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好大一个馅饼

噩梦宝藏 +A -A

  “四少,你忍着点痛。”

  开满蓝色野花的山谷中,摆放着一具巨大的狼尸。狼尸的前方,一个身形魁梧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截狼牙,道了声歉以后,狠狠的扎进面前一个穿着华贵衣衫的少年的大腿上,然后往下一划!

  归景山发出一声惨叫,嘴里原本咬着的布巾都落了下来,但是归永豪却毫不手软,用手里的狼牙做匕首状,连续几下,又在他身上划出了几道伤口。

  这几道伤口又长又深,归景山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从小到大,他何曾受过这样的罪?也幸好归永豪出手速度极快,疼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做完这一切,旁边几个人连忙凑上来,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伤药,敷在了他的伤口上。

  这几个人也是人人带伤,身上的衣服都破的不成样子,而且他们身上的伤口比起归景山要大的多了。

  一人一边给归景山上药,一边有些抱怨的道:“永豪哥,有必要这样做吗?四少可从来都没吃过这种苦头啊!”,语气是抱怨,但实际上还是在拍马屁。

  “当然有必要!”归永豪道:“这可是三阶的暗黑魔狼!你们知道三阶凶兽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吗?!就算是寨主这样的七级战兵,单打独斗的话也不是三阶凶兽的对手,除非有灵器以上的神兵相助才有可能。我们要是完好的回去,谁会相信是我们杀死了这头三阶魔狼的?到时候就不是出风头,而是丢人了!”

  “可是……”那人不服,强辩道:“我们之前不是对好词了?说我们碰到这头三阶魔狼的时候,它就已经身受重伤了?而且我们又动用了陷阱迷药这类的东西才杀死它的,为什么还要受这个罪?”

  “蠢!”归永豪骂道:“困兽一搏,是何等可怕?更不要说这还是一头三阶凶兽!我们全须全引的回去,还说什么受伤陷阱之类的,你干脆直接告诉别人这头狼尸是我们白捡的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不弄得一身伤,凭什么跟别人说,这匹魔狼是我们杀的?我们身上的不是伤疤,而是荣耀!明白吗?!”

  那人有些不太服气,这时归景山说话了:“永豪说的对,只有弄了这一身伤,才能证明这头暗黑魔狼是我们杀的。要不然,老大老二老三他们是不会信的。当然,就算是我们弄成这个样子,他们也肯定不信。不过无所谓,我们要的不是他们相信,我们要的只是一个凭证罢了。他们不信无所谓,别人信了,那就行了。”

  “是,四少英明。”

  归景山看着之前说话挑事那人,道:“你也别怪永豪了,按照计划,待会他身上的伤才是最重的。毕竟他是我们几个当中实力最强的,战斗时也肯定是冲在最前面,受的伤肯定也是最重,所以永豪的牺牲才是最大的,起码得两三个月下不了床,这样才真实。”

  “是!”那人随波逐流,对归永豪道歉:“永豪哥,是我没考虑周全。”

  “好了,都别说了。一会永延回来,你们就动手,把我照死里整,给我留口气就成!”

  “永豪哥,你辛苦了!”

  “永豪哥真是楷模啊!”

  归景山更是两眼含泪,一脸肉麻的道:“永豪,你的情谊我这辈子都会记得!你放心,我们兄弟的血不会白流的!击杀三阶魔狼是何等大功,到时候我再让我妈安排人在寨里为我们兄弟造势,这样一来,你我兄弟在寨中的地位必定会大大提升!到时候你我都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更多的权力。我们再继续努力的话,归家寨迟早会是我们的!到时候我当寨主,你就当二寨主!”

  归永豪“激动万分”,拿起手里的狼牙,照着自己大腿就是狠狠的一下,激动的道:“谢少主!待会请少主全力出手,千万不要怜惜我!”

  不远处,躲在草丛当中的陈器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要不是他现在的精神修为已经颇有火候,只怕早就忍不住弄出动静,暴露了。

  太特么的搞笑了!

  陈器原本都做好了要打一场硬仗的准备,他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山谷,还在想着如何下手,就听到山谷里传来惨叫声。

  陈器的第一反应,是这几个家伙自己内讧了!

  毕竟是三阶凶兽,价值不菲,一百多金币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冒险者也足够他赚上十几二十年的,所以分赃不均的话,出内讧很正常。

  但是当陈器靠近以后才发现,他们不是内讧,而是在做戏!

