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简单实用的方法

噩梦宝藏 +A -A

  听到外面传来的警铃声,陈器一拍脑袋,大叫一声“糟糕!”,同时他在心中暗骂自己,实在是太过得意忘形,以致于失了警惕。

  这里毕竟是归家寨中最核心,也是最重要的地方,哪怕之前做的布置再好,又岂能不留点机关作为防备?

  凭心而论,这个报警机关做的也实在是太过简单和低级,就是简单的利用箱子的重量,将机关压住,一旦有人在不解除机关的情况下从里面大量的取东西,或者直接挪动了箱子的位置,机关就会触发,同时报警。因为这机关并不是什么致命陷阱,所以之前陈器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的感觉,一时间难免有些大意。

  不过幸好,陈器也不是没有任何的准备。

  他昨日从归景山身上搜出这张地图的时候,就已经在打这个金库的主意了,所以专程在外面花了一整夜的时间做准备。原本也只是打算有备无患,但现在正好能用得到!

  陈器准备的东西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反而是最平凡、最普通、随处都能见到的两样东西。

  土、石头!

  因为之前陈器就对他这次洗劫金库做了一个较为完善的计划,其中自然会考虑到,要是万一被人发现,他应当如何脱身的问题。

  所以,他就在外面挖了一整夜,硬生生的挖了一两千斤的泥土,又搬了几大块巨石,放进了如意锅中。

  也许有人会奇怪,陈器挖这么些土和石头做什么?

  用处其实很简单,两个字――堵路!

  未谋胜,先谋败,这才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金库里有机关这种事情,陈器自然也早就做了相应的准备。

  根据那张地图上显示,无论是金库还是地道,面积都算不得宽广,所以陈器一早就做好了打算,那就是一旦出现突然状况,他就把如意锅里泥土和巨石倒出来。

  泥土和巨石看似平凡,但是在这种地方却可以占据大量的空间,可以有效的拖延归家人的追踪。

  方法虽然简单,但是非常有效!

  当然,要是没有如意锅这么个空间道具,陈器也用不出这种简单有效的方法。

  所以警铃声一响,陈器来不及再去收拾箱子,而是直接一个箭步冲到金库门口,将如意锅放大,把其中的泥土和巨石直接“哗啦啦”的倒了出来!

  更让陈器高兴的是,这件金库的门是往里开的,而这么多泥土和巨石挡在门后面,更是加大了归家人把大门推开的难度。

  一两千斤的泥土看似不多,几个五级以上的战兵就能抬走,但是加上巨石一起堵在门后面,便是觉醒境的骑士强者,都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将门给撞开。

  当然,陈器也不敢再逗留了,因为外面远远的已经传来了喧闹声。

  他速度的将剩下的箱子全部都扔进了如意锅里,当然这个过程也并不轻松,毕竟这些箱子一个个都不算轻,他能整个搬动的就直接搬,搬不动的,就化整为零。

  归家人来的速度很快,陈器刚费劲把那个装满金币的箱子弄到如意锅中以后,外面就响起了震天的砸门声。

  只是,一座金库的大门,那自然是无比坚固的,哪能说砸开就砸开?更不要说门后面还有一千多斤土以及几块巨石堆在那里,纵然归子昂打开了金库上面的锁,可面对着被泥土拱住的金库大门,一时也是束手无策。

  所以说简单的方法一旦奏效,反倒是十分难以破解。

  马上,大门上就响起了“咚咚咚”这种用力的砸门声,看来归家人也发现了,在这种情况下想打开大门只剩下一条路――用暴力砸开!

  门外热闹非凡,砸门声、叫骂声此起彼伏,还有人在出主意,要大伙赶紧掏家伙,一起把这门给切开。

  陈器就呵呵了。

  他刚才已经看过了,这金库内外两扇大门的材质是一样的,估计都是巴掌厚的特殊合金打造的,想把它切开?喊话的人真以为人人都有藏锋刀这种神兵?!

  不过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聪明人的。

  就在陈器把箱子搬完一半的时候,他听到外面突然静了下来,然后一个声音道:“门后面有东西堵着,这样乱砸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除了砸门以外,我们也的确没有第二个办法了。归寨主,你确定这个金库没有第二个入口?”

  归子昂没有说话,大概是在摇头。

  他憋屈啊!

