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物议沸然

噩梦宝藏 +A -A

  因为野外没有办法通过通讯器联络,只能使用最原始的信鸽传递,所以一直到第三天,联邦执法部的官员才赶到了归家寨。

  据说在这三天内,盛雁贞在金库里寸步不离,不允许任何人触碰这些尸体和头颅。为此,原本在归家寨里“作客祝寿”的冒险者们,甚至跟归家寨里的人发生了几起小型的冲突。

  因为归景山、归永豪等人的家人要把他们的首级拿走,但盛雁贞坚决不允许。

  笑话!

  你们把他们的首级拿走了,那么执法部的官员如何进行对比?

  这帮杀千刀的家伙如今只剩下脑袋了,所以只能通过体液的配对来进行对比确认,要是你们把脑袋拿走,转手就给销毁了,那这个案子岂不是成了疑案?!

  到时候归家寨肯定会反咬一口,竭力的把自己的干系撇清。

  在这件事情上,所有在场的冒险者,无论是佣兵团还是散人,竟然都一致而且坚定的站在了盛雁贞这一边。

  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公道。

  这关系到整个阳川城的冒险者群体。

  在联邦的官方称谓中,像归家寨这种山林里的村寨被称为是“安全岛”,可是如果连安全岛都不能保证安全,那这里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归子昂虽然愤怒焦急,但是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他却是无法调动所有归家寨的资源。

  因为哪怕都是姓归的,内部也是有竞争的。

  盯着他屁股下面的寨主之位的人多了去了,看归子昂的反应人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八成就是如那血书上所说,而一旦执法者们到来,确定了证据,那归子昂这个寨主绝对不可能当的下去。到时候归家寨内权力大清洗,人人都有机会,现在帮他出头,那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

  三天以后联邦执法部的官员到来,带走了这几具尸体和头颅,但是体液配对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人人都在等待结果的公布。

  现在阳川城的大街小巷,酒馆茶楼,全部都是讨论着这件事的人。

  “你听说了没有?蔷薇佣兵团已经下了******,现在全团警戒,就等着结果一出来,就杀去归家寨,把归家寨连根拔起!”

  “我当然听说了,为此蔷薇佣兵团推掉了近期内的所有委托任务,把全体团员都召集回来了。而且,城里其他几家佣兵团也都派了人过去,表示只要蔷薇佣兵团一开口,他们绝对全力支持!”

  “不是吧,蔷薇佣兵团有这么大的号召力?”

  “这你就外行了。蔷薇佣兵团的确没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但一来她们都是女人,其中更是有不少长得不错的,大家自然都愿意卖她们一个好。第二,这次归家寨的事情性质太恶劣了,这是监守自盗啊!这些安全岛平日里可没少抽成赚我们的钱,但就算这样还满足不了他们的贪婪!这样下去,将来迟早有一天,当你带着好东西路过这些安全岛时,他们不想花钱,就顺手把你给宰了,把东西抢了去。这哪里还是安全岛?这完全就是土匪窝!”

  “张兄说的没错,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忍。而且我听说了,城外其他几家村寨的主事人得知此事以后都是大发雷霆,痛骂归家是在破坏规矩,断大家的财路!”

  “可不是嘛!这事这么一闹,真的是人人自危啊!它打击的是所有安全岛的信誉。如果说这事是栽赃也就罢了,但一旦被执法部确实了证据,你们看着吧,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周围那些安全岛内的生意都不好做喽!”

  “哎,王兄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执法部不是还没有公布最终对比的证据吗?怎么好像大家言语中都一致认定了这件事情就是归家寨干的呢?或许,他们真是冤枉的呢?或许就是有人故意栽赃呢?”

  “嘿嘿嘿……”

  桌子上的人都笑了,那位王兄拍了拍说话那人的肩膀,道:“兄弟,你还是太嫩了啊!”

  “呃,”那人一头雾水:“王兄请指教。”

  那个王兄喝了口水,不急不缓,略带得意的道:“我们这些外人不过是道听途说,都知道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势必会影响到归家寨的声誉乃至于命运。我们都清楚这一点,他归子昂作为寨主心里能没个谱?”

  看众人纷纷点头,这位王兄道:“我要是归子昂,而且能确定自己是清白的话,那不用盛团长说,我当场就会要求联邦执法部的介入,调查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各位,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纷纷应和,大声道:“理应如此!”

