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魔狼引发的惨案

噩梦宝藏 +A -A

  归永延听陈器不肯放过他,哪里肯招,但又被砍下来一根手指以后终于彻底老实下来。

  一言不和就砍手指,真的把他给砍怕了。现在他只求速死,同时心中也在怨恨,为什么是自己来毁尸灭迹,如果他不来,那么就不会遇到这样一个煞星。凭什么自己被打断了四肢,又被砍了手指,那些人还在那里逍遥自在?而且这些女冒险者又不是他一个人杀的,为什么偏偏只有他遭到了这样的待遇?

  都是归家人,自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果眼前这个煞星能把其他人都给杀了,让他们也尝尝和自己一样的痛苦,那他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

  而如果这个煞星死在自己同伴手里,那同伴们也总算是帮自己报了仇。

  这两个选择,无论选哪个,他都不吃亏!

  “其实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干的,我只是帮手,主谋是寨里的四少爷,归景山。”

  “明天就是我们归家寨大寨主归子昂的五十大寿,按照惯例,整个归家寨的人都要给他敬献寿礼。尤其是归子昂的五个儿子,他们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在大寨主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谁要是能够讨的了大寨主的欢心,那么对于他日后在归家寨中的地位提升是有很大好处的。”

  “虽然我也姓归,但我这一支的血脉已经和归子昂那一脉隔得比较远了,所以在归家寨中,我们的地位其实并不高,为了将来的出路,我就投奔了四少爷归景山,做他的马前卒。这一次我们随着归景山外出,给大寨主寻找贺礼,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只好花钱买了一件二阶棕暴熊的熊皮作为礼物。但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件礼物并不出彩,只怕很难在明天的寿宴上榜归景山拉到太多的赞誉。但更好的东西不是没有,但归景山买不起,所以只能选了这这张熊皮来凑数。”

  “回来的路上归景山的兴致很低,可没想到,就在这里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队蔷薇佣兵团的女冒险者们,她们竟然搬着一头三阶暗黑魔狼的尸体!”

  听到这里,陈器大惊,脱口道:“什么?!三阶的暗黑魔狼?!”,不会那么巧吧?难道说……

  归永延道:“没错,是三阶暗黑魔狼,我们确认时也吓了一跳。别说这五名蔷薇佣兵团的女冒险者实力都不高,最高的也就是三级佣兵,就算是以我们归家寨的力量,想要猎杀一头三阶凶兽也势必得付出一定的代价。但就这时候,归景山却动了心思。”

  陈器反应过来,寒声道:“那个归景山是打算把这头三阶魔狼的尸体占为己有,然后送给他老子当寿礼吧?”

  “没错。像我们这种村寨,建立在莽莽山林当中,看似赚钱容易,但实际上却是危机四伏。所以最能够得到族人承认的,就是一个人的勇武。归景山原本买来的那件二阶棕暴熊的熊皮,就打算在寿宴上拿出来时说是他猎到的。所以,看到那头三阶魔狼的尸体以后,归景山当场就眼红了,然后旁边就有人说,要是拿这头三阶魔狼去贺寿,四少爷的威名一下子就树立起来了,然后归景山就下了决心。”

  “那你们也可以花钱买!”陈器喝道:“堂堂归家寨的四少爷,连一匹三阶凶兽都买不起吗?!”

  归永延苦笑一声,道:“还真买不起。说白了归景山就是个草包,得了归家寨那么多资源现在也就是个二级战兵,连我都不如。他花钱的本事是有,但赚钱的本事却是小的可怜。平日里他花钱大手大脚的,要不是有他妈暗地里支持他,他连我们这些护卫的薪水都发不起。这次去阳川城买了那件二阶熊皮,已经把他的口袋掏空了,他哪里还有钱买下这头三阶魔狼?而且一头三阶魔狼价值一百多金币,就算他真有那个钱,也绝对舍不得掏。”

  “更何况,”陈器帮他补充道:“在你们看来,这里是荒山野岭,又是归家寨的势力范围,杀几个人完全就不算是什么大事对吧?只要接下来布置的好,那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谁也不知道这几个蔷薇佣兵团的女冒险者就死在这里。”

  归永延垂头不答,但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是默认了。

  陈器怒骂道:“杀人越货这种事情已经是很无耻了,可你们的无耻竟然完全没有底线!抢了人家的东西,杀了人,竟然还把她们给糟蹋了!你们就是一群禽兽!不对,你们连禽兽都不如!是杂碎!”

