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器灵梦白

噩梦宝藏 +A -A

  陈器恍然大悟。

  他想起藏锋刀有吸血的功能,之前他一刀将彭管家的右手齐腕斩断,想来那一瞬间,藏锋刀想必是吸了不少彭管家的血液,所以才能够在梦境之中较为完美的模拟出他的真实实力。

  那要是照这么说的话,只要能够获得一定量的对手的血液,那么就能在梦境之中与其交手。

  这是绝佳的了解对手,增强自己实战能力的好机会啊!

  尤其是他回城以后肯定要找彭旭东的麻烦,这时候在梦境中与彭管家多交几次手,这也是为日后做打算。

  但是……

  他注意到了白衣人刚才那句话――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量来支持梦境的运转。

  一种不好的感觉出现在陈器心头,他把这句话重复了一边后,沉声问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白衣人打了个哈哈:“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你应该是了解的。想要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

  “说人话!”

  “你真是不礼貌!”白衣人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道:“好吧好吧,无论是梦境的编织还是运转都是需要大量能量的,我又没办法提供,所以只能由你出,你那里有魔晶的嘛……”

  “什么?!”陈器吼了出来:“你偷了我的魔晶?!”,然后他马上就觉得不对,道:“怎么可能?你是梦境里的人,你怎么可能偷现实世界里的魔晶?”

  “这怎么能叫偷?”白衣人不满的道:“修行上的事,能叫偷吗?再说了,你把魔晶都放进锅里,我自然可以拿来用用。”

  他这么一说陈器一时间也觉得无言以对,只觉得此人脸皮极厚,绝非是自己之前猜想的某世外高人一类,反倒是他这种二皮脸的劲头,竟然让陈器心中产生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

  “好吧,你是谁?”

  这次轮到白衣人愣了一下,随即他也反应过来,郁闷的拍了下大腿,叹道:“哎,暴露了!”

  陈器呵呵一笑:“你之前装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还真的有些把我给唬住了,但显然你不是传我刀法的那位前辈高人,虽然你一直故作神秘,但你的言谈举止显然也不像是见过什么世面。”

  “你说的对,”白衣人苦笑了一下,然后,他的面孔如水波荡漾,然后露出了一张英俊的面孔,苦笑道:“我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和人面对面的说话,难免有些激动了。”

  顿了一下,白衣人道:“我是幻梦令的器灵,你可以叫我梦白。”

  “器灵?!”

  梦白对他翻了个白眼:“不要告诉我你连器灵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陈器连忙道:“我的意思是,藏锋也是有器灵的吗?还有如意……就是这口锅,但为什么你就好像是个真正存在的人一样?”

  梦白好像很高兴他的夸奖,得意的道:“那当然,因为我比那把破刀和破锅都要强嘛!”

  藏锋刀上立刻传来了不满的气息,竟然自己挣脱了陈器的掌握,朝着梦白就劈了过去!

  梦白吓了一跳,连忙就地一滚躲过了这一刀,连连告饶:“小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吗?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个暴脾气!哎呀,哎呀!别砍了,别砍了……姐,我错了!我错了!”

  藏锋刀这才放过他,回到陈器手里,传来骄傲得意的气息。

  陈器失笑,继而反应过来:“你叫它什么?姐?!你们器灵还分男女?”

  这下轮到梦白奇怪了,道:“天地有阴阳,万物分男女,我们器灵也是生命,为什么就不能有性别?”

  陈器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梦白挥了挥手,道:“你见识太少,我也不怪你。”

  嘿!

  陈器被气乐了,把藏锋刀放开,下一秒,梦白又惨叫着被浮在空中的黑刀一路追杀。

  “我错了我错了!”

