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清早城门

噩梦宝藏 +A -A

  阳川城东南边是八百里方圆的茫茫山林,所以,城中的东南两门,永远都是最热闹的。

  在好好休息了一晚上,将身体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以后,第二天一早,陈器就独自前往阳川城的东门。

  这个时候太阳刚刚升起,但是当陈器来到城门前的那条街上时,街道两边的商店摊位都已经开门了,而且早已经有起码数百名冒险者已经聚集在那里了,整条街道上吆喝声此起彼伏,热闹无比。

  “上好的金疮药,止血消炎有奇效,量大优惠,快来看看啊!”

  “回力散,恢复气力,野外必备!”

  “祖传宝刀,重四十六斤,势大力沉,锋利无比,保证其中暗晶铁矿的含量高于百分之七十,只要五个金币!只要五个金币!”

  “鑫锐商会大量收购石狼草,各位冒险者兄弟姐妹们,路过有发现的话记得带点回来,一颗不嫌少,百斤不嫌多!”

  “三级战兵求组猎杀队伍,按劳分配,信誉好的来。”

  “上好的皮甲,材料是二阶凶兽青角牛的皮,只要五十银!”

  “战歌佣兵团招收三级战兵以上的兄弟,义气的来!”

  吆喝声此起彼伏,有卖东西的,有买东西的,也有组队收人的,陈器走在这里,听着两边的各种声音,觉得新鲜无比。

  对于冒险者这个群体,陈器并不陌生,因为联邦当中到处都流传着他们的传说。冒险者或许不是大陆上人数最多的职业,但绝对是故事最多的职业,联邦当中流传着无数冒险者们历经艰险,斩杀高阶凶兽,或者是找到宝藏的传说。

  所以,在联邦的这种刻意的宣传下,几乎每一个少年,都有一颗冒险的心。

  有藏锋刀在手,陈器对这里的叫卖的武器完全没有兴趣,更不要说这些摊位上的武器都是最普通的凡器,就连凝聚符文的符器都没有,他自然看不上眼。但是前往野外,药品、干粮,还有一些野外必备的物品,比如引火装置、盛水容器等等都是必须的。

  陈器买了一些这样的必需品,然后又买了一份野外的地图,还有阳川城冒险者工会分会出品的《野外图鉴》――这本《图鉴》上记载了阳川城周边野外的许多信息,包括绝大多数凶兽、植物和矿物的特征、等级、特性以及价值,这份信息十分宝贵,都是那些冒险者们用生命换来的,五个银币一点都不贵。

  就这么随便买买,身上最后二十一银币很快就见底了。

  其实如果条件允许的话,陈器还想弄一套皮甲,但摸摸自己空空的口袋,陈器叹了口气,从皮甲摊前转过身去。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一件结实的皮甲对于野外的冒险者来说意义是非常大的,这些皮甲都是用凶兽的外皮缝制的,具有一定的防护能力,虽然无法覆盖全身,但也护住了身上的一些要害部位,在战斗中的安全性大大增加。

  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在关键时刻,这样一件皮甲说不定就能救了冒险者一条命!

  所以在这周围的冒险者,十个里面有九个半都是穿着皮甲的,看上去好像是一场化妆舞会一样。

  陈器现在穿着一件布衣,游走在各个摊位前,加上他一看就有些青涩的面孔,就好像是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闪亮。

  他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点,而且长得也白净,如果不是因为他背上背着一把长刀,人们根本不会认为他也是个冒险者,而是以为他可能是某个店铺里的小伙计。

  看看周围吧,这些冒险者们一个个都长的五大三粗,露在皮甲外面的肌肉高高隆起。长时间的在外奔波使得这些冒险者的皮肤都很粗糙,而经常与凶兽战斗的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伤疤,这些伤疤或大或小,在不同的部位,有的甚至在脸上,更是显得面目狰狞。

  绝对是那种一笑就能把小孩给吓哭的那种。

  凭心而论,陈器的模样不能说有多帅,只能算是比较耐看,可是跟周围那些糙汉们一比,那简直就是潘安下凡了!

  一些女冒险者们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对这枚小鲜肉的兴趣,抛来了无数的媚眼,有奔放的还吹起了口哨。

  这就引众怒了。

  毕竟对于男人来说,“小白脸”这种生物是最可恶的!

