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茶馆小谈(下)

噩梦宝藏 +A -A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慕芊芊才涩然开口:“几万金币只是一顿饭钱,这实在是……”,她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形容词来形容内心里这种感觉。

  辛雅苦笑道:“说起来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事实。如今的联邦当中,贫富差距只怕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但显然我们无法改变这一切,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让自己强大起来,以让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对你们这个年龄段来说,想要变得强大,一个好的平台是不可或缺的。”

  辛雅想到了自己。她原本也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女孩,而且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完全是靠着母亲打零工把她给培养长大,然后表现出了高超的修炼天资,最终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进入了觉醒境,被联邦册封为骑士,然后成为了沧澜武院的一名教习。

  她和慕家其实并没有任何血缘上的关系,之所以对外宣称是亲戚,那是因为她的母亲,曾经做过慕芊芊的乳娘。

  有了这一层关系,再加上在辛雅小的时候,慕家也给与过她们一些帮助,所以辛雅母女也是记着这份情分的。

  这一次辛雅回阳川城,是因为今年是她父亲逝世的二十周年,她和母亲一起回来扫墓,然后顺便去慕家拜访了一下。

  无论是觉醒境骑士的实力,还是沧澜武院教习的身份,现在的辛雅都是慕家的贵宾,加上慕芊芊正好要转学,慕晴晴也到了即将中考,选择武院的时候,辛雅这个时候到来正好是想要睡觉时提供了个枕头。

  放眼整个康州,还有哪所武院比沧澜武院更有吸引力?!

  在检测了一下慕家姐妹的修炼天赋和进度以后,辛雅确定她们考入沧澜武院一点问题都没有,加上她作为教习原本就有给武院发掘人才的责任,所以双方也是一拍即合。

  在辛雅看来,慕家姐妹的天赋虽然算是不错,但也称不上是什么惊喜,对她而言做个推荐只能算是举手之劳。

  但是,有一天慕晴晴突然拉来一个女孩,说是她的闺蜜,天赋比她还要高,这就让辛雅有些惊讶了。而在经过一番简单的测试以后,辛雅的惊讶就变成了震惊,然后就是浓浓的惊喜!

  这个叫做陈清妍的女孩,就是一块璞玉,更为难得的是她在没有资源辅助的情况下就达到如今这样的程度,这样的学生如果不能加入沧澜武院,那是沧澜武院的损失!

  更何况辛雅很喜欢陈清妍,这个朴素、恬静的女孩让她想到了当年的自己,所以她也很清楚陈清妍心中的顾虑。说刚才那些话的意思就是想让陈清妍明白,现在在她看来是一笔巨款的金钱,或许等到她成长起来以后回头再看就什么都不算,千万不要因为现在想要节省,而放弃了未来的大好前途。

  陈清妍冰雪聪明,自然听明白了辛雅话里的意思,但她还是有些犹豫,不是因为她自己,而是因为陈器。

  “清妍,你还在犹豫什么?”辛雅看到她的表情,柔声道:“以你的天资,我虽然不敢保证你就一定能够得到学院的最高奖励,但只要你努力,生活方面还是不存在问题的。而且,你还可以申请助学贷款,许多商会都非常乐于在你这样的天才身上投资的。”

  陈清妍苦笑:“辛姐,如果只是我自己的话,我倒是无所谓。但是你不知道,我哥哥生了怪病,我想攒些钱给他看病……”

  “不用了。”慕芊芊突然开口,打断她的话。

  陈清妍有些惊讶的看着慕芊芊,之前就听说过晴晴的这位姐姐和自己哥哥是同学,还分别是男女子的首席,但两人实际上还是第一次见面。

  慕芊芊也看着她,微笑道:“你不用担心陈器的病,他的病已经好了。”

  “真的?!”这个消息太惊喜了,以致于陈清妍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当然是真的。”慕芊芊道:“他离开学校的时候,我和他见了一面,亲眼看到他双目有神,完全不是之前病歪歪的那副样子。而且他自己也承认了,所以,你不用再为他担心。”

  然后,慕芊芊转向辛雅,道:“这也是我刚才要说的,陈器的怪病已经好了,虽然他之前被耽误了三个月的时间,但这段时间也不算是什么大事。辛雅姐,我想如果你见到他,一定会邀请他去沧澜武院的。”

  辛雅露出思索之色,陈清妍就焦急的道:“芊芊姐,那我哥哥现在在哪?我只知道他被怒风武院开除了,但是我联系不到他。”

  慕芊芊耸了耸肩:“这个我也不知道。之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打算借钱给他的,但你哥哥那个臭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他只说全郡大比时会出现,但现在在哪里,我也不清楚。不过依我猜测,他肯定是找了个地方恢复实力呢,你不用担心。”

  陈清妍大喜过望,辛雅也欢喜起来,笑道:“清妍,这下你可没有顾虑了吧?”

