,已经是毫无威胁。

  谢正阳弃剑认输,自认不敌。这时候那些再不服气陈器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和陈器之间的差距的确很大,而这样的人若是能够加入秋叶菊武院的话,那秋叶菊武院在接下来的全郡大比当中崭露头角,完全是大可预期的事情。

  徐老师哈哈大笑,对于自己学院的学生输了的结果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道:“现在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了?陈器同学,果然是盛名无需啊!你们这些兔崽子,这下服气了吧?!”

  “我不服!”高高壮壮的刘庆栋又站了出来,大声道。

  徐老师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个混小子,刚才你连一招都过不了,你凭什么不服?”

  李英达在一旁笑道:“你要是不服,再上去比划一下就是。”

  刘庆栋瞪着牛眼:“我不服,但我也知道我打不过他。”

  徐老师气结:“那你想怎么样?”

  “我们几个一起上!”刘庆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与他憨厚面容并不相符的狡诈,大声道:“刚才他自己说的,说让我们一起上。只要他能打败我们几人联手的虚影剑阵,那我就对他心服口服!”

  徐老师刚想发怒,但转念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摸清楚陈器底细的机会?

  刚才的战斗,显然还不足以让陈器拿出他的真正实力――没看到他连背上的长刀都没有拿下来?而且他这般轻松的就摆平了秋叶菊武院的这些精英学生,他这个武院老师,也是脸上无光。

  接下来要是能再打一场那也挺好,就算陈器赢了,反正他们已经没了面子,再被扇两巴掌也无所谓,能借此摸摸陈器的底细也好。但要是陈器输了……

  呵呵,那他的价值也是等于打了折扣,接下来就不好漫天要价了吧?

  徐老师老奸巨猾,这么一想不管是输是赢,对秋叶菊武院来说都没有坏处,所以他故意呵斥道:“你这个笨蛋,人家就这么随口一说,你还真当真了?!”

  陈器瞥了徐老师一眼,笑道:“徐老师,你不用激我。既然话是我说的,那我就一定会做到,你让他们一起上吧。”,然后他看向李英达:“英达兄,你要不要也一起来玩一手?”

  李英达苦笑,旁边的刘庆栋叫道:“李首席,你要是不肯出手,我们秋叶菊武院的面子就真被人家踩在地上了!”

  李英达瞪了这个家伙一眼,他其实也知道刘庆栋的性格,这就是个混人,看着敦厚其实也有点小聪明,但他的本性却没有什么恶意,说白了其实也就是年轻人脸上挂不住而已。

  但他说的倒也没错,陈器是强,但他们秋叶菊武院也不能让人看扁了。

  于是李英达站出来,对陈器拱了拱手,道:“陈器兄实力超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们秋叶菊武院传承的虚影剑法,与之配套的还有一套虚影剑阵,人数越多,破绽越小,威力也就越大,请陈器兄小心了。

  “正要领教一番。”

  李英达点点头,回头点名道:“刘庆栋,谢正阳,与我一起结阵!”

  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响起:“我也要参加!”

  众人回头一看,正是傲娇女杜朦!

  杜朦冷笑看了陈器一眼,道:“人家可是曾经怒风武院的第一首席,光凭你们三个,怎么会是人家的对手?所以算我一个!”

  李英达暗自皱眉,又有一个冷酷的声音响起:“还有我!”

  说话的是那个之前被陈器一脚踹飞的冷酷少年,他抱着剑,说完这句话以后就站在了刘庆栋的身边。

  李英达这下有些火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原本只是切磋一番,三对一已经是很丢人了,你们两个加进来就成了五对一,就算赢了,秋叶菊武院又能有什么光彩?!

  可是还没完,刘庆栋那一组剩下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也都站了出来,道:“既然陈首席之前说了要我们一起上,那算上我们俩也不算多吧?”

  七对一!

  这下就连徐老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而之前被陈器所救的小唯、倪志勇和梁德仁三人也有些生气了,道:“你们这样做有些过分了啊!”

  “陈器大哥,要不还是算了吧?”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陈器竟然哈哈大笑,对倪志勇和梁德仁勾了勾手指,道:“既然他们都上了,那你们俩也一起来吧!”

  “什么?!”所有人都被陈器这句话给惊呆了,心想他是不是被气疯了?!

  李英达也连忙道:“陈兄,不要说气话!”

  “不是气话,”陈器将背上的仿制长刀拔出来,摇头正色道:“虚影剑法大成是一剑九影,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如意。但是没有几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秋叶菊武院就闯出了虚影剑阵,阵中最高是九人,一起出手,合九人之力就能实现出九剑虚实如意的效果。”

  陈器看着几人,认真的道:“我想试试。”

  秋叶菊武院的众人被他这番话给惊呆了。

  这完全就是秋叶菊武院压箱绝技――虚影剑阵的精髓,却被陈器一语道破,这如何能不让他们惊诧?更何况他之前没有见过虚影剑法和虚影剑阵,光凭刚才与谢正阳的交手就发现了这一点,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光是对于战斗的理解能力这一点,就甩出了秋叶菊武院学生们一大条街!

  就连徐老师都忍不住问道:“陈器同学,你以前有和用虚影剑法的人交过手?或者是说,以前怒风武院专门研究过这套剑法和剑阵?”

  在他看来后者应该是最有可能的。

  但陈器却是笑了笑,或许怒风武院的确研究过虚影剑法和剑阵,但研究的结果却从来都没有告诉他。

  看明白这一点其实并不难,但是说出来也的确是太打击人了。

  所以陈器没有回答,而是拔刀在手,大喝一声:“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