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群情激奋

噩梦宝藏 +A -A

  陈器本来就打算把此事闹的人尽皆知,这样才能对得起他在那几名女冒险者尸体前许下的承诺,所以他才会强忍着恶心,把那几具尸体和头颅厚厚的、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放进如意锅的空间当中。

  这可是用来煮东西吃的锅啊!

  要是沾了人肉味,那以后想想就恶心。

  这对陈器来说也算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虽然从实际上来说他没有任何的损失,但心里那股腻歪劲就别提了。

  按照他之前的想法,是打算把这些尸体放进归景山的房间里,给他把此事直接坐实,然后在寿宴之上趁着人最多,最热闹的时候,想个法子把人都给引过去。但是在看到蔷薇佣兵团来人以后,他就又改了主意,而到现在,已经是他换的第三套方案了。

  这就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过现在这种局面下,反而成为了揭露此事的最好时机,更是能够给陈器自己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一举两得。

  等一切都弄好的时候,金库的大门已经被打击的从墙体上脱落了大半,现在门外的人正在那位黄主管的口号下一起使劲,想要从边上推出一条缝隙,先钻进去一个人再说。

  陈器嘿嘿一笑,将如意锅变小收回,然后将一张写满血字的布帛扔在了地上,速度的从之前划开的大洞里跳出去,顺着密道快速的逃跑。

  逃跑的时候陈器也想过,要不要顺着原路返回。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其实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反正现在归家寨里已经乱成一锅八宝粥了,他出去以后随便找个人堆里一钻,谁也不知道这事是他做的。

  顺便,还能看看热闹。

  但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他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他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陈器没有忘记自己这次出门的真正目的,他是出来历练的,不是来看热闹的。他已经出来有一个月了,也就是说留给他继续历练的时间,已经不足一个月了。

  在剩下的日子里,他还想把自己的实力再提高一层,所以没那个闲工夫再去凑热闹。

  反正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给那几个姑娘报了仇,自己的良心上已经有了交待,最后留下的那张写满血字的布帛上面,记载了这件事情的大致过程――细节方面自然不会写,比如那头三阶魔狼,陈器只用了“较为值钱的战利品”来代替,还有他袭杀归景山等人的过程,也不用写到上面。

  或许有人会奇怪了,这样一份血书有用吗?

  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归家完全可以抵死不认,甚至倒打一耙,表示他们也是受害者,冒险者们会相信这份莫名的血书,还是相信归家寨以往的声誉?!

  但陈器要说的是――关他屁事?!

  他又不是法官,审判一个人还需要列出详细的证据链,他只是路见不平,然后把这一切都揭露出来而已。

  不信?

  无所谓!

  这些冒险者信了,不能给他带来半毛钱的收入,不信,陈器也同样没有一根毛的损失。

  你们爱信不信!

  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傻瓜?

  冒险者这个职业就是在刀口舔生活的,他们憨是憨了点,但绝对不傻!

  谁没事干了做这样的事情嫁祸给你们归家寨?而且血书上的内容也是经得起推敲。就算他们心中存有疑虑,但是,归家寨的名声却也彻底完了。

  对于任何冒险者来说,这种关乎性命的事情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更别说,这里还有蔷薇佣兵团的人在。

  其实想找证据,不是找不到,而是陈器没那个闲心,更没那个精力去找。

  但是蔷薇佣兵团的人却不同。

  死的是她们的姐妹,而且死状还是如此凄惨,若是不能为她们讨回一个公道,那蔷薇佣兵团日后在阳川城也不要混了!

  女尸上的精斑、伤痕、血迹甚至是指纹……

  想查的话,那简直不要太容易!

  可是,归子昂敢让她们查吗?

  归家人有多大的胆子,能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别人不清楚,他这个当老子的还不清楚?!

  所以,陈器根本不用去看这个热闹,因为事情做到这个地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不用看都能猜得到。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呢?

