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我也是这样觉得

噩梦宝藏 +A -A

  刀疤脸很是得意的走过来,边走边道:“就这么点警惕心,竟然还敢一个人到野外来?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这五个金币赚起来可真是太轻松了。”

  “这五个金币还要分给大壮一些,不过无所谓了,”刀疤脸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不就是五个金币吗?全给他又如何?这把刀才是真正的宝贝!奶奶的,上次我们遇到一只通地蜥,刀都砍断了都没把它杀死,让它逃了。可这小子一刀就把通地蜥斩成两段,这刀肯定是宝物,拿出去卖的话,起码能卖上好几十个金币,发财了!”

  说着,刀疤脸就伸手去拿陈器手里的藏锋刀,嘴里还嘀咕道:“看这刀挺普通的啊,怎么会那么锋利呢?”

  就在他即将拿到藏锋刀的那一刻,突然刀光一闪,刀疤脸的手臂齐腕而断,这一刀速度太快,他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就见到原本应该昏迷的陈器突然暴起,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将他踹飞了出去。

  直到摔到地上,刀疤脸这才感觉到右手被斩落的痛苦,杀猪般的捧着断手嚎叫起来。

  陈器提着刀走到他身边,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喝道:“你是谁?!为什么要给我下迷药?!”

  但是,那刀疤脸这时候疼的死去活来,哪里顾得上回答陈器的话?

  陈器心中升起一丝不忍,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将人伤的如此之重,毕竟是斩断了手啊,这可不是小伤,这个家伙这辈子注定要残疾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这家伙本身就不怀好意来着?在这种荒郊野外,没有任何法律管制的地区,有人竟然给自己下迷药,这肯定是敌人,绝不是什么玩笑。

  以前在怒风武院的时候,老师就直接说过,联邦法律的管制地区,只在城墙之内。

  言下之意就是,出了城墙以外,到了没有人烟的地方,法律就管不到人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陈器明知道自己的野外经验不是很充足,但也坚持一个人来野外,而不跟别人组队的原因!

  因为,稍微正规的冒险队,都不会轻易带一个陌生人的。原因很简单,在野外本身就很危险,再带上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大家彼此并不熟悉,反而会拖累全队的战力。而且,在野外探险,目的就是为了发财,而财帛动人心,天知道一个陌生人会不会在后面捅你一刀?

  这话也能反过来说,你如果加入一个原本已经成熟的群体,难道你就不怕得到什么好东西时,那群人为了少分一份出去,联合起来把你干掉?!

  至于随便找几个人组个野队,那更可怕,冒险者中良莠不齐,见钱眼开的人多的是。在野外那种危险的地方,如果不能把后背交给队友,那宁可就不要队友!

  说白了,野外那么大,杀了人以后随便找个地方一扔,不到半个小时就被路过的凶兽给吃的连骨头都不剩,除了天知地知,城里谁会知道?!

  就算受害者家人追究起来,他的队友也可以说他是不小心战死了――反正没有证据,死无对证,怎么说都行。

  陈器都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藏锋刀帮自己解除了迷药,自己落在这个刀疤脸的手上会是什么下场,他也还没有白痴到对敌人手下留情的地步,之所以心头升起那一丝不忍,大概是因为还不够习惯的原因吧!

  这年头,哪个强者手上没有几条人命?砍只手又算什么!

  眼看那刀疤脸在那里哀嚎,叫声凄惨,陈器一刀朝着他身边劈去。

  “嚓”一声,长刀有一半没入地下。

  那刀疤脸顿时就被吓的傻了,一时间竟然停住了哀嚎,陈器做出凶恶的表情,喝道:“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给我下迷药?!”

  刀疤脸眼珠轻轻一转,就想继续哀嚎装傻,却被陈器手起刀落,直接在他的大腿上又来了一刀,不过这一刀他控制了分寸,虽然见了血,但其实伤口并不深。陈器冷声道:“我这人没什么耐心,你如果再不说,我就把你的四肢全部都剁下来!”

  这一刀把刀疤脸吓的尿都出来了,也顾不得疼痛,大声嚎叫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杀我!是彭管家,是彭管家让我们找你的!说只要有人能把你带回去见他,就奖赏五个金币!”

  陈器猛然一惊,脑中浮现出一个佝偻着背的身影,喝道:“哪个彭管家?!他家的主人是谁?!是不是城南彭家,他家的少主人叫彭旭东?”

