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一锅多用

噩梦宝藏 +A -A

  锅名如意,顺我心意。

  陈器一早就察觉到了归景山的不正常,自然得有所准备。再加上归永豪肯定是知道归景山打算的,而且他的腿上有伤,所以未尽全力,陈器也乐的顺水推舟,将计就计,并没有死缠烂打,而是在战斗的空隙之中,偷偷的挪动肌肉,再通过手上一些小动作,把藏在怀里的如意锅给挪到了背上。

  如意锅大小随心,所以,当归景山爆发那一枪刺来之时,陈器心念一动,如意锅变大,轻松的将这记必杀一枪挡下!

  这如意锅的材质与藏锋刀一样,或者说,有相当一部分是一样的,其坚固程度根本不用怀疑。

  虽然是一口锅,但用的时机对了,却等于就是贴在陈器背上的一块盾牌,就凭归景山那点本事,别说打破如意锅,就连他枪上的力量都被如意锅的特殊材质所吸收,竟然没给陈器造成一丝半点的损伤!

  陈器怜悯的看着归景山道:“你的真实实力,应该与归永豪不相上下吧?说不定你还比他要强一些。如果一开始你不是想这种歪点子,而是以你的真实实力来战斗,再加上归永豪,你们两个五级战兵联手,又都没有受伤的情况下,我别说全歼你们,能全身而退都算是侥幸。但是你却偏偏放弃了你的优势,转用阴谋诡计来取胜,你输的活该!”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归景山嚎叫道:“你以为我想隐藏实力吗?!你以为我每次回来都要给自己打上两针抑制药剂是好玩的吗?!因为我母亲是个小妾,所以我没有选择!除非我的实力能够达到七级战兵,成为寨子里最强的人,否则我就要永远被我那几个哥哥压在头上!他们不会看着我出头的,你明白这种感受吗?!”

  “我不需要明白,你说的这些又管我屁事?”陈器嘲弄的道:“我是来杀人的,刚才的话我也只不过是随便感触一下。坦白说来之前我并没有想到就能这么轻松的把你们给一打尽,是你们自己的愚蠢给了我机会。”

  归景山怨毒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杀我们?是我的哪个好哥哥请你出手的吗?”

  “你只会往你一家人的内部争斗上去想吗?就在之前你们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残忍的虐杀了蔷薇佣兵团的五名女冒险者,这么快你就忘了吗?!”

  “你是为了她们?!你是蔷薇佣兵团的人?!不可能,蔷薇佣兵团只有女人!”

  “我只是路过,为她们讨回公道罢了。当然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我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你一定是认识她们,对不对?”

  “我跟她们真的没关系。”陈器叹了口气:“这匹三阶魔狼,本来就是我杀的,我来收回自己的战利品,但料想你们一定不肯给,所以加上之前你们的做的事,就让我有了充足的理由杀你们。这个解释我想你应该满意了。”

  归景山惊呼:“怎么可能?!那可是三阶凶兽,你凭什么能杀死三阶凶兽?!”

  “就凭这个!”陈器大喝一声,一招抽刀断水,将归景山直接斩成两段,这一刀速度极快,归景山根本来不及反应。

  “归家寨……不会放过你的……”归景山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发出了恶毒的诅咒。

  “没关系,也要等他们有这个功夫来找我麻烦才行。”

  “我不……甘心!我好不容易……卧薪尝胆……好不容易……我好恨!”

  看着归景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陈器只感觉心头一阵剧烈的快意,仿佛有一口压在心头的闷气被彻底的发泄了出来,一时间只觉得神清气爽,天蓝花香,好像整个人都得到了几分升华!

  “这便是快意恩仇的感觉吗?!”陈器仔细体味了一下这种感觉,然后笑道:“看来那些黑书上写的没错,精神修行,讲究念头通达。之前那几名女冒险者的惨状让我耿耿于怀,如今替她们报了仇,我的念头通达多了,心结一去,整个人都舒爽了三分,对我日后的修行,也是大有裨益!”

  “不过,事情还没有做完,这几个家伙是宰了,但对于归家寨来说,损失的也不过就只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子弟罢了。他们还可以继续逍遥,说不定,在知道归景山死了以后,他们当中还有很多人会觉得高兴呢?”

