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准备归来

噩梦宝藏 +A -A

  张峰江和他的手下碰了一头一脸的钉子,又不好发作,只好憋了一肚子气的离开陈家。

  回去的路上,一名手下问道:“张主任,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

  “不算了又能怎么办?!”张峰江满心怒火,一脚踹在说话那人的腿上,骂道:“特么的,没想到陈家兄妹这次傍上了沧澜武院这棵大树,你要我能怎么办?!跟他们来硬的?!那个辛雅是沧澜武院的教习,五级骑士,你们谁能搞的定她?!”

  几个手下连忙把头摇的跟波浪鼓似的。

  这几个人都是张峰江的心腹,虽然也都是怒风武院里的职工,但却都是那种勤杂工。也就是没有什么多大的本事,干的全部都是那些琐碎的工作――比如打扫卫生、修理器械,或者给那些正牌教授们跑腿之类。

  这伙人基本上都是属于那种没什么本事的关系户,要不然也不至于跟张峰江走那么近,他们当中连一个三级战兵实力的都找不出来,哪敢跟一名觉醒境的骑士怼上?!

  其实他们来陈家的目的并不单纯,如果真的是想请陈器父母去怒风武院谈事,那么随便派个人过来通知一下就行了,哪里还需要带那么多人?

  张峰江的真正目的,是打算将陈器的父母骗出去“软禁”起来。

  因为他已经说服了高三的几名学生,许以重利,让他们服用“返骨剂”谎报年龄参加全郡大比,连同他们的档案资料都改好了,他们的家人也都嘱咐好了,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外校的人根本不可能察觉。

  但是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外校的人不知道,那自己学院的人呢?

  毕竟他这么做是奔着成绩去的,所以选的几名高三学生自然不能是水平差的,但也不能太过出挑,不然一来人家自己不会愿意,二来太过出挑的学生大都颇有名气,很容易露馅。

  他选择的这几名学生,都是在高三年级里排名200名左右,性子又沉闷,交际圈子狭小的那种,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防止他们被人认出。

  但是,他却想到了陈器!

  外校的人自然不会认识这几个学生,到时候大不了对外面说这是怒风武院的秘密武器,但是作为本校的学生,而且曾经是第一首席的陈器哪里会不知道怒风武院的底细?!

  到时候,一旦陈器去全郡大比上吼上一嗓子,那怒风武院就完了!

  所以当务之急,是必须要让陈器闭嘴!

  但是,他们找不到陈器在哪,于是就只好找上陈器家,想从他父母身上下手。

  “软禁”肯定是最迫不得已的最后手段,但如果能够通过利诱就把事情解决,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为此,张峰江已经打算妥协,只要陈器放弃去全郡大比上捣乱,他这次是真心实意愿意把开除陈器的通知给撤回来的,甚至连之前他的待遇,都愿意再还给他――毕竟这点开销对于怒风武院来说算的了什么?更何况还不需要他自己掏这笔钱!

  但是这个世界上偏偏是没有后悔药的。

  现在陈家兄妹在沧澜武院那里挂上了号,这让张峰江原本计划的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不敢拿出来用,毕竟他很清楚他做的这事在学院里有很多教授是反对的,只不过全靠着院长才把这些反对的声音给压了下去,但是他根本无法调动学院里强大的武力支援。所以他对辛雅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不要说面对辛雅背后那个康州第一武院――沧澜武院了。

  “回去!我们再想办法!”张峰江恨恨的吐了口唾沫,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悔意。

  早知今日,他当初去招惹陈器干嘛?!

  ********************************

  陈清妍这边正在搬家,得知消息的慕家姐妹主动的派人过来帮忙。

  尤其是慕晴晴,在得知今天有人想要把陈清妍给掳走时,吓了一大跳,亲自赶了过来,强烈要求陈清妍暂时住到她们家里,反正她们家地方大而且又方便,空下来的房子很多,只要收拾点衣物之类的就可以直接入住了。

  陈清妍同意了她的提议,反倒是让慕晴晴吓了一跳,因为在她的印象当中陈清妍是个自主而且很有原则的人,她一贯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东西哪怕是好意。

  不过反应过来以后慕晴晴就激动的去忙活了。

  一旁的辛雅微笑点头,在场中人最能了解陈清妍的也就是她了,因为她俩从小的生活环境都是极为相似,以致于养成的一些思维方式也很接近。

  辛雅知道,陈清妍一般不接受别人的好意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因为她害怕她还不起,哪怕慕晴晴并不需要她还。

