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幻身掌

噩梦宝藏 +A -A

  当彭贵不在家的时候,彭旭东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打开了家族的密室,发现了幻梦令,然后如得至宝,欣喜的无以复加。

  但是他上哪弄到自己的血液呢?

  梦境中的彭旭东自己给了解释――原来,那个时候陈器修行刻苦,哪怕是寒假也经常前往学校的练功房和静室里努力练习。于是彭旭东就买通了一位教习,让他和陈器实战切磋,也不求把陈器怎么样,只要让他出点血就行。

  陈器隐约记得的确是有这么回事,他在实战切磋中受伤流点血实在是再正常不过,那名教习也只是以为彭旭东是小孩子脾气,也乐的顺水推舟,所以谁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而且彭旭东在这关键时刻竟然很沉得住气,在得到了陈器的血液以后他生怕陈器怀疑,硬生生的等到了开学之后才发动了梦境诅咒。

  不过他诅咒的手段比起他老子要差多了,也就挖空心思构建了一只独角鬼,实在是没什么技术含量。

  彭贵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诅咒也已经下了,他虽然又惊又怒,但是也没有其他的法子,好在他记得彭同邡的说法,一开始使用玉牌诅咒他人的时候,自己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反噬。所以彭贵能做的也就是将玉牌收回来,并且督促彭旭东加强精神修行,不让他沉醉在梦境当中。

  就这样,接下来一段时间,彭旭东的心情是越来越好,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陈器被噩梦诅咒倒了大霉,彭旭东心情大好,连带着他的精神平稳度都提升了十好几点――看的陈器咬牙切齿,恨不得这就回去把这厮暴揍一顿!

  不过陈器很快就笑了。

  因为剧情推进的很快,终于有一天,彭旭东很晚的时候才醉醺醺的回家,得意的告诉彭贵他已经成为了怒风武院的男生首席,而且陈器也被关进了小黑屋。

  可是就在当天夜里,彭贵突然听到彭旭东的屋里传来了一声惨叫,等他急忙赶过去的时候,发现彭旭东脸色苍白,死死的捂着心口,被子上有一滩刺目的血渍。彭超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彭旭东一脸的迷茫,说自己睡的好好的,可是突然心脏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惊醒后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然后就是一阵慌乱,彭贵派人连夜请了医生过来,只是诊察出彭旭东的心脉受损,但是病因却找不出来。

  第二天彭旭东就请假了,说是练功时不小心出了点岔子。

  但是彭贵的第六感却告诉他,彭旭东这次莫名吐血,说不定与那块神秘的玉牌有关!

  于是接下来,彭贵就翻阅彭家祖上留下来的资料,包括日记、随笔之类,想要找寻与这块玉牌有关的线索。终于,经过了将近一天的查找,彭贵在一本有上百年历史的笔记中找到了一些线索。

  这本笔记是彭旭东的高曾祖父,也就是当年一手将彭家打造成豪门的彭超所留,而这枚玉牌,正是彭超当年拼死带回来的!

  日记当中并没有写任何关于玉牌的事情,但是在日记的最后几页,彭超却突然写了许多关于诅咒的内容,其中就包括了诅咒的命门与反噬,其中记载的一些反噬的症状,与彭旭东眼下的状态极为相似。

  看到这些记载,彭贵立刻开始怀疑陈器是不是破解了这个梦境的诅咒,而且从笔记上的内容来看,彭旭东眼下的情况,还仅仅只是初步的反噬,也就是说陈器应该只是找到了破解诅咒的线索,但却还没有彻底的将玉牌的梦境诅咒破解,所以反噬的程度也不高。但是一旦他彻底将梦境破解,那么强大的反噬之力很可能会直接要了施咒者的性命!

  彭贵连忙派人去怒风武院打探陈器的消息,却没想到那边传来消息说,陈器已经被学院开除了!

  人都走了,而且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下彭贵彻底慌了,连忙找来城中一些消息灵通的“老鼠”,让他们务必找到陈器的下落。

  可是接下来半个月时间过去,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一直到半个月后,突然有一天,一个光头过来报信,说陈器出现在了城门口,他一个兄弟已经在追踪了……

  后面发生的事情,基本上就是陈器亲身经历的了。

  梦境的最后一幕,就是陈器将彭贵的右手斩断的那一幕,再往后就是一片黑暗。

  陈器从这个漫长的梦境中醒来,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他这次总算是知道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了。

  不过这会儿他却看到一旁的梦白眼圈红红的,好像是哭过了,奇道:“你这是什么情况?!”

  梦白抽着鼻子:“你不觉得这个彭贵很感人吗?”

