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对手的默契

噩梦宝藏 +A -A

  张主任怒气冲冲的走了,陈器拿起那份通告单看了看,上面印鉴签名俱全,显然,这份退学通知单是早已经准备好的,加上之前张主任拿出的那份新合同,这是院方的两手准备。

  毕竟陈器在这里也呆了有一年多,他是什么性格,学院的领导、老师们心底多少都是有数的,他们提早就应该能猜到,陈器有八成以上的可能是不会签那份新合同的。

  所以这份退学通知单就成了院方的第二手准备,只要谈不拢,那也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而且,如果陈器对外面大肆宣扬学院单方面毁约的事,对于怒风武院的声誉而言,将是一个巨大的污点。

  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这家伙开除了事――而且罪名还是现成的――侮辱首席徽章。

  这样的话,如果将来有人提起怒风武院单方面违约一事,怒风武院也可以对外回应,并不存在违约的事件,而是因为陈器侮辱首席徽章,品行不端,所以才将他直接开除。

  真是一群精于算计的老狐狸,而且做的如此果决。

  陈器觉得,这是他在这个怒风武院当中,被上的最后一堂,也是最有意义的一堂课。

  但是陈器并不后悔,因为他确信,未来的怒风武院一定会为了今日这件事,后悔终生。

  那些精于算计的领导根本不会想到,仅仅一夜之间,他不光恢复如初,而且还比以前更加强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彻校园:“高二年级学生陈器,因为侮辱首席徽章,侮辱学院的精神信仰。特被学院开除,望各位同学引以为戒……”

  陈器听出来了,这是他熟悉的一名教官的声音,这位教官的实力堪称是怒风武院之首,以他的实力,将声音扩展给全校听到一点都不费事。

  “这就迫不及待的宣布了?”陈器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他明白学院的意思,既然做了,那就直接做绝,院方肯定是希望陈器永远翻不了身的。

  既然此地不留爷,那天下自有留爷处!

  院方那边急不可耐,陈器自己,也不愿意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这里原本熟悉的一草一木,如今看起来却都让他有些恶心。

  陈器回到原本属于他的那件静室,准备收拾一下行李,然后直接离开。

  可等他到了静室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那里早早围了一大圈子人,静室大门早已打开,而他的衣服、书籍等等,不知道被谁全扔了出来,有许多直接落在了泥水里。

  门口看热闹的人群看到陈器回来,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有惋惜,有嘲讽,也有幸灾乐祸的。还有一群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看陈器如何收拾这些被扔出来的行李。

  陈器知道如果自己弯腰去捡这些衣物的话,这一幕将成为自己一生永远的污点。

  但他还是弯腰去捡了,不过只捡了一件落在泥水当中的蓝色外套。

  这件外套,是去年他过生日的时候,妹妹陈清妍用她的奖学金买的,送给他做生日礼物,有着非凡的意义。而其他的衣服,纵然其中有比这件更值钱的,但也都只不过是花钱就能买得到的货物而已。

  当他弯下腰捡那件外套时,陈器余光瞥到,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嘲弄、不屑的神色。

  陈器知道,他们都在看一个失败者。

  但他不为所动,随手脱下身上的校服,轻轻擦拭外套上的泥泞,然后随手将校服扔在泥水当中,又狠狠踩上一脚,然后转过身来,对这群看热闹的学生冷笑道:“终有一天,我会穿着这件衣服,把整个怒风武院送入深渊!你们把这句话,告诉学院的那些领导们。而且这一天,不会太久!”

  说完,在一片惊讶的目光当中,陈器将那件蓝色外套搭在肩上,直接离开。

  一直走到学院门口,再也没有回头一次!

  有好事者一路跟他到学院门口,却发现慕芊芊早已等在那里,见到陈器过来,她直接迎了上去,显然就是在那里等陈器的。

  他们两人交情很好?平时没看出来啊!

  可如果交情不好,慕芊芊怎么会在这里专门等他?

  瞬间,一群好事者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陈器见慕芊芊直接冲着自己走过来,停下了脚步,慕芊芊毫不停留的来到他面前,开口就问道:“学校真的把你给开除了?!”

  陈器耸耸肩:“他们要我拉我妹妹来这里,我拒绝了,然后他们就恼羞成怒了。”

  学院里知道陈器妹妹的人很少,但慕芊芊却是其中之一,因为她的妹妹慕晴晴和陈清妍是好闺蜜。

  慕芊芊点点头,道:“一个会单方面撕毁合同的学院,我也不会让晴晴来这里,实在是太让人心寒。我昨天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已经在考虑考虑要不要转学了。”

  陈器嗤笑:“现在高二以你实力最强,学院要是肯放你走那才叫怪了。不过你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跟学院提提价,想必这时候只要你的要求不突破天际,学院都会同意的。”

  慕芊芊静静的看着他:“我不缺钱。”

  “我忘了,你家是大户来着。”

  “你身上的钱够吗?要不要我借你一点?”

  陈器撇撇嘴:“美女,好像我们同学这一年多以来,都没这么说过话。你这开口就要借我钱,我有点伤自尊啊!”

  “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慕芊芊鄙夷的道:“没有了学院的奖学金支持,你也不是找家里要钱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根本不会把这件事通知家里吧?你在外面处处要花钱,还有你那怪病,身上的钱够吗?”

  陈器挠挠头:“我自己想想办法吧,毕竟我们真的不熟,找你借钱实在有点……,对了,我被开除的事,你可千万别再告诉我妹妹了!”

