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头上是什么

噩梦宝藏 +A -A

  这时那个叫小唯的女孩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水袋:“杜朦姐,我这里还有些水,这个水袋是我之前带在身上的,所以没有丢下。”

  杜朦眼前一亮,毫不客气的一把抢过水袋,打开盖子以后就要往嘴里倒。

  但是李英达劈手就把她嘴边水袋抢了过来。

  杜朦抓狂了,吼道:“李英达,你干什么?!”

  “干什么?”李英达毫不客气的斥责她,“你知不知道这是最后一袋水了?你知不知道这袋水有多宝贵?!接下来很可能几个小时的时间内,我们五个人就指望这一袋水了!你这样咕咚咚自己喝完,考虑过别人没有?!”

  旁边两个男生也露出了有些不满的表情。

  杜朦气道:“好!好!李英达,你好!我回去以后一定告诉我哥,让他好好教训你!”

  李英达也怒了:“我回去以后也会告诉教授,我认为你这种没有任何大局观和团队观念的人,是没有资格代表我们秋叶菊武院参加全郡大比的!你这样的人留在团队里只会拖累整个团队!”

  “你敢?!我可是秋叶菊武院高二年级的女生首席,你凭什么不让我去参加全郡大比?!”

  “就凭我是本年级的第一首席!也是这一次全郡大比时秋叶菊武院的领队首席!”李英达怒道:“而且你虽然是女生首席,但你也只是替补而已,你猜学院会不会因为一个爱惹事的替补而放弃这次全郡大比的成绩?!”

  “你!”

  “好了好了……”另外两个男生连忙上来打圆场,“首席,少说两句吧。”

  “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杜朦的大小姐脾气,跟她那么较真干嘛。”

  “首席,你还是来跟我们说说全郡大比的事吧。我们这个小队当中,也就只有你去年代表学院参加了大比。到底都有哪些项目啊?”

  李英达看了杜朦一眼,后者发脾气转过头去,坐到山洞的最里面,将后背对这人。李英达懒得去哄她,但也不愿意继续吵架,于是就顺着话头道:“全郡大比分个人赛和团体赛两种。个人赛就先不说了,那里是天才们的舞台,没我们什么事。至于团体赛嘛,就以我们秋叶菊武院的实力,能进前五十,院长就得请客庆贺了。”

  “啊?!”矮个子的梁德仁惊叹道:“不会吧?我们秋叶菊武院在阳川城怎么也能排前五,不会连全郡前五十都进不去吧?”

  “你应该说,我们秋叶菊武院在阳川城也就只排在前五,而平嘉郡一共有十九个城!在这十九个城里,阳川城的排名只是中游水平。而这一次全郡大比,一共有十九个城上百所武院参加,你以为前五十那么好进?参赛的哪个武院不是派来了最强阵容?我们几个也就是在秋叶菊武院里显得出众一些,扔到全郡大比上那就是普通人。所以,我们要是再不团结,就只能垫底了!”

  最后一句话显然是说给杜朦听的,不过杜朦却是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李英达皱起眉头,他已经决定了,回去以后就要学院把杜朦给撤掉,哪怕她是替补,上场的机会不大,但这样一个人呆在团队当中就是个定时炸弹――而且她那脾气也实在是讨人嫌!

  这时那个叫小唯的女孩道:“队长,我听说去年全郡大比的高一年级单人冠军就是我们阳川城的啊?”

  “你是说陈器?”

  “是的是的!就是叫这个名字!”

  李英达失笑道:“那是个变态,不能比的。他去年参赛时就有二级战兵的实力了,你想想,15岁的二级战兵是个什么概念?就连整个平嘉郡去年的高一选手中,二级战兵也一共只有不到十个。”

  “但他怎么会被怒风武院给开除呢?这样的人才,阿不,天才,哪个武院不都是抢着收啊?!”

  李英达眉头微皱,“听说陈器是病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病,反正医生都没辙。怒风武院的行事作风一直以来都很功利,你行的时候当成宝,不行的时候就是草。不过这次他们是遭报应了,我之前得到消息,去年代表怒风武院高一年级参加比赛的三名主力,两个得了怪病,一个自己转学。今年怒风武院是没人了,所以我们要努力一把,看看能不能抓住机会,把怒风武院给超过去。哪怕就只有今年一年,这也是个伟大的胜利!”

  “队长说的是!”

  “早就看怒风武院不爽了,上次他们一个领导来我们学院时,那个趾高气昂的,一脸欠抽样!”

