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您怎么办?

噩梦宝藏 +A -A

  一般来说,联邦武院的收入渠道当中,最重要的两块就是联邦的拨款和社会的捐赠――至于那些穷学生,他们身上才能有多少油水?每年的学费最多也就是维持一下学院的基本运行。

  现在这个时代的马太效应极为明显,强者恒强,弱者恒弱。对于强者来说随手给母校漏上一点,就足够母校全体教职员工过个肥年了。但可惜怒风武院似乎并没有培养出太多这样的土豪校友,虽然每年阳川城内的富豪阶级的捐赠也有一些,但光靠着这些捐款想把武院提升一个档次却也是杯水车薪。

  所以联邦教育部门的政策倾斜,对他们来说就很重要了,

  但偏偏,为什么偏偏会选在今年?

  院长柴正祥敲了敲桌子,严肃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次康州教育部的官员下来,手上是带了几个扶持名额的。我不清楚这次的扶植计划到底是什么,扶植的名额究竟有几个,但想来一定不会太多。如果能够得到这一次的扶植名额,那么我们怒风武院必然能够更进一步,成为平嘉郡内真正的顶级武院。反之,要是我们得不到,名额被平嘉郡另外几所武院分去,那么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会越来越大。这个后果不用我说,想必你们也应该清楚的吧?”

  在场的人纷纷点头,这就是大灾变前的资料上提到的马太效应。

  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所以这个机会,怒风武院是绝对不能错过的。

  但是就靠那几个学生……

  有人不满的道:“那个女生首席慕芊芊呢?好端端的她怎么会突然要转学的?而且宁可支付违约金也要转学?张主任,你这事是怎么办的?!我不指望你能把慕芊芊给留下来,但难道留20天也做不到吗?”

  张主任满头是汗,一脸委屈的站起来道:“我已经努力了啊,我都提出只要她愿意代表我们学院参赛,那两百金币的违约金我可以给她免了,后面还有奖励。但人家根本看不上这点钱,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之前发问的那人哑火了,慕家是阳川城的顶尖大户这点人人皆知,看不上这两百金币违约金也是正常的。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慕芊芊会突然要求转学?

  这时,一名教授咳嗽一声,道:“这个事情我倒是听说了一些。根据一个跟慕芊芊玩的比较好的女孩子说,慕芊芊转学的心思是在陈器被开除的当天产生的。”,这位教授之前与陈器的关系不错,当初开除陈器他是反对的,但支持他的人太少,所以这时候他一句话就直捅那些人的心窝子。

  许多人的脸上都露出尴尬的神色,这位教授虽然没把话说完,但他们哪里还能不明白?

  学院开除陈器那事,虽然表面上也说得过去,但仔细追究的话,肯定还是学院做的不地道。而显然,这件事情让学生们也很受伤,往严重点的说,已经是严重伤害了学院和学生之间的信任!

  张主任的脸色憋的通红,好半晌才道:“这完全是谣言!学院对陈器的处置公平公正!慕芊芊之所以转学,是因为她要去沧澜武院,跟陈器又有什么关系?”

  “那为什么她连全郡大比都不愿意参加呢?就算她去沧澜武院,也不急于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吧?她和学院之间就连这点情分都没有了吗?!”

  “够了!”柴正祥愤怒的一拍桌子,大声道:“开除陈器是学院管理层的统一决定!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全郡大比,如何能够抢到州教育部的扶持名额!不是那几个已经无法为学院征战的学生!”

  那名教授还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心中感慨,学生们私底下说的没错,怒风武院对待学生就像是在对待工具一样,这样的学院他还有必要继续呆下去吗?

  柴正祥看向张主任,语气不善的道:“慕芊芊的事情,回头再跟你算账,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接下来的全郡大比,你有什么主意吗?”

  张主任心中一寒,他是招生办的主任,一般来说这种排兵布阵的活是不可能问他的,但院长还是问了,这就已经说明院长已经对他很不满,迁怒与他了。如果他拿不出什么好主意,以致于这次全郡大比时,怒风武院无法得到预想中的结果时……

  那么他就肯定要被“回头算账”了。

  张主任满头是汗,他承认自己是个小人,而越是小人其实往往就越有自知之明。他心里清楚自己能吃几碗干干饭,也知道自己不像是学院里的其他正牌教授,就算被开除了,他们凭借自己的本事也能找到一份优异的工作,再不济去当个冒险者,只要不是自己作死,再不济也能过的衣食无忧,但他要是离开学院就什么都不是了。

  他能留在怒风武院全靠着长辈的一些关系,但是这次的“错误”,却足以抵消这些关系了。

  只是,要拿出个主意哪有那么容易?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连下锅的米都没有了,凭什么出成绩?