  趴在草丛里仔细听了一会儿,陈器觉得哪怕双方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他也不得不给归永豪和归景山两个人点个赞。

  首先是这个归永豪。

  他是这群人当中唯一一名五级战兵,在他这个年纪能有这个实力绝对算是可以了。但让陈器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的脑子也很灵活――做这一出苦肉计的主意,就是他提出来的。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没打算用这个苦肉计的。他们刚开始计划的,也只是打算回去告诉众人,说这头三阶魔狼是他们用陷阱给抓住的。

  毕竟相对于凶兽来说,人类的优势在于智慧,在于头脑。早在原始时代的时候,人类的力量无法与野兽相比,但是却可以通过制作工具来猎杀野兽――他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原本他们连词都对好了,更是在魔狼的尸体上动了一些手脚,增添了一些被陷阱伤害的伤痕。然后就打算等前去毁尸灭迹的归永延回来以后,就将这头三阶魔狼抬走,回去炫耀了。

  可是静下来以后,归永豪就发现这个说法当中存在着巨大的漏洞。

  凶兽可不同于一般的野兽,因为凶兽的力量更大,能力更强,而且它们还拥有一定的智慧,普通的陷阱,哪怕是迷药、捕兽夹这种东西对它们来说虽然能起到效果,但那效果实在是有限得紧。

  于是归永豪意识到,他们这个说辞根本禁不起质疑!

  当然,如果他们只是想用这头三阶魔狼给寨主,也就是归景山的爹贺寿的话,说辞之类的其实无所谓,毕竟一头三阶魔狼的份量绝对能够大放光彩,独占鳌头。

  但是无论是归永豪还是归景山,都想借助这一次机会再争取些东西――通过这头三阶魔狼展现出他们的勇武,提升他们在寨子当中的地位,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头三阶魔狼的价值不过百余金币,但如果能够在寨子当中获得一个更高的地位,甚至接手某一样产业,这百余金币很快就能赚回来!

  所以发现了破绽的归永豪,立刻就开始补救。

  一开始,他们还没有决定上苦肉计,只是在原本的谎言中增加了一段――这头三阶魔狼一开始与一名持刀强者战斗,双方大战三百回合,两败俱伤,只不过那名强者却是死在魔狼口下,但魔狼也是深受重伤,又被他们引到陷阱里,最后捡了漏。

  但是这样说的话,却显不出他们的威风了――因为别人一定会说,什么魔狼重伤,肯定是这匹魔狼与那个强者同归于尽了,他们才直接搬尸体的!

  所以,讨论了好一会儿,归永豪终于一拍大腿决定――上苦肉计!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身上没有几道伤疤的话,别人凭什么信他?!

  这个自残的方法引来其他人纷纷反对,但是这时候,让陈器刮目相看的是――归景山这个一看就没怎么吃过苦的大少爷,竟然咬牙支持了他的提议!

  这不得不让陈器给这个阔少也点个赞。

  这家伙虽然只是个二级战兵,但魄力却是不小,能做出这种决断的,不光要足够的聪明,更是要有相当大的决断力!

  可是这样的人,竟然只是一个二级战兵?

  难不成说,他的聪明劲都放在这种阴谋诡计上,而忽略了对自身的修行?

  不过总而言之,他们做出这种自残的决定,对于陈器来说却是个天大的惊喜!

  毕竟这里一共有六个人,而且其中还有一名四级战兵,一名五级战兵!

  陈器虽然连三阶魔狼都能干掉,但坦白说这份功劳他最多就只能占到十分之一――如果不是有藏锋刀可以一直在战斗中修复他的伤势;如果不是藏锋刀无比锋利,逼得有一定智慧的暗黑魔狼束手束脚;如果不是藏锋七式神妙无比,最后关头让陈器抓住机会来了一记爆发,一击致命……

  如果没有这些如果,陈器必死无疑!

  双拳难敌四手,所以陈器一开始并没打算把他们六人全歼,只是抱着杀几个算几个的心思。

  但是眼下,大好机会自己送上门来,就好像是他们自己联手做了一个巨大的馅饼,就等着陈器去吃了!

  他要是不笑纳,老天爷都会看不过去的!

  陈器潜伏在草丛中,握紧了藏锋刀的刀柄。

  这时有人道:“永延怎么还不回来?不就是引几头凶兽毁尸灭迹吗?怎么搞了这么半天?我去找他吧!”,说着,他就骑上角马,朝着谷口方向前进。

  一道黑色的刀光,从草丛中亮起,连人带马斩成两半!

  然后就是一声大喝:“禽兽不如的东西,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