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入门五境

噩梦