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没脸见人

噩梦宝藏 +A -A

  “英达、小唯,杜朦,你们几个都没事吧?!”

  来的是一名老师,还有五名学生,看起来是属于另外一支小队的。

  这个老师姓徐,看起来年龄不算大,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陈器从在梦境中学到的观人之术,结合他的身材、体型、动作、气势来判断,他应该是一名六级战兵。

  听这位徐老师说,他们只是后续的队伍,之前有一位觉醒境的“章教授”已经赶去烟花信号之地救援了,但可能为了速度,那位章教授选择了抄近路,而陈器他们则是沿着林中的山道走过来的,所以双方错开了没有遇到。

  众人互相介绍了一下,在得知眼前这位持刀少年就是陈器,而且是他将众人救出来的时候,与之前一样,这一伙人包括这位徐老师的眼神都变了。

  毕竟陈器这个名字,在阳川城的高校届那也是如雷贯耳了。

  尤其是他放出话来,要在全郡大比上给怒风武院好看,以报他被开除之仇的事情,如今早已经在阳川城内传遍。甚至还有赌场为此开出了赔率,赌陈器到底能不能做到这一点。

  关于陈器的事情,徐老师自然听说过。

  毕竟相对于其他群体,各个武院对陈器与怒风武院反目一事更加的关注,所以徐老师也是知道陈器之前所谓的怪病,其实就是因为噩梦而导致精神极度衰弱。

  徐老师毕竟是老师,眼力绝非是李英达这些学生能比的。

  只是一眼,他就看出陈器眼中神光盎然,身体当中仿佛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所以压根不需要李英达来说,他就知道,陈器现在的状态,放在学生当中那完全是鹤立鸡群一样的存在,健康的都不能再健康了,哪里有半点精神衰弱的影子?!

  他这个状态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陈器生病的消息是假的――但这种可能基本可以无视,因为秋叶菊武院已经详细调查过,陈器之前的确是病了。怒风武院是在实在治不好他的情况下才将他给放弃的。

  第二,陈器的病好了。

  第一种几乎不可能,所以只会是第二种。

  徐老师忍不住仰天狂笑几声,长久以来在阳川城里怒风武院都是高级武院中的老大,但他们这一次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失败,太丢人了!

  这事要是说出去足够全城的人笑半年的!

  但反过来说,这岂不是秋叶菊武院的大好机会?!

  于是徐老师当场就对陈器发出了邀请:“陈器同学,来我们秋叶菊武院吧!”

  周围几个学生当中,除了李英达以外,全部都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但接下来陈器的回答却让他们更意外了,陈器道:“去贵院上学就算了,我打算去保康城闯一闯。但如果贵院出的起价钱,那么帮你们打接下来的全郡大比,还是可以的。”

  这下不光学生们愣了,徐老师自己都是一愣。

  但马上他就反应过来,心中不但没有愤怒,反而升起了浓浓的赞叹――不愧是曾经怒风武院的第一首席,阳川城同届当中最耀眼的存在,排除实力不说,光是这份心智,就让人赞叹!

  反倒是旁边的学生,跟着李英达那一组的还好,毕竟是被陈器所救,也见识了陈器的本事,除了杜朦以外,其他人都是高兴,认为有陈器这样一个强力的队友帮秋叶菊武院去打全郡大比,一定能给秋叶菊武院带来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但是另一个小队的人,就不是那么服气了。

  一个高高壮壮的男生当场就道:“喂,你有没有搞错?!我们徐老师邀请你来加入我们秋叶菊武院,那是你的荣幸!而且你以为全郡大比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吗?!竟然还要学院给你出价钱?你以为你是谁?!”

  另一人也道:“真是太好笑了!这真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的笑话!”

  “就是,陈器是吧?我知道你,但我看你现在显然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状况。你已经被怒风武院开除了,一个被开除的学生,接下来想找到一个能接纳你的武院就已经很不错了,你竟然还提条件?”

  “你当你是谁啊?!你以为你还是怒风武院的第一首席?!”

  “听说你之前病了,那你现在是没吃药?”

  就连杜朦都忍不住嘲讽道:“好大的口气!”

  “喂,杜朦!”李英达看不下去了,“别忘了刚才是谁救你的?”

  “切!”杜朦不屑的道:“我们刚才都在山洞里,谁看到他杀死那些凶猪的?说不定有人帮他?又说不定,他到来的时候那些凶猪已经跑了!”

  “你!”

  “好了。”陈器阻止了愤怒的李英达,瞥了一眼杜朦,那个眼神让这个傲娇女竟然生出了几分惧意,但马上她就给自己打气,挺起了胸脯,心想老师在这里,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徐老师脸色有些尴尬,正想制止这几名学生,生怕他们这般口无遮拦下去,会把陈器给直接气跑。但转念一想,要是陈器只有这么点肚量,那这样的帮手不请也罢。

  陈器倒是没有生气,就是有些不爽。

  他看了嘲弄他的几人一眼,道:“看来你们是觉得我在说大话啊?那行,你们几个出来。”

  那个粗壮的男生第一个站出来,不服气的瞪着眼:“你想干什么?!”

