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骑士之战

噩梦宝藏 +A -A

  不提陈器在山中梦境里苦修。

  此时阳川城内,陈清妍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之前已经和辛雅达成了初步的意向,只要家人不反对,那她就和辛雅一起走一趟保康城,去沧澜武院进行入学测试。

  不过陈清妍也想不到家人会有什么反对的理由,而且辛雅也说了,只要她在测试中将自己的最大实力发挥出来,以她的资质,绝对会有许多商会主动找上门来为她提供贷款,不光量大,而且无息!

  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强者想要赚钱实在是太简单了。

  就以一百个金币而言,那是普通人家半辈子的收入,但是对于一名觉醒境的骑士而言,花一趟功夫到山林里,宰上一头三阶凶兽就不止这个数了。

  所以对于很多商会来说,他们非常乐意给那些天资出众,但家境贫寒的学生提供贷款,而且大方的还可以免除所有的利息――不是这些商会钱多了烧的,而是相对于那点利息而言,他们更看重的是人情上的投资。毕竟对方只要接受了这笔无息贷款,那这个人情也就随之欠了下来,当他日后觉醒成功,晋级骑士乃至于更高的等级时,这些之前投资的商会一旦有事需要他帮忙,只要不过份,那他总不好直接拒绝吧?

  要是将机会把握好的话,一名觉醒境骑士随便出一次手,其价值抵得上那点利息的百倍千倍!

  早在大灾变前的文献之中,就有奇货可居这个词,现在早已被敏锐的商人们用的出神入化。

  这本就是双方互惠互利的事情,所以陈清妍对于贷款也没有什么排斥,她现在唯一担心的还是陈器,虽然慕芊芊已经告诉她,陈器的怪病好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哥哥现在正在野外的山林当中冒险,陈清妍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心。

  陈器天赋再高,但限于年龄,战力有限,野外又是那么的危险,别说一个新人了,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资深冒险者团队都不敢保证自己就能全身而退,更不要说陈器还只有一个人,而且他那点的野外经验也都是纸上谈兵。

  这让陈清妍如何不担心?

  不过担心归担心,眼看着快到家了,陈清妍还是努力的让自己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因为她不想父母和自己一样为陈器担心受怕。

  眼看穿过这条胡同就要到家了,可就在这时,陈清妍突然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危机!

  然后她就感到背后一凉,有风声响起!

  来不及思索,陈清妍连忙使出在学院里学的游云步,瞬间向前冲出一大段距离。

  身后响起了“咦”的一声,一个刻意压着嗓子的沙哑声音赞道:“反应很快嘛!”

  陈清妍转过身来,发现身后她刚才的位置,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这黑衣人的右腿似乎有些残疾,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色的皮衣当中,手上戴着手套,头上也戴着头套,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看不出他的面貌年纪,只是看身形应该是一名成年男子。

  “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看了看自己戴着手套的左手,赞叹道:“陈达州夫妇不过都是普通人,怎么会生出这样一对妖孽的儿女?你这般年纪能够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躲开我的一抓,足以自豪了。”

  陈清妍皱起眉头,和她哥哥陈器不同,她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而且脾气也比陈器好的多。

  黑衣人道:“小姑娘,我劝你别挣扎了,乖乖跟我回去,这样的话你能少受一些苦头。但如果你不听话的话,你的家就在这附近吧?小心连累到你的父母。”

  陈清妍脾气虽好,但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大怒,“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要以为你蒙着面就可以无视联邦律法了。只要我大喊一声,惊动附近巡逻的执法部人员,到时候你想跑都跑不了!”

  “律法?!”黑衣人嘲弄的一笑,身形一晃,数米的距离竟然转瞬既至,他伸手一抓,抓向陈清妍,口中冷笑:“联邦的无头悬案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件!”

  他这一抓迅猛无比,陈清妍的天资虽然让辛雅都为之赞叹,想方设法要拉她去沧澜武院,但是碍于年纪太小,她如今的身体素质也不过就是一级战兵的水平,如何能是眼前这黑衣人的对手?

  不过陈清妍也知道两人的差距,根本不敢与对方过招,使出游云步就要逃跑。

  黑衣人似乎也不着急,仿佛是抱着一种猫捉老鼠的心态,压根就没有发力,任由陈清妍逃跑,但是无论她往哪个方向逃去,黑衣人虽然瘸了一条腿,但却总能够在下一秒提前堵在她的面前。

  陈清妍心中绝望,实力差距太大,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黑衣人有些得意的道:“小姑娘,玩够了吗?玩够了就跟我走吧!”

