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林中惨案

噩梦宝藏 +A -A

  那可是自己拼了老命干掉的,剩下的尸体岂能白白放过?!

  那头暗黑魔狼有七八百斤重,光是一身的血肉都能卖出近十个金币,再加上皮、筋、内脏等等也有一二十金币。更不要说脑中的魔晶,那更是价值上百金币的好东西,怎么能就在那里扔着呢?!

  想到这一点,陈器立刻把黑锅变小,藏在身上,然后带上藏锋刀,朝着之前与暗黑魔狼战斗过的地方跑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如果在这段时间内,三阶魔狼的尸体被路过的冒险者,或者是凶兽叼了去,那他哭都没眼泪!

  要知道之前斩杀暗黑魔狼,他几乎连命都拼掉了,要不是藏锋刀有神奇的医治功能,他这会儿恐怕已经完蛋了。

  短时间之内,陈器知道自己是肯定没有那个本事去再斩杀一头三阶的凶兽。

  所以那头暗黑魔狼的尸体,他断然不能错过!

  陈器顺着记忆,一路狂奔,还好距离不远,否则他之前重伤之下也不可能爬回山洞。所以不过一小会的功夫,就来到了之前与三阶魔狼战斗的地方。

  但是,陈器却悲剧的发现,那里早就空空如也,除了地上的一片狼藉以外,暗黑魔狼的尸体早已经消失不见。

  “啊啊啊啊!”陈器郁闷的大叫。

  能不郁闷吗?

  拼死拼活,就连小命都差点给送掉,好不容易才干掉了一头三阶凶兽,却让不知道是哪个路过的人捡了便宜!

  之所以确定是路过的人捡了便宜,是因为陈器在周围发现了几个比较新的人类脚印,应该是偶然路过的冒险者,而且人数不止一人,应该是一支野外冒险小队。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头三阶凶兽可以卖上一百多枚金币,这笔钱对于陈器而言是前所未有的一笔巨款,有了这笔钱,他不但可以改善自己全家的生活,更是有富余的钱来供自己和妹妹成长,怎么能说算了就算了?!

  仔细的在这里检查了一番,陈器确定了那群人的脚印是往东去的。

  从地图上来看,东边十多里处是一处寨子,叫做归家寨,那里是一处冒险者们的中转站,也是这方圆五十里之内,唯一一处中转站。

  这些人往东走,那么八成就是去归家寨的,陈器立刻朝着归家寨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出去了七八里路,陈器突然感觉到一股非常不安的气氛。

  这种不安,是他的松果体告诉他的,但并不是有什么针对他的危险,而是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愤怒、哀伤、痛苦、怨恨的气息。

  陈器立刻停下了脚步,闭目感受了一下,确定这是一股强大的怨气!

  书上说,人在死亡的一刹那,精神会高度的集中乃至于升华,当时的情绪也就会呈几何似的壮大。尤其是当人冤死的时候,这种情绪就会伴随着精神力极速膨胀然后爆炸开来,久久不散,形成一股强大的怨气。就连一般人经过那里,都会受到这股怨气的影响,轻则浑身发冷,重则精神受到冲击,回去以后大病一场。

  更不要说陈器现在精神修为已经有了小成,松果体远比普通人要发达,所以对于空气中弥漫的这股怨气感受的极为清晰。

  这附近一定是有人出事了!

  陈器拔刀在手,小心翼翼的朝着怨气浓烈的方向前进。

  没走多久,陈器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顺着血腥味继续找,来到一片树林以后,陈器看到了让他目眦迸裂的一幕!

  树林当中,血腥味刺鼻,几具****的女尸横七竖八的躺在血泊当中,她们的肢体都扭成了一种极其诡异的形状,全身上下伤痕累累,一片狼藉,几乎让人无法直视,显然是生前遭到了极为残酷的凌虐。这些女尸的脸上还残留着着怨恨、不甘、愤怒的表情,其中有两具女尸一直到死都没有闭眼,如今空洞的眼神望着天空,仿佛在对上天发出无声的控诉!

  陈器只感觉一股怒火直冲脑门,破口大骂:“禽兽!畜生!”

  显然这些女子都是被凌虐致死的,而且还是那种让人无法直视的残酷虐待!

  而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绝不是凶兽,而是人!

  但是,做出这种事情的,还能称之为人吗?!

  有生以来第一次,陈器的心头升起了浓烈的杀心。他之前虽然也已经杀了几个人,但那都是为了自保不得不杀,战斗当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现在,陈器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想要主动的去杀人,如果凶手此时就站在他面前,陈器可以发誓,他一定会把凶手一刀一刀给刮了,让他们死无全尸!

