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应对

噩梦宝藏 +A -A

  觉醒境所获得的能力不一而同,哪怕是如今联邦最为博闻强记的学者,也根本不可能说全。

  因为,这种觉醒所获得的未必就是那些已知生物的一些特殊能力,比如什么鹰的眼睛、熊的力量、豹的速度之类的,可能还有许多已经灭绝了的生物的能力,甚至,还有可能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特殊能力。

  只能说始祖细胞的基因宝库包罗万象,由一个最基本的单位演化成了整个世界的生命,这是何等恐怖的伟力?!

  所以,陈器猜测,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能摆脱那种危机感,必然是因为自己被一名觉醒境强者,以他觉醒的特殊能力给盯上了。

  除此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并不知道彭管家觉醒的到底是什么能力,甚至是哪一方面的能力,所以也无法得出如何破解的方法,只能这样亡命奔逃。可是,他的体能终究是有限的,经过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奔逃,他已经感觉到疲累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他的体能很快就会耗尽。

  到那个时候,如果彭管家找上来的话,他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行,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

  陈器停下了脚步,在心中思索应对的方法。

  陈器一直都是个聪明人,这一点哪怕是再不喜欢他的人,也得承认,他不光修炼的天资高,脑瓜子也比一般人活泛的多,这一点真的很难得。因为脑瓜活泛的人,往往杂念就很多,想要让他们静下心去修行,确实不如那些头脑简单,或者说是心思单纯的人来的快。

  其实他们并不清楚,陈器的聪明,并不是那种一颗心里长了七八个窍的那种,反而是一种很简单质朴的聪明。那就是――他总是很容易抓到一件事物的本质。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任何事物都有其本质,只要把这一点给抓住了,解决起来就轻松了。

  陈器就以现在的局面列了个表,这是他的独门思考方法。

  他现在的危机,就是被一个觉醒境的彭管家盯上,那也就是说,一切的根源就是这个彭管家,只要能解决他,或者是找到他的弱点,那接下来一切都简单了。

  于是方法就出来了,解决彭管家,或者找到他的弱点,二选其一。

  解决的事情就不用考虑了,能解决的话他哪里还需要这样逃命?正面上去刚就是。

  那么,就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找到彭管家的弱点。

  两人只有过一面之缘,谈不上任何的了解,但是之前见过的那一面,也透露出了许多的信息。

  那个彭管家是个驼背,而且腿脚也不好,陈器记得他还经常咳嗽,那应该是体内有严重内伤的表现!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因为一般人达到觉醒境的话,体内的远古沉睡基因觉醒,同时身体也会自动调整到比较完美的状态,恢复力大增,只要不是什么断手断脚或者是先天层面的大伤,一般伤病都可以慢慢复原。

  那彭管家驼背、瘸腿,又有严重的内伤,陈器大胆的做出了一个判断,那就是这个彭管家的伤,是在他达到觉醒境以后,被更强大的人所击伤的!

  而不是他先天就有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彭管家就算是觉醒境,但实力肯定也会大打折扣,应该是达不到正常觉醒境强者的程度。

  当然,就算如此,那也不是陈器现在对付的了的,毕竟觉醒境和入门境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鸿沟――但这条线索却让陈器找到了彭管家的一丝破绽。

  彭管家的腿脚不好,又有内伤,所以应该不大可能是他亲自在后面追踪自己。最大的可能,来的不止彭管家一个,而彭管家只负责用他的觉醒能力来确定自己的大致位置,在真正的追踪上,却是其他的人在做!

  而负责追踪的人,实力肯定不可能达到觉醒境!

  这是必须的!

  彭家不过就是个破落户,或许以前辉煌过,但现在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觉醒境强者?有彭管家这一个就已经让陈器很惊讶了,再出来一个,陈器觉得自己死在这里也不冤了!

  想通了这一点,陈器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一个觉醒境的骑士强者他自然不是对手,但如果只是入门期的战兵,就算实力比他要强,但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他也不是没有可乘之机。

  而且,彭管家带来的又能是什么人?绝大可能就是彭家的一些护卫家丁,那些人的实力都强的有限,陈器觉得自己有藏锋刀相助,应该还是可以一战的。

  干不过觉醒境的彭管家,还能干不过那些小喽�?!

  只要把这些小喽�干掉了,就以彭管家的腿脚,想在这茫茫山林当中追上活蹦乱跳的自己,那完全是痴人说梦!

  而且如果操作的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从这些小喽�的口中,问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说……彭管家觉醒的到底是什么能力?为什么能一直追踪自己?