  毕竟再天资卓绝,她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从小的生长环境又比较艰苦,养成了她微小谨慎的性格――但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好事,辛雅就深有体会,因为修行需要很多的资源,如果一味的去节省,对于自身的成长其实是不利的。而且,适当的欠一些钱和人情的话,对于自己反而会起到一种激励的作用。

  不过陈清妍自己却没有想的那么远,她只是觉得这个家已经有些不安全了。天大地大,安全最大,以往她不愿意和自己的闺蜜开口,一来是因为自尊,二来她觉得她的生活也的确过得去。可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她自己的事情,而是关系到全家的安全,在这方面她绝对不会矫情。

  而且,她刚刚和辛雅私下交流了几句,都觉得张峰江这一次前来,总给人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感觉!

  一个觉醒境的神秘黑衣人,还有不安好心的怒风武院,这已经远远超出了陈清妍能够解决的范畴,而慕家是阳川城的豪族,在那里安全性是能够得到保证的,所以就算慕晴晴自己不说,她也会向慕晴晴请求的。

  陈家父母虽然觉得这样搬家太麻烦了,麻烦自己也麻烦别人,但见女儿说的郑重,也就同意了。

  当然,也只是暂时搬家而已,带上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品就行,又不是说要卖房子,所以倒也费不了太大的功夫。

  离开家之前,陈清妍在屋里给陈器留了张纸条,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上面写了他们搬去的新地方,她相信陈器回来以后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家报平安,到时候一定会看到。

  “臭哥哥,希望你回来时给我一个惊喜……我话都放出去了啊!”

  **************************************

  “我需要一把刀!”

  在梦境山谷里,陈器对梦白说。

  梦白吃惊的看着他:“你还需要什么刀?!有什么刀能比得上刀姐?!还是说,你已经把刀姐玩腻了?!”,手里的藏锋刀也是传来一阵郁闷撒娇的情绪,然后又对着梦白一阵比划。

  陈器瞪了他一眼:“就是因为藏锋太好了,所以我总不能一直都依赖她吧?我需要一把普通一些的刀,最好是和藏锋长的一模一样,无论是外形还是重量手感都差不多的,这样我在一些公众场合的时候可以用这把普通的刀,不至于把藏锋给暴露出来。不然的话,你觉得我现在的实力能够守住藏锋这把宝刀吗?”

  梦白想了想,赞同道:“你这个考虑也很周全,不过这件事情我帮不了你,你直接找刀姐不就好了?”

  “藏锋?!”

  “嗯哼。你之前不是说,刀姐吃了你两箱子精炼矿石吗?那些矿石当中的精华其实都在刀姐的身体里藏着呢,你回到现实以后直接让她给你复制一把一模一样的普通长刀不就行了。”

  “这样也可以?”

  “不然你以为?不过刀姐制作的这些武器虽然也算是精品,但却都只是凡品,而且你不可能把它们带进梦里。但在现实里用用也还是可以的。”

  “这样啊,那藏锋,出去以后就拜托你了。”

  藏锋刀上传来的情绪显得兴致不高,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梦白,我还有几颗魔晶?”

  “还有个屁,都用完了!”

  “这就用完了?!”陈器狐疑的看着他:“不会是你私吞了吧?!”

  “我跟你拼了!”梦白张牙舞爪,但看到陈器把藏锋刀举起来以后立刻就怂了,翻着白眼道:“你一共就只有六颗魔晶,编织两个梦境就用掉了两颗。然后这四天一天一颗,我看你都昏了头了!”

  陈器讪讪的抓了抓头发,他的确是有些昏了头了。

  虽说现实中只有四天时间,但是在梦境里他已经度过了两年。

  而且这两年当中,他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练习基础的刀法,都已经练的麻木了。

  梦境当中的人不需要再睡眠,也没有体力损耗,所以除非是自己受不了了,否则就可以一直练下去。也就是说陈器在梦境当中两年时间,大部分都是在练功,光是这个效率就不是现实中能够比拟的。

  除了基础刀法以外,还有他在彭贵的梦境中学到的幻身掌,以及其他一些看起来还不错的武学,他也都多少涉猎了一些。

  所以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但陈器的刀法,以及他的武学修为已经比起之前要高出了一个巨大的层次。

  历练到这个份上,陈器已经非常满意了。

  可以说这一次外出历练的收获,已经比他之前预想的要高出了几十上百倍!

  那么,也是时候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