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不简单的纨绔子弟

噩梦宝藏 +A -A

  人如奔马,刀似惊鸿!

  陈器距离这些人原本也就只有二三十步的距离,瞬息之间就冲了上来,抬手便是藏锋七式当中的杀招!

  流星追影!

  站在圈子最外面的一个三级战兵,在这一刀下连反应的动作都没来得及做出,就被劈成了两半!

  陈器乘胜追击,转身又是一刀,劈向最后一名三级战兵。不过这个时候这些人终于是反应了过来,这名三级战兵顺手抓起身边的厚背刀伸刀一挡,归永豪和另外一名四级战兵也朝着陈器攻了过来――因为赶的急,归永豪根本来不及拿他的武器,而是以手中的狼牙作为匕首短刃,直刺陈器后心,那名四级战兵也是与他配合默契,手中长枪如毒蛇一般刺向陈器的额头。

  “嚓”的一声轻响,那名三级战兵手中几十斤重的厚背刀好像是豆腐一样被砍成了两断,可奇怪的是,陈器这一刀却没有乘势而下,反而化作一道圆弧,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绕到脑后!

  这时,归永豪手中的狼牙,以及四级战兵手里的长枪刚好追到陈器身后,陈器根本来不及回头,但却好像是长了后眼一样,藏锋刀回旋一撩,便将两人攻势轻松化解。

  两人偷袭虽未竟全功,但却起到了围魏救赵的效果,那四级战兵抖了个枪花,枪如蛟龙,将陈器缠住,同时对救下的那三级战兵大喝道:“阿木,右手!”,说话期间,枪影漫天,直接封住了陈器左边空间。

  归永豪更是手持狼牙,一个突进,直刺陈器心口!

  他们几人经常在一起战斗,彼此之间早有默契。他这样一喊,那个叫阿木的三级战兵应该会马上出刀,攻向敌人的右手边,这样一来,他俩一左一右,将对方挪腾空间封死,归永豪中路突进,说不定就能一击致命。

  可是,两人一左一中,那个叫阿木的却是好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陈器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随意的往自己右手边踏出一步,便轻松避开了两人的攻击,而且还一步就占据到了归永豪空荡荡毫无防备的侧面。

  大好机会!

  藏锋七式第二招――抽刀断水!

  归永豪万万没想到,在刚才的关键时刻,阿木竟然会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以致于他侧面全空,露出老大的破绽。但这时那把黑刀已经划破空气,砍向他的脖子,他也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想。只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杀气将他笼罩在内,刀未至,但刀上的杀意却让他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仿佛下一秒死亡就会降临。

  不过归永豪总归是五级战兵,身体的各项素质都远超普通人,在这危机时刻,他的身体本能救了他。

  一个铁板桥,跟着就地一滚。

  虽然姿势很不雅观,但终于是躲过了这可怕的一刀!

  但是,他这样一躲,却将身后的那名持枪的四级战兵,暴露在了陈器的刀下!

  鲜血喷涌!

  那名四级战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这石破天惊的一道割断了喉咙。

  因为距离稍远,陈器这一刀也只是勘勘划破了他的咽喉,这名四级战兵双手紧紧捂着伤口,鲜血从指缝中往外拼命的渗出。他的眼睛几乎都要突了出来,死死的瞪着归永豪,似乎不相信刚才归永豪为了自己保命,而将他暴露在了对方的刀口之下。

  看到这样的目光,归永豪又惊又怒,他其实并没有出卖同伴的想法,只是刚才在生死之间无暇多想,只能凭本能做出了躲避的动作。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阿木的古怪,他竟然没有按照吩咐去攻敌人的右手边,以致于原本默契的三角攻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

  “阿木!你在干什么?!”归永豪冲着阿木怒吼。

  但这时,他却看到,阿木的额头眉心处出现了一丝血线,那血线越来越大,化作一记血痕,阿木仰天倒下,两眼还睁的大大的,空洞的目光中残留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

  “好快的刀!”

  归永豪倒吸一口冷气,他毕竟见多识广,已经猜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陈器那一刀斩断了阿木的厚背刀后回转格挡,看似好像是被逼的不得不放弃击杀阿木,但其实他那一刀已经使完了。

  只是因为那一刀的速度太快,仿佛是蜻蜓点水一般,所以旁人根本就没有看的清楚。

  实际上,在回转防守之前,那一刀就已经掠过了阿木的眉心。

  刀气入脑,直接粉碎了他的生机。

  这样一来,陈器转眼间就斩杀四人,只余下归永豪和归景山这两个家伙。

  归永豪也有些崩溃了,嘶声力竭的大吼道:“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们动手?!为什么?!”

