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觉醒

噩梦宝藏 +A -A

  陈器从附近引来了一群一阶的凶兽狼,然后跳上树,眼睁睁的看着这群凶狼将刀疤脸的尸身吃的干干净净。

  从头到尾,他的情绪都很平静,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

  难道自己天生冷血?

  陈器在树上歪着脖子想了一会,觉得自己最多称的上是心志坚定,距离冷血还差了很长一段距离――大概是在他看来,一个想要谋害他的人跟丛林里的那些想要袭击他的凶兽一样,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这时候又一个问题浮上心头。

  这个刀疤脸说是彭管家要他来寻找自己下落的,那么,彭管家,或者说是他身后的彭旭东,为什么要派人抓自己?

  对于这个问题,陈器有些想不通,但用屁股想都知道绝不是为了叙旧。

  不过一想到那个佝偻着背,而且还瘸了一条腿,面色阴戾的彭管家,陈器就觉得自己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阴影给笼罩着,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倒不是他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他有自知之明――一个觉醒境强者,绝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应对的!

  一想起上一次在首席之争时,他把彭旭东当着全程名流的面狠揍一顿,然后登上领奖台,接过首席徽章以后,那彭管家阴毒的眼神。

  不行,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了,必须立刻转移!

  一想到那个恐怖的彭管家正沿着那刀疤脸之前留下的记号朝着这里赶来,陈器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这不是胆怯,而是有自知之明。

  于是陈器赶紧收拾东西,朝着山林深处前进,同时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山林这么大,老子找个地方藏起来,你们就慢慢在这八百里山林内找吧!

  哈哈!

  就在陈器离开这里以后不到一个小时,有一批人来到了这里。

  这批人当中显眼的是一个光头壮汉,还有一个,是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但是背有些驼,腰深深的弯着,右腿拖在后面,显然有几分残疾的一个中年人。

  剩下几人,看穿着打扮以及他们对那个驼背中年人的态度就知道,他们只是跟班,应该是彭家的护卫家丁。

  光头在附近找了一圈,奇道:“咦?怎么没记号了?难道三子跟丢了?但三子人呢?”

  佝偻着背的彭管家微微皱眉,在四周寻找了一下,找到了一滩还没有完全渗进土里的血迹,在上面点了一下,放进舌头上舔了舔,道:“不用找了,你那个朋友已经死了。”

  “什么?!”光头大惊:“三子死了?!”

  “这摊血是人血,不过其中的气血反应太弱,充其量不过只有一级战兵的水准。那陈器毕竟曾经是第一首席,就算前段时间衰退下来,但底子还在,所以应该不是他的。”

  “这,这怎么可能?!说不定是别人的?这里,这里凶兽那么多,说不定是哪个过路的冒险者的?”

  “蠢!”彭管家骂道:“你顺着记号找到这里,说明他们曾经在这里呆过。这摊血液刚刚凝结不久,看样子流出的时间还不足一个小时!这里原本就不是冒险者们经常来的地方,哪有那么巧就是别人的?”

  光头还不死心,兀自道:“说,说不定……说不定三子只是受伤了,他,他逃跑了……”

  “你这个蠢货!”彭管家大怒,重重一巴掌把光头扇飞,骂道:“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怨气,这种怨气只有死人的地方才会出现!而且这怨气还没有散开,说明人死并没有多久。你这蠢货,区区一名二级战兵,也敢质疑一名觉醒境骑士的判断?!”

  光头被这一巴掌给扇的远远的,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竟然是一击之下,就受了重创。

  彭管家仔细在这里查看了一番,阴戾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赞赏的神情,点头道:“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说明是一击致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小子应该是第一次杀人,但就杀的如此果决,而且之后还知道毁尸灭迹,把现场的痕迹清理一下,这份冷静和心态,啧啧。”

  接着彭管家摇了摇头,自语道:“天资不凡也就算了,世界上从来不乏早夭的天才,但心性都如此成熟,实在很难想象他今年还不到十六岁。少爷绝不是他的对手,两人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不能留着这小子了,等问出那件事以后,决不能留他。”

  来到正在吐血的光头面前,彭管家居高临下看着他,摇摇头道:“我最讨厌和蠢货说话,既然你朋友已经死了,那你就去陪他吧。反正,你也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说完,在光头惊恐的目光中,彭管家一掌按在了他油光发亮的脑门上,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没有力道,但是却打的光头颅骨碎裂,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了。他身后的几个护卫看到这一幕,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但却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

