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编织梦境

噩梦宝藏 +A -A

  在梦中随心所欲?

  听起来很诱惑。

  陈器想了想,道:“我要怎么做?”

  “想!”白衣人道:“这里是幻梦令内的空间,换言之你已经在梦里了,所以只要你想,就可以编制出一个属于你梦境。”

  “就这么简单?”

  “是不是简单,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陈器心头还是有些疑惑,但一来他的确想试试,二来,藏锋刀传来的感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神秘白衣人是可以相信的,而且对他也没有恶意。

  “那就试试吧!”

  陈器闭上眼睛,那白衣人却笑了一下,但没有说话。不过他不用说话,陈器也反应过来了,这里是梦境,五感全部都是精神模拟出来的,所以闭不闭眼,其实也不过就是个心理暗示罢了。

  “是我想做什么梦就做什么梦吗?”

  “梦境是潜意识的放大映射,反应的是你心底最深层的欲望和执念,如果你不能够很好的控制,那么你是做不到想梦什么就是什么的。”

  陈器问:“那我应该怎么做?”

  白衣人耸耸肩:“其实你只是尝试一下,为什么非要刻意去想着做什么梦呢?”

  陈器想了想这话也在理,于是就静下心来,不多时,眼前的场景就突然一变!

  他发现他站在一个万众瞩目的高台上,下方的人头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际,但是每个人都是一脸狂热的高声大喊他的名字。

  人群喊的是什么?

  陈器听清楚了,他们喊的是――武神!

  武神不是第一代总统华凌空吗?难道自己梦到的是自己成为了第一代联邦总统?

  不对,人群喊的名字还是陈器。

  他对着下方轻轻的挥了挥手,人群越发的疯狂了。

  陈器看到在自己的身后,父母和妹妹激动的望着自己,虽然泪流满面,但是脸上充满了骄傲。

  陈器知道,那是对自己的骄傲!

  兴致之下,陈器高高飞起,一拳打出,远处一座大山就变成了粉末,随手一举,海洋上腾起了无边的巨浪,再随手按下,巨浪消失无踪,海面上风平浪静。

  这就是拥有力量的感觉吗?!

  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人沉醉啊!

  这时,天际上裂开一个巨大的黑洞,好像是一张丑陋而又巨大的大嘴,从中涌现出了无数的怪物,有长着角和翅膀的,有八条腿的,还有脑袋像猪头的……

  陈器兴奋的冲了上去,一拳打扁一个,一脚踹飞一个……

  他每一次的出招,都会引来下方无数人的欢呼和尖叫。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喽�,轻轻松松三下五去二就解决完了,这时候山崩地动,一个小山一样巨大的怪物,好像是一陀巨大的鼻涕虫,长着无数触手,从裂缝当中缓缓的爬了出来,引来下方人群的一阵惊呼。

  看我的!

  陈器召唤出藏锋刀,一刀在手,就要上前将那头巨大的怪物斩成两段。

  但是就在这时,藏锋刀上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仿佛是清泉一般,让他燥热激动的情绪猛的被浇上了一盆冷水。

  陈器一个激灵,立时反应过来。

  他现在是在梦中,这么激动搞毛啊?!

  当发现自己在做梦以后,陈器之前的激动立刻消失无踪,他意兴阑珊的大喊一声:“我在做梦!”

  然后周遭的一切都化作白光消失,下一秒,周围的景色一变,他又回到了之前那座山谷当中。

  白衣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你出来了,感觉如何?”

  陈器想了一会,苦笑道:“很爽,那种感觉太容易让人沉迷了,如果不是有藏锋提醒我,说不定我就沉沦在其中了。”

  白衣人道:“你的梦境我看了,有的人心底最大的愿望是权力,有的是金钱,而你的愿望显然是最强大的力量。不过你梦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怪物,还有你在梦中的战斗方式实在是……”,白衣人斟酌了一下,道:“太没有想象力了!”

  “呃……”陈器被噎了一下,有些不服的道:“那是在梦里!”

  白衣人笑道:“你是这样认为的?那么,我再让你进一个梦看看。”

  “什么梦?”

  陈器刚开口,就看到白衣人伸出手指,冲着他点了一下,接着周身的场景就又变了。变成一处绿树茵茵的山坳,附近有一处瀑布,发出了“轰轰”的轰鸣声。

  “这个地方好熟悉啊!”陈器奇怪道:“我一定是来过这里!咦?!那里有几具尸体!”

