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英灵有感

噩梦宝藏 +A -A

  归永延还真的是耍了花样,不过他的话里是半真半假。

  他们七人当中,那个四少爷归景山的实力最弱,只有二级战兵不假,但其他人却没有他说的那么不堪。

  连他自己在内,一共有四名三级战兵,一名四级战兵――但不是他口中的“永豪哥”,那个归永豪的实力,是五级战兵!

  按照联邦的战兵评级,等级每提高一级,身体的各方面素质都会有一个显著的提高。虽说身体素质并不能完全与战斗力划等号,但身体素质越高,在战斗时就越占优势这一点也是肯定的。

  他故意把他们这群人的实力说的稍微低一点,就是为了让陈器大意,却没想到,陈器目光敏锐,一早就从尸体的伤口上得出了一定的结论。

  光是一名四级战兵,不是说做不到这一点,但肯定有些难度。

  所以陈器打算诈他一下,如果归永延接下来还坚持他之前的说法,那陈器也就信了。

  当然,陈器这一诈也的确太逼人了,二话不说举刀就砍,直接要了归永延的一支手,所以归永延怎么可能会怀疑陈器在诈他?

  至于万一诈错了,归永延说的是实话,那这支手不就是砍错了?

  这个问题嘛……

  陈器表示砍错了就砍错了,反正这家伙罪有应得,他自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过这一刀却是让归永延彻底老实下来,陈器给他简单止了个血以后,接下来陈器问的问题,他都老老实实的回答。

  有些问题他甚至还学会抢答了。

  从他口中,陈器得知,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他们几个虽然是第一次做,但对于归家人来说,却绝非是第一次。

  按说,归家寨的地理位置很好,方圆五十里就他们这一处村寨,而且这片地域的资源丰富,无论是凶兽,还是药草、矿石一类,数量都是不少。是以这里来往的冒险者很多,这样一来归家寨的生意也就蒸蒸日上,完全没必要用这种龌龊的手段,反而,这种事情一旦被曝光揭露了出去,归家寨的名声就完了。

  没有一个冒险者会来这样的“黑寨”,谁也不想自己拼了命换来的战利品到最后给别人做了嫁衣,更不要说还要把自己的小命给赔上。

  但是,财帛总是动人心的。

  一枚金币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三四个月的薪水,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连一顿饭的钱都不够。

  归家寨的确是有钱,但是这并不代表归家的每个人都有钱。别说是像归永延这种旁系子弟,就算是归景山这样的直系子弟,在没成年没继承家业股份之前,也只能靠着些零花钱度日。

  但是作为归家寨的“少寨主”,平时的排场、花销之类可不能少了,花钱容易要钱难,于是有些人就生了歪点子。

  一年多以前,一个幸运的冒险者偶然之下,在山中发现了一株非常珍贵的血灵芝,这血灵芝是凶兽用自己的血液灌溉浇出来的奇物,而且起码得是三阶以上的凶兽才会这样做。成熟的血灵芝不光可以帮凶兽破开瓶颈,提升境界,对于人类来说,也是增强自身实力,尤其是突破界限时的大补药物。

  在市面上一枚成熟的血灵芝,指甲盖大小的就能卖出二三十金币。而那个冒险者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是一块巴掌大的血灵芝,起码价值五百金币以上!

  这血灵芝容易携带,那个冒险者自然不愿意在村寨中出手,被人白白盘剥一层。若是拿到城里,说不定还能进入拍卖会,卖出更高的价格。只是他当时身上的补给已经用完,所以不得不在经过归家寨的时候进来补充休整。

  原本他孤身一人,只要把血灵芝给藏好,安安稳稳的补充一些补给后直接离开,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但偏偏这家伙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发财了,一时之间有些兴奋过头,忘记了收敛,在归家寨里就直接找了一处勾栏,叫了几个妓女寻欢作乐起来,结果酒过三巡,祸从口出,一不小心就透露了他身上有宝贝的消息。

  能在归家寨里开勾栏妓院的,全部都是归家人,而这种勾栏妓院原本就是打探消息的好场所,所以当即就有人把这个消息传给了归家的大少爷,也就是归景山的大哥――归景玉。

  听手下报告这件事以后,归景玉就起了歪心思。

  当然他不敢在归家寨中直接动手,而是召集了自己的心腹,等到那个冒险者第二天离开归家寨以后,就偷偷的跟了上去,然后在荒山野岭之中将其杀害,将血灵芝给抢了去。

  原本这事应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可没想到,当时接到消息的并不止归景玉一人――归家的二少爷归景彦同样得到了消息――不过归景彦不是在后面跟着,而是提前在前面埋伏着,却没想到那个冒险者还没来得及进埋伏圈,就被他大哥衔尾给干掉了。

  归景彦左等右等没见到人来,于是就派人回去找,结果只找到那个冒险者被凶兽吃了一半的尸体。

  而两天后,归景玉就宣布他找到了一颗血灵芝。

  这可把归老二给气的七窍生烟,于是找上了归老大大打出手,事情一下子就闹大了。

  最后,还是归家寨的寨主把这件事情给压了下去,血灵芝充公,严禁消息外传,再把归老大禁足一个月就算了事。

  所以,就在之前他们虐杀那五名女冒险者的时候,有人劝了一句说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归家寨的名声,归景山就说:“老大老二他们做得,凭什么我做不得?”

  “只要接下来毁尸灭迹,那就是天知地知,谁知道是我们做的?”

  问的差不多了,归永延开始求饶。他觉得他这么配合,说了那么多有用的消息,陈器怎么也该放他一马。

  但等待他的却是一记刀光!

  将归永延死不瞑目的首级放在几具女尸的身边,陈器道:“按说,我应该把你们的尸身收殓起来,让你们死了也有些尊严。但是刚才你们也应该听说了,归家寨的人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我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我帮你们把尸身收殓了,带回去给蔷薇佣兵团,让你们入土为安。然后我去把剩下六个家伙给宰了,替你们报仇。但是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最多我可以把你们的遭遇告诉你们的团长,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管我的事了。”

  “第二,你们现在的样子虽然不雅,但却是归家寨最确凿无疑的罪证!我一样会杀了那六个家伙,带来这里祭奠你们。但我还会带来更多的人,让他们都亲眼见到你们的惨状,让整个归家寨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一来,或许你们无形之中,就救了其他一些冒险者们的生命,让他们不会再栽在这个黑店上。”

  “这两个选择,我不好为你们拿主意,我希望你们亲自选择。当然我知道你们已经死了,可是我相信你们是有英灵的。接下来我会扔一枚硬币,如果人头朝上,那就选择第一条。如果是草朝上,那就选择第二条。”

  说完这些话,陈器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银币,这是他身上仅剩的几枚银币之一了。

  联邦的金银铜币都是一个款式,不过材质不同,这些货币的一面印着一个人的头像,正是联邦第一任大总统,传下精神修炼之法的一代武神――华凌空。

  而另一面,则印着一棵小草。象征着人族好像就是这普通的小草一样,坚韧不拔,生生不息。

  陈器将银币抛向空中,注视着它落在了地上。

  是小草的那一面朝上。

  也就是选择了第二条。

  或许真的是英灵有感,就在硬币落地的那一刹那,原本睁着眼睛的几具女尸,竟然同时把眼睛给闭上了。

  陈器将银币收回自己的行囊,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片罪恶的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