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我叫陈器

噩梦宝藏 +A -A

  这句话喊出来以后,下方悬崖上的洞穴里几个人惊喜的对视,然后爆发出了欢呼。

  “是人!是人!是人来救我们的!”

  “太好了!我们得救了!”

  这让上面的陈器有些小郁闷,敢情他们一直还不清楚上面是什么东西呢?咦?怎么能说自己是东西?自己不是东西?

  呸!

  这时,悬崖下面的山洞里露出了一个脑袋,当他看到上面的陈器时,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似乎对陈器的年轻面庞很是惊讶。但这种惊讶也就是一闪即逝,他喊道:“这位兄弟,你们来了几个人?有没有绳子之类的可以拉我们一把?”

  “你等一下。”

  陈器回过头,到他视线不及的地方,从如意锅里摸出了一条结实的绳索――像这种野外说不定就能用上的东西,都是归家宝库里面准备好的,现在都便宜陈器了。

  同时从如意锅里拿出来的还有一个旅行包,里面就是点衣物还有些新鲜皮子,毕竟在野外空着手的话给人的感觉会很奇怪,陈器可不想因为这点小细节让人联想到自己有空间装备。

  走到悬崖边上,陈器将绳索递下去,李英达直接绑在了身上。

  本来应该让女士先走的,但是李英达心里还存着几分的警惕,所以决定自己先上去看看。

  看到上面的年轻人一支手抓着绳索的另一端,李英达稍微有些不放心,道:“兄弟,你要不要找个石头之类把绳子固定一下?我可是有一百七十来斤呢!”

  陈器笑了,以他现在四级战兵左右的实力,硬拉的力量绝对在三百公斤以上,一个人的那点重量算的了什么。

  陈器说了声:“抓住了。”

  然后用力一提!

  李英达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腰上的绳索传来,身体不自觉的就被提了起来,他心中一惊,但反应极快,在崖壁的石头上连续接了两把力,就登上了山崖。

  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山崖上的全貌。

  满地都是鲜血,三头凶猪躺在血泊当中,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山崖上只有这个年轻人一人,压根就没有第二个人在!

  难道说……

  李英达惊讶的问道:“兄弟,就你一个人?!那些凶猪都被你一个人给杀了?”

  陈器笑了一下,露出一嘴洁白的牙齿:“杀了几头,掉到悬崖下面几头,剩下的被吓跑了。”

  这个说法无懈可击,李英达没有怀疑,伸出大拇指赞叹道:“厉害!”

  陈器笑笑,让他解开腰间的绳索,然后又抛下去给另外一个人。

  其实哪有凶猪跑了?

  一共二十一头凶猪,全部死在他的刀下!

  当然,对付这么多的凶猪,陈器为求速战速决和稳妥,一开始也不得不动用了藏锋刀。以他现在的刀法加上藏锋刀之利,对付这种只有蛮力,连智商都捉急的一阶凶兽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一刀一个,全部都是最普通的基础刀法,连藏锋七式都用不上。只是使出了幻身掌的精妙步法,这些只知道低着脑袋冲撞的凶猪就根本连他的边都沾不到!

  不过,陈器考虑到这个战绩实在是太辉煌,辉煌的都有些吓人了。

  所以本着做人还是低调点的好的原则,他把大部分凶猪的尸身都收到了如意锅里,只剩下最后三头,然后编了个谎言。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这些凶猪肯定是他的战利品,但二十一头凶猪用手搬的话那是累傻小子呢,有空间装备为什么不用?

  陈器也还考虑过另外一种做法,那就是用如意锅把这些凶猪全部带走,一个不剩,就连他自己都不露面,直接离开,留下一个灵异事件。

  就当做好事不留名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离开阳川城的现实时间也有一个多月了,总要找人打听一下最近阳川城内的近况,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若是能打听到怒风武院的消息也就更好了。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在梦境之中枯燥的练功练了那么久,陈器现在急切想和人接触一下,重新沾点人气。

  第二个被拉上来的是小唯,看到这个小姑娘的时候陈器愣了一下,奇怪的道:“怎么还有个小丫头?你们是学生?”

