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黑锅与宝甲

噩梦宝藏 +A -A

  见陈器攻向自己,归景山吓的仓惶后退,几乎可以说是连滚带爬,那样子狼狈至极。不过虽说姿势丑了点,但效果却是不错的,勘勘躲过了陈器那一刀。这时身后的归永豪大叫着冲了上来,又将陈器缠住,这才救了归景山一条小命。

  陈器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也顾不得再追杀归景山,再次与归永豪缠斗起来。

  这种蔑视把归景山气的哇哇直叫,在外围找准机会,对着陈器后心一枪刺来!

  这个机会选择的挺好,正是陈器和归永豪交手的一次关键时刻,准头也是不错,但可惜的是,这一枪的力道实在是太弱,被陈器反手随便一撩,就轻松荡开,并没有能够制造出任何的威胁。

  但是归景山并不甘心,他在一旁伺机潜伏着,偶尔发现破绽就上来攻上一枪,但因为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弱,根本无法给陈器造成什么威胁,充其量也就只能恶心一下陈器罢了。但这家伙很聪明,他站的距离很远,一时半伙,被归永豪缠住的陈器也奈何不了他。

  就好像是一句俗语说的那样――癞蛤蟆趴在脚背上,不咬人,恶心人!

  几次下来,陈器也懒得理会这个只能动这些小动作的归景山了,只要他解决了归永豪这个五级战兵,剩下归景山这家伙,就是砧板上的肉。

  归永豪现在的压力是越来越大,形势也对他越来越不利。

  说起来一切都要怪他自己,之前一激动在他自己腿上划了那么一刀。

  虽然当场就拿金疮药封住伤口,但在和陈器如此激烈的战斗下,那伤口早就被挣开了,鲜血一直在流,他也没有办法去止血。就算他是五级战兵,浑身的血又能做几斤毛血旺?打到现在,归永豪已经感觉到身上隐隐发冷,力气也在慢慢流失。

  照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不出五十招,他就会彻底落入下风,那时候他们就只能任由眼前这个年轻人宰割了。陈器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并不着急,一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打法,就算归永豪接连露出几个破绽,他都不主动进攻。

  圈子外面的归景山也是个聪明人,看到归永豪越来越不支,突然发出了一声怪叫,又挺枪刺了上来!

  他这一次似乎很是心急,这一枪选择的时机其实算不得好,而且,有了前几次的经历,谁还会把他这个废柴当回事?

  但陈器背对着归景山没有看到,就在归景山发出那一声怪叫时,他掏出一枚针剂,打进了自己的肌肉里。马上,他的上身变得赤红一片,肌肉好像是充了气一样,猛然膨胀了一大圈,原本只能算是匀称的肌肉突然就变得好像是硬石块一样!

  他的眼神,也由之前的惊惶,变成了得意、兴奋,还有嗜血的狂热!

  他刺出来的这一枪,也完全不是之前那般软绵绵的模样,而是有如蛟龙出海,枪未至,但四周的空气就已经被带动的狂躁不安!

  陈器立刻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但就在这时,他面前的归永豪脸上也露出了阴险、狂热的笑容,硬生生的冲破刀光,手中的狼牙匕首直刺陈器的小腹!

  这是一个圈套!

  一个预谋已久的圈套!

  固然,陈器现在可以一刀就将归永豪斩成两段,但是如果他那样做了,身后的那一枪绝对会要了他的命!

  如果他回身去挡那一枪,且不说这一枪能不能挡的下来,但归永豪手中的狼牙肯定会刺进他的身体里,纵然要不了命,也绝对会重创与他!

  这是一个杀局!

  杀局的关键人物,就是身后那个之前一直表现的很废柴,而且只挂着二级战兵徽章的纨绔子弟――归景山!

  一枪一牙,前后夹击。

  眼看陈器不死也要重伤,可就在这时,陈器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意,手中长刀连半点收敛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朝着归永豪劈下!

  这一瞬间,归永豪整个人都有些傻了。

  不对啊!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在遇到这种两面夹击的情况下,而且还是后方的攻击绝对致命的局势下,都会下意识的做出分析,得出利弊,然后就会放弃攻击自己,而想办法去应对身后的那一枪!

  毕竟,狼牙刺入他的身体只能给他造成重伤,要不了他的性命,但是身后那一枪,只要挨上了,他绝对必死无疑!

