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你不会孤单

噩梦宝藏 +A -A

  在断定下方那人必是与凶手有关,甚至他可能就是凶手之一后,早就憋了一肚子邪火的陈器哪里还能忍得住?

  他从树上跃下,一刀劈向马背上那人!

  那人胸口挂着一枚三级战兵的徽章,显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听到头顶风声有异,知道有突发情况发生,头也不抬,身子猛的往侧方一扑,从马上跳了下来!

  血光冲天!

  那人虽然躲掉了这从天而降的一刀,但是他身下的角马,却在这一刀之下被斩成了两段!

  陈器一击不中,并不气馁,直接落地一滚,跟上便使出之前在怒风武院学到的镇院绝技,C级武学惊风腿,蹂身而上,连续三脚,第一脚踹在他的手上,将他掏武器的动作打断,第二脚踹在他的胸口,将他踢飞出去,第三脚直接跟上,改踹为踩,狠狠踩在他的右腿小腿上。

  “咔嚓”一声脆响,那人的右腿小腿直接被陈器一脚踩断,当场惨嚎不已!

  这三脚连环,是陈器之前的绝技,一年前他就是靠着这一招,拿下了全郡大比高一级别的单人冠军。

  但是,他从来没有用这惊风腿的三脚连环对人下过如此狠手,哪怕是当年首席之争前被彭管家阴了一次以后,他在擂台上也没有这般残忍的对付彭旭东,只是把他打成了猪头罢了。

  可见现在陈器心中的愤怒!

  但陈器兀自不解气,藏锋刀出手,连点三刀,虽然是刀背不是刀刃,但是三刀之下,准确的将那个人的双手手腕,以及左腿膝盖打碎。

  这就是一报还一报!

  之前这些凶手凌辱那五名女冒险者时,就先将她们的四肢折断,让她们没有反抗之力,可不过一转脸的功夫,报应就还到了凶手自己的身上!

  然后,陈器就不管在地上哀嚎,好像是蛆一样只能在原地乱拱,却怎么都爬不起来的那个家伙,回转过头。

  因为这时候,被这家伙引来的那几只斑鬣狗,已经冲进了林子。

  这斑鬣狗虽然只是一阶凶兽,但却喜欢群体行动,而且还懂得一定程度的配合,当它们扎堆以后的确有些难以对付。

  换做是以前,陈器是不愿意对上这种群体活动的凶兽的,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但是现在,他满腔怒火等待发泄,这几头斑鬣狗正好用来祭刀!

  动物对于杀气原本就很敏锐,更不要说凶兽的松果体比一般动物发达的多,感知也敏锐的多。

  所以当看到陈器杀气腾腾的提刀站在那里时,冲过来的那几只斑鬣狗竟然都停在原地,只是冲着陈器“呜呜”龇牙,又贪婪的看着周围的几具尸体,却一个都不敢上前。

  陈器可懒得跟这几只畜生磨时间,藏锋刀一挥,大喝一声:“要么上来送死!要么滚!”

  这一声大喝如春雷炸响,似乎击碎了斑鬣狗最后的精神防线,顿时一个个夹着尾巴,哀鸣着逃了出去。

  趴在地上不断扭动的那人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傻了,虽然斑鬣狗的确是一种比较狡猾,甚至可以说是胆小的凶兽,但是也不至于被人这样一声大吼就吓跑。

  他躺在地上,嘶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器没有理会他,走过来,摘下他胸口的战兵徽章,翻过来看了一眼,眼睛立刻就眯了起来:“你叫归永延?你是归家寨的人?!”

  “归”这个姓氏原本就较为罕见,而且这里距离归家寨很近,所以陈器立刻就将两者联系了起来。

  归永延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咬牙道:“小子!你死定了!在这片地方没人敢惹归家寨的人!”

  陈器微微皱眉,因为他知道这家伙说的是实话。

  这个寨子叫做归家寨,显然创始者和主事人都是姓归的,而且这样的村寨一般都是以家族、宗姓为单位,讲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其内部的凝聚力和团结性,远非是一般的佣兵团之流能够与之相比的。

  这也是如今联邦当中很常见的事情。

  毕竟在这凶兽四伏的莽莽山林当中,建设起一个村寨要面临诸多的困难,需要的财力物力暂且不提,光是用人方面就必须做到万众一心,而宗姓、氏族在这方面显然有先天的优势。

  这样的村寨并不是与世隔绝的,反而因为它们的地理位置,成为了野外冒险者们绝佳的补给点。

  之前就说过,对于很多野外冒险者们而言,负重永远都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随便一头凶兽,哪怕是那种个头较小的凶兽,也都有好几十斤的重量,而体积较大的,超过三五百斤的凶兽,在这山林当中也是随处可见。这么大的重量,就算如今的冒险者们身体素质较强,但也不可能背着几百斤的东西游走在这路况困难,而且危机四伏的山林当中。

  所以很多冒险者在杀死低阶凶兽以后,只取其中最值钱的东西,比如皮子、筋腱、内脏、毒腺等等,然后放进特殊的容器里带回去。

  这种一阶凶兽的尸体说舍弃也就舍弃了,但更为高级的二阶,甚至是三阶凶兽呢?