  陈器看到远处有几具尸体躺在那里,其中一个被开膛破肚,两人被斩成两段。

  这场景太熟悉了!

  陈器立刻反应了过来,这里赫然就是当日他发现被人追踪,反过来伏击彭管家的那一处山坳!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阵阵脚步声,陈器听的清楚,其中一个脚步一重一轻,肯定是彭管家!

  陈器心头还有一丝灵台清明,知道自己是在梦境当中,立刻明白到之前那白衣人说的话的意思――难道说这个梦境是可以回顾之前的战斗?!

  这让陈器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意,因为当日他是靠着埋伏偷袭,最终断了彭管家的一支手,但是现在他自觉自己的战力比起当日要高出不少,所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和彭管家好好过过手。

  之前布下的机关还在,但陈器却并不打算用了。

  眼看远处有几人穿过丛林而来,陈器大喝一声,提着藏锋刀就冲了上去!

  他想的没错,跟这些人战斗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连肚子都没填饱,藏锋七式也只是刚练了一个皮毛,哪里是现在可比的?

  仿佛是猛虎冲进了羊群,藏锋刀在梦境之中依然强大,一刀一个,转瞬之间,两名喽�就被砍翻在地!

  剩下两人见状吓的转身就跑,而且还是一左一右,分头逃窜。陈器“咦”了一声,笑道:“在这梦里这些家伙还挺智能?”

  不过他已经无暇再去追杀这两只菜鸟了,因为这个时候,彭管家已经杀到了面前!

  彭管家的身上笼罩着一层青色的光芒,那是觉醒境强者才拥有的战魂之光,在战魂之光的作用下,他的速度奇快无比,光是一双肉掌就将陈器的刀势给压了下去!

  “擦,这个老家伙这么厉害?!”陈器心中暗骂,但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与之周旋。

  想想也是,之前他是靠着偷袭的出其不意,在斩掉了彭管家的一支手,现在虽然他的实力比起当时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彭管家毕竟是觉醒境的强者,正面硬刚之下,哪怕是空手,那也不是陈器现在就能战胜的。

  但依仗着娴熟的刀法,以及藏锋七式当中的奇招,陈器还是坚持了上百回合以后,才被彭管家一掌打在胸前,当场将梦境打碎。

  又回到了之前的山谷里,白衣人看着他微笑道:“这次感觉怎么样?”

  陈器缓了好一会儿,才从梦境的变幻中挣脱了出来,道:“刚才那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在梦境之中可以回顾,并且重新体验我之前经历过的战斗?”

  “你已经自己体验过了,你说呢?”

  “可是……”陈器想了想道:“那在刚才的梦境当中,彭管家的实力是怎么算的?他的那套掌法又是怎么来的?我不记得之前我和他交手的时候他用过那套掌法。”,梦境里,彭管家的一套掌法如疾风骤雨,十分厉害,显然这是一套完整的武学,但陈器保证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套武学!

  这种完整的武学自然不可能无中生有的出现,所以陈器才问了刚才那个问题。

  “你很细心,”白衣人道:“这点你放心吧,梦境中你那个对手展现的是他的真实实力,完全不打折扣的,包括他的招数、武学以及对敌时的经验,甚至是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全部都与现实当中一模一样。”

  陈器先是一喜,继而皱眉,奇道:“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白衣人笑道:“你觉得不可能,只是因为你少见多怪罢了。”

  “就算我少见多怪,但原理呢?”陈器冷笑道:“刚才的梦境是从我的记忆里调出的画面编织的吧?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却根本不知道彭管家到底有多强的实力,因为我那一次与他交手,完全是偷袭,根本测不出来他的深浅。所以在梦境之中,他凭什么那么凶悍?”

  “别的不说,光是那一套掌法,起码都是B级武学,我不相信我的记忆里还能无中生有出一套完整的B级武学?!”

  白衣人被他一番质问给问住了,半晌才苦笑道:“你还真是……真是聪明啊!”

  “我不聪明。”陈器认真的摇头:“我只是看东西的角度不一样而已。”

  “你这才是真的聪明,而不像一些小聪明。”白衣人道:“好吧,我就告诉你,想要编制一个完整的梦境不是那么简单的。一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量来支持梦境的运转,二来,就是你刚才问的,为什么你的对手可以完美呈现出他现实中的实力水准――那是因为,你获得了那个人的血液!”

  “一个人的血液当中含有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可以在梦境之中被还原出来。得到的血液越多,还原的越是完美,与现实当中的区别也就越小,最终可以达到忽略不计的程度。”

  “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