  而慕晴晴则嗷嗷叫:“那这次的全郡大比是一定要看的啊!早就听说清妍的哥哥已经放话了,要在全郡大比上给怒风武院好看……哎呀,姐你一定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吧?所以你才会急着转学,不代表怒风武院去参加全郡大比的,对吗?”

  慕芊芊瞪了自己妹妹一眼,笑骂道:“就你话多!”

  辛雅脸上也露出了恍然之色,然后笑道:“看来怒风武院这次真的是雪上加霜了。”

  “可不是?”得知哥哥已经没事,陈清妍也放下心来,而且她对怒风武院已经全无好感,这时候更是幸灾乐祸,笑道:“估计现在学院的领导已经脑门生烟了吧?”

  怒风武院,院长办公室里。

  院长柴正祥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办公室里烟雾缭绕,一片死寂,谁都看出来院长现在已经是爆发的边缘,所以这时候没有人敢站出来触他的霉头。

  但有的人可以装死狗,有的人却不行。

  比如高二年级的年级长梁闻薪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这次高二年级原本三名精英学员全部无法参加全郡大比,无论是什么原因,他这个年级组长难辞其咎。

  “都说说吧!”柴正祥敲了敲桌子,打破了办公室里死一样的沉寂,“还有二十天就是全郡大比,可是高二年级去年的前三名这次竟然都无法参赛!那你们告诉我,接下来学院应该怎么做?梁组长!”

  梁闻薪苦笑着站了起来,道:“院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接下来只能依靠王毅淳他们。我们已经做好了计划,接下来这段时间,给参赛的这些学生们进行特训,能提高多少,就提高多少。”

  “王毅淳?”院长想了想道:“我记得他是这一届高二年级的第四?他的精神平稳度达到多少了?”

  “呃……根据刚刚的测试,王毅淳同学的精神平稳度最高是151分……”

  “151分?!”柴正祥差点给气笑了:“也就是说我们学院高二年级如此最强的学生,精神修为也就只有151分?!这样的成绩你让他代表我们怒风武院去参加全郡大比?!别说跟郡里其他武院相比,就算在本城所有武院里,151分也排不进前三吧?!”

  梁闻薪一脸惭愧,说不出话来。

  旁边一个和他关系较好的副院长这时开口帮腔:“这也不能全怪梁组长,谁能想到慕芊芊就突然要转学呢?而且彭旭东这一次受的伤也很莫名其妙。”

  “彭旭东伤的真的那么严重?还有二十天时间,现在医疗条件那么发达,也没法让他参加大比?”

  “别说大比了,他以后能不能恢复都还两说呢!”那个副院长道:“他的伤势很古怪,是心脉受到了重创,心血枯竭,要想修复,一般的手段是没用的,大概只有一些很珍惜的药物才有可能,但那些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也问过了,他这段时间没有和人动过手,而且一般来说就算是动手也不可能造成这样的伤害,所以我怀疑,他有可能是修炼某种特殊的功法出了岔子,才会造成这样的内伤。”

  “这男生首席的位置怎么就这么邪门啊?先是陈器,然后是彭旭东……”

  “够了!”听到陈器的名字,院长柴正祥就火大,这个曾经的第一首席,之前竟然公开宣布要在全郡大比上给怒风武院好看!

  这个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

  当然,在柴正祥看来,一切的错误都是陈器的,学院这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只是如今怒风武院这种情况,在全郡大比的笑话是闹定了,如果说是往年,一场全郡大比的名次也不至于被看的那么重,毕竟那里是天才们的舞台,任何武院都不可能保证自己旗下年年都有天才涌现。

  但是今年不同,因为早在之前,柴正祥就通过他的渠道得知了一件事情――康州教育部的一名高级官员,将会亲自莅临现场。

  而且据说,他还带来了康州教育部的扶持政策。

  这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