  归永延被骂的无言以对,半晌才弱弱的分辩道:“这,这不是我的主意,是归景山的主意。他说他好久没有碰女人了,正好这几名女冒险者长的还可以,反正她们都要死了,不如在死之前好好爽一把……”

  “啪!”

  陈器狠狠一个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这一巴掌力道极大,直接将归永延嘴里剩下的那几颗牙都抽飞了出去!

  陈器怒骂道:“你还敢狡辩?你敢说你没有上吗?你敢说这当中没有你的份吗?!现在倒好,直接一口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你主子的身上!”

  归永延一张脸肿的跟猪头一般,但却不敢回骂。

  陈器气的重重喘了几口气,才道:“后来那头三阶魔狼的尸体落到你们手里了吧,你们有什么发现没有?以这五名女冒险者的本事,不可能杀死一头三阶的暗黑魔狼,那么这魔狼的尸体是哪来的?难不成是那匹狼自己不想活了,一头撞死的?然后尸体落在了蔷薇佣兵团的手中?”

  “不不,不是的。”归永延连忙道,不过他的腮帮子高高肿起,发音很有些不清楚:“我们问过她们了,她们说,这头三阶魔狼的尸体是她们在路上捡到的。”

  “捡的?!”

  “是啊是啊!她们就是这样说的!而且我们后来也仔细检查过了,这头三阶魔狼身上伤口不少,但最致命的却是脖子上那一刀,显然杀它的是一名用刀的高手。但那名高手估计也不好过,因为永豪哥仔细检查了以后发现,魔狼的爪子上残留着一些布料,还有血迹。所以永豪哥猜测,杀死魔狼的那人自己也受创不轻,就算没死,也可能及时找地方去疗伤了,所以才会将魔狼的尸体丢在那里,被路过的蔷薇佣兵团给捡到了。”

  陈器的眼睛眯了起来,道:“永豪哥是谁?”,现在他已经确定,蔷薇佣兵团这几名女佣兵捡到的暗黑魔狼的尸体,正是之前他拼命斩杀的那一头!

  却没想到,她们本以为自己捡了天大的便宜,却成为了她们丧命的根源!

  古书上有句话叫做,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句话的原意或许与现在的局面并不搭配,但陈器还是觉得,自己又找到了一个为这些女冒险者们报仇的理由。

  归永延并没有注意到陈器的表情,道:“永豪哥叫归永豪,是我们这群人当中实力最强的四级战兵。他妈是四少爷的奶妈,所以他俩的关系非常铁,是四少爷归景山的心腹。”

  “那他人呢?还有那个归景山?他们现在已经抬着暗黑魔狼,回归家寨里邀功了吗?”

  “没有没有!永豪哥让我来处理这些尸体,他们也还要做一些准备。毕竟那头暗黑魔狼身上的伤口太可怕了,一刀毙命,永豪哥说那一刀又快又狠,而且能够轻松切断三阶暗黑魔狼的喉咙,那把刀本身也绝对是一把宝刀。这样的伤口,行家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我们这些人做得到的。所以他们现在应该还没有回寨子里。永豪哥说要给伤口上动点手脚,同时也要给大家身上增添一些战斗过的痕迹。做出一副我们是用陷阱碰巧捕获了暗黑魔狼,然后大家又跟它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搏斗之后,才把它杀死的样子。不然的话,就算把魔狼的尸体抬回去,那可是三阶凶兽啊,没有人会相信我们几个能杀死一头三阶凶兽的!”

  陈器心道这个归永豪心思还有几分细腻,考虑的还挺周全。

  不过这也给了他机会,要不然这些凶手若是已经回到了归家寨,那他就肯定没办法了――他总不可能潜入到归家寨里去杀人吧?

  “你们一共有几个人,都是什么实力?”

  “七个,永豪哥实力最强是四级战兵,四少爷归景山实力最弱只有二级。其他的全部都是三级战兵。”

  “你应该知道到哪里去找他们吧?”

  “就在前方不远,那里有一个山谷,我们约好在那见面。”

  陈器突然抬起手,唰的一刀斩下,这一次却不是手指,而是将归永延仅剩一根手指的右手齐腕斩断!

  看着错愕哀嚎的归永延,陈器冷笑道:“你当我是白痴吗?!这五名女佣兵的战兵徽章我早就已经找到了,她们当中,三个二级战兵,两个三级战兵。这份实力虽然不强,但还不至于被你们七个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尸体是最不会说谎的,她们五人的关节都被人用擒拿手轻松卸掉,身上的伤势都是被你们虐待出来的,而不是战斗中受伤的。光凭你们当中的一个四级战兵,做的到吗?!到现在你还在跟我耍花样,你以为我很好糊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