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秋叶菊武院的邀请

噩梦宝藏 +A -A

  “你……你是陈器?!以前怒风武院的陈器?!”

  “我是陈器,但怒风武院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真的是你?!”李英达激动的道:“我说怎么看你有些面熟呢,去年全郡大比的时候我和你见过。不过你现在头发剪了,整个人的感觉和去年都不一样了,所以我刚才只觉得你眼熟并没有认出来……呃,我想你应该是不记得我了。那时候你站在单人赛冠军的领奖台上时,那个风光,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陈器有些尴尬,但还是实话实说:“坦白说我还真不记得了。”

  这话有些失礼,但李英达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爽朗的笑道:“你不记得我也是正常,当时台下那么多人,我们秋叶菊武院在其中的确不显眼。”不过他也觉得继续这个话题有些丢人,生硬的转折道:“倒是你,你现在的实力达到什么程度了?!刚才崖上可是有一二十头凶猪的,你一个人就全解决了?!”

  陈器故意指了指插在一旁地上的仿制长刀,道:“主要我有一把好刀,先杀了两头凶猪,把其他的都给吓跑了。要不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几人都看向那把还淋着血的铁精长刀,倒是接受了这个理由,因为他们也都知道一把好武器对于野外历练来说代表了什么。

  但李英达还是赞叹道:“那也很了不得了,我敢保证,你的实力比起去年全郡大比时要强了太多。枉我以你为目标辛苦修炼了一年时间,现在差距反而更大了!可我听说你不是病了吗?你连生病的状态下都能有这么大的进益,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陈器笑笑没说话,一旁的倪志勇道:“奇怪了?陈器大哥有这么强的实力,怒风武院竟然还把他开除了?他们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这话一说,李英达等人立刻瞪了他一眼,毕竟开除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污点,这小子真不会说话!

  陈器反倒是很淡定,道:“你说的不对,他们的脑子没有病……”

  “啊,”倪志勇连忙道歉:“对不起啊,陈器说完。”

  另外几人也都奇怪为什么陈器会帮怒风武院说话,但陈器却接下来笑道:“你不需要道歉,听我说完。我是说,他们的病不在脑子,而在眼睛。”

  “眼睛?!”众人大奇。

  “势利眼!”陈器一本正经的总结道:“我当年是全郡中考状元,他们求着让我进怒风武院。后来我病了,他们就翻脸把我赶走,这不是势利眼是什么?”

  众人恍然大悟,小唯怯怯的开口:“陈大哥,那你现在的病……”

  “已经好了。”陈器微笑道:“谢谢关心。”

  “肯定是好了啊!”李英达用手指头在小唯额头上弹了一下,笑道:“你这个傻丫头,陈大哥一个人赶走了二十多头凶猪啊!放眼整个阳川城的学生,包括高三的在内,就算给他们一把宝刀,又有几个能做到的?他这样要还是带病之身,那还要不要我们活了?”

  小唯捂着额头,委屈的“哦”了一声。

  李英达看向陈器,眼中放着一种莫名的光彩,让陈器忍不住往边上挪了挪脚步:“你要干什么?”

  “不是,陈器哥,你别紧张。我听说,你之前在城门口放话,要在全郡大比上给怒风武院好看?”

  陈器笑了,点头:“没错,有这事。”

  “那要不这样,你来代表我们武院参加全郡大比,如何?!”

  “什么?!”听到李英达的话,秋叶菊武院几个人都惊呼出声,就连刚才碰了个软钉子,然后一直没有说话的杜朦都叫了出来。

  反倒是陈器,一脸的淡定,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道:“这要看你们秋叶菊武院能给出什么样的代价了。”

  李英达先是一愣,他本以为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陈器一定会欣喜的答应,却没想到等到的是这句话。他毕竟也是一届首席,脑子自然不笨,稍稍一想就明白了――陈器一定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他自己也肯定有这个心思,但他故意不开口,就等自己先提出来,这样一来,就等于是秋叶菊武院在求他。

  而不是他求秋叶菊武院!

