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金库

噩梦宝藏 +A -A

  第三十六章、金库

  听到知客的喊声,窗户前的陈器猛的一愣。

  蔷薇佣兵团的人到了?

  还是一名副团长?!

  陈器的第一反应就是,莫不是蔷薇佣兵团已经知道她们的团员被虐杀的事情了,来兴师问罪的?

  但马上,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基本不可能。

  要是蔷薇佣兵团的人知道此事,那么来的就不会是这几个人了,更不会准备了礼物。再看那名副团长脸上的表情,笑容之下带着几分怎么都掩饰不住的焦急,陈器就知道,她们一定还不知道自己团员的事情。只是,像她们这种正规佣兵团,一般都是纪律比较严明的,团员进山冒险,也肯定都有专门的路线以及时间安排,说不定还会有一些记号留下。

  就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

  算起来,那几名女冒险者死亡到现在已经有快两天的时间了,两天时间说起来似乎并不长,但别忘了,蔷薇佣兵团是一个纯女性的佣兵团,女性冒险者在野外出事的几率一般来说是要比男性要高出不少的。所以她们规定的时间比较严苛,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就好像当家长的一样,如果家里是男孩,那么他在外面野到第二天才回家,家长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如果是女孩,过了十点还不回家,家长就会开始担心起来。

  不过既然蔷薇佣兵团的人到了,那么自己的计划是不是也要改一改?

  毕竟是她们的自家姐妹,这种事情交给她们来处理,肯定要比自己出面合适的多,也应当的多。

  陈器陷入了思考当中。

  而这时,归家大宅已经热闹了起来。

  毕竟蔷薇佣兵团可不是什么小佣兵团,虽然她们都是女人,但是在整个阳川城中,她们也是稳居一线的大型佣兵团,一个副团长亲自到来,这面子可是不小。

  所以马上,归家大宅中就有一大群人走了出来,当先的是一个魁梧的中年人,他快步上前,对盛雁贞抱拳道:“盛团长亲自到来,我归家寨蓬荜生辉啊!”

  盛雁贞脸上挤出了笑容,也是抱拳道:“归寨主大寿,我们姐妹来的匆忙,讨一杯水酒,还请归寨主不要见怪。”

  那个中年人自然就是归家寨的现任寨主,归子昂,他豪爽的大笑道:“盛团长哪里的话,蔷薇佣兵团大名鼎鼎,各个都是女中豪杰,不让须眉。各位肯来,那是归某的荣幸!请!”

  “归寨主请。”

  两人笑着并肩进了大宅,路上时,盛雁贞低声道:“归寨主,我有一事相求。”

  “盛团长哪里的话?有事您只管吩咐!”

  “吩咐不敢当,只是我们团有几个姐妹之前失踪了,看她们之前留下的记号,是前来归家寨,但我们到这里一打听,却没有人见过她们。我们姐妹人少,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她们的踪迹和线索,所以想请归寨主帮忙,明天借给我们一些人,让我们可以沿途找寻我们姐妹的行踪。”

  归子昂哪里知道,那几名女冒险者早已经被他那不争气的小儿子给残害了,他只以为这正好是一个给蔷薇佣兵团示好的机会,连忙拍着胸脯道:“盛团长放心!明天清早,我就派寨子里的人帮忙寻找,一切都听盛团长调配!”

  “如此就多谢归寨主了,这个人情我们蔷薇佣兵团记下来了。”

  “好说好说,盛团长太客气了,请入首席来。”

  看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陈器摩挲着下巴上刚刚长出一点点的胡渣子,靠在窗台上仔细想了想以后,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既然寿宴快开始了,那么也该干活了!

  陈器到了楼下,服务员看到他这才下楼,奇道:“客官,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您怎么才下来啊?”

  陈器打着哈哈,笑道:“抱歉抱歉,之前赶路赶的太累了,一觉直接睡死了过去,差点耽误了时辰,我这就过去!”

  服务员嘀咕了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陈器也懒得理会他,直接出了旅馆的大门,在朦胧的夜色下,身影一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然,陈器可不会遁地术、隐身法之类的,他只是潜入到了阴影之中,然后顺着墙根,在那张地图的指示下,来到了附近不远处的一座废弃小屋前。

  那张地图上标记了,这个废弃小屋的正下方,就是归家寨的密道。这条密道,是归家寨的机密,也是最后的逃生路线,可以直接逃到寨子以外五里处的一处小河边,那里也早早准备好了涉水用具,可以让人直接顺着水流远遁。

  这条密道是归家祖上就开始修建的,前后花了两代人的时间才挖完,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归家寨被人或者是凶兽攻破,最后能够给归家人留上一条后路的。

  这么重要的密道,入口自然不可能在这么一座废弃小屋当中,而是在归家大宅内。

  就在归家的地下金库当中!