  李英达在一旁帮他一起把小唯拉上来,道:“我们是阳川城秋叶菊武院的学生。我叫李英达,今年高二,她叫骆唯,今年高一。而且小唯面相小,看起来就跟初中生一样。”

  陈器笑道:“我有个妹妹今年初三,看起来都比她大一些。”,秋叶菊武院陈器当然听说过,毕竟是本城的武院,多少都有些耳闻。

  这些人都是秋叶菊武院的?陈器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听着两人的话,小唯的脸色红的像苹果一般,被拉上来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站到一边,偷偷的打量着陈器。

  再下一个是傲娇女杜朦,她被拉上来以后看到山崖上到处都是血迹,被吓了一跳,看陈器的目光也有些异样,但也道了声谢。

  最后是剩下的两名男生,经过介绍,矮个子那个叫梁德仁,另一个叫倪志勇。

  这五人都是秋叶菊武院的学生,而且还都是精英学生。

  其中李英达是高二年级的男生首席与第一首席,杜朦则是高二年级的女子首席,剩下三人都是高一年级的,他们都是这一次代表秋叶菊武院参加接下来全郡大比的学生选手。

  而他们这一次出来,则是全郡大比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因为全郡大比的团体赛项目,就是野外拉练――将整个一组几支队的学生放在一处野外考场当中,每人只能携带自身的武器、装备,还有官方配发的定位器和代表弃权的烟花。然后这些学生就在这一片考场当中自己找寻食物和水源,同时寻找官方提前放在考场当中的令牌。

  这些令牌上也都有定位装置,可以供他们查看位置,但是这些令牌基本上都被提前放在一些凶兽的身上,或者是那种很难到达的位置。

  同样的,也可以从别人的手中抢获他们找到的令牌――前提是不能杀人。

  找到牌子的队伍可以前往考场出口终止自己小队的比赛,也可以一直呆在考场里一直到三天时间结束,最后进行统计,按照上缴令牌的多少进行排名。

  每个武院参加全郡大比都会派出两支队伍,一支高一年级代表队,一支高二年级代表队。

  这一次秋叶菊武院就是把两支代表队打散,让他们分开进入这一片山林当中历练,熟悉一下。却没想到李英达带的这支队伍出现了意外,因为小唯误抓了一只凶猪宝宝,结果被一大群凶猪给堵在了这里,还好他们提前发现了悬崖下方的一处山洞,这才没有人受伤,只是被死死的困在了这里。

  听李英达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陈器点头表示了解。

  老带新提前来山林中历练,向来是各个武院的传统,去年这个时候,他也被高一级的学长带着来这里逛了一圈,呆了几天,不过倒是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陈器笑道:“你们的运气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其实一头活的凶猪宝宝也能值两三个金币的,比成年凶猪都贵。因为这种幼小的凶兽可以驯化来当宠物,带回城里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要的。可是你们得到凶猪宝宝以后没有立刻远遁,而且也没有消除你们身上的气味,于是被凶猪们追了上来。这东西极其记仇,你们也真是大意了。”

  一句话说的秋叶菊武院的几人脸色尴尬,小唯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清楚这些事情!”

  其他人连忙安慰她,唯有杜朦不冷不热的道:“还好意思说呢!要不是这位大哥,我们还不知道要在下面被关多久!对了,”,她看向陈器时脸色立刻换了一幅笑颜,声音也温柔了下来,还故意把身子往陈器那里靠近了一些,“还没请教这位大哥尊姓大名呢?”

  秋叶菊武院的三名男生看杜朦的目光都有些不屑,陈器也是心中摇头。

  像这种女生,他在彭贵的梦里见过太多了。

  她们大都自以为自己容貌出色魅力十足,有一种莫名的信心可以将一个出色的男人俘获在自己裙下,但她们却不知道的是,对于男人来说她们只是送上门的猎物。梦境当中彭超的一个朋友就这样跟他说,上门不要,大逆不道,有炮不打,不疯即傻。

  言语虽然粗俗,但也反映出相当一部分男人的心思。

  至于最后拔鸟无情,翻脸就走,这种事情还需要说嘛?

  不过陈器却对这个主动送上门的姑娘没兴趣,他还是处男呢,元阳对于修炼来说是很重要的。而且主要的是这姑娘笑的太假,一看就是一副打算钓凯子的架势,陈器可没那么傻。

  所以陈器压根就没有理会她,对着李英达等人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赶路吧。”

  这样一句话让李英达等人对他的好感大增,顿时连连点头。

  不过既然人家都做自我介绍了,陈器如果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说,那就显得很不礼貌了。

  “对了,我叫陈器,也是阳川城人。”

  “陈器?!”

  这个名字仿佛是有魔力一般,让秋叶菊武院的几人顿时都定在那里,一个个死死的盯着陈器那张脸,目不转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