  难不成要让教授们亲自上场?!

  不过这家伙的鬼心眼也是不少的,灵机一动,还真让他想出来一个歪点子,犹豫了一下,道:“其实,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比如说高三的一些学生……”

  这话一说,办公室里立刻就炸了。

  在座的都是人精,谁还能不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

  他是打算让复读生去参赛!

  立刻就有教授站起来怒斥:“张峰江你疯了?!这绝对不行!这种谎报年龄的事情一旦被查出来,那就是巨大的丑闻!绝对不行!”

  立刻有好几名教授表达了同样的反对。

  “大考的时间就在全郡大比之后七天,所以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复读生参加全郡大比的先例。你让高三学生去参加高二年级的大比,那他们接下来的大考怎么办?!”

  “而且这种事情一旦被查出来就是丑闻!让学院无法翻身的丑闻!”

  “大比之前有骨龄检测,一旦发现骨龄偏高的学生,就必须要提供他的详细入学记录。就算他在高中的档案我们可以伪造,但是初中的呢?小学的呢?其他学院不可能会帮我们一起分担风险,所以这种事情根本就经不住查!”

  “院长,这样做风险太大了,一个弄不好,不但扶持名额抢不到,更会导致我们学院遭到严惩,得不偿失啊!”

  柴正祥面色不善的看向张主任,沉声道:“张峰江,你这个提议有经过脑子吗?!”

  在别人看来这句话是训斥,但是张峰江心里却明白,院长其实已经动心了,他现在话里的意思不是在训斥自己,而是找自己要一个能够妥善的,瞒天过海的法子!

  想在怒风武院安稳的呆下去,只有这位院长才是他需要服务的对象,至于其他的教授,完全不需要在意。

  张峰江放低声音:“高三年级排名前一百的学生,精神平稳度一般都在175分以上,他们当中也有一些面相比较小的,而且还有一种药物叫做返骨剂……”

  这话一说,全场色变,高三年级组长激动的当场站了起来,吼道:“绝对不行!”

  高三年级组长是柴正祥的心腹,所以柴正祥的心思他是明白的,所以一开始并没有站出来反对,但是当张峰江提出“返骨剂”这个词的时候,他再也坐不住了。

  返骨剂是联邦明文禁止的一种药物,这种药物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短时间之内给人体造成骨质退化,这种药物的作用只有一种,那就是欺骗骨龄检测!

  与前文提到的抑制药剂不同的是,返骨剂在药效期间使用者并无异常,但是一旦药效结束,就会产生副作用。而这种副作用因人而异,轻则会让使用者身体透支,虚弱一段时间,重则会导致骨骼变异,从而发生不可逆的损害!

  也就是说,哪怕是在最好的情况下,服用了返骨剂的学生也绝对无法参加接下来的大考。

  张峰江丧心病狂的提出用这种禁药,而且还是用在他的学生身上,这个时候他作为高三年级组的组长若是不站出来反对,先不说他的良知能不能过得去,所有人都会鄙视他的!

  一个暴脾气的教授当场一巴掌扇在张峰江的脸上,骂道:“张峰江!你特么的还是人吗?!”

  其他教授们连忙上前拉架,院长柴正祥气的直拍桌子――但他不是气张峰江的提议,而是气竟然有人敢在他的办公室里,在他面前动手!

  张峰江这个时候的心里反而平静下来了。

  他知道这些教授们原本就看不起他,在他提出返骨剂以后,他在怒风武院从此再也没有人缘。

  不过他无所谓,只要柴正祥挺他就行了。

  刚才他一直在注意柴正祥的表情,并没有发怒,反而露出了几分思索的眼神。

  这个眼神柴正祥隐藏的很好,一闪即逝,但还是被他发现了。

  有教授动手,这个会议自然是开不下去了,柴正祥只好宣布了暂时散会。

  等到其他人都走了以后,张峰江却留了下来,对着他说了一句话:“就算怒风武院以后倒了,对这些教授来说也最多不过就是换一份工作的事情,但是作为院长,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