  这样设计有几个好处,首先,地下金库原本就是归家寨中最坚固,最安全的地方。而当归家人用到这条密道的时候,也肯定是发生了不得不逃的大劫的时候。而第一时间撤退到金库当中,把结实的大门从里面一关,外面不管是什么危险,最起码都能拖延一段时间。

  其次,如果当时真的是情况紧急,说不定连行李都来不及收拾,那么只要进入到金库当中,自然有足够的财富可以带上,以图将来东山再起。

  第三,金库的钥匙从来也都只有寨主才有,而且金库也从来都是最安全、最隐秘的地方,这样也保证了这条密道平日里不会被人给发现。

  至于这样做会不会引狼入室,让小偷直接顺着地道摸到金库里……

  陈器在那间小屋当中,直接用藏锋刀在地上挖了一个大洞,一直挖通到地道当中,然后顺着地道来到金库门前时,他就明白,归家先祖这样安排,也肯定是提前想好了一切的可能。

  这个金库的大门,是用一种非常坚固的合金打造的,而且门外连锁都没有。

  很显然,这扇通往密道的大门,一来无比坚固,二来呢,也只有通过里面才能打开。而再往深处想一想,说不定金库当中,还有专门的采音铜管之类的小机关,甚至还可能有杀人的机关摆在那里。

  毕竟,想要破开这扇合金大门,在外面连门锁都没有的情况下,只能采取暴力拆解的方法。

  这样一来,巨大的声响立刻就会惊动地上面的人。

  陈器咂咂嘴,这个安全措施做的……

  太特么搞笑了!

  归家先祖的确是考虑到了不少因素,但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一点……

  陈器拿出藏锋刀,轻轻在门上一插。

  “嗤!”的一声。

  好像是切豆腐一样,藏锋刀轻松的就扎进了这扇又厚又硬的合金大门中。

  左划一刀,右划一刀,上面划一刀,下面再划一刀……

  一个足有一人大小,口字型的大洞就这么被藏锋刀轻松的切了出来,而且几乎一点噪音都没有发出来。

  陈器将被划开的钢板用力拉出来,赞叹的“嗬”了一声。

  这合金钢板竟然足足有一掌厚!

  看来当年归家寨的人为了打造这个金库和这条地道,真的是花了不少的心血,不少的财力。

  但是,然并卵啊!

  感慨之后,陈器就顺着这个划开的大洞钻了进去。

  好多的箱子啊!

  箱子上虽然上了锁,但一掌厚的合金大门都难不住陈器,一个锁头又算的了什么?

  一刀切开锁头,陈器打开了一个箱子,顿时咽了口口水!

  我的个乖乖,都是金币!

  这一个箱子里,竟然满满的都是金币!

  这箱子可是有半人多高,那满满一箱子金币,岂不是说有好几千枚!

  而且,这里有足足……呃,一二三四五六七,有足足二十个箱子!

  那不得有十几万金币啊!

  还好陈器没有被冲昏头脑,立刻就觉得不可能。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归家寨,怎么可能有十几万金币的,便是阳川城的大富之家,又有几个家里能有十几万金币的?!

  他连忙把其他的箱子一一打开,果然,在其他箱子里,装的大都是一些硝制好的凶兽毛皮、牙齿等耐放之物,另外还有几个箱子里装的是一些材料,有药草,有矿石,有水晶等等,无一不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

  想想也是,能让归家人珍而重之藏在仓库里的,可能是一般的货色吗?

  还有一个箱子里装的是地契之类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对于陈器来说完全没用――就算他拿着地契找上门,人家就会认吗?

  反而暴露出了这些东西是他偷的,啊呸,拿的。

  不过陈器也不会放过这些东西,他心里想的是哪怕我用不上,给你们添点堵也好,反正这些地契房契之类的东西又没有多重。

  “发达了!发达了!”

  陈器激动的鼻涕都快流了出来,这些东西虽然不是金币,但其中有不少比金币还要值钱!

  这二十个大箱子,加在一起绝对有好几万金币的价值!

  作为一个连银币都要省着花的人,这还不就是等于重了头彩?!

  夜长梦多,陈器连忙动手,召唤出如意锅并且放大,开始把箱子往锅里搬。

  但是,就在他刚累死累活把第一个装满金币的箱子搬起来的时候,突然……

  “叮铃铃铃铃!”

  警铃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