  就好比之前陈器斩杀的那头暗黑魔狼,那一身肉也能卖出近十个金币――相当于阳川城一个普通工人三年的薪水!

  冒险者们的收入肯定要比普通人高上不少,但这都是他们用命拼来的收入,自然不能随便浪费。

  但一进入山林之中,想回城就很麻烦了,尤其越是往深处,就越难出来,那么他们猎杀到的战利品如何处理?

  于是这些建立在深山当中的村寨,就迎来了广阔的商机。

  冒险者们可以将猎杀到的凶兽运去临近的村寨,直接在那里出手――当然,这里的收购价格肯定要比城里低上几成――但对于冒险者们来说,货物能出手才能换到钱,所以他们虽然少赚了一些,但因为距离的原因却能够卖出更多的货物。

  这也算是一个共赢的局面。

  这样一来,很多有眼光的商会都会派出专人,在这些村寨当中进驻,等收取的货物达到一定的数量,再整体的将其运出来――这其中虽然有额外的花费,但收购价格低了,他们还是很有得赚的。

  不过,想在人家地盘上做生意,自然也需要打点。

  按照联邦普遍的惯例,商家们一半要拿出一成到三成不等的利润给当地的村寨,就相当于是交保护费了。

  所以,能够在这些深山老林里建立起村寨,而且屹立不倒的,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他们有人,有钱,而且足够的团结,在他们的地盘里就算有些霸道,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别说是普通的冒险者,就算是一般的佣兵团也不敢随便得罪他们。

  所以一听说这家伙是附近归家寨的,陈器就有些头疼了。

  但头疼之后,却是无比的愤怒!

  狠狠一脚把归永延踹掉了半嘴牙,陈器不停脚,一边狠踹一边怒骂:“你们归家寨就是这样做生意的?!把来到你们这的冒险者拖到野外奸杀了?!你们归家寨里没女人了?还是说你这个王八蛋就没见过女人?不要告诉我说你们寨子里没有勾栏,还是他么的你连进勾栏的钱都没有?!”

  一般这样的村寨里都有“勾栏”,也就是妓院,生意特别的好。因为在野外呆了好些天的冒险者们,一般都是精神紧绷,所以他们迫切的需要发泄一番。而且往往来到村寨的冒险者,大都是带着猎物,他们把猎物卖掉以后手里都比较富足,花起钱来也是大方的很。

  不过这个归永延的骨头倒也挺硬,又或者说是他作为归家人的骄傲在作祟,以为在这片地盘之内,都是他们归家的天下。所以被陈器狠踹了十几脚,他虽然惨叫连连,但却咒骂不停,一句话都没有哀求。

  陈器看出了他畸形的骄傲,不怒反笑。

  很好,非常好!

  对于这样的人,言语是没有什么用的。

  陈器举起了藏锋刀,一刀斩下!

  “唰!”

  归永延的右手小指,被齐根切了下来。

  这一刀的速度太快,而且藏锋刀又锋利无比。直到归永延看到自己的小指掉在地上以后,他的目光才由之前的讥讽,经过了一个复杂的心理变化以后,变成了恐惧。

  然后,他疯狂的惨嚎起来。

  因为他的四肢关节都被打断了,所以他只能像一条死鱼一样在地上拼命的抽动。

  一边抽动,一边惨嚎。

  陈器就站在他面前,一言不发,也不阻止他惨嚎,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直到两分钟后,大概是喊的累了,归永延的惨嚎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

  这时,又是一道刀光闪过!

  这次是他的右手无名指!

  归永延再次像死鱼一样挣扎惨嚎起来,喊的嗓子都哑了。

  这次,他惨嚎的时间只有一分钟就低了下来。

  陈器不言不语,又是一刀……

  又是一根手指!

  归永延怕了,他终于怕了,他一边惨叫,一边拼命的在地上挣扎,同时脑袋使劲的叩地,大声求饶:“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住手啊!你停手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了!”

  陈器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指了指旁边的五具女尸,道:“放过你是不可能的,她们都看着呢。不过我知道凶手肯定不止你一人,告诉我还有谁。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然后,我再让那些人下去陪你,你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