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求救的烟花

噩梦宝藏 +A -A

  陈器离开山洞时真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主要是他这段时间在梦境里呆的太久了,在梦境中他没有时间的概念,因为那里没有日出也没有月落,也不需要睡眠,就是一个劲的劈、砍,重复这些无聊到极致的动作。

  如果不是有梦白一直陪着他,没事了还跟他说说话,陈器不认为自己能够坚持的下来。

  说起来梦白这货也是个奇葩,或许是被憋得久了,他对什么都感兴趣,而且无论是泪点还是笑点都低的让人根本看不懂――这家伙最喜欢的就是在梦境里偷窥别人的成长,按他的说法不光是人,就连凶兽的一生他也同样很感兴趣。

  这家伙是器灵,所以他进入到幻梦令编织的梦境之中并不需要额外消耗能量,所以这段时间他玩的很嗨。因为这段时间藏锋刀饮了不少的血,有人类的也有凶兽的,于是梦白就用藏锋刀中吸取的血液进入那些人和凶兽的梦境,玩的不亦乐乎。

  看他这个样子,陈器心中也有些同情和怜悯,毕竟他虽然只是个器灵,并不是活人,但是他毕竟也是一个有自己独立思想的生命体。就这样被永远困在一处狭小的地方,的确是一种煎熬。

  大概只有在这些梦境之中,他才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吧。

  陈器快步的在山林当中奔跑穿梭着,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比刚来的时候绝对要强上一个档次,虽然还没有通过仪器来测量具体的数据,但陈器心中隐约觉得,或许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就算还没达到四级战兵的水准,但是也绝对相差不远了。

  16岁的四级战兵,整个阳川城的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几个,如果陈器回去以后去冒险者工会测试并且认证战兵徽章的话,肯定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但是陈器对此却并不是很感兴趣。

  轰动有个屁用,又没钱拿!

  而且他现在一身的秘密,无论是藏锋刀还是如意锅,还是那个他还没有拿到手,但是势在必得的幻梦令,这些东西都是不能随便让别人知道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让藏锋再专门制作一把铁精长刀来掩人耳目。

  不过话说回来,藏锋做的这把长刀和它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握在手里以后除了少了那种和藏锋刀的微妙联系以外,其他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而且锋利度也是足够――虽然不可能与藏锋刀相比,但一般情况下也够用了。

  而且最让陈器蛋疼的是,刀招之中,“架刀”是一门不可或缺的防守技巧。

  因为刀只有一面有刃,而且刀背偏厚,这种设计不但利于劈砍,同样也利于防守。

  可以说相比起剑而言,从武器的本质上来说,刀的攻守是很平衡的。

  但问题是,因为藏锋刀实在是太过锋利了,起码眼下陈器还没有见到藏锋刀无法削断的材料,以致于他在战斗当中从来都没有“架刀”的机会!

  可是陈器心中却有些忧虑。

  古人早就说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现在来看藏锋刀无论是对敌还是面对凶兽时都可以无往不利,但以后呢?陈器不确定藏锋刀以后遇到那些灵器、宝器、圣器的时候也可以如现在这般,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藏锋刀现在也不是最佳状态,也需要矿石来恢复。

  所以未雨绸缪是肯定有必要的。

  就在这时,突然远处天空中响起“啪”的一声巨响。

  陈器循声望去,一朵巨大的红色烟花在西方的天空处炸开,那烟花还呈现出一个菊花的样子。

  “咦?那里有人遇险了?”

  陈器现在也不是菜鸟了,尤其是在梦境中“观看”了彭贵的一生以后,他学到的可不止是几套武学那么简单,更有许多宝贵的经验。

  这种红色的烟花代表了有人在求救,而且是紧急求救,一般来说不是当有人的生命遇到危险时,是不会发这种红色烟花的。而在附近的冒险者看到这种求救信号,只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都是会去尝试营救一下的。

  这是冒险者群体的规矩。

  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在野外就一定不会出意外,只要大家都遵守这个规矩,今天你救了别人,明天你自己也可能被别人所救。

  陈器判断了一下距离,在自己西方偏南二十多里的样子,那里倒也正是自己回城的路线。

  所以陈器稍微思索了一下,就朝着那个方向快速赶去。

  此时,那个求救烟花的正下方。

  这里是一处山崖,在山崖的下方不远处有一个大洞,几个少男少女躲在洞里,脸上挂着惊惶未定的表情。在他们头上的山崖上,有一群野猪一样的凶兽在那里徘徊,发出了“昂昂”的,愤怒的吼叫。