  彭管家闭着眼,鼻子不停抽动了一番,嘴角翘起一丝讥笑:“的确是个聪明的小子,没有回城,而是继续深入了。但你万万没想到,我觉醒的能力,就是‘狼犬嗅觉’。我已经记住了你的气味,小子,你跑不掉了。”

  然后彭管家从旁边的护卫中选了三人,往陈器逃跑的方向一指,道:“你们三人速度最快,山林经验也是最足,朝着这个方向去追十公里,注意检查路上他留下的痕迹。若是发现了他的踪影,就抓住他,然后放烟花讯号通知我。但是切记,我还有事情要问他,你们只能把他打伤,但绝对不能打死了!听到了吗?!”

  三名护卫有些为难的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瘦高个道:“管家,那陈器毕竟之前是怒风武院一个年级的第一首席啊……”

  “嗯?”管家从鼻子里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瘦高个连忙道:“我是说,以我们兄弟三个的本事,怵是肯定不怵他的。但就怕那小子拼起命来,咱哥仨一不小心,万一一个把握不住,真要了他性命可怎么办?”

  彭管家大怒,上前一巴掌就扇在瘦高个脸上,骂道:“废物!我刚才说的话你还没听明白吗?绝不能让他死!起码在我问清楚他事情以前,绝不能让他死!第一首席怎么了?他现在已经废了!连续三个月睡不好觉,你试试?!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又疲命的奔逃,实力更是剩不下来多少。你们三个都是三级战兵,就这样还拿不下一个活口?!”

  瘦高个被喷的满脸唾沫,但却抹都不敢抹一下,连忙道:“是!我们知道了!”

  “我再重复一遍,活捉他,你们每人奖励五个金币。但如果他死了……”彭管家眼中露出一丝寒光:“你们就下去给他陪葬吧!”

  “是!”三名护卫连忙大声应是,然后朝着陈器逃跑的方向疾驰而去。

  陈器在山林中飞快的奔跑,同时精神修为也全部展开。在“不动如山”这个境界的精神修为下,哪怕他并没有原地静坐静思,但松果体的作用也发挥了出来,不光耳聪目明,而且对于周围一些凶兽的存在,他都有一些感应,所以可以轻松的绕过。

  这样开动精神修为虽然对大脑的负荷较大,但眼下一切还得小心为上――他之前就是因为没有太过警惕,所以才被那只通地蜥偷袭,而且身后一直跟踪了一个人都还不知道。

  幸好的是,每当他精神损耗过渡,开始头疼的时候,手中的藏锋刀都会传出一道清凉的气息,让他的精神舒缓下来。

  但是,陈器还是觉得有一种强烈的不安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心头。

  这就是人的第六感,或者说是所有动物的第六感,可以预测到一些危险的靠近。

  就好像在地震、天灾之前,动物都有所感应,那是因为那些智慧底下的动物在松果体的发育上反而比人类要发达。而现在陈器精神修为已经有了小成,松果体也比常人发达的多,比起这些低级动物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当他全力展开精神修为以后,第六感自然也大大增强。

  陈器将自己的路线变化了几个方向,跑出了足足三十公里有余,但这种危险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他心里明白,自己恐怕是被那个彭管家给盯上了。

  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跑出了那么远还能被盯上,但他心中也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彭管家是觉醒境强者,他用他觉醒的特殊能力,盯住了自己!

  书上说,当一个人的精神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松果体也成长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进入觉醒境,从而觉醒身体当中沉睡的一部分远古基因,从而获得一种甚至是几种神妙的能力。

  根据当代学者的研究,我们这个世界一切的原生物,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

  这个祖先,被称为是“始祖细胞”。

  始祖细胞究竟是如何诞生的,学界还没有统一的说法,甚至就连“始祖细胞”到底是不是细胞,还是细菌还是原核细菌,学界的争议都很大。

  但是如果不去深究的话,按照普通人的理解,如今我们这个世界――无论是大陆还是海洋当中的生物,都是由“始祖细胞”分裂进化而成。

  所以,这个世界每一个生物体当中,其实都包含了“始祖细胞”的所有基因,只不过,因为物种的不同,绝大部分的基因都显然了休眠,甚至是“假死”的状态。

  但是,当松果体进化到一定的程度以后,就可以唤醒其中一部分沉睡的基因,从而获得一种或者几种普通人类不具备的特殊能力。

  这个过程,叫做觉醒。

  这个境界,就是觉醒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