  “是的是的!”刀疤脸连连点头:“就是城南彭家的彭旭东!大人啊,我就是个跑腿的,这件事情根本与我无关啊!”

  “彭旭东?!”陈器皱起眉头:“他找我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看到陈器又提起了刀,刀疤脸吓的大喊大叫:“我们已经找你足足半个月了,但一直都没有消息。本来都已经要放弃了,可是今天早上正好在城门口看到了你。于是我兄弟就回去告诉彭少爷,我就在后面跟着你,然后做下记号……我看你把那些蜥蜴肉放在火架上,然后就走了,猜你肯定会回来,于是就在蜥蜴肉上下了迷魂散。我真的不知道彭少爷为什么要找你啊!”

  陈器心中疑惑,彭旭东找自己做什么?他两人关系一向不睦,之前自己又落了他面子,难道他那么小心眼?就因为被损了面子,所以就找杀手来杀自己?!

  “这么说,是彭旭东让你来杀我的?”

  “不是不是!我哪敢杀人啊?而且彭少爷说了,一定要活的,只要,只要给你留一口气就行。他就是这么说的啊,跟我没关系啊!”

  陈器皱起眉头,这句话证明了彭旭东找自己绝不是什么好事,难道他想把自己带回去折辱?这个家伙的心眼也实在是太小了吧!

  又问了这个刀疤脸几句,陈器发现也实在问不出什么东西了。这个刀疤脸本身也不是彭旭东的人,而是一名普通的冒险者,平日里除了到野外打猎以外,也在城里做做跑腿的,甚至是一些见不得光的活。门路倒也算广,在阳川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很多有钱人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都喜欢找他。

  彭家是半个月前找上他的,算算时间,就是陈器被学院开除的当天。当然找他的人肯定也不是彭旭东本人,而是那个彭管家,让他打听陈器的下落,最好是能把陈器活捉,带去彭家。

  可正巧的是,陈器离开学院以后就租了房子开始闭关修炼,而且房源是他在公告栏上找的,不是去中介那看的,所以任凭刀疤脸有天大的本事,发动了许多狐朋狗友,却都没有找到陈器的下落。

  眼看半个月时间过去了,却一直找不到陈器,这刀疤脸心中已经放弃了这个任务。他毕竟也得吃喝,所以就找了几个熟悉的冒险者,约定今天一起到野外狩猎,赚点钱花。

  却没想到正好在城门口看到了陈器。

  大致情况也就是如此,刀疤脸说完后一个劲的磕头,求陈器放他一马,他也只是拿钱办事而已,而且如果再不止血的话,他也就没有止血的必要了。

  陈器点点头,将藏锋刀收回,并且把他的包袱给了他。

  刀疤脸千恩万谢,撕下衣服将断手绑上,然后又打开包袱,找出伤药敷上,而慢慢的,刀疤脸就一边上药,一边用身体挡住了包袱,然后左手悄悄的摸到了里面一样东西。

  就在这时,在他身后的陈器突然幽幽叹了口气,用一种很微妙的语气道:“你杀过人吗?”

  刀疤脸浑身好像是触电一样顿了一下,然后回头挤出一丝谄媚的笑容:“老,老大,您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问一下。”陈器的语气平静的带着几分莫名的感觉,道:“我还没杀过人,但我想我以后肯定会杀的。我猜你手上一定有人命吧?书上说有的人第一次杀人以后会很难受,你当时有难受吗?”

  刀疤脸心中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嘴上却回答敷衍的回答道:“没,没有。”

  “那就好。”陈器道:“你都不难受,那我应该也不会,你也知道我以前是怒风武院的第一首席,心理素质肯定不会比你差吧。”

  刀疤脸心中越来越不安了,他强笑道:“大人您天赋异禀,肯定比小人这个没出息的强得多。”,说话间,他已经紧握住包裹里的匕首,缓缓的转过身来,身子微微下沉,准备下一秒就要暴起。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出手,眼前就出现了一道璀璨的刀光!

  刀疤脸从右肩往下,被砍成了两段,脸上兀自还挂着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是在感叹这一刀之快,又或是在感叹陈器的决绝。

  看着刀疤脸仅存的那支手中,紧紧握着的一柄匕首,陈器冲着他的尸体点点头,平静的道:“没错,我也是这样觉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