  它们显然是冲着山崖下方那个山洞里的少男少女们来的,但是猪毕竟是猪,哪怕是凶兽,它们也没有办法像人一样顺着岩壁攀下去,更无法借助工具。所以它们明知道那些少年就在它们脚下,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发出“昂昂”的,着急的怪叫声。

  这些野猪一样的凶兽有个很简单的名字,就叫做“凶猪”,是一种群居性的一阶凶兽。

  而且,还是非常难得的,肉质鲜美的凶兽!

  但问题是,这些凶猪往往群体行动,少则十几头,多则几十头,它们的外皮坚韧、奔跑速度极快、耐力也是极佳,这些都与普通的野猪相差无几,但与普通野猪不同的是,这些凶猪还有一嘴好牙口,而且十分记仇。

  所以一般不是那种几十人一起的大型冒险团队,一般的独行者们都是不愿意招惹这些凶猪的――哪怕它们的肉味道不错。

  “好了,暂时安全了。”

  山洞里一个高个少年从洞口往上看了一眼,长舒了一口气道:“这些凶猪下不来的,我们可以在这里等到老师来营救我们。”

  另外一个男生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还好之前发现了这一处悬崖上的洞穴,要不然的话我们这次就真的悲剧了。上面那些凶猪得有二十头吧?”

  最后一个小个子男生连连点头:“得有得有!”

  这洞穴里如今有三男两女,看上去年纪都不大,其中最小的一个女孩子看着就跟个半大萝莉似的,面相上比起陈清妍都要小一些。

  另外一个女生,身材高挑,但神情却有些高傲,她盯着那个娇小女生抱怨道:“都是你!非要弄个凶猪宝宝回去当宠物,这下可好,捅马蜂窝了吧?!”

  娇小女生眼眶都红了,连连鞠躬致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

  “好了杜朦,你也别怪小唯了,她也不是故意的。”一个男生劝道。

  “是啊,小唯之前也不知道那头小猪仔是凶猪,你不也是说那头小猪仔长的可爱吗?还跟小唯要来着,钱温书开个玩笑说要把这头小猪仔做成乳猪,你还不愿意!”

  杜朦哼了一声,道:“你们两个够了啊,拍马屁献殷勤也选个好时候,没看到我们现在的处境吗?!”

  “知道我们处境不好,那就更不应该吵架了!”之前那个高个男生沉声道,他的威望好像很高,这句话说出来以后,杜朦也只是小声哼了一声,但却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了。

  高个男生道:“凶猪是一种非常记仇的凶兽,所以只要我们还在这里,它们是不会走的。对于凶兽来说它们可以几天甚至几十天都不吃东西,但我们不行。这次为了全郡大比做准备出来历练,老师们没有随身保护,离的很远就算看到求救信号以后赶过来起码也要几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大家就稍微忍一忍吧。”

  “没事,我不饿!”一个男生笑道:“几个小时不吃饭而已,不算什么事。”

  “就是,”矮个子那个男生也道:“就是刚才跑的太快了,喉咙干有点渴,但还好,我能忍。”

  “但我不能忍!”杜朦撒气道:“我现在喉咙也冒烟了,我要喝水!”

  “没有水了,”矮个男生苦笑道:“刚才跑的急,行李全扔在那里了,一件也没带来。”

  杜朦急了:“梁德仁,你是怎么做事的?!行李不一直都是你负责的吗?!”

  “那我也没办法啊,”矮个子男生摊了摊手道:“一下子冲过来二十多头凶猪,大家都慌不择路的逃跑,谁还能有心思去顾行李?”

  “你……你还狡辩?!”

  “够了!”高个子男生大喝了一声:“杜朦,你不要在这无理取闹了,发生这种事情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但眼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现在争吵一点意义都没有!”

  被他这么一吼,杜朦的眼睛里立刻就腾起了一层雾气,语气里也带了哭腔:“李英达,你也凶我?!”

  高个子男生李英达皱起眉头,语气稍微缓和下来,“杜朦,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而且最主要的是吵架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我们现在只能等待救援,没有水,也没有食物,也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既然你嗓子不舒服那你接下来就别说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