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濒死入梦

噩梦宝藏 +A -A

  与一、二阶凶兽最大的不同是,三阶凶兽的精神强度极高,可以使用一定程度的精神攻击。而且,三阶凶兽的天赋能力更加强大,也更加的可怕,甚至可以动用元素的力量。

  书上说,如果将三阶凶兽杀死,再破开它的颅骨,就会发现,三阶凶兽的松果体已经呈现了半晶体化,好像是一颗宝石一样,被称之为“魔晶体”,也叫魔晶。

  魔晶当中所蕴含的精神力量十分强大,可以用来制作一些非常珍贵的道具。这些道具可以帮助觉醒境以上的强者增强精神强度,凝聚战魂,甚至还可以感知其中的元素法则,所以价格非常的高。

  一枚三阶凶兽的魔晶在市场上起价就是一百金币,普通人根本消费不起。

  陈器遇到的这头暗黑魔狼,就是一头可怕的三阶凶兽。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不管是因为这头巨狼通体都是漆黑,更是因为当它战斗时,身上会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

  这种雾气具有极强的侵蚀性,不光可以用来防护,甚至可以凝聚起来作为攻击的手段,十分难缠。

  陈器本来是想跑的,因为三阶凶兽对他现在而言,几乎是不可能战胜的存在。

  而且书上说暗黑魔狼的肉是有剧毒的,还是腐蚀性的剧毒,如果不怕肠穿肚烂,可以吃一口试试。

  既危险,又不能吃,所以陈器哪里会有兴趣跟它拼命。

  但当他想偷偷溜走的时候,却已经被这只暗黑魔狼给锁定了

  这时候陈器才反应过来,越是高级的凶兽,松果体越发达,对于危险和猎物的感知就越强大――他刚才发现暗黑魔狼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泄露出了一些惊讶、恐惧的情绪,立刻就被暗黑魔狼给捕捉到了。

  以三阶凶兽的速度,陈器就算想跑也跑不了,而且如果他慌不择路的掉头就跑的话,反而会把后背的空档彻底的暴露出来,那时候死的更快。

  既然跑不掉,就只能战了!

  当陈器回到山洞里时,已经是用尽了自己身上最后一丝力气。

  刚刚和二级魔狼的战斗,他赢了,但却也是一场惨胜。

  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说,小腹更是被划开一个大口子,而且他整支左手都被暗黑魔狼的“魔气”腐蚀的连骨头都露出来了!

  如果不是靠着藏锋刀之利,在危机关头更是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招,在以命搏命的情况下,陈器才侥幸将那只暗黑魔狼斩杀,但自己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甚至说是生命垂危也不为过。

  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爬回山洞,陈器就直接晕了过去。

  在昏迷之前,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藏锋刀神奇的治疗效果,或许可以治疗他的重伤。如果连这个希望都破灭了,那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昏昏沉沉当中,陈器进入了梦境,在梦里又见到了那只独角鬼。

  独角鬼提着那口黑色大锅,见到陈器,就好像见到不共戴天的敌人一样,立刻就冲了过来。

  陈器那个怒啊,心想老子招你惹你了?每次都是这样!没看到老子都快挂了吗?!

  “藏锋!”陈器呼唤藏锋刀之名,以往他只要一喊,藏锋刀立刻就会出现在他的手上,但是这一次,手上却没有任何的东西。

  陈器立刻就慌了,难道说,藏锋刀离他而去了?

  但他马上就镇定下来,因为他发现,他现在的身体还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而且,浑身上下有一种清冷舒服的感觉,让他在梦中的意识非常的清醒,完全不像是一开始时,那种牵线木偶,不受自己控制的情况。

  陈器心中隐约猜到了一个可能。

  藏锋刀肯定没有抛弃他,只不过,他在进入梦境之前,身体重伤,所以现在藏锋刀在给他疗伤,无法带进梦里,但是却依然让他在梦境之中保持清醒的意识。

  好吧,不就是没有刀吗?

  大不了就是被一锅拍死,多大点事?!

  老子在现实中都差点没命了,害怕在梦里多死上一次?

  陈器迎着独角鬼冲了上去,以手做刀,上来便使出了藏锋七式中的一招,抽刀断水。

  这几天他不断的在战斗当中磨练刀法,对于藏锋七式的领悟已经深刻多了,此时虽然手上没刀,但七式刀法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没刀只不过限制了他的攻击,但却限制不住他的变招和灵巧!