  想到这里,陈器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

  他记得之前不久刚经过了一处山坳,那里地形复杂,而且通道狭小,易于埋伏。而且更重要的是,山坳后面是一个瀑布,一旦对方实力强大,或者是他猜测有误以致于突袭不成,跳进瀑布下方就能跑掉。实在是进可攻,退可逃的绝佳地形。

  于是陈器就回到了那处山坳,布置了几个简单的陷阱,然后藏身在靠近瀑布的草丛当中,将自己做好掩饰,然后进入了不动如山的精神状态。

  倒不是他要抓紧这点时间修行,而是因为当他进入不动如山的状态以后,全身的心跳、脉搏包括杀意都会大大降低,加上这里距离瀑布很近,水声轰鸣,只要不是境界高出他太多的强者,是根本发现不了他的。

  陈器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结了的蜘蛛,正在耐心的等待猎物的到来。

  大概过去了十几分钟的样子,果然有人接近,不用睁眼,也不用探头去看,强大的精神感知就告诉陈器,来的一共有三个人。

  而且在这种精神感应下,陈器可以感觉到这三人的气血十分旺盛,绝对在自己之上,但却也高不了太多,属于可一战的范畴。

  陈器虽然没有去联邦的机构做专门的检测,但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一个大概的认知。

  三级战兵!

  他的肉体力量大概就是三级战兵的水平。

  只是,作为一名学院派,陈器深知,战兵等级其实并不代表什么,战斗也从来不是说谁的力量大、速度快,谁就一定能够获胜的。

  除非差距实在太大,差了两三个等级,否则战兵等级从来都不代表战斗力,更不要说陈器还有削铁如泥的藏锋刀在手,更有A级以上的武学“藏锋七式”作为他的杀手锏!

  陈器没有心急,而是静静的等这两人走近。

  两人的速度很快,一会的功夫,就来到了山坳当中。

  这时一人道:“这里只有这一条路,那小子一定是钻进去了。我们留下记号,追上去!”,声音有些尖细。

  另一个瓮声瓮气的嗓门响起:“二哥,我们有没有追错路啊?怎么追了一个多小时都还没有追到?”

  “不会错的,彭管家已经给我们指明了方向,而且这一路上,都有人快速奔跑过留下的痕迹。你二哥我是谁?这点痕迹虽小,但在我这个追踪高手的眼中,却跟黑夜里的火把一样分明。继续追,那小子肯定在前面!”

  “我说那小子也真能跑啊,他好像是知道后面有人追他,所以一路都在逃跑。二哥,我好渴啊,这里有水源,我们先喝点水吧!”

  “好吧,喝口水也好。那小子毕竟曾经是怒风武院一个年级的首席,天赋比我们少爷还高,据说几个月前他没废的时候,都快达到不动如山的境界了呢!虽然现在废了,但留点底子也正常,估计他的松果体比我们的还要发达,预感到一些危险也不奇怪。”

  “不动如山啊!好羡慕!我们哥仨要是能达到这个境界,还用得着给人家当护卫?”

  “别抱怨了,这就是命,羡慕不来的。咱哥仨混的还算不错了,一个月六十银币,还不用干什么危险的事,而且也清闲。你看那些冒险者,还不是一个个拿命在搏?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进了凶兽的肚子,连个囫囵尸体都找不到。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可是二哥,彭管家为什么一定要抓那个陈器啊?还一定要抓活的?”

  “谁知道呢?据说是少爷的意思,要我看,估计就是少爷在学院里被那小子欺负惨了,想要报复吧!那个陈器以前有怒风武院在背后撑腰,少爷也拿他没办法。可现在他被开除了,又没什么家世,只要抓到他,还不是任少爷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嘿嘿,我在想,我们抓到他以后,要不要问问他是怎么进行精神修行的?这小子虽然现在废了,但以前的本事却的确不错,他要是指点一下我们哥几个,说不定够我们少走好多弯路的。”

  “呵呵,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哥仨抓到他以后先不通知彭管家,拷问一阵再说。反正彭管家交待了,活的就行,身上带点伤,那也是他反抗时被打的,彭管家也说不了什么。”

  “嘿,二哥英明!”

  陈器在草丛里,不悲不喜,但已经抓住了藏锋刀的刀柄,浑身恍如猎豹一样紧绷起来,随时就能发出致命一击!

  他已经感觉到,三人已经走了过来,那个被称为是“二哥”的人走在最前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三步。

  两步。

  一步!

  陈器猛的睁眼,从草丛中跃起,手中的藏锋刀一刀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