  梦白连连惨叫,狼狈不堪,陈器这才放过他。

  “说说吧,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经过一番追杀后的梦白终于安分了许多,老老实实回答陈器的问题。

  不知道在多少年以前,有一位绝世的强者,先后打造了藏锋刀、如意锅和幻梦令等宝物,其中幻梦令诞生的时间最晚,所以打造幻梦令时的那位强者,无论是实力还是掌握的资源应该都是在最顶峰的阶段――这也就是为什么梦白会说,幻梦令比藏锋刀和如意锅都要高级的原因。

  但是创造它们的这位绝世强者到底是何身份,叫什么名字,梦白却不知道。

  用他的话来说,他的记忆力根本就没有关于原主人身份的信息,包括他的模样、实力、一生的经历等等,全部都没有,应该是被刻意的抹除了或者是被封印了。

  梦白只是猜测,当初那位强者打造幻梦令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在梦境中纪念一些人――这让陈器想到了他刚进这个山谷时看到的那些女子的幻象。

  但是后来,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打造幻梦令的那位强者,就再也没有进来过了。

  于是梦白只能在这个孤寂的空间中等啊等,也不知道就这样等了多少时日,终于,他迎来了自己的新主人。

  不对,这里用新主人这个词并不恰当,应该说是持有人,因为到目前为止,幻梦令经过了几十个人的手里,但是却没有人发现幻梦令的真正秘密,也没有人知道梦白的存在。

  就如梦白之前说的那样,所有人得到幻梦令以后所做的,都只不过是用来在梦境之中享受,抑或是用来以噩梦害人。

  这些人,最多只能说是幻梦令的临时持有者,而不能算是它的真正主人。

  “那照你的意思是说……”陈器想了想道:“我现在是幻梦令的新主人了?”

  “别逗了!”梦白直接翻了个白眼,道:“幻梦令都不在你手里,你凭什么当我的主人?!”,眼看陈器又把刀举起来,他连忙大叫道:“不过你的确已经通过了考验,你能见到我,说明你已经具备了成为幻梦令新一任主人的资格。但问题是,幻梦令不在你手里,你根本就无法调用幻梦令的全部功能。你现在之所以还可以留在这里,甚至还能使用造梦的功能,完全是因为我给你开了后门。但我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这还差不多!”陈器把藏锋刀收起来,然后皱眉道:“但像你说的,幻梦令在彭家人的手里,那里有一个觉醒境的强者,我不是对手啊,怎么抢回来?”

  “觉醒也能算是强者?”梦白嘀咕了一句,见陈器眉毛一扬,连忙赔笑道:“当然,你现在只是刚起步,人家境界比你高了一个大级,你不是对手也是正常的。不过只要你能给我提供足够的能量,我可以在梦境里让你更了解对方的底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就像刚才那样?一个劲的回放之前那场战斗?在战斗中寻找彭管家的破绽?”陈器皱眉道,境界差了一级,实力也差距太大,这已经不是单纯依靠招式可以弥补的,就算有藏锋刀之利,想要战胜这样一个对手,也绝不是短时间就能做到的。然后陈器又想到一个问题:“对了,你还没说呢,刚才那个梦境,消耗了我多少魔晶?”

  “不多,就一个三级魔晶。”

  “什么?!”陈器吼了出来:“一块三级魔晶价值一百金币,就这么回放了一场战斗就结束了?!”

  他气的掉头就走,骂道:“什么幻梦令,老子不要了!特么的根本就用不起啊!谁爱用谁用!”

  “哎,你别急,别急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梦白见陈器这是真生气了,连忙拉住他,哀求道:“你就可怜可怜我,我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岁月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没见刀姐的灵智已经退化到初始的状态了?那口破锅更是连声都不吱一下,就是因为这漫长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他们宁可把自己的灵智陷入漫长的沉睡,也不愿意在这无尽的时光当中煎熬下去。这么多年我们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新主人,你要是就这么走了,我们又要继续无聊的发疯了!”

  陈器停下脚步,回头看梦白,他的心中也有些震撼和同情,如果换做是他,别说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就是只有一年不让他和别人交流,他估计都会发疯。

  他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下来:“好吧,以后我会经常来和你聊聊天,那块什么幻梦令,等我实力足够了我也会抢回来的。但是这些梦境就算了,坦白说我就是个穷鬼,根本用不起。”

  “你听我说完啊!”梦白急道:“没你想的那么贵的,你别话都不听完就下结论啊!”

  “啊?!”

  “啊什么啊啊!”梦白没好气的道:“创造和体验梦境,都需要消耗能量,但你自己来想一想,不管是任何东西,造价能和使用价格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