  当即就有人吹起了口哨,调笑道:“小子,你这是打算到野外去吗?你家大人呢?没跟你一起出来?不怕你被狼叼了去?”,说完,好像觉得自己说了一个多了不起的笑话一样,自顾自的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一些人也揶揄的哈哈大笑起来。

  陈器瞥了眼说话的那人,见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说话的腔调,还有他胸口挂着的二级战兵的徽章,陈器冷笑一声,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还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

  “呸!”

  调笑陈器的那个冒险者顿时黑脸了,周围的冒险者们顿时就炸了,毫不客气的嘲笑他:“哈哈,雷老五,一个娃娃都鄙视你!”

  “就是就是!雷老五你不行嘛!”

  还有一些女冒险者对陈器高喊:“小帅哥,够酷哦!”

  “小帅哥,要不要来姐姐这里?姐姐带你玩!”

  “小帅哥,有性格!我们蔷薇佣兵团缺一位团草,你要不要来?”

  陈器懒得理会他们,径直向城外走去。

  那个之前出言挑衅的雷老五顿时急了,其实他也没什么坏心思,就是看这个小年轻有些不舒服,图一嘴快活,但陈器的态度却让他下不了台。对于他们这些冒险者而言,面子是很重要的,尤其还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二级战兵,在这阳川城当中,有大把的人可以不用给他面子,但是在雷老五看来,显然眼前这个小伙子是没那个资格的。

  雷老五大喊一声:“小子,你给我站住!”,说着就快步跟上来,大手一抓,朝着陈器肩膀抓去!

  但是就在下一秒。

  “嚓!”

  一声脆响,雷老五只感觉自己眼前一花,一把乌黑的长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周围发出了整齐的“咦”的惊叹声。

  这里的动静早已吸引了周围许多人的注意,但是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没看清陈器到底是如何出刀的,只是感觉到眼前一花,然后那个少年就从后背上将刀拔出,然后准确的架在了雷老五的脖子上。

  更重要的是,之前这个少年是背对着雷老五的!

  正巧有几个佣兵团的团长聚在一起,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在看到这一幕以后,他们的眼中都放出光芒,彼此对视一眼,低声道:“好快的刀!”

  “这小伙子是谁?年纪轻轻出手就这么快,厉害啊!”

  “看他脸很嫩,像是学院派。你们知道今天哪个武院又有野外实践了吗?”

  “没有,没听说。”

  “那这个小伙子是哪来的?不过这个人不错,我红叶佣兵团要了!”

  “你想的美!要来也是来我的猛龙佣兵团!”

  “咦,我怎么看他的样子,有些面熟啊?”

  人们议论纷纷,但是被刀架在脖子上的雷老五,冷汗却已经冒了出来。

  虽然这把长刀看上去平平无奇,似乎连刃都没有,但他却一点都不敢轻举妄动。他努力的挤出一个赔笑的表情,颤声道:“这,这位兄弟,有话好说。这里可是城里,你不要冲动。”

  陈器歪了歪脖子,嘲弄道:“你刚才找我有事?”

  “没,没事……”

  “真没事?”

  “真没事!”雷老五都快哭了。

  这时候,旁边有人哈哈笑道:“小兄弟,高抬贵手啊!”

  陈器循声望去,一个高大强壮的中年人笑着走了过来,道:“小兄弟,一场误会,我这兄弟刚才言语上冒犯了,但我保证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他就是个夯货,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中年人来到两人身边,仿佛没看到架在雷老五脖子上那把刀似的,对陈器伸出手,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粲生,枫火佣兵团的团长。”

  陈器看着他伸来的手,心中升起了一股危险的感觉,再瞥了一眼他的胸口,那里挂着一枚镶着七颗星星的黑铁徽章,心道难怪。

  这王粲生看似和气,但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一旦自己要对雷老五不利,陈器确信,等待着自己的必然会是他的雷霆一击!

  七级战兵的蓄势一击,陈器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安然躲过。

  将刀从雷老五的脖子上拿了下来,收回背上,陈器伸手跟王粲生的手握了握,简单的自我介绍道:“陈器。”

  “陈器?”

  王粲生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惊呼道:“你就是那个,被怒风武院开除的年级第一首席?!”

  陈器也愣了,脸色阴了下来:“你怎么知道?”

  王粲生打量他好一会,才苦笑一声,道:“你把头发剪了,我一时没认出来。其实不光是我知道,整个阳川城的人都知道了。”

  “什么?!”

  王粲生对旁边一人招招手,那人立刻走上前,递过来一张画卷一样的东西。

  将画卷打开,上面是一个熟悉的影像,正是陈器的影像!

  影像下面,还有一行字。

  看清楚上面写的东西以后,陈器当场脸色铁青,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