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彭贵的一生(下)

噩梦宝藏 +A -A

  彭贵很喜欢彭旭东。

  因为他之前的重伤,他失去了男人的能力,所以没有孩子的彭贵对彭旭东视为己出。彭同邡也很乐于看到这一幕,想让彭旭东认彭贵做义父,但被彭贵拒绝了。

  就这样几年以后,彭家的生意上了正规,但是彭贵却发现,彭同邡的行为有些诡异起来。

  他开始变得嗜睡、狂躁,性情大变,每天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躺在床上,不为别的,就是要睡觉!

  甚至,他还服用了大量镇定安神的药物,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睡着。

  这种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彭贵的注意,他找彭同邡谈过话,但是已经性情大变的彭同邡与之前全然不同,两人闹的不欢而散。

  但就算如此,彭贵也没有离开彭家,而是悉心打理着彭家的生意,以及照顾年幼的彭旭东。

  就这样,时间慢慢过去,大概半年以后,有一天,彭同邡突然把彭贵叫到了床前。

  彭贵这个时候才发现,此时的彭同邡已经虚弱到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

  原来,彭同邡为了让自己睡着,服用了大量的安定镇神的药物,像这一类的药物少有没有副作用的,而且彭同邡本身还是觉醒境,精神足够的强大,想要入睡就必须加大药物的剂量,更不要说任何药物都具有一定的耐药性,吃的越多效果越差。

  长时间服用这些药物,彭同邡的身体已经被摧残的不成样子,可以说现在他离死也就只差一步了,或许是回光返照,这时候的彭同邡突然醒悟了过来,连忙把彭贵召来,跟他嘱咐自己的身后事。

  彭同邡拿出一枚白色的玉牌,告诉彭贵,这枚玉牌是他曾祖父一次偶然的机遇得来的,是一件无法揣测的神物!

  只要将仇人的血液滴上去,再消耗一块三阶的魔晶,就可以操纵玉牌,给敌人制造梦境。

  这个梦境可以是美梦,也可以是噩梦,但是一旦确定梦境的内容,那就不能修改,这个梦境就会自动找上被滴上血液的那个人,纠缠他,一开始或许只是几天一次,但越是往后,梦境就越是频繁,直到对方一旦入睡就会做梦的程度。

  而且,彭同邡的父亲在遗书中记载,他专门试验过,梦境之中被诅咒的人是没有自主行动力的,只能像是牵线木偶一样被操控着。更重要的是,他在梦境当中受到的伤害是一种神魂上的伤害,而不是简单的梦醒以后就可以没事了的!

  这就是一种慢刀子杀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种梦境的诅咒只可以对不比自己精神境界高的人使用,比如说觉醒境可以诅咒入门期和同是觉醒境的对手,但是对于更高一级的脱胎境是无效的。

  但若是如此,彭同邡的父亲也通过这种手段咒杀了好几名当时彭家的竞争对手,帮助彭家度过了最风雨飘摇的时段。

  彭同邡发现这块玉牌时,那时候彭家的处境也不是很妙,好几个对手虎视眈眈,所以在压力之下,他顾不得遗书上的提醒,动用了这块神秘的玉牌。

  不过他比较聪明,因为他的父亲当年就以玉牌咒杀过一些人,他如今再用的话,难免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所以他编织的梦境不是恐怖的噩梦,而是温柔的绮梦。

  被他诅咒的那几个对手,就在这温柔的绮梦当中,胡天胡地,最终一泻千里,死在了床上。

  因为这种死法实在是太过丢人,所以被咒杀的那几人的家里,也一致的将他们的死因掩盖了下去。

  听到这里彭贵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几年前的几个对手突然死于非命,原来是这个原因!

  彭同邡记得父亲遗书当中的交待,在彭家度过了那段危难期以后,就将玉牌收了起来不再使用,但是却已经晚了。

  接下来他睡觉时,也会经常做梦,而且是想做什么梦,就做什么梦!

  在梦中,他可以成为高高在上的联邦总统,将彭家打造成万年的传世家族,他可以拥有无尽的财富,享尽天下的美人,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

  就这样,彭同邡沉迷在了梦境当中。

  他开始期盼做梦,一开始的时候他也只是期盼夜晚早点来到,到了后来就发展到白天他都不愿意下床。

  什么修行,什么打理家族的生意,这些现实当中的烦躁事情太多,哪有梦里舒服?

  只要一闭眼,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是何等快活的生活?!

  可是,人一天的睡眠时间再长也是有限的,尤其是精神修为越高的强者,一天需要的睡眠时间本来就少。

  为了能够让自己进入美梦当中,他开始服用各种麻痹精神的催睡药物,一开始只是一点点,越到后来服用的量就越大……

  现实中的事情,他已经完全不去管了。

  直到他的身体被药物彻底的摧毁,彭同邡才猛然惊觉,这不就是父亲遗书当中所描述的反噬吗?!

