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巴掌抽到自己脸

噩梦宝藏 +A -A

  阳川城南有一处大宅,一看就很有年头了,建筑的磅礴大气,古朴典雅,其中更有亭榭楼阁,雕栏画壁,虽然如今看上去已有几分破败,但显然,这宅子之前的主人想必也是一时富豪。

  大宅正门口,挂着“彭府”的牌匾,这里便是彭旭东的家。

  这个宅子的历史已有百余年了。

  那是彭旭东高曾祖父,也就是他爷爷的爷爷那会的事了,这位高曾祖父名叫彭超,他最巅峰的实力,是一位超凡境的强者。

  觉醒境以上是脱胎境,而脱胎境往上,才是超凡境!

  超凡者,超脱凡俗是也!

  在联邦当中,任何一名超凡者,都会被联邦政府封为“宗师”。

  这么说吧,阳川城的历代城主最高也不过就是脱胎境,一些更小的城市中的城主或许只需要觉醒境就可以担当,而如今平嘉郡的郡守,就是一位超凡境的宗师。

  彭家出了这样一位足以担任一郡之首的人物,整个家族自然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毫无疑问的,那时候的彭家,是整个阳川城内最顶级的家族,可以说没有之一!

  超凡境宗师的平均寿命在五百岁左右,如果彭超一直活着,那么现在阳川城肯定是彭家的天下,但可惜的是,或许是天妒英才,这个彭超并不是什么安分的人,他不愿意留在家里混吃等死,他还想更进一步,所以经常深入到凶兽所在的次元世界当中历练寻宝。

  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超凡境宗师在阳川城乃是平嘉郡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但是放在整个联邦当中就不那么显眼了,更不要说还是在危机丛丛的次元世界里。

  大约八十年前,有一天,彭超突然重伤回到彭家,没多久就咽气了,坊间传闻他是被次元世界里的强大凶兽打伤的。

  彭超这棵大树一倒,彭家立刻就被之前被他们压在身下的其他家族视作是一块巨大的肥肉,但偏偏彭超常年在外,疏于对子女的管教,是以他的后人当中还真没有太惊才绝艳的。唯有两个靠着资源堆到了觉醒境的兄弟,外敌还没来呢,自己就为了遗产先掐起来了。

  于是就在这样内忧外患之下,当年不可一世的彭家,很快就衰败了。

  一直到彭旭东的爷爷接管彭家,才将这个风雨飘摇,差点连祖宅都要卖掉的彭家又重新振作了起来,虽然达不到当年的巅峰盛况,却也有了几分复兴的架势。

  但奇怪的却是,就当所有人都以为彭家会再次崛起的时候,彭旭东的爷爷突然暴毙,死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

  然后就是彭旭东的父亲,这位刚接手彭家时也给彭家带来了一段时间的起色,但没几年他也离奇死亡,他死的时候,彭旭东也就刚懂事。

  要不是这些年一直都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彭管家在打理彭家上下的生意,还勉强维持了彭家的体面,彭家早就被阳川城其他家族给连皮带肉吞掉了,保证彭旭东的日子过的比陈器还要惨!

  不过彭旭东现在的样子已经很惨了。

  他躺在一张雕花的实木大床上,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嘴唇发青,他似乎有点渴了,示意自己想要喝水,旁边的女仆将水杯端到他嘴边喂他,他喝起来都是哆哆嗦嗦的,好像是重度的帕金森患者,大部分水都洒到了被子上。

  “少爷!”

  彭管家这时候进来了,他的右手位置套着一副黑色的手套,但是手套下面却是一支假肢。在看到彭旭东的样子后,他阴戾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种痛心难过的神色,这种神色绝对是发自真心,看来他对彭旭东是真心的疼爱。

  彭旭东看到彭管家,虚弱的叫了一声:“贵叔。”

  彭管家名叫彭贵,但这显然不是他原本的姓名,至于他的原名到底是什么,估计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就连彭旭东也只是隐约听说,彭贵几十年前也算是一方豪强,但招惹了了不得的仇家被打成了重伤,最后被他爷爷所救,于是就改名换姓,忠心耿耿的在彭家当了个管家,足足伺候了彭家三代人。

  彭旭东的父亲死的时候他才刚记事,是彭贵一手将他抚养大的,所以两人之间的感情极深,哪怕彭贵一直以下人自居,但是在彭旭东的眼中,这位“贵叔”是他最大的依仗,地位跟他的父亲也不差了。而且彭贵也是终生未娶,没有孩子,所以对彭旭东也就如对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少爷,你觉得好些了没有?”