  其他几人也不甘示弱,都跟了出来。

  “你们是用剑的?”陈器瞥了一眼他们腰间挂着的长剑,道:“给你们个机会,一起出手,打赢了我,我掉头就走。”

  “哈?!”

  “哈哈哈!”

  “太好笑了!他以为他是谁?!”

  学生们纷纷大笑起来,李英达有些慌了,连忙到陈器耳边道:“陈器兄,别意气用事啊!”

  陈器笑了笑示意他不要紧张,对着面前几人勾了勾手指,“来,让我试试你们手上的本事,还是说,你们一个个只会嘴炮?!”

  这就不能忍了!

  粗壮男生大骂一声,拔出长剑,喝道:“小子!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事,你那首席的名字已经是过去式了!但看来你还是一直活在你过去的荣光当中,那就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做谦逊!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刘庆栋!”

  一句话说完,他便是挺剑朝着陈器刺来!

  李英达、小唯等人都发出了惊呼,想要上前阻止,却都被一旁的徐老师伸手给拦住了。

  “没事的,你们看着吧。”

  刘庆栋长剑一递,剑如毒蛇,又准又稳,显示出了这家伙扎实的基本功。

  倒不愧是精英学生,但这点本事却是连逼陈器出刀的资格都没有,而且对于这些家伙的无礼,陈器虽说还不至于和他们一般见识,但却也打定主意要让这几个家伙吃个苦头。

  所以,也没见陈器脚下如何移动,但他的身形就来到了刘庆栋的侧方,在他的手腕上轻轻一抓一带,便轻松夺过了他手中的钢剑!

  “咦?!”

  周围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声,包括徐老师在内。

  徐老师是少数提前知道陈器必胜无疑的人之一,但他也没有想到,陈器竟然胜的这么轻松随意,只是一招,便空手夺下了刘庆栋的长剑!

  刘庆栋也是秋叶菊武院高二年级的佼佼者,虽然比李英达差了一些,也不可能跟陈器相比,但拼上个几十招应该也是可以的。

  但哪知道他竟然败的如此之快,完全是毫无悬念!

  刘庆栋自己也傻了,他只感觉眼前一花手腕一痛,然后武器就没了,这还打个毛?!

  他怒吼道:“你这是什么妖法?!”

  “闭嘴!”陈器还没有回应,徐老师就怒喝一声:“刘庆栋,你这是什么屁话?!你忘了书上记载的武神阁下的话了吗?!‘打不过别人就说别人使妖法,说不过别人就说别人是妖言。其实最无耻的一直都是这种人’。刘庆栋,你要做个无耻之徒吗?!”

  刘庆栋脸色狂变,低头受训,道:“老师,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

  徐老师板着脸:“你不应该对我道歉。”

  “是!”刘庆栋转向陈器,鞠躬致歉:“抱歉,我一时激动,口不择言,请不要见怪!”

  陈器这才点点头,道:“下次注意。”,然后把剑甩到他面前。

  他这副拿大的样子让人恨得牙痒痒,但刘庆栋一招完败以后也不能厚着脸皮再上去跟人纠缠,那样就太没规矩了,于是那群看陈器不爽的人都将目光投在了一个长头发的男生身上。

  这个长头发的男生冷酷无比,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而且人家的剑一般都是挂在腰间或者是背在背上,他却是抱在怀里的。见众人看向他,他连长剑都没有拔出,直接走上前大有一种当仁不让的感觉,很有范儿的对陈器道:“拔出你的刀!”

  语气不屑,造型帅气,好一个绝世孤独的剑客!

  但他这个样子在陈器和徐老师的眼里弱智极了,徐老师甚至恨不得当场把这个只知道摆造型的家伙狂揍一顿――没看到人家刚才一招就夺了刘庆栋的兵刃?!你的实力和刘庆栋差不多,谁特么给你的勇气和信心让你这么托大的?!

  陈器翻了个白眼,一个闪身来到他身后,冲着他屁股就是一脚!

  长发男生只顾得耍酷,哪里躲得过去?被陈器这一脚踹飞了出去,直接一头撞在了一旁的大树上。

  这会儿什么孤傲,什么冷酷的气质,早就不翼而飞了――陈器虽然脚下留情,但撞在树上的时候他的鼻子和树杆来了个亲密接触,现在正抱着鼻子哭呢!

  “这就是你们秋叶菊武院的学生?”陈器看向徐老师,一脸的不可思议,“还特么的是准备代表学院参加全郡大比的精英学生?!”

  徐老师和李英达用手捂脸,只感觉一张脸跟火烧似的……

  实在是没脸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