  归景山这时候却表现出了几分急智,他赔笑道:“这位朋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陈器持刀转向两人,眼神冰冷,仿佛在看一对死人,对于他们的问题,却是连开口的兴趣都没有。

  书上写过无数次,反派都是死于话多。

  陈器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又是一刀劈出,那架势蛮不讲理至极,归永豪不敢硬接,连忙拉着归景山躲开。

  “轰!”

  一声巨响,他们身后原本用来休息的大石,在这一刀下被劈成了两半!

  好锋利的刀!

  好霸道的刀法!

  好不讲理的人!

  归景山和归永豪自己觉得他们以往已经够不讲理了,但是跟眼前这人一比,却实在是弱的爆了。但他们也确定了,这人对他们的必杀之心,绝不是用言语能够撼动的。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归景山大喝道:“永豪,我们跟他拼了!我虽然只是二级战兵,但也不是案板上的肉!”,然后他又道:“他的刀太长,近身跟他打!”

  归永豪眼中露出一丝明悟光芒,大声喝道:“明白!”

  话音刚落,归永豪手持狼牙攻了上来,归景山从旁边捡了一把长枪,在一旁策应。

  所谓一寸短,一寸险。

  归永豪以狼牙做匕首,贴身短打,招招都是以伤换伤的打法,逼得陈器不得不与他纠缠,发挥不出来刀法的长处。

  人说三尺青锋,一般的宝剑大概三尺三左右,陈器这把藏锋刀长有四尺,比一般的宝剑还要长出数寸。原本应该是一寸长,一寸强,但被归永豪贴身以后,长刀的优势就发挥不出来了。更何况归永豪是五级战兵,陈器觉得自己的实力现在应该还是三级出头,不足四级战兵的样子。

  这样一来,无论是力量、反应、速度,都是归永豪占据了上风,偏生他的速度又快,狼牙飞点,招招不离要害,逼得陈器施展不开刀势,而想要使出藏锋七式中的杀招,又没有那个机会。

  而且旁边的归景山也鬼精鬼精的,这家伙虽然只挂着二级战兵的徽章,但是眼力却是十分毒辣,与归永豪的默契也是让人惊叹。他站在一旁,手持长枪策应,却不轻易加入到战圈之中,唯有看到归永豪出现破绽之时,便是一枪刺来,虽然他没那个本事可以帮归永豪把破绽彻底弥补,但他也完全不需要那样做,只需要围魏救赵,给归永豪争取到不到一秒的时间,就足够归永豪自己将破绽补上了。

  陈器心中感叹,他得了藏锋刀,学了藏锋七式以后,自以为有了奇遇,却是小觑了天下英雄。

  五级战兵,果然十分难对付!

  按照联邦的规矩,想要通过某个级别的战兵考核,必须要在速度、力量、耐力、反应能力等二十多项考核当中,有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成绩达到联邦的考核标准才算通过,为其颁发勋章。这二十多项考核陈器虽然记得不全,但一些关键数据他是记得的。

  比如,想要通过五级战兵的考核,百米要达到八秒五以内,深蹲力量超过五百公斤、卧推力量三百公斤,硬拉力量四百五十公斤。

  当然不同的人因为天赋不同,或许在某些方面要强一点,在其他地方要稍弱一些。但是只要能够通过相应战兵考核的,就算弱也不至于弱到哪里去。

  短兵相接,不可能全部用刀。无奈之下,陈器与归永豪在身体上也硬碰硬了几下,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道远逊对方不少。

  如果不是因为归永豪之前脑子一时发热,在他自己大腿上划了一刀,那道伤口严重影响到了他的速度和步法,陈器现在只怕会更加的吃力!

  这样打下去,节奏完全掌握在对方手里,自己发挥不出来藏锋刀的优势,局势只会越来越不利!

  他忍不住看了边上捅黑枪的归景山一眼,心中奇怪。

  从这家伙的种种表现来看,他绝对是个聪明人,而且对战斗有着异常高的阅读能力。正是他的一句话,归永豪选择了和自己贴身短打,克制住了藏锋刀的优势。又是这家伙,看似毫无章法的一枪,却往往都弥补了归永豪的破绽!

  再联想之前他们的对话,陈器心中已经百分百的肯定,这个归家寨的四少爷,绝对不是二级战兵这么简单!

  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得出这个结论,陈器心中立刻有了计较。

  既然你想算计我,那正好借助这个机会,让小爷来个将计就计!

  “砰!”

  在狭小的空间内,缠斗的两人手肘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归永豪冷哼一声,陈器却是被直接撞退了半步,但这半步,却是朝着圈外归景山的方向踏了过去。

  然后,陈器一刀劈向归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