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亲,请注意签收哦

噩梦宝藏 +A -A

  黑衣人心中叫苦,这个瘸了一条腿的觉醒境强者,不是彭贵又是谁?

  之所以对陈清妍动手,是因为彭旭东命在旦夕,他们又找不到陈器,而陈器有个妹妹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只需要稍微调查一下就能知道。而一看到陈清妍的影像,彭旭东就大叫着让彭贵把她抓来,一是用来要挟陈器,二来,陈清妍绝对是个美人胚子,彭旭东想要把对陈器的怨愤都发泄到她的身上。

  彭贵虽然觉得这样做有违道义,但他心里其实也没多少道义,而且陈器对他也有断手之恨,彼此已经是不共戴天,说白了其实大家也没什么道义好讲。

  但他哪能想到竟然踢到了一块铁板?!

  陈清妍身边不仅有一名觉醒境的骑士,而且听她的口气,她竟然还是来自于沧澜武院?!

  沧澜武院的大名谁不知道,现在彭贵已经不想着抓陈清妍的事情了,反而要想想自己被抓住的后果。

  一旦他被辛雅擒获,整件事情就会败露,沧澜武院的压力远不是一个已经衰败的彭家可以抗衡的,而且以彭旭东现在的状态,甚至不用沧澜武院动手,只要自己离开他,他就必死无疑!

  所以现在彭贵只想跑,跑的越远越好!

  但他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加上他的脚又行动不便,想要逃跑谈何容易。他毕竟也是老江湖了,经验丰富,当年那么凶险的追杀他都逃过一劫,他知道自己现在断然不能露怯,所以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摆开一副以命搏命的架势和辛雅战斗,他确信辛雅不会跟他以伤换伤的拼命。

  果然,辛雅的攻势就没有那么强烈了,毕竟在她看来,这个黑衣人实力不如她,被拿下是迟早的事,没必要殊死相搏。

  但这样一来,彭贵就有了机会。

  两人闪电般的相互过招,你来我往,突然,辛雅卖了个破绽,黑衣人经验丰富,立时便是右手一拳打出。

  辛雅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改拳为扣,瞬间扣住了黑衣人的右手!

  但是扣住对方的一瞬间,辛雅脸上的表情凝滞了。

  因为以她的实力,这么一触之下就发现,对方右手皮手套下的触感又冷又硬,全无半点人类肌肉的触感,顿时心中叫糟,大叫中计!

  彭贵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身形往后一退,右手竟然自己从手腕脱落。

  那赫然是一柄假肢!

  原来当日在山林当中,彭贵被陈器以藏锋刀偷袭斩下右手以后,回来就给自己装了个假肢,而且这个假肢上还装有机关。

  彭贵等的一直就是这个机会,他倒退之时,同时以精神力激发了假肢上的机关。

  “砰!”

  假肢爆炸开来,其中喷出了无数的黑色毒烟。

  幸好辛雅反应极快,心念一动,一道青色的光芒就出现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光幕,将毒烟隔绝在外,同时身形飞速后撤,这才没有被暗算到。

  可是如此一来,彭贵就借着她这么一退的功夫,一个翻身越过旁边的矮墙,几个起落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当中。

  辛雅追之不及,郁闷的在地上狠狠跺了一脚,骂道:“老狐狸!别让我逮到你!”

  陈清妍连忙迎上来,道:“辛姐,你没受伤吧?”

  “哈?”辛雅笑道:“就他那点道行想要伤到我还早呢,反倒是你,清妍,你没事吧?还有他为什么要抓你?”

  “我也不知道。”陈清妍摇头,又想了想,才道:“刚才他的话里提到了我哥哥,我怀疑可能与我哥哥有关。”

  “是你哥哥的仇家?”

  “或许吧。但我哥怎么会招惹到一名觉醒境的强者?”

  “强者?”辛雅嗤笑一声:“或许十几二十年前他可以当得起这个词,但现在绝对算不上。我刚才跟他交手的时候发现他体内沉疴极重,应该是积年老伤,以致于他的身体退化的很严重。但以身体素质而言,或许他现在连七八级的战兵都比不上。但他的境界没退,有战魂附体的情况下,战兵应该还是很难战胜他的。但同样,他遇到骑士也就是一个死,哪怕是刚觉醒的骑士,他基本上也没有赢的可能。”

  陈清妍皱眉道:“我哥怎么会惹上这样一个仇家?”