  “死要面子的男人!”慕芊芊又嘲弄一句,然后语气坚定的道:“我已经决定了,回头就去交转学报告。你走了,在这里我已经没有了目标,所以也就没有留下的意义了。”

  “那可好。”陈器撇嘴道:“那要恭喜彭旭东了,他终于可以坐上他梦寐以求的第一首席的位置了。”

  慕芊芊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色,问道:“说到彭旭东,你昨天和他冲突时打他了?”

  “我是想揍他来着,但你知道我的状态,还真不一定干的过他……怎么这么问?”

  “因为他今天请假没来,说是受了点伤,很多人都说是你昨天打的。”

  “那我当时真应该动手的,现在这个黑锅白背了。”

  “总有机会的,不过看你今天神采奕奕,和之前判若两人,”慕芊芊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她仔细打量陈器的表情,又绕着他转了一圈,然后才压低声音道:“难道你的怪病……”

  陈器得意的哈哈一笑,竖了根手指在嘴前,挤了挤眼:“你猜呢?”

  慕芊芊愣了好一会,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看来学院开除你这步棋,真的是臭到家了,只怕未来,悔断肠子的可不止一个两个!你是怎么打算的?”

  “先找个地方住着,趁这两个月的时间,好生恢复一下实力。”

  “两个月?”慕芊芊何等聪明,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两个月后的全郡大比?!”

  陈器露出一口白牙,表情阴险而且狰狞:“人总要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的。”

  “那时候我真想和你交手看看,但我又不想妨碍你出气,看来我只能转学了。”慕芊芊点头道:“这两个月里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对了,你有通讯器吗?”

  陈器的表情瞬间古怪起来,无语的看着慕芊芊,眼神萌萌哒的无辜无比。

  传说大灾变之前,信息无比的发达,人人都有通讯器。而且据说那时候的通讯器功能丰富,不光能够通话,而且还能做许多好玩的事情。但是,大灾变开始以后,天地间的一些规则好像就被影响了,其中就包括什么波段、信号之类的――陈器也不了解具体的情况,这些都是书上说的。

  新时代的智者们研究了上千年,才终于重新找到了一些头绪,开发了新的通讯工具。只是,这种新的通讯器的无论是制作成本还是通讯范围,都远比不上大灾变以前,而且使用成本更是贵的惊人。

  陈器之前得到奖学金时也想弄个通讯器,这玩意毕竟是身份的象征,可是一打听价格当场就懵比了。

  最低级的通讯器,通讯范围只能覆盖方圆一千公里左右,而且还只能在城里有信号塔覆盖的地方使用――在野外的话,呵呵,那就是个铁疙瘩。

  就这样一个破烂玩意儿,竟然都要一个多金币,而且与别人通话一分钟,就要一银币的通讯费。

  陈器父母一个月的薪水大概是50银币,也就是说他父母一个月的薪水也就只能跟一千公里内的人唠上不到一个小时的嗑。

  这种东西,买它作甚?!

  慕芊芊看懂了陈器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她是富家女,而且还是本城顶尖的富豪,这点钱自然不放在眼里,却没考虑到陈器的情况。于是她找了张纸,在上面写了一串号码,递给陈器:“这是我的通讯器号码,如果你有什么麻烦,就用这个找我。”

  陈器接过纸条,认真的放进口袋里,道:“我记住了,而且我永远都会记得今天,你在这里送我。”

  慕芊芊脸上露出了一个大方的笑容,张开双臂,两人大大方方的拥抱了一下。

  “好运!”

  “你也是!”

  然后,陈器头也不回,就走出了这所怒风武院的大门,只留下身后一群好事者们,下巴都要跌在地上了。

  “我的天哪!你们看到了吗?!”

  “我擦!冰山女神和那个废物拥抱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俩关系不是很差的吗?!平时都不说话的,可今天怎么就……”

  “难道他们之前就是一对?只不过一直隐瞒着,谁都不知道?!”

  听着这些人的话,慕芊芊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这些庸人,满脑子都是龌蹉的想法,他们怎么会理解两个天才之间的关系情感?

  虽然她和陈器一直以来是不怎么说话,在外人看起来,似乎他们关系很差,但这些全部都只是表象而已。

  他们之前的确谈不上什么友谊,但也不代表两人之间就有什么仇怨,反而,因为彼此都是良性的竞争对手,两人虽然交流不多,但对于对方的了解却是不少。或者说,作为对手,才更了解对方吧。因为只有了解他,才有机会打败他。

  慕芊芊也确信,在这所学院里,也只有她和陈器才能算的上是真正意义的对手,至于彭旭东,还没那个资格。

  所以如今唯一的对手要走了,于情于理,她都要出来送上一程。

  果然,两人虽然还是第一次这样聊天,但却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丝毫没有拘束和生涩。

  这就是对手之间的默契。

  不过这会儿,慕芊芊心中升起了一丝危机感。

  陈器他……恢复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恢复的,但看他精神奕奕的样子,的确是恢复了,或者退一步说,是已经开始恢复了。

  以陈器的资质,恢复以后,他的实力肯定还会突飞猛进。

  之前三个月,对他而言是灾难,但同样也是历练,是沉淀!

  自己必须要更加的努力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水准,都还比不上三个月前陈器的水准。而经过这一次被学院的背叛和羞辱,陈器必定会努力奋发,如果她再不努力的话,两人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只怕连当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了。

  慕芊芊暗自咬牙:“我一定不会被你甩开太远的!看来,这个怒风武院,我真的是不能再继续待下去的。我需要更高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