  陈清妍无比愤怒,“你到底是谁?你的实力不是无名之辈,竟然欺负我一个小女孩,就不怕被人耻笑吗?!”

  “没有人会耻笑我,因为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黑衣人又是一爪抓来,喝道:“别玩了,跟我走吧!”

  陈清妍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无法想象自己落入这样一个人手里会有什么后果。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娇叱,“混账东西,给我住手!”

  一道青光划破夜色,仿佛闪电一般冲了过来,距离两人十数米外便是一拳打出!

  这一拳,竟然化作了一道拳头状的光影冲了过来!

  黑衣人大惊,也顾不得去抓陈清妍,连忙对着那拳头光影一掌拍出,他的掌上,也爆发出了刺目的青光!

  “轰!”

  黑衣人连退数步,闷哼一声。

  而新来之人身形只是微微一晃,微微调整一下便恢复了正常,抢上一步,将陈清妍揽在了自己身后。

  这时候陈清妍才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惊喜万分,“辛雅姐?!”

  来人正是沧澜武院的骑士教习辛雅!

  辛雅将她挡在身后,道:“清妍,先去一边,姐给你出气!”,她看向那黑衣人,冷笑道:“你也是觉醒了的骑士,欺负人家小姑娘算是怎么回事?你想玩?我陪你好好玩玩!”

  黑衣人眼中闪烁着不甘的光芒,刚才一次交手他已经试出了对方的深浅――五级骑士,大概与他巅峰时期的实力差不多。

  但问题是,现在的他实力大减,别说是五级,就算是一二级的骑士他都未必是对手。

  陈清妍哪来的这样强悍的靠山?!

  黑衣人可不敢陪她“玩”,眼神一闪,一个腾空跃起,就要逃跑。

  但辛雅哪里会让他就这么轻松的跑了?

  黑衣人刚跃到半空,辛雅一个闪身,竟然后发先至,挡在了他的面前,一拳打出,喝道:“下去吧!”

  黑衣人在空中不好变招,被这一拳轰到地上,就地一滚,竟然奔着陈清妍而去,显然是打算拿她做人质。

  但陈清妍是何等机灵,一般的小女孩或许会被这一幕吓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但她看到黑衣人落地望向自己的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展开游云步就跑。

  换做是之前,她的游云步在黑衣人眼中不过就是个笑话,充其量只能延缓不到一秒的时间。

  但是现在,一秒的时间却足以让辛雅赶上来支援了!

  别看辛雅是个年轻女子,但是一套拳法却使得分外硬朗,大开大阖,在战魂附体的状态下更是惊人,每一拳打出竟然都隐隐有风雷之声!

  黑衣人不敢与她硬碰,只好展开手段与她周旋,口中骂道:“风雷拳法?!你是沧澜武院的人?!”

  “你还有点见识!”辛雅躲开他诡异的一记变招,道:“你这是长歌战院的幻身掌?不对,幻身掌可没有这么毒辣,你是自己改的,还是有人教你的?”

  “哼!”

  “你哼个屁!改的似是而非乱七八糟,狠辣有余灵活不足――哦,我忘了,你的腿脚不好,看来应该是你自己改的。你这是陈年老伤了吧?难怪你实力大打折扣,要不是有战魂附体,只怕你连七八级的战兵都打不过!老小子,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敢动清妍?清妍是我要举荐到沧澜武院的种子学生,你对她出手就是对我们沧澜武院出手。老小子,你摊上大事了!”

  辛雅嘴上吐槽,但出手却是毫不留情,事实上这种言语也是一种攻击,所谓攻心为上就是这个道理。

  果然,黑衣人开始有些心浮气躁起来,出手越发的狠辣,但是却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圆润,不断的出现破绽。

  这时候辛雅要是愿意付出点代价,将这黑衣人拿下绝对不成问题,但这黑衣人显然也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知道自己实力不如对方,便是招招都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打法。

  他自己改良的幻身掌原本就是走了邪路,剑走偏锋,招式诡异狠辣,所以他这样拼起命来,便是辛雅的实力高过他许多,却也不敢太过拿大。

  不过辛雅也是不急,因为她很清楚,支持着这个黑衣人的就是一口气。

  等到这口气泄了下来,他就完蛋了!

  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对沧澜武院的预备学生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