  彭旭东轻轻摇了摇头,虚弱的道:“贵叔,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彭贵连忙柔声安慰他:“你的伤势已经稳定了下来,医生说只要接下来好好调养,就不会有性命危险。”

  “只是能保住性命吗?”彭旭东不是笨人,在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以后就苦笑道:“我的身体还能恢复吗?”

  彭贵沉默了,他不是会撒谎的人,哪怕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个谎言来安慰彭旭东。

  “贵叔,你说吧,我不想就一直这么糊里糊涂的躺在床上。”

  彭贵犹豫了一下,对边上的女仆道:“你们先出去吧。”

  在女仆们离开以后,他才缓缓开口:“医生说,你的心脉受到重创,好不容易才救下你的性命,但从此以后,你的心脏供血能力将会大大降低,无法负担你的身体。虽然经过悉心的调养可以让你恢复一些,但最多也就只能恢复到普通人的水平,就算如此,恐怕你也不能经历太激烈的运动。”

  床上的彭旭东握紧了拳头。

  对于从小就立志于要恢复家族荣耀的他来说,将来只能做一名普通人,而且还是连剧烈运动都没有办法完成的普通人,这就意味着他的前途全毁了,他如何能够接受?!

  但是难得的,彭旭东现在竟然还保持着些许冷静:“贵叔,我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贵沉默了一下,才道:“如果老奴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反噬。”

  “你是说,那块玉牌?!”

  彭贵点点头,道:“根据老奴的经验,这个世界上没有破解不了的诅咒,所以诅咒也从来就没有外人想的那么可怕。任何的诅咒,一旦被破解,施咒者多少都会遭到反噬,而且越强大的诅咒,被破解以后的反噬也就越强!所以依老奴来看,或许陈器早已经找到了破解诅咒的法子了,要不然他怎么敢反出怒风武院?又放下狠话?”

  “陈器!”彭旭东的眼中喷火,拳头攥的紧紧的,但他马上又想到一个问题,道:“但是怎么可能呢?陈器不过就是一个入门期的战兵,我承认他的天赋比我好,但是这个梦境诅咒又岂是寻常?当年我爷爷和父亲靠着它,将阳川城内与我们彭家作对的人全部咒杀了一遍,那些可都是觉醒境的骑士啊!连骑士都无法抗衡,陈器又凭什么能够破解?”

  彭贵摇头道:“少爷,诅咒一道,老奴了解的不多,但老奴当年却听过这样一个说法。任何诅咒都是命门的,这个命门,是诅咒当中的生机,有的诅咒命门多,越高级越强大的诅咒,命门就越少,但是一旦被抓住,反噬的也就越厉害。而发现这种命门,与被诅咒者的实力要求并不大,主要靠的是智慧。”

  “命门?那是什么东西?”

  “少爷可以把命门看做是破解诅咒的一把钥匙。据说这些钥匙大都是诅咒的发明者自己留下的,就好像那些精通毒素的大师,他们在轻易之下,绝对不会用一种他们自己都解不了的剧毒去杀人。因为万一出错,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诅咒也是同样的道理,留个命门,这样有朝一日万一用错了对象,甚至不小心用到了自己身上,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来解除。”

  “该死!”

  “但还有一种说法,”彭贵道:“据说在一本大灾变前出土的古籍之中记录了这样一句话――‘天道五十,大衍四十九’。意思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诅咒也是一样,再完美的诅咒,也都有一线生机可抓。这一线的生机,就是命门。”

  彭贵接着道:“陈器的修为虽然还不强,但这个人极其聪明,非常难对付,所以他找到了诅咒的命门所在也不是没有可能,不然无法解释少爷你这段日子心脉受损的缘故。尤其是少爷第一次吐血的时候,那个时候陈器被关进了小黑屋里,第二天他就被开除了。根据老奴的打听,陈器当时很嚣张,似乎完全不怕被开除以后他的未来如何。凡事不可能都是这么巧合,所以依老奴推测,陈器应该就是在小黑屋里的那个夜晚,发现了这个噩梦诅咒的命门的。”

  听了这话,彭旭东当场气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他如何能不记得那一天?

  那原本是他进入怒风武院后最风光的一天,因为在那天,他羞辱了陈器,获得了男生首席之位,还把陈器逼进了小黑屋。

  结果他还没怎么风光呢,当晚就突然吐血,吐的莫名其妙!

  现在他才知道,正是原来陈器在那个小黑屋里找到了破解诅咒的命门所在,所以他才遭到了反噬。

  但问题是……

  如果当时不是他去挑衅的话,陈器也没机会进小黑屋……

  这真是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抽在自己脸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