  但是这种反噬,却竟然是如此的“温柔”,就好像是一个美丽的陷阱,让人不自觉的就沉迷在其中!

  但是这个时候他后悔都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剩下的不多了。

  所以彭同邡连忙召来彭贵,把整件事情都告诉他,然后祈求这位老伙伴的原谅,并且将这枚神秘的玉牌交给他保管,叮嘱他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能拿出来!

  交待完这一切,彭同邡很快就去世了,他死的很安详,也很不甘。

  彭贵谨记彭同邡的托付,将这么玉牌缩进了彭家的密室当中,开始悉心的打理彭家的生意,照顾彭旭东长大。

  他真的是个忠心耿耿的人,因为这时候彭旭东才刚刚记事,彭家里又没有其他能拿出手的人,只要彭贵愿意,他可以轻松的将彭家的产业变成是自己的。

  但是他没有这样做。

  不但他没做,他的亲生弟弟想要这样做时,都被他亲手打断了腿,然后将他们一家都赶出了阳川城,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忠心而且重承诺的人。

  然后,彭旭东一天天的长大,他的修行天赋也不错,于是彭贵就很细心的教他,彭旭东也是一路上顺风顺水的成长,最后考进了怒风武院。

  再然后……

  彭旭东就回来跟彭贵抱怨,说他们学校里有个家伙特别的讨厌,抢他首席,抢他风头,而且十分不给他面子!

  这个讨厌的家伙,叫做――陈器!

  彭贵一开始觉得无所谓,小孩子之间能有多大仇?

  而且他也派人去学校里打听过了,无非就是彭旭东一直傲气惯了,结果遇到一个比他还要出色的天才,于是心中不忿,屡屡挑事,但偏偏那个叫陈器的天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根本就不把彭旭东放在眼里。而且嘴毒心狠,彭旭东挑一次事就挨一顿,挑一次事就挨一顿……

  听到下人传来这些消息,彭贵反而笑了。

  因为他也发现了彭旭东的缺点,那就是从小到大太顺了,一点亏都没吃过,跟自己当年一样。

  这样可不好啊,当年的自己也是自视甚高,瞧不起别人,但是上了大学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的天才从来就不少,自己以前实在是一只井底之蛙。

  所以,彭贵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现在让彭旭东吃点苦头是件好事,那个陈器正好可以打磨一下他骄纵的性格。不然的话,阳川城毕竟是个小地方,彭旭东长大以后肯定是要出去见识一番的,要是出去以后还是这幅骄纵的性子,到时候说不定会吃大亏的。

  现在让他在另一个天才的手上吃点亏长点记性也挺好。

  但是,彭贵却小看了彭旭东的韧性,或者说是骄纵,他也同样小看了陈器。

  那个陈器虽然是平民家庭出生,但是他的傲气比彭旭东还要强,而且更是个眼里揉不进沙子,不能吃亏的主!

  一开始是彭旭东去挑衅陈器,然后被他拉到擂台上揍上一顿――这不算什么,毕竟陈器是占着理的。

  挨的多了,彭旭东自然也不敢那么放肆了,毕竟他也不傻,知道自己打不过陈器。

  可问题是这时候陈器却不放过他了!

  也不是陈器故意上门来挑事,而是彭旭东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虽然不像以前那样主动招惹陈器,但一旦有点事,他总想着在嘴上讨点便宜。

  要是一般人或许也就不跟他计较了,讨讨嘴上的便宜又不算是什么大事。

  但是陈器不一样,这家伙就是个铁公鸡,一点便宜不让占,嘴上的都不行!

  两人的矛盾就越来越深,得知这一情况的彭贵也觉得要管管了。

  于是,高二开学初的首席之争前,彭贵亲自到场,暗算了陈器一把,但却没想到不但没有成功,反而激起了陈器的怒火,在擂台上众目睽睽之下把彭旭东揍成了猪头。

  这事做的就过分了!

  但是彭贵也没什么办法,他之前出手暗算已经是坏了规矩,传出去的话彭家的名声也就完了,而且那时候的陈器是怒风武院的宝贝疙瘩,就算他想对陈器下手也找不到好机会。

  不过经过这件事以后,彭旭东倒是沉稳了许多,让彭贵很是安稳。

  一转眼到了寒假,彭贵也就把陈器的事情给抛在了脑后,尤其是开春那段时间,事情很忙,一点的生意都要他来安排,所以那段时间彭贵离开了彭家几天。

  可他万万没想到,等他回来以后,却发现彭家老宅的密室竟然被人打开了,里面的玉牌不翼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