  “等下,清妍,”辛雅突然道:“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你哥的仇家,那你接下来就很不安全了。他可以对你出手一次,自然也会对你出手第二次。而且,当他发现他无法奈何你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对付你的父母……”

  陈清妍娇躯一震,辛雅说的事情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她连忙往家里跑去,刚到家门口那条街,就远远的看到几个人簇拥着自己的父母刚从门口走出来,从这几个人走路的姿态上来看,显然她的父母是被夹在其中,有挟持嫌疑的。

  陈清妍吓坏了,大喊一声:“辛雅姐!”

  辛雅一个闪身冲了上去,二话不说抬手便是两拳一脚,将陈父陈母身边的几名彪形大汉打飞,再反手一抓抓向其中一个看上去就像是领头的谢顶中年人,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

  “辛,辛教习,是我!”中年人叫了起来:“是我,张峰江!怒风武院的张峰江,千万别动手啊!”

  辛雅一愣,这才认出这个谢顶中年人竟然是怒风武院的张主任,她缓缓的松开了手,但却还没有放松警惕,道:“张主任,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看看两边的张主任带来的人,面色冷了下来,声音也发冷:“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张主任讪讪一笑,这时陈清妍也冲了过来,扑到父母那里,道:“爸、妈,你们没事吧?这是怎么回事?”

  陈清妍的父母,是一对看上去很普通的中年夫妇――而且他们也确实很普通,父亲陈生福是一名花匠,母亲陈有容是一个裁缝,都是阳川城中再普通不过的小人物。

  但就是这样一对看上去貌不惊人,一点都不起眼的小人物,竟然生养出陈器、陈清妍这一对资质堪称妖孽的兄妹,这让很多人都啧啧称奇。

  陈母陈有容抱住陈清妍,拍了拍她,笑道:“怎么了清妍?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怒风武院招生办的张主任,以前来过咱们家的。他这次来是请我和你爸去怒风武院,跟院长谈谈你哥的事。”

  “我哥的事?”

  “是啊,”陈父道:“张主任说可以让怒风武院撤销对你哥的开除,但你哥人不在,只好请我们去谈。”

  “撤销开除?”陈清妍冷笑一声,道:“爸,妈。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哥之所以被怒风武院开除,就是因为这位张主任要我哥签一份合同,但是我哥不同意。”

  “什么合同?”

  陈清妍看向脸色尴尬的张峰江,道:“一份卖妹妹的合同。张主任说只要我哥能保证让我在中考后加入怒风武院,他们就会恢复我哥在学校的一切待遇。我哥不同意,他们就把他给开除了!”

  这件事情别说陈家父母不知道,就连陈清妍也是下午的时候刚听慕芊芊说起。

  得知这件事情的陈清妍无比的愤怒,怒风武院之前单方面撕毁合同,然后又拿着恢复之前合同的条件作为要挟,要挟陈器说服自己妹妹加入怒风武院。

  这事干的只能用无耻龌龊来形容!

  陈清妍冷笑道:“张主任是吧?我想我们家和你们怒风武院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你请回吧。”

  “不错,”辛雅这时候也在一旁道:“陈清妍同学已经与我们沧澜武院达成了协议,她将会在中考以后加入我们沧澜武院。张主任,你也别怪我跟你抢人,在我看来,清妍的天资如果加入你们怒风武院的话,实在是太过浪费了。你别怪我说话直,但我还是觉得,在整个康州境内,像清妍这样的天才也只有我们沧澜武院才能给她最好的培养和教育。”

  张峰江脸色铁青,而陈家父母则惊喜若狂,陈母抱着陈清妍惊喜的道:“清妍,你被沧澜武院录取了?!”

  其实陈清妍和辛雅只是达成了意向而没有签合同,但是她知道辛雅这样说是在给自己长脸,于是故作谦逊的道:“还是要去测试一下才行。”

  张峰江脸色变幻数次,才挤出笑脸道:“那真是要恭喜陈清妍同学了,不过你们都误会了。其实我们学院和陈器同学之间也只是发生了一些小误会,说开了也就没什么了。但陈器同学年轻气盛的,他不跟我们沟通的机会啊,所以这种事情还是要和家长讨论一下。我想你们也不会想看着陈器同学就这么中途辍学吧?”

  陈家父母脸上露出了纠结之色,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

  但陈清妍却抢先开口道:“这个也不劳你们操心,我哥要是愿意,会和我一起去沧澜武院。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情。”

  “全郡大比的时候,我哥一定会给你们怒风武院一个大惊喜的。”

  “亲,请注意签收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