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肉不是那么好吃的

噩梦宝藏 +A -A

  陈器进入到了山林之中,他没有按照之前规划好的路线行走,而是避开了各种小路,在指南针的指引下,朝着东南方向前进。

  这种做法无疑是很危险的,因为山林当中的各种小路,都是来往的冒险者一步步走出来的,因为人多,小路的附近相对来说是较为安全的。

  但是没有路的地方,来往的冒险者不多,所以就可能有一些凶兽在附近徘徊。

  很快,陈器就遇到了他这次历练当中的第一只凶兽。

  那是一只一阶凶兽通地蜥,顾名思义,这是一种蜥蜴,平时喜欢潜藏在草丛当中,甚至半个身子都埋在土里,一旦有生物从旁边经过,立刻就会暴起攻击。

  陈器就是被一只长约两米的通地蜥从地下钻出偷袭,如果不是他反应速度极快,只怕这会儿已经没命了。

  但饶是如此,他的腿上还是被这只大蜥蜴的爪子给刮了一下,造成了一条不算大的伤口。

  这次偷袭事件给陈器敲响了一个警钟,那就是在这丛林当中,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不然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只通地蜥最终自然成为了陈器的猎物,它坚固的外皮在藏锋刀的面前好像是柔软的豆腐一样被切开。

  见到这只通地蜥死翘翘,陈器一直阴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拖着这只通地蜥的尸体来到附近的一条小溪边上,开始扒皮清洗,点上火堆,然后就开始烧烤。

  不多时,肉就烤好了。早已经饿的两眼发青的陈器对着烤肉稍微吹了吹,就一口咬了上去,然后……

  “呸呸呸!”

  陈器大吐口水,蹦起来骂道:“这是什么玩意啊?!又糙又老不说,肉还是酸的!这东西怎么吃啊!”

  郁闷之下的陈器,翻开随身带着的《野外图鉴》,这是他今天早上出门时花了五个银币买的,上面记载了阳川城周边绝大多数怪物的特征、等级、特性以及价值,这份信息十分宝贵,都是那些冒险者们用生命换来的,五个银币一点都不贵。

  在找到通地蜥那一页的时候,陈器看着上面的介绍立刻傻了,脸上一个大写的懵比。

  《图鉴》上说,这种通地蜥最有价值的,就是皮、筋和肝,其中外皮的防护力高,可以做成皮甲,抵挡伤害。筋腱也很坚韧可以用来做线,做弓弦。还有它的肝脏,虽然有剧毒,但是经过处理以后,却可以制造解毒药剂。

  至于这种东西的肉……

  《图鉴》的评分是E,评价是,通地蜥的肉又老又酸,难以下咽,虽然并没有毒性,但是一般的火都很难将它烧熟,根本无法就地简单处理以后食用。唯一的出路就是以低价卖给官方的收购机构,只有官方才有方法和设备,将其中的纤维彻底打碎,然后添加其他淀粉、维生素之类,制作成市场上卖的那种合成食物。

  当然,如果你的牙口够好,而且能忍受肉中的那股酸味的话,也可以烤烤以后直接吃,这肉里是没毒的,其中富含的能量也说得过去――绝对比添加了不少东西的合成食物要高――但前提是得能吃的下去。

  陈器郁闷的发现,他在野外的经验还是太浅了!

  原本以为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比较强了,又有削铁如泥的藏锋刀在手,来到这荒野山林当中弄上点“野味”填饱肚子,应该绝非是什么难事,但是现在他才发现,他对野外这些凶兽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可以说是少的可怜。

  于是陈器不急着继续前进,而是在小溪边上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来,仔细的翻看这本《野外图鉴》。

  这本《图鉴》上一共记载了阳川城外被发现的一百八十二种凶兽,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是没有影像的,靠着冒险者的记忆画了简笔画。而在这一百八十二种凶兽当中,一阶凶兽种类最多,占到102种,最高的是四阶凶兽,只有三种。

  而且三阶以上的凶兽全部没有影像。

  先大略翻看了一下,在一百零二种一阶凶兽当中,只有十七种凶兽的肉是可以供冒险者简单处理以后就能直接食用,而且味道鲜美的。其他的,要不就是肉质太过粗糙,要么就是肉中有毒,在没有经过脱毒处理的情况下随便烤烤吃了,轻则拉肚子,重则丧命。

  陈器看的心都有些凉了,早知道是这样,他还不如去冒险者工会里接一些任务,赚些金币然后去购买营养药剂呢!

  这片山林方圆八百多里,想在其中找到不到二十种可以直接食用的一阶凶兽,谈何容易?

