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梦中白衣

噩梦宝藏 +A -A

  话分两头。

  之前在梦境当中,陈器将那只独角鬼一刀斩成两段以后,白光大作,就在这一片白光当中,那只独角鬼的外壳被分成了两半,中间露出了一张年轻的,痛苦而且狰狞的脸!

  “彭旭东?!”

  这张脸陈器非常熟悉,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够看到彭旭东的脸!

  但“彭旭东”却没有看到他,只是在痛苦的挣扎了一番之后,随着白光一起消失。

  但是,梦境却没有结束。

  陈器站在山岗上,面色奇怪,自语道:“怎么可能在这里见到彭旭东?难道是我眼花?这怎么可能?就算我要做梦梦到熟人,那也最好是梦到慕芊芊啊,起码是个美女,梦到彭旭东算是怎么一回事?等下,慕芊芊……”

  突然,陈器脑中闪过那天他被怒风武院开除以后,即将离开学院大门时的画面。

  当时慕芊芊来送他,两人聊了一会,慕芊芊问:“说到彭旭东,你昨天和他冲突时打他了?”

  “我是想揍他来着,但你知道我的状态,还真不一定干的过他……怎么这么问?”

  “因为他今天请假没来,说是受了点伤,很多人都说是你昨天打的。”

  “那我当时真应该动手的,现在这个黑锅白背了。”

  他当时并没有细想这个问题,毕竟彭旭东受不受伤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也没必要去在意,但是现在突然回想起这段对话之后,陈器猛然觉得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些巧合?

  现在的学生可不像大灾变之前那么娇生惯养,家长们一个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现在的学生在练武时受伤完全是家常便饭,甚至每个武院里每年都有几个死亡名额!

  也就是说学生在训练或者历练中死了,只要原因不是什么学生斗殴或者老师惩罚之类,院方是完全没有责任的,最多就是出于人道考虑,给点抚恤金罢了――而且这一点是写进了入学合同,经过学生家长签字的!

  所以听慕芊芊提到彭旭东受伤,陈器也就是顺口回了那么一句,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但现在想来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彭旭东那天终于是心想事成,得偿所望,不但成为了新一任的男生首席,更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送进小黑屋,说不定接下来就会被学院开除,在这样的“大喜之日”,他还有心思去训练?

  以他那骄纵的性格,又带着一帮拍马屁的狗腿,接下来的事情哪怕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们一定会去大肆庆祝,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继续练武?除非是他们在庆祝时被人给揍了,比如太嚣张引得旁边桌子的人不爽之类的狗血事件,否则的话,他哪有受伤的机会?

  但是就在那天晚上,他从梦中夺取了藏锋刀……

  这两件事情陈器原本并没有联想在一起,但刚才看到彭旭东竟然深藏在那只独角鬼的“身体”当中,这让他忍不住就朝着这个方向联想起来。

  更不要说,之前的时候,彭管家竟然带着人来追杀他,呃,不是追杀,他们的目的是要活捉自己。

  难道说也与此事有关?

  一件事情是巧合,但几件事情加在一起,却就不可能是巧合了!

  陈器心中已经有了明悟,自己这个诡异的噩梦,彭旭东八成脱不了干系!

  看来回城以后,自己少不得要去见见这货了。

  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在这梦境当中探索一番。

  这片山岗陈器并不陌生,因为这几个月中,他无数次在这里被砍死,如今没有了独角鬼的骚扰,他一个人安安心心的走在这里却还是第一次。

  山岗上全是石头,这个时候陈器才注意到这里别说是其他动物,连根草都没有。

  放眼望去,全部多是光秃秃的石头,没有半点生机。

  “我怎么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陈器有些奇怪,他努力的在记忆当中翻找,好像自己之前看到的模样和现在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是为什么他之前没有注意到?

  如果说那时候他是因为被追杀而无暇顾及周围的细节,倒也不是完全说不通,只是陈器还是觉得似乎有些东西是他没有抓住的。

  “不要再犹豫了,过来吧。”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一个沉稳的声音。

  陈器已经,聚刀摆出防御姿态,喝道:“谁?!”

  奇怪的是,他竟然在藏锋刀上感觉到一股雀跃的情绪,仿佛藏锋刀是认识这个声音的。

  那个声音带着几分笑意:“你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就是单纯的想见见你。而且,我相信你也一定有满肚子的问题想要问我吧?”