  李英达叹了口气:“怒风武院狂傲惯了,他们在阳川城里当了几十年的老大,就算少了去年的三个主力,就凭我们几个也很难撼动他们的位置。不过尽人事,听天命罢了。反正最后看的是全郡的总排名,按照同城规避原则,我们和他们在初赛时是分不到一起的,要遇到也是后面的事。所以我们要尽力往前冲,最终名次拿的越高越好。”

  “哎,要是那个陈器不是得了怪病就好,怒风武院有眼无珠把他开除了,我们秋叶菊武院可以收留他啊!让他代表我们出战,去打怒风武院的脸!嘿嘿,一想到这场面我就有些小激动呢!”

  “你拉倒吧!陈器要是没得怪病,怒风武院舍得开除他?我之前听说了一些,说是陈器的怪病实在是治不好,怒风武院才放弃他的。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被开除了以后也有好几家武院在打听他的下落,其中还有周边城的武院呢!估计他们都是抱着一线希望,看能不能治好陈器的怪病,要是这时候谁把他给治好了,那陈器还不得感谢一辈子?帮忙打一场全郡大比根本就不是事啊!”

  “那他们找到了吗?”

  “没有,听说陈器一个人前往这山林里来了,但从那以后就没有人再见过他。”

  “那他不会有事吧?”

  “谁知道呢……不过如果他没事,说不定我们还能碰巧遇到他呢?”

  “嘿,你可拉倒吧,八百里山林,遇到个人,你觉得这几率有多大?”

  “嘿嘿,我也就是说说……”

  “好了,别说了,”李英达道:“说话容易口干,而且消耗能量。我们剩的水不多,就这么一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获救呢,所以还是别浪费口舌了。小唯你有干净点的手帕吗?蘸点水,你和杜朦润一下嘴唇,然后休息一会吧。”

  几人纷纷点头,小唯拿出一块贴身手帕蘸了点水,先走过去递给杜朦,道:“杜朦姐,你先来吧,我的手帕是干净的。”

  杜朦瞥了她一眼没说话,看样子还在生气。

  小唯不放弃,又道:“杜朦姐,你喝一点吧!”

  “这也叫喝水?!”杜朦突然爆发了,伸手使劲推了小唯一把,触不及防的小唯被她一推之下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杜朦你疯了?!”

  三个男生连忙冲过来,对着杜朦一阵声讨,杜朦翻着白眼,一副“本姑娘就是这么任性”的样子,把几人气的不轻。

  就连一直打圆场的那个男生都说了句“杜朦你有病吧?!”

  杜朦傲娇的不理人,小唯也不是善于争吵的人,三个男生也不好对她一个女生怎么样,于是气氛就这么尴尬下来,谁都不说话。

  黑暗之中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他们头上传来了凶猪们凄厉的惨叫声。

  “怎么回事?!”李英达第一个蹦了起来。

  “是老师来救我们了?!”

  “肯定的!哎!我们在下面!我们在悬崖下面的洞穴里!”

  还是作为首席的李英达这时候比较稳重,连忙道:“大家先别喊,老师们应该是在和凶猪战斗,把凶猪全部杀死或者赶跑以后他们自然会找到我们,我们现在不要让他们分心。”

  几人反应过来,连忙停止了喊叫,就连骄傲的杜朦这个时候都紧紧闭上了嘴。

  五人在这黑暗的洞穴之中,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仔细的听着头顶上传来的动静。

  听了一小会,梁德仁奇怪的道:“咦?怎么没有听到喊杀声?!”

  几人同时瞪他一眼,让他别说话,不过同时他们心里也在疑惑这个问题。因为如果来的人是学院里赶来救援的老师,那么绝不可能只有一个人,而人数稍微一多,那战斗起来肯定会有大声喊叫――不论是询问他们现在的状态,还是老师们在上面配合着杀那些凶猪,都不可能不进行交流。

  但是现在他们的上方,除了凶猪们的惨叫声,怒吼声,就没有半点属于人类发出来的声音。

  渐渐的,凶猪们的惨叫声越来越少,也越来越低,但还是没有其他的声音。

  这让山洞里五个人的汗毛都忍不住立起来了。

  他们这个时候已经确定头顶来援的肯定不是本学院的老师,但到底是什么,他们自己也不敢肯定了。甚至,到底是福是祸,来的是人是鬼,还是更加强大的,可怕的凶兽,他们也都不管确定了。

  那些凶猪其实并不算什么,虽然把他们堵在这山洞里,但凶猪们不会攀岩,进不来,所以最多也就只能把他们给堵住,并没有威胁,他们已经把烟花讯号放出去了,等在这里,救援总会到的。

  可现在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那就不一定进不来这个山洞了。

  于是他们在山洞里动也不敢动,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所有人都仿佛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上面彻底没有了猪叫声。

  但是也没有人说话,他们也还是不敢出声。

  直到几分钟之后,才有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出来吧,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