  今天原本是他的五十岁大寿,正欢喜热闹着,突然安装在金库里的防盗铃响了。这可把他给吓坏了,连忙带人冲到金库前,却发现金库大门上的锁纹丝未动,但里面显然是有动静――那个时候陈器正在用如意锅往外倒土,动静可是不小。

  归子昂连忙拿出一直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了锁,却发现门后面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无论他如何使劲都推不开。

  警铃声还在不停的响,来参加他寿宴的几百人都听到了,都跟了过来,看到这一幕谁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归家寨的脸面都彻底丢完了!

  而且,还是在寨主的寿宴上丢的。

  但归子昂现在已经不考虑脸面的问题了,他在意的是金库里的财物,那可都是归家寨历经几十年积攒下来的,其中有不少的好东西,这次要是都丢了,那归家寨就不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了!

  不过他也奇怪,这个贼是怎么进入金库的?

  作为归家寨的寨主他自然很清楚,金库一共就只有两个门,一个通归家大宅,另外一个直通密道,难道是……

  归子昂心中一惊,这个贼是怎么知道密道的?

  不说别人,便是他自己,都没进过几次密道,那贼是怎么知道的?

  归子昂怎么都想不通,之前说话那人见他沉默,就道:“既然如此,那么六级以上的朋友们来个帮个忙。”

  门外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几个声音响起:“黄管事,有什么吩咐?”

  “黄管事有何良策?”

  “良策不敢当,”那个黄管事客气道:“想打开这个门也的确没有其他方法,只能硬砸。但是砸门也是需要技巧的,那么多人上去噼里啪啦一通乱砸,力量使不到一起,起不到什么效果。所以请几位一起出手,我数三声,几位用出你们最大的力量,拍在门上。”

  门外立刻就响起了一阵叫好声:“啊!这个主意好!”

  “黄管事不愧是楚鑫商会的大人物,这脑子就是比我们这些人灵活啊!”

  “那是,你们一个个脑子里全是肌肉,哪能跟人家黄管事相比?”

  就连金库里的陈器,也为这个黄管事的提议而赞叹。

  六级战兵力量非凡,全力一击的话能够打出千斤巨力,而且是几名六级战兵同时出手,一起发力,这样的话,的确很快就能把这扇大门给打开,纵是他用泥土在后面封固,也绝对挡不了太久。

  陈器赶紧动手收拾后面的东西,不过幸好,最重的几个箱子已经被他收好,剩下的这几个箱子重量不重,收拾起来也简单。

  这时,门外响起黄管事的三声倒数:“三、二、一,出手!”

  “轰!”

  一声惊天巨响!

  也不知道有几名六级以上的战兵同时出手,竟然是连带着地面都隐约震动了一下!

  而门外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几位同时出手,金库的大门在一击之下,边缘处就已经被震松了,有的地方连墙皮都给震脱了!

  这也难怪,虽说金库的大门是超厚的合金打造的,但整间金库用的也只是钢筋混凝土,虽然可能是比较结实的混凝土,但也绝对不可能有大门结实。在众人的强力一击之下,合金大门他们是没那个本事打碎,但门框与混凝土的连接处,却肯定被震松了。

  陈器拼命的往如意锅里划拉东西,这时外面的黄管事道:“效果很好,大家还能继续吗?”

  “当然能!”

  “依我看再来几下就能打开了。”

  “不错,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伙小贼那么胆大包天,竟然敢在寨主寿辰时前来偷盗!”

  归子昂的声音响起:“归某感谢各位辛苦!黄管事,请下令吧。”

  “不错,”一个英气的女声响起:“这些小贼听到响声肯定要跑,越早打开门,就越容易抓到他们!”

  陈器这时候已经开始收拾最后两个箱子,听到这个女声顿时一愣。

  这个声音他之前有听过,不就是那位蔷薇佣兵团的副团长盛雁贞的声音吗?!

  啊哈!

  这简直是天助我也!

  门上又是一声巨响,就连封在门后的泥土都被震散了不少。

  陈器快手快脚的将这最后两个箱子扔进如意锅,然后从如意锅里,取出了几个包裹了几层的,严严实实的口袋。

  将口袋一一打开,里面赫然是七个人头,还有五具赤果的女尸!

  正是之前蔷薇佣兵团的那五名女冒险者,以及被陈器斩杀的归景山等人的首级!

  对这几个人尸体的处理,陈器原本是另有打算的,但现在他突然发现,此时不正好是一个天赐良机吗?

  就不信了!

  作为蔷薇佣兵团的副团长,盛雁贞在打开门的刹那,看到自己团员被凌辱后的尸身,得知了她们死亡的真相时,能不当场和归家人翻脸!

  只要一闹起来,谁还会想着抓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