  “感人?!”陈器差点咬了舌头,他一点都没看出这个想要把自己抓回去,然后严刑拷打问出自己是如何破解这个梦境诅咒,对自己充满了恶意的走狗有什么地方感人。

  “你想想啊?为了自己的初恋,放下一切,为初恋讨回公道并且报仇,这是何等的英勇,何等的无畏?何等的……”

  “脑残!”陈器板着脸接过话头。

  梦白不高兴了:“你怎么能这样说?!”

  “难道不是吗?!要是我的话,真遇到了我喜欢的女孩子那就去追,谁敢跟我抢女人老子就揍他!一次不够揍两次,两次不够就揍八次!还是不识数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找个夜黑风高的日子给他一闷棍,敲晕以后扔树林里面去,就问他还敢不敢?!要是嘴硬再打一顿,打完了引过来几头凶兽,然后问题就解决了……”

  梦白目瞪口呆看着陈器,指着他半晌才道:“你,你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陈器拍了拍他的肩膀:“骚年!你知道追女孩子的三要素吗?一、坚持,二、不要脸,三、坚持不要脸!”

  梦白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陈器是在满嘴放炮,啐了一口骂道:“听你瞎�瑟,你谈过恋爱没有啊?!搞的跟情圣似的!”

  “那也比你强!”陈器毒舌开启:“起码我还有恋爱可谈,你呢?!”

  梦白蹲到一边画圈圈去了……

  懒得理会梦白这个脑残,陈器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经历的梦境,然后踏出一步,同时拍出一掌,这一掌的劲力还未落到实处,他脚下步伐一变,向侧方踏出,同时又是一掌拍了出去。

  连踏五步,连出五掌。

  第六步的时候,陈器出现了失误,脚步有些踉跄,身形也停了下来。

  但陈器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赞道:“好一套B级武学幻身掌!这块魔晶出的值!”

  这套掌法连同步法,赫然就是梦境之中的彭贵在长歌战院里学到的B级武学――幻身掌。

  幻影随行,身法如电。

  好一套幻身掌,好一套B级的武学!

  梦境之中,这套幻身掌并不是彭贵修习的唯一一套武学,但却是他最下苦功的一套武学!

  他被王家人追杀时,就是靠了这一套幻身掌杀出的重围,那个时候他已经达到“一幻五身”的程度――这就是幻身掌的精妙之处,精通以后,就可以以极高的速度和诡异的步伐拉出重重幻影,干扰对方。传说这套幻身掌的最高境界是一幻九身,也就是同时出现九个自己,其中只有一个是真的,但那是传说中的大成境界。彭贵当时能够一幻五身,已经是很了不得的水准了。

  但可惜的是,经历那一次重伤之后,彭贵瘸了一条右腿,以致于“幻身掌”的水准大大降低。

  毕竟这套武学听起来是掌法,但实际上其中的身法占了一大半的比重,瘸了一条腿的彭贵别说是“一幻五身”,便是“一幻三身”都做不到了。

  所以后来很多年中,彭贵一有空闲就开始推演改良这套“幻身掌”,让这套武学可以适应他现在的身体。

  经过接下来很多年不断的摸索和改进,彭贵终于改良出一套新的掌法,他称之为“新幻身掌”。这套新幻身掌比起原版来说,飘逸若了七成,但狠辣却多了十成!

  这套新幻身掌中,柔和了擒拿、截脉、鹰爪等种种手上武学的特点,招式诡异、狠辣,虽然不是学院派推崇的堂皇正道,但却也算是另辟蹊径,让人眼前一亮。

  梦境当中,当彭贵还叫做赵景涛的时候,就钻研这套幻身掌多年,关于这套武学的招式、步法、发力心得,陈器看的一清二楚,就好像是有人手把手的在自己面前教了无数遍一样!

  陈器深知自己现在的身法是极大的弱项,以致于他在面对强敌时的进攻手段太过单一,完全就是正面硬刚,要是遇到藏锋七式奈何不了的对手,他甚至连跑都跑不了。

  如果能够将这套幻身掌的身法和藏锋七式结合起来……

  一幻九身,九刀齐下,八虚一实……

  啧啧!

  反倒是彭贵后来新创的那套“新幻身掌”,陈器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肯定还是要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其中的破绽。

  毕竟陈器觉得自己是不可能等到觉醒以后,再去找彭家的麻烦的。

  而且他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完全可以确信,等到他回城露面以后,就算他不去找彭家的麻烦,彭贵都会来找他的!

  所以现在多增强一分实力,将来就是多一分的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