  双方的地位就在这么一句话之间,发生了调换。

  李英达苦笑:“我现在对你真是心服口服,难怪你能有今天的成就,输给你,我一点都不冤。”

  陈器笑笑,没有说话。

  其他人都是一脸雾水的样子,谁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哪里知道,两人之间刚刚就进行了一场无声的交锋。

  不过李英达想了想,陈器这样要求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以陈器的“威望”,只要他回城以后通过某些途径向其他武院表达一下他愿意参赛的态度,再把他“怪病痊愈”的消息放出去,那么别说是本城的武院,就连其他城的武院都会蜂拥过来抢人的!

  毕竟今年的全郡大比和往年不一样――康州教育部官员带着扶持名额下来的消息,可不仅仅只有怒风武院能得到,而且这个时候,消息已经传的满城都是了。

  哪个武院不想借着这个机会拼上一把?

  一旦成功了,那对于这家武院来说就等于是坐上了高速的飞舟!

  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那也是应该的――有的武院比如怒风武院在这段时间竟然开始到处挖角,挖其他武院里高二年级的优秀学生,就连秋叶菊武院都被挖去了一个,高额的“转会费”让人看着都肝疼。

  而且,李英达心中隐隐有些奇怪。

  眼前的陈器给他的感觉很古怪,以他的眼力竟然连对方的深浅都看不透,一年前可不是这样,那时候的陈器锐利的好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但要说陈器因为患病导致实力下降,但看着这周围满地的鲜血,再联想起之前他在山洞中听上面的声音,怎么想都觉得……

  陈器是在说谎!

  李英达看向陈器的目光多了几分玩味――人就是这样,一个谎言乍听之下不觉得有什么,但是一旦心里有些想法之后回头再看,就觉得不对劲了。

  陈器说凶猪是被他赶走的,但现在李英达仔细想想刚才的一幕,却觉得他的话里有了很大的保留!

  那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第二个人帮他的情况下,陈器现在的实力绝对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强!

  这样一个强人如果加入秋叶菊武院……

  李英达深吸了一口气,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秋叶菊武院若是在全郡大比上露脸,那他也肯定能够从中受益。更不要说他还有个身份,就连身边的这些伙伴们都不知道的――如今秋叶菊武院的院长李孝铭,是他的亲叔叔!

  李英达突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要不然怎么那么巧他们会在这里遇到陈器的?

  这个机会,说不定会让秋叶菊武院走上一条崭新的道路!

  “陈器兄,”李英达的语气郑重了起来,对他拱了拱手,道:“你救了我们大家,按说我是不应该向你提什么要求的。但我还是想请陈器兄前往秋叶菊武院一趟,相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陈器笑了,道:“我也很期待。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回去吧,正好路上也能有个照应。”

  几人更是求之不得,李英达连忙招呼两个男生:“我们来做个架子,把这三头凶猪带上,这可是陈器哥的战利品!”

  陈器苦笑了,道:“这么重,还是算了吧?”,他现在的身家已经看不上这种一阶凶兽了,虽说凶猪是难得的肉质鲜美,易于食用的凶兽,但如今有如意锅在,陈器对此已经完全没有了概念。

  “要得要得!”另外几人可不像陈器这么浪费,这种可以直接送进厨房的一阶凶兽对他们来说可是很难得的,就算不是他们猎杀的,但能将其拖回去那也是一种荣耀和战绩。

  陈器也不好再说什么,看着几人忙活了起来,就连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唯也在一旁帮忙,唯有杜朦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李英达等人也懒得搭理她。

  这个女人的性格真的有问题啊!

  陈器心想,如果自己这次真要帮秋叶菊武院去打全郡大比的话,这个女人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带的。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简易的架子就给搭好了,然后大家齐心协力把三头凶猪捆在架子上,就这么拖着下山。

  一路上,李英达几人都时不时的向陈器请教一些修行上的问题,陈器大方的给他们一一解答了――一来他本来就不是小气的人,二来他也想着借助这个机会,树立一下自己在这些秋叶菊武院的精英学生面前的威望。

  他的解答除了有自己以往的理解以外,还包括了在梦境中经历了彭贵一生时学到的知识,那可是一名觉醒境骑士的毕生经验,纵然其中有些知识点陈器自己都没有搞的太明白,但是解答眼前这几个连三级战兵都不到的小菜鸟的问题,却也是足够了。

  走了大概十几公里以后,陈器遇到了秋叶菊武院来接应救援李英达他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