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你被开除了

噩梦宝藏 +A -A

  张主任背着手走过来,直接对那个毛包胡子训斥道:“老吴,你刚刚手伸那么长,在干什么?”

  毛包胡子连忙赔笑道:“张主任,是这样的。这个小子把禁闭室里的测量仪给弄坏了,按照学院的规矩,损坏公务是需要赔钱的,我这不是正在找他要嘛!”

  陈器在一旁冷冷的接口:“一个测量仪需要一个金币?”

  毛包胡子脸色大变,还没来得及解释,张主任就训斥道:“好哇!老吴!你竟然敢私自抬价,中饱私囊?”,不等毛包胡子解释,就道:“滚一边去!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仔细调查,严肃处理的。”

  然后不理会毛包胡子一脸灰暗,张主任转向陈器,原本严肃的脸色立刻变得和蔼可亲,光是这份变脸的速度,陈器虽然对他十分不爽,却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张主任端着这份“和蔼可亲”的笑容,对陈器道:“陈器同学,昨天睡的可好啊?”

  陈器却懒得给他好脸色,毫不客气的直接道:“张主任,你可算是来了。我记得之前我们签合同的时候,上面清楚的写着,只要我来到怒风武院,学院就将拨给我一件顶级静室免费使用三年,另外还有其他奖学金之类的奖励。可是昨天,学院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直接取消了所有的福利奖励,包括静室的使用权。我想知道这到底是谁做的决定。”

  张主任也不尴尬,眯着眼睛微笑道:“陈器同学啊,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不舒服。但是呢,学院也有学院的考虑。毕竟你也知道,再过两个月,就又到了一年一度全郡大比的时候了。以你现在的状态,只怕是很难像去年那样,给学院争得荣誉了。你也该明白全郡大比对学院的重要性,所以,学院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争取在这最后两个月,倾尽资源培养出一个可以接替你的选手。当然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的确是忽略了你的感受,所以在我的据理力争之下,学院决定,并不急于收回那间静室。只要我们再签一个合同,你依然可以享受之前所有的待遇。怎么样?”

  听了这话,陈器心中不但没有半点高兴,反而疑惑大起。

  毕竟陈器在这所怒风武院也呆了一年多的时间了,这张主任的名字虽然他记不住,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陈器心里也是有数的――这家伙原本就是学院领导的一个关系户,靠拍马屁和口才好才上位的,所以所谓“据理力争”云云,这话着实没有几分可信度。

  况且,他之前对首席徽章上吐痰,又将学院毁约一事公开,引得人心不满,这已经是打了学院的脸,以他对学院里那帮领导的了解,那帮家伙可没有一个是那么大度的。

  更何况,对于他的惩罚,昨天学院才以公告的方式贴在了布告栏上,已经是全校皆知。可是这才过了一天,风向就变了,要说其中没有猫腻,陈器脑子进了八缸水都不会信的!

  难道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恢复了?

  这个念头在陈器脑海中闪过,但立刻就被排除了。

  小黑屋是封闭的,床头精神平稳度测量仪上显示的数值,除了自己没有人看到――更重要的是,每个精神平稳度测量仪都是独立的,数据彼此并不互通,学院方面不可能知道昨夜他的精神平稳度数值。

  传说在大灾变以前的那个科技文明,有一种叫做络的东西,可以用于信息传递,甚至能够将全世界的信息都汇聚在一起,一个人坐在家里,就可以通过终端了解天下事。

  但在大灾变到来时,天地间一些规则发生了改变,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人类的通讯手段。

  于是,全球性络,也就成为了一个过去词。

  光明联邦成立以后,新时代的学者花了几千年时间想复原络这种东西,但收效甚微,只能在小范围的使用,勉强做到数据互通,而且成本十分高昂,只有那些顶级的城市和武院当中才会有。

  怒风武院,是肯定没有数据互通局域这种高端的东西的。

  陈器稍稍想了一下,既然自己恢复的事情没有暴露,那么猫腻一定就在这份要他新签的合同上。

  陈器脸上没有表情,道:“什么合同?拿来先看看。”

  果然,张主任从包里就把新的合同拿了出来,陈器扫了一眼,脸上立刻露出了冷笑。

  原来这份合同当中,只有一个条款,那就是陈器需要说服他的妹妹陈清妍,在两个月后的中考以后,加入怒风武院!