  陈器感觉藏锋刀上不断的传来让自己过去的信息。他心念一动,朗声道:“您是这里的主人?”,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用上了敬语。

  那个声音笑了一声,道:“来吧。”,然后就再无声息。

  陈器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他一般下定决心时的常用动作,因为剧烈的冷空气会让他保持平静,但是这一次他深吸一口气以后,却感觉到体内并没有什么变化,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奇怪,然后立刻反应过来,顿时失笑。

  这里是梦境之中,哪里会有什么空气?

  他只是下意识的使用这个动作罢了。

  前方出现了一道光芒,似乎是在引路,陈器顺着光芒的指引一路走过去,不多时,竟然就绕过了这片看似很大的山岗,眼前豁然开朗。

  眼前出现了一片雅致的山谷,山谷之中充斥着欢声笑语,几个身着彩衣的美丽女子在那里翩翩起舞,舞姿柔美非凡,一个女子在一旁抚琴,琴声悠扬,但是每个人的样子都很朦胧,就在陈器想要看清楚她们的脸时,突然眼前一花,这些人影全部都消失了。

  只余下一个空荡荡的山谷,一间草屋,还有草屋前方,一张石桌几个石凳。

  还有一个坐在石凳上的白衣人。

  那白衣人转过头来,却竟然也看不清容貌,但陈器立刻惊呼道:“是你?!”

  因为虽然他的脸上一片朦胧,但陈器还是认了出来,这个白衣人就是之前他在观想藏锋刀时,在识海中持刀使出藏锋七式的那个人!

  陈器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样确认,但那就是一种感觉,非常奇妙的感觉。

  白衣人看向他,似乎是在微笑:“你来了。”

  藏锋刀上传来雀跃的气息,让陈器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你是谁?是藏锋刀原来的主人吗?”

  “藏锋刀?藏锋?”白衣人似乎又笑了一下:“这个名字不错。”

  “为什么我看不清楚你的脸,但却能看到你在笑?”

  “小伙子,我要纠正你一句。其实在这里的一切,你都不是看到的,而是梦到的。看,是五感之一,但是在这里,你所感受到的一切,有哪个是通过五感来完成的?只不过因为你现在境界太低,所以你的精神欺骗了你,按照你最熟悉的感觉,将它感受到的一切模拟成你习惯的五感罢了。”

  陈器思索了一下,道:“您的意思是,其实我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我的精神感觉到的?然后转化成了我熟悉的样子。所以你在笑,我就能感觉到你笑。但我感觉不到你的容貌,是因为我的境界太低,所以才感觉不到?”

  白衣人笑着抚掌:“真是个聪明的小子,一点就透。难怪这么多年以来,你是唯一一个破解了这个表层梦境的人。”

  “表层梦境?”陈器注意到了这个词,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之前那只独角鬼?!那是你弄出来的?!”

  马上陈器就反应过来,道:“抱歉,我有些激动了,应该不是你。”

  白衣人笑了,道:“你的确很聪明,而且不是那种小聪明,你可以很快的把握到事情的本质,这一点很好。没错,无论那只独角鬼也好,其他东西也好,其实都是持有幻梦令的人制造出来的表层梦境。但可笑的是,这么多年来,历任得到幻梦令的人,都停留在这表层的梦境当中,无法自拔。”

  “幻梦令是什么东西?”

  “那是我的本体打造的一样至宝,具有神妙的功用,你我现在,就在幻梦令的世界当中。只不过,你我现在都已经突破了表层,而是在幻梦令真正的核心世界当中。”

  陈器只觉得一时接受的信息量实在太大,让他有些头疼。

  白衣人看出他的疑虑,笑道:“简单来说,任何得到幻梦令的人,都可以编织表层梦境。但他们却大多数用来享受,抑或是害人,完全是在买椟还珠。”

  陈器有些明白了,道:“您的意思是,这幻梦令,如今在彭旭东的手上?那个独角鬼,是他弄出来害我的?!”,他心里恍然大悟,自己之前的猜测果然都是真的,这个噩梦竟然真与彭旭东有关!

  白衣人哈哈大笑:“我怎么知道害你的家伙叫什么?我只是对你感兴趣而已,想见你一面,顺便和你说说幻梦令的事情。好了,梦境要崩塌了,我的力量只能维持到这里。小伙子,我期待与你再次见面,但是首先,你要得到幻梦令才行!”

  陈器一愣,刚想说些什么,但身后仿佛有一个漩涡出现,强大的吸力将他拉扯进去。

  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回到了之前的山洞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