  陈器不死心,去周边逛了一圈,倒也找到了好几波凶兽,只不过都是《图鉴》上提到的,那种不能直接食用其肉的凶兽――而且这些凶兽都是成群结队,少则三五只,多则二三十只,哪怕都是一阶的,陈器也不认为自己就能干的过它们一拥而上。

  但肚子越来越饿,他身上虽然还带了些合成食品,但数量已经不多了,吃完以后怎么办?没看到图鉴上说,想要找到肉质美味的凶兽极其困难,难道说自己这一趟就这么白来了?

  突然的,陈器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他离开怒风武院那一日的场景。

  跋扈嚣张的张主任;

  那些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同学;

  还有刚刚看到的,那张贴满了全城的开除通知!

  难道这样的场景还要再发生一次?

  但肚子越来越饿,陈器猛然看向火堆上烤的蜥蜴肉。

  不就是难吃吗?!

  只要吃不死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陈器眼泪横流,大口大口的啃着又老又硬的蜥蜴肉,只觉得牙都快崩了,而且肉里那股酸味,实在是冲的胃里难受至极。也幸好是他身体强悍,消化能力出色,不然的话,这种跟老树皮一样的肉吃进肚子里,恐怕都消化不了!

  不过排除那种该死的味道以后,陈器还是能感觉到小腹之中有一团火热升起,饥饿的感觉大扫一空。流着眼泪啃了好几块肉,牙都累倒了,饥饿的感觉这才好上许多,至于剩下的肉,不管陈器下了多少决心,他都再也吃不下去了。

  肚子里有了吃食,就有些想犯困,头也有点晕,好想找个地方眯上一会。

  陈器正想着在附近找个山洞,突然觉得不对劲!

  怎么可能会困?!

  他昨天晚上好好调整了一番精神,现在他到野外还不足一个小时,按说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发困?!

  而且仔细感受,这种感觉显然不是简单的困觉,而是头脑发晕,手脚无力!

  糟糕!

  陈器猛然一惊,这不是困,是自己中毒了!

  但自己什么时候中的毒?中了什么毒?

  不可能是蜥蜴肉的问题,因为《图鉴》上说了,这蜥蜴肉除了难吃点,本身却是无毒的。而除了肉以外,自己没吃任何外面的东西啊?难道是水源?那也不可能,他的水源是来自于小溪,那里都是活水,水里还有鱼,怎么可能有毒?

  况且就算是有毒的话,也不可能是他现在这种昏昏沉沉的感觉,最大的可能应该是腹痛如绞才对。

  陈器思绪飞转,那么,就只剩下两种可能。

  第一,或许附近有什么古怪的植物,能够让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的中毒。但是他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植物,也有可能是蜥蜴肉不小心沾到了什么东西,但是这种可能性极其微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第二……自己被人下毒了!

  应该就是他刚才离开这里前去附近寻找其他凶兽的时候,有人偷偷的在蜥蜴的肉中下了毒,而且这种毒不是什么剧毒,只是迷药。

  是谁会给自己下毒?而且下的还是这种不致命,只会让人昏迷的迷药?

  脑袋越来越重了,如果不是陈器意志坚定,而且精神修为有了一定的成就,这时候已经晕了过去,可陈器知道他支持不了多久,到底该怎么办?!

  对了!藏锋刀!

  陈器一把抓住藏锋刀的刀柄,顿时,那股熟悉的清凉气息传进体内,整个精神就好像被凉水一激,立刻就清醒了过来。而且随着刀上的清凉气息不断的传进身体,陈器觉得那迷药的药力已经被压了下去。

  他正想去寻找下毒之人,但突然灵机一动,何不将计就计,假装昏迷引那人出来?

  那人给自己下了迷药,必然就在附近观察,只要自己假装昏迷,不愁他不上钩。

  想到这里,陈器眼睛一翻,一幅支撑不住迷药的样子,身子一歪就倒在地上。

  远处,一片齐人高的草丛当中,露出了一张眉目猥琐的脸,而且他的脸上有一道刀疤,直接从眉角往斜下,划过鼻梁。

  刀疤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不过配上他那副尊容,却是难看无比。他却并没有着急上前,因为他看到了陈器手里还握着刀柄,生怕有诈,于是不急着出来。

  他对自己的迷药很有信心,只要是骑士以下,无论战力多强,服下这种迷药以后都撑不了多久。

  一直到十分钟以后,陈器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刀疤脸这才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哈哈一笑,得意的道:“什么怒风武院的第一首席,还不是被我略施小计就给撂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