  只要陈器可以说服陈清妍来怒风武院,那么接下来陈器之前享受的所有待遇一切照旧,而且关于陈清妍的待遇,学院领导会与她专门的商议。

  这是让自己卖妹妹啊!

  陈器脸上露出冷笑,看向一脸笑意的张主任,道:“张主任,你们真是打的好算盘。看来,是昨天我妹妹来看我的时候,被学院里哪位认识她的领导看到了吧?或许就是你自己?张主任?毕竟你是管招生工作的嘛。如今阳川城各个初级武院初三年级有哪些好苗子,你应该是了然于胸的,对吧?更不要说,我妹妹还是她们学院的第一首席呢?”

  张主任笑道:“这个是当然,陈清妍同学我要是不知道,那就是尸位素餐了。毕竟她可是今年中考全城状元,甚至是全郡状元的热门人选啊!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是你的亲妹妹。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陈器心中暗骂谁跟你是一家人,但脸上却皮笑肉不笑的道:“然后你就把这件事情紧急报告给了学院的领导,领导们就突然发现自己悲剧了。因为他们已经做出了对我的处罚,而且公布全校――我妹妹就是因为这个才来看我的。但是呢,你们也清楚,这样做显然是你们毁约在前。只要我把这件事情跟我妹妹一说,再随便抱怨两句,我妹妹接下来是一定不会报考怒风武院的。我说的没错吧?”

  看到张主任脸上微微变色,陈器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冷笑道:“你刚刚也说了,清妍可是今年中考的全城状元的热门人选,甚至与我当年一样,成为全郡状元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个很有可能是今年全郡初中状元的女孩,她的哥哥刚刚才被你们给得罪了。你们单方面的撕毁了合同,取消了原本允诺他的一切待遇。所以你们慌了,你们必须要速度安抚我,然后就有人出了个馊主意,那就是这份新的合同。”

  陈器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把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重新还给我,但条件却是让我把妹妹再卖进你们这个没有信义的学院!你们以为我是傻的吗?!合同?合同有个屁用!你们之前刚刚才单方面把合同给撕毁!我知道你们有方法对别人解释这一切,因为最终的解释权始终在你们手里。那些糊涂的家长会信你们而不会信我!但这不重要,只要我妹妹信我就可以了。你放心,今年中考,我妹妹去哪个武院都不会来你们怒风武院的!因为你们,没有任何的信义!”

  被陈器这么一番咆哮,张主任的脸色黑如锅底,再没有之前的“和蔼可亲”,而是阴测测的道:“陈器,你这是在给你自己找麻烦!”

  陈器哈哈大笑,别说他如今已经尽恢复到之前的水准而且犹有过之,就算他还是如之前那样,在这件事情上也绝不会妥协。

  他大笑道:“麻烦?!你们还能怎样?!你们已经撕毁了合同,取消了我所有的待遇,接下来还能做什么?!开除我?!”

  张主任寒声道:“你以为我不敢开除你?”

  陈器盯着他,丝毫不退:“你可以试试!”

  “试试?”张主任突然哈哈一笑,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嘲讽,鄙夷道:“陈器,看来你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你自己的情况啊!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全郡状元?无论到哪都有一堆武院抢着要?你现在已经废了,你已经是个废物了!把你开除了,你还能去哪里?不会再有武院会要你了!你仔细考虑清楚,只要你签了这份合同,接下来你还可以在这里呆下去。等到高三毕业以后,你还可以靠着文试考一个三流的文科学院。但是如果你不识抬举,你被开除的履历将永远记在你的档案上,成为你一辈子的污点!”

  陈器毫不退让,冷笑道:“是谁的污点,还说不定!”

  “好!好!好!”张主任连说了三个好,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不用!就算你再问一百遍,我也不会让我妹妹进入这个无情无义,没有信义的破学院里的!”

  “很好!”张主任大怒,又从包里取出一张通告单,念道:“陈器,因为你侮辱首席徽章,罪不可恕,所以学院决定,将你逐出怒风武院!”

  他把这张通告单往陈器怀里一扔,冷笑道:“陈器,你被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