  难道说他想和自己同归于尽?!

  归永豪有些退缩了,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只要眼前这个家伙顾不得身后那一枪,那他就必死无疑,自己还是保命要紧。而且这家伙招式已老,就算自己这时候撤身退出,他也根本没有机会再变招了!

  电光火石之间,归永豪选择了安全第一,迈出去的脚在地上用力一蹬,借助这股力量抵消了他之前的冲击之势,同时身形往后退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归景山的那一枪,刺中了陈器的后心!

  “铛!”

  一声清脆的响声,仿佛是刺到了某样金属之上。

  归景山却不以为意,因为他这一枪是他这些年苦练的绝技,就算是铁甲也能刺穿。但马上,枪头反馈来的感觉让他大惊失色。

  因为,枪头碎了!

  这可是特殊合金打造的枪头,就算是皮糙肉厚的二阶凶兽,也可以一枪刺上一个窟窿。

  它怎么会碎的?!

  怎么可能碎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枪头碎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他辛苦布局半天,好不容易抓住机会突然爆发刺出去的惊天一枪,根本就没有伤到这个人分毫?!

  “糟糕!”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归景山的心头升起,然后他就看到陈器一刀劈下!

  “嚓!”

  一心后退却导致自己中门大开的归永豪,被一刀从左肩劈下,划到腰间,成了两段!

  “不!”

  归景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但却也已经救不了归永豪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对自己忠心耿耿,而且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秘密的心腹,就这么成了两半!

  归永豪毕竟是五级战兵,生命力强大,被这样劈成两半以后,竟然一时还没有死,还有最后一口气。

  他半个身子落在地上,艰难的指着陈器,困难的道:“你,你,你怎么可能……”

  或许是看在他只有一口气的份上,从一开始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的陈器,终于开口了:“你们这点小伎俩,我早就看出来了。就凭他的眼力和魄力,这家伙绝不是什么二级战兵,但我好奇的是他之前所展现出来的气血与身材,也的确是二级战兵的样子。不过现在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应该是吃了抑制药剂吧?”

  抑制药剂是一种奇特的药物,可以压制身体内强大的气血力量,让一个人的实力以及外在的肌肉表现,变得和普通人一样。

  这种药剂当然不是给人扮猪吃老虎用的,原本是给那些精神修行出现异常,以致于走火入魔、气血逆乱的强者们使用的。

  以前在怒风武院的时候,学校里一名实力非常强悍的觉醒境的副院长,就因为精神修行上出了岔子,导致气血逆乱,差点就走火入魔疯癫而亡。这件事在怒风武院闹的挺大,最后这名教授就是被用抑制药剂强行将身体机能压制到最低状态,才能缓缓治疗他体内的伤势。

  服用这种抑制药剂,对身体虽然没太大坏处,但也没什么好处,正常人是根本不会用的。

  而之所以陈器判定他是服用了抑制药剂,是因为这种药剂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在服用以后,可以通过解药暂时解除药剂的抑制效果。

  但是这种解除只是暂时的,持续的时间也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不过因为之前压制的原因,一旦爆发起来,可以发挥出比自己原有等级更强大的力量。只不过当这股力量爆发完了以后,就会陷入到好几天的虚弱期――虚弱的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因为那位副院长的关系,陈器专门查过抑制药剂的资料,所以知道的很是详细。

  所以他现在看向归景山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这家伙就算是爆发了,从他刚才那一枪的力道来看,也不过就是五级战兵的水准,自己丝毫不惧。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这种状态只能持续十几分钟,然后他就会变成一个彻底的废人。

  自己随手就能把他给宰了。

  显然,归景山也明白这一点,他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崩溃了,冲着陈器大吼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我辛辛苦苦隐藏自己的实力那么久,把自己装扮成一个一无是处的二百五,然后趁人不备突然爆发偷袭,从来都是无往不利!可你怎么会没事的?你凭什么能没事?!”

  愣了一下,归景山惊呼道:“你身上穿了宝甲?!可是什么宝甲能够挡住我那一枪?!而且你……”

  后面的话不用说了,因为陈器现在一身破烂的衣衫,根本就不像是穿着什么宝甲的样子。

  陈器得意一笑,宝甲吗?

  不过是口黑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