  虽然陈器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他却坚信自己是个有良知的人。

  有良知的人和好人,并不是一个概念。

  他的良知告诉他,这件事情既然被他撞上了,那么他必须要做些什么,不然这件事会成为他念头上的疙瘩,甚至会影响到他的精神修行!

  于是陈器强压住怒火,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现场。

  现场一共有五具女尸,根据她们的肤色和肌肉,以及身体上的一些陈旧的疤痕来看,这五具女尸生前应该都是冒险者。从她们尸体上的伤痕来看,这五名女冒险者应该都是被人以擒拿手之类的武技折断了四肢,失去了反抗能力以后,才遭到凌辱的。林子周围有打斗的痕迹,脚印杂乱,显然围攻她们的人数量不少,而且实力也占据优势。其中更是有一名实力远超出她们的高手,正是因为他的出手,这五名女冒险者才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被折断了四肢。

  陈器在周围散落的衣物当中,找到了几枚徽章。

  徽章有两种,一种是代表了她们实力等级的战兵徽章,其中有三枚二级徽章,两枚三级徽章,背后还刻有破具有女性化的名字,应该就是这五名女冒险者的等级徽章了。

  从这一点来看,出手袭击她们的人当中,应该有一名四级战兵,最高不会超过五级。

  还有一种徽章,背后同样是她们的名字,徽章的正面,是一朵怒放的蔷薇花,让陈器觉得有些眼熟。

  “蔷薇佣兵团!”

  陈器猛然想起,之前他离开阳川城的那个清早,在东门口的大街上,曾经就有一个女冒险者跟自己打招呼,她的胸口戴着的,就是跟这一模一样的蔷薇徽章!

  虽然陈器不属于佣兵这个圈子,但作为阳川城的本地人,对于大名鼎鼎的蔷薇佣兵团还是略有耳闻的。

  这个佣兵团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其中的佣兵全部都是女性的冒险者,这个特点让她们大大出名――当然,千万不要因为这一点就下意识的认为那里是男人的天堂,要知道,大部分的战兵都是靠肌肉来讨生活的,尤其是这种刀口舔血的佣兵,无论男女,大都是因为没有精神修行的天赋,晋级觉醒境无望,才不得靠着打熬身体来缓缓提升实力的。

  所以这种全身都是肌肉的女人,论长相的话,可想而知。

  当然这并不是说女佣兵当中就完全没有美女,只是比例比较低罢了。

  这里惨死的五名女佣兵也都不是那种多漂亮的,但还是遭到了这种残虐的对待,而且行凶之人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这五具尸体还带着些许温热,说明她们死亡的时间并不久,同时也说明,凶手应该也没有走远!

  陈器立刻改变了主意。

  他原本想着把这五具尸体先给安葬了,让她们入土为安,不至于成为过往凶兽的腹中食物,但是现在他改主意了,他要趁着凶手还没有走远追上去。

  如果可以,他要亲手为这五名女子报仇。

  当然,如果对方实力太强,他也不会就莽撞的上去送死,但至少,他也要弄清楚到底是谁,做了这滔天大恶。这样的话,他可以回去以后把这件事情告诉蔷薇佣兵团的团长。

  就在这时,突然远处传来了“得得得”的马蹄声,而且听声音,马蹄声正是朝着这里越来越近!

  陈器心念一动,手脚并用,爬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面,将身形隐藏在茂密的枝叶后,然后屏住呼吸,进入了“不动如山”的精神状态。

  就在陈器隐藏好身形不久,就看到下方一匹角马跑了过来。

  这角马是一种一阶凶兽,速度快,耐力佳,力量也很大,在山林当中如履平地,但性格相对温顺,易于驯服,所以很早以前就被人类驯化,许多豪门大户里都有这种角马。

  在野外山林当中看到一匹角马并不奇怪,但奇怪的却是,角马的背上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年纪不大,一身冒险者的打扮,最让陈器注意的有三点――第一,他是个男人;第二,他驱马来到此处以后,一眼就能够看到那几具女尸,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惊讶的表情。

  第三,在他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绳子,虽然不知道绳子后面拖的是什么,但是站在高处的陈器已经看到,远处有好几头斑鬣狗跟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陈器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个人在干什么?

  他是在引诱那些斑鬣狗过来,毁尸灭迹!

  也就是说,这家伙就算不是凶手之一,也绝对是认识凶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