  坦白说,这个归景山算的上是陈器见过的人中,最有心机的一个。

  按照他全力发挥的那一枪来推算,他的实力比起归永豪恐怕还要强上几分,妥妥的五级战兵的水平。他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岁出头,有这般实力,在这阳川城周边范围内,除了各大武院当中排名顶尖的天之骄子们,他这份天赋也算是很不错了。

  更为难得的是,他竟然一直都用抑制药剂压制自己的实力,扮出一副二世祖的样子。

  此人无论是心机还是毅力,都远胜常人。

  如果不是他一时贪婪,遭来了自己,最终引来了杀身之祸的话,陈器几乎可以断定,再过几年的话,整个归家寨就一定是他的天下。

  不过,陈器一样看不起他。

  这人的气量实在太过狭小。

  区区一个归家寨,就算一年能够收入几百金币,又有什么好争的?

  只要能够突破觉醒境,被联邦册封为骑士,接下来无论被人招揽,还是自己外出打拼,一年几百金币很多吗?!

  现在这个时代,不,应该说是自古到今,最为保值的永远是自己的实力,只要自己实力够强,那么无论是财富、权力、美女,还不要什么有什么?!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归景山有的,只不过是一些小聪明罢了。

  将山谷中六具尸体的首级割了下来,陈器打算把这些首级带去,放到那几名女冒险者的尸体旁用以祭奠,让英灵安息。

  不过现在他有一个问题很是头疼。

  那就是这头暗黑魔狼的尸体。

  他现在有事要去做,所以不可能把这么重的东西带在身边,但如果继续丢在这,且不说狼肉会不会变质,万一要是等他人不在,又被其他路过的人或者凶兽给叼走了,那陈器可就真的要哭了!

  但七八百斤重的猎物带在身上,可能吗?

  如果没有发生之前的事情,没有宰掉归家寨的人,陈器估计会把这头三阶魔狼的尸体先扛去归家寨中进行处理。但是现在他已经得知归家寨并不是那么规矩,这头三阶魔狼估计会让很多人动心,所以他肯定不会再给自己找麻烦。

  “哎,要是有传说中的空间装备就好了!”陈器感叹道。

  空间装备,那可真的是传说中的神物,号称是冒险者们最极品的装备。

  没有任何一名冒险者不渴望一件空间装备的。

  因为有了空间装备,他们就可以携带更多的补给,同时收获更多的猎物。

  但问题是,空间装备的价格,别说是陈器,就算是觉醒境的骑士强者们,都连想都不敢想――那已经不是用金币为单位来计算的了――具体什么价格,陈器也不清楚,但他偶然听说过,就算是慕芊芊这种阳川城的巨富之家,倾全家的财力都未必能买到一个最低级的空间戒指。

  空间装备的昂贵和珍贵,可见一斑。

  陈器仔细想了想,眼下最好的办法,大概就是只能将这头暗黑魔狼分解掉,皮、筋、魔晶等肯定要留着,至于血肉的话,用如意锅做成肉干,也能够减轻相当一部分重量。

  当然,他也没打算现在就尝尝三阶凶兽的味道。

  毕竟刚杀了人,陈器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没好到这种程度。

  将如意锅从背后拿出来,陈器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锅身上一点印子都没有,显然刚才归景山的那一枪根本就没有能力给如意锅造成半点伤害。

  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了陈器心头。

  这如意锅如此坚固,只是用来做料理也实在是大材小用了,他完全可以将其当做是盾牌来用!

  这样的话,他右手藏锋刀,左手如意锅,可谓是攻防兼备!

  当然,前提是他能丢得起那个人!

  提着一口黑锅出去战斗,估计他的对手都会活生生笑疯掉!

  陈器摇摇头,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因为就算他不嫌丢人,但他也没有用锅的“锅法”战技啊!更何况藏锋七式当中很多招式都是双手持刀,他也没多出一支手来用锅啊。

  看来只能放弃这个有些好笑的打算了。

  还是努力把藏锋七式练好,这才是他未来安身立命的根本。

  接下来陈器就开始处理暗黑魔狼,将其扒皮放血剔骨,虽然弄的晚了,有很多血液已经渗入到了肉中,当相信有如意锅在的话,是不会影响到肉本身的美味的。

  就在陈器将割下来的大肉块一块一块往如意锅里扔的时候,突然,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这如意锅可以大小如意,那它内部的空间呢?

  如果,将东西放进如意锅中,再将如意锅缩小,那么里面的东西是会随之缩小?还是会被彻底压扁?

  而当如意锅重新放大回原本的大小以后,里面的东西还是不是原样?

  如果还是原样的话,那岂不就是说……

  这如意锅本身,就可以当做是一件空间装备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