  巨大的铁锅拍来,陈器轻轻一侧,铁锅贴脸擦过,陈器伸手一探,以手做刀,砍向独角鬼的胸口。

  那独角鬼虽然身躯极大,高逾三米,但动作却是无比灵活,轻松闪过这一招,手里的大铁锅朝着陈器砸去,却又被陈器闪身避开,又是一记手刀,擦着铁锅劈了过去。

  这一人一鬼在梦境之中交手已有数次,对于独角鬼的招式路数,陈器心中也已经有了几分了解。这独角鬼用的虽然只是一柄巨大的黑锅,看似可笑,但排除表象之后,其实这独角鬼用的是一套单柄大锤的路数。

  凌厉刚猛,大开大阖。

  招式算不得精妙,但这独角鬼力道极大,而且身手敏捷,所以十分的难以对付。

  往常陈器就算有藏锋刀在手,也最多只是坚持了不到四十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可今天却很是奇怪,因为在陈器看来,这独角鬼的出招速度,比起之前似乎要慢上许多,招式当中的破绽也比之前多的多,他屡屡都是轻松闪过。

  于是,一人一鬼就这般你来我往的闪转腾挪,不一会的功夫,便是交手了一二十招,却竟然谁都没有能挨到对方半点。

  战斗之中,陈器无暇细想为什么今天会打的如此顺利,他只知道,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独角鬼一招使老,陈器抓住机会,身形诡异一扭,手刀便直攻独角鬼的心口!

  独角鬼丑陋的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惊诧,但马上就出手挡下了这一招。

  但陈器好不容易抓住机会,怎么可能就这么白白错过?他不与独角鬼硬碰,招式一变,直取独角鬼的咽喉!

  独角鬼再次一挡,陈器继续变招,这一次,却是右肩。

  于是这般,陈器转眼攻出了十几招,招招不离独角鬼的要害,却又招招只用上一半。

  独角鬼气的哇哇大叫,被压制的左顾右挡,疲于应对,更是想要以力压人,但陈器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手刀飞舞,却没有沾到独角鬼身上一下。

  眼看机会越来越大,陈器可以确信,这时候他若是有藏锋刀在手,绝对可以要了这独角鬼的性命!

  只是他如今只有手刀,虽然在招式上将独角鬼压制,但也是这独角鬼着实太笨的原因――它也不想想,它这般皮糙肉厚,就算被陈器的手刀打中又能如何?

  这家伙脑袋不灵光,但陈器心中却是十分清醒的。

  从一开始的咬牙一搏,直到占据上风,他就开始思索这一战的目的。

  他虽然很想宰了这只虐他无数遍的独角鬼,但没有藏锋刀在手他知道自己做不到,既然如此……

  陈器瞄了一眼独角鬼手中的大铁锅,在独角鬼的哇哇大叫之中,突然一把抓住铁锅的锅柄,然后大喊一声:“我在做梦!”

  熟悉的白光亮起,铺天盖地。

  陈器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就躺在之前的小山洞当中,藏锋刀正紧紧握在右手当中,而他的左手,也握着一样东西……

  一口黑锅!

  陈器哈哈大笑,果然是把梦里大头鬼的那口黑锅给夺了出来!

  而且更惊喜的是,他发现自己之前几乎要垂死的重伤,竟然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顾不得手上的铁锅,陈器连忙掀开衣服,发现之前肚皮上那道连肠子都快流出来的巨大伤口,已经全然愈合,而且肚皮上只留下了淡淡的一小道疤痕,不仔细看都看不到。

  大概,是因为自己突然醒来,藏锋刀对自己的修复还没有彻底结束的原因吧!

  而且之前左手上已经被腐蚀的深可见骨的伤痕,也全然无踪。

  陈器激动的拍了拍藏锋刀,感激的道:“藏锋,这次可多亏了你了!”

  藏锋刀上,传来了一丝有些疲惫的气息,大概修复陈器这么重的伤势,也给它造成了极大的损耗。

  陈器顿时心疼不已,虽然不知道这种损耗对于藏锋刀而言意味着什么,以后到底能不能恢复,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万一藏锋刀因为损耗过渡有了什么闪失,那他后悔一万次也没用。

  所以以后的战斗务必还是要小心为上,不能因为藏锋刀可以医治伤势,就对防守不管不顾。

  而且受伤的还是自己的身体,别的不说,得多疼啊!

  安抚了藏锋刀一番以后,陈器才将注意力放在刚刚得来的那口黑锅上。

  他从梦中将这口黑锅抢来,自然是有用意的。

  因为早在之前的梦境之中,陈器手持藏锋刀与拿着这口黑锅的独角鬼对战,他曾经就一度想以藏锋刀之利将黑锅斩断。

  但是他却失败了。

  经过他仔细查看,发现这黑锅的材质,与藏锋刀的材质十分相似!

  现在他将黑锅从梦境中抢出,更是确信了这一点!

  因为在梦中,这黑锅在独角鬼的手里,仿佛是一个锤子那么大,但是现在在他手里,大小却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不到。

  联想到藏锋刀的特性,陈器对黑锅道:“大一点,再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