  陈器直奔到密道的尽头,这里有个梯子,出口在顶上,同样用合金做的盖子给锁上了――这样做的原因随便想想也知道,肯定是怕有人一不小心发现了这处密道口。

  这里摆放着许多涉水工具,加上周围环境潮湿,远处隐隐有水声响起,陈器赞叹一声,归家人果然想的周全。

  用藏锋刀把盖子打开,陈器顺着梯子爬上去以后,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山洞,里面乌漆麻黑,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这个出口的上方,特意移来了许多的碎石子。这种布置,就算有人偶然路过这里,也绝不会想到他们的脚下有一条隐秘的地道。

  陈器走出山洞,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是一处峡谷,地势陡峭,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凶兽都上不来。

  峡谷当中是一处激流,水面倒是不宽,但水流特别急,却是一处非常好的漂流的所在。

  穿上救生衣,再将从地道里带出来的浮艇扔进水里,陈器怪叫一声,跳上了浮艇,转瞬之间,就被水流冲出去了十几米的距离。

  这种情况下,后面的人若是没有准备充分,根本无法追捕。

  至于这激流会把他冲到哪里,陈器一点都不关心,也不担心,他现在满心里想的都是之前的所得,一想到自己发了笔横财,身家暴增,接下来不光是自己,包括父母、妹妹都能够过上富裕的生活,陈器就忍不住仰天大笑,笑声回荡在峡谷两侧,惊起了无数的飞鸟……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不提陈器在那里开怀大笑,来说说归家寨的金库这边。

  此时,金库大门边缘与墙壁的连接处,已经被打开了一个大缝,足够一个成年人钻过,而此时金库当中,也已经挤满了人。

  归子昂浑身发抖,脸色铁青。

  蔷薇佣兵团的副团长盛雁贞浑身发抖,一张俏脸上充满了杀气。

  而她带来的另外几名蔷薇佣兵团的女佣兵,早已经扑在地上的那几具女尸上,哭的死去活来。

  哦,哭的死去活来的不止她们几个。

  还有归家的一些人,都是归景山、归永豪他们的亲属。

  而那份血书,现在落在之前出主意的那位楚鑫商会的黄主管手里,他的旁边围满了人,一个个都伸长了脑袋,一边看血书上的内容,一边转过头,诡异的瞅着归子昂和蔷薇佣兵团的那几个人。

  盛雁贞显然也是看过这份血书了,她俏脸含煞,寒声道:“归寨主,我需要一个交待!”

  “你找我要交待?那我找谁要交待?!”归子昂气急败坏,语气里哪里还有之前的尊敬,他暴怒道:“你的团员死了,但我儿子也死了!还有我寨里的其他人,一共死了七个!我辛辛苦苦那么多年积攒下来的积蓄,被人一扫而空!我的交待在哪里?!”

  盛雁贞冷笑道:“归寨主,有句话叫做善恶到头终有报!如果这份血书上说的是真的,就算你家的公子已经死了,这件事情对你我两家来说,也不算完!”

  归子昂双眼喷火,怒视她,咬牙道:“盛团长,你这是在威胁我?!”

  “归寨主,你听清楚,我说的是‘如果这份血书上说的是真的’,我的话里已经有了前提。但归寨主你就这么坚决的认为我是在威胁你?那是不是说,归寨主已经承认我们姐妹是你们归家人杀的?!”

  “我没承认!你不要无理取闹!”

  眼看气氛剑拔弩张,这时那位黄主管站出来打圆场:“两位两位,都不要这么大火,咱们有话好好说。归寨主、盛团长,我知道你们两位都失去了重要的人,所以情绪激动,但这里毕竟不是案发现场,只有这么一份来历不明的血书,总不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归子昂心里稍稍一松,楚鑫商会是归家寨里最大的商会,也是他的金主,只要他站在自己这边,这件事情就有转机,他连忙道:“是是是,黄主管说的是!这一定是那伙贼栽赃嫁祸!”

  “是不是栽赃嫁祸,查一下就知道了。”一个魁梧的虬髯大汉站了出来,这人是战歌佣兵团的代表,也是有六级战兵的实力,他大声道:“我一个朋友就是联邦执法者,现在他人就在阳川城。他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让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那就是,死人是不会说谎的!蔷薇佣兵团的这几位姐妹身上满是伤痕,显然死前遭到了残酷的虐待,所以一定有什么证据还留在她们的身上。只要把她们的尸身带去阳川城内的联邦执法部,让法医一查,再比对一下,立刻就知道这份血书上写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没错!”在场的冒险者们群情激奋,纷纷支持。

  这是关系到每一个冒险者生命安全的大事,所以无论他们和蔷薇佣兵团有没有交情,都只能支持,也必须支持。

  因为,没有任何一名冒险者会愿意,当有朝一日自己猎杀到一头高阶凶兽,又或者是找到一株价值昂贵的灵草却无福消受,不但白白给他人作嫁,而且还要赔上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