  “但是归子昂没有!”王兄嘿嘿一笑,道:“不瞒各位,当时我就在归家寨,事情的前后过程我都是亲身经历。那归子昂做了什么?别说主动申请联邦执法部的介入了,他还怂恿族人想办法去把他儿子等人的脑袋给抢回来!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这个说法大家都很赞同。

  没错,归子昂的表现实在是太心虚了,整个一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他要是能做出一番姿态,起码现在的舆论不会就这么一边倒吧。

  这时,那位王兄点上根烟,美美的抽了一口,道:“其实还有个非常有趣的细节,但很多人都不知道。”

  “哦?什么细节?”

  “这个……”

  “服务员!给这桌再上两壶酒,切五斤一阶奔牛肉!王兄,这顿算我的,您赶紧说。”

  “好好好,那我就叨扰一顿。”王兄乐呵呵的道:“这个细节呢,就是蔷薇佣兵团的盛团长刚到的时候发生的。盛团长亲自道贺,归子昂怎么能不出来迎接?那时我就跟在后面,看到他俩说话了,盛团长大概是为了找寻她们失踪的团员才来的,所以脸上一直带着几分忧虑。但是归子昂呢?他的表情是大有面子,兴奋异常。诸位,你们从中发现了什么?”

  桌上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

  但这里的谈话早就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说的又是市面上不见得秘闻,是以很多人都支着耳朵听着,总有明白人。

  隔壁桌上马上就响起一个声音:“这位王兄的意思,是不是说,归子昂在刚见到盛团长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他儿子犯了事?”

  王兄一拍桌子,赞道:“这位兄弟反应真快!没错,我也是后来偶然间想到,才想明白了这一点。”

  但是冒险者这个群体,脑袋里都是肌肉的比例着实不少,是以这层楼上还有很多人不明白这句话代表什么意义。

  那位王兄见状,道:“那我再说个事情。根据我们事后打听,归景山早在几天前就出门给他老子准备寿礼去了,很多人都能作证,他带着人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一直到大家齐心协力打开金库大门以后,才在里面看到他们的首级。”

  “这……这代表了什么?”很多人还是一团迷糊。

  但也有人反应了过来,高声道:“我明白王兄的意思了!王兄是想说,在你们一起进入金库之前,归子昂根本就不知道他儿子犯得事!”

  “可是……这不是很正常吗?归景山一直没回来,他老子当然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了什么。”

  “你笨啊!”越来越多的人反应了过来,骂道:“归子昂明明不知道他儿子犯得事,但在看到血书以后立刻就心虚了,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他心中很清楚,他儿子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这么说吧,如果我突然跟你说,说你儿子杀人了,你会是什么反应?”

  “怎么可能?”那人咧嘴笑道:“我家小子今年才三岁半,他杀人?开玩笑!”

  说完这句话那人脸色变了,猛的一拍大腿道:“哎哟我明白了!归子昂是知道他儿子能干出来这种事情,所以当场就心虚了!”

  “又或者说……”旁边有人幽幽的接口道:“归子昂的儿子们,其实早就干过类似的事情,所以归子昂才会那么心虚。”

  酒楼里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爆发出了震天的怒骂。

  不少人当场表示,要组团去蔷薇佣兵团,帮她们一起找归家寨讨一个公道。

  此时,酒楼的二楼雅间里,一群少年们正在聚餐,当然也免不了讨论这个如今阳川城内最火热的话题,而当听到楼下爆发出怒骂时,少年们连忙跑出来,一个个伸着头,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致于群情激奋。

  在找服务员弄明白了刚才楼下大厅里的对话以后,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贴在另外一个短发冷漠女孩的耳边,低声道:“姐,我听说冒险者们在野外杀人夺宝,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啊,怎么这件事还会引发那么大的波澜呢?”

  短发女孩微微摇头道:“这些村寨当中的主事人虽然没有官职,但却是被联邦官方和广大的冒险者们承认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勉强可以算是联邦官员。强盗杀人夺宝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官员杀人夺宝呢?这自然会引起恐慌。”

  小女孩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不关我们的事,姐,进去吧,你同学们都还在等着呢。不过话说回来,你就在这个档次的饭店请你同学吃散伙饭合适吗?老爸知道以后都觉得很无语。”

  “一顿散伙饭而已,又不是炫富。”短发女孩转过头来,赫然是慕芊芊,她淡漠的道:“再说我和他们其实不熟,走之前吃顿饭也只是礼貌罢了,选那么高档的地方干嘛?”

  小女孩“嘻”的一声笑了,正想说话,这时外面的街道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听到这句话,慕芊芊冰山一样的脸上,都变色了。

  外面喊的是:“最新消息!归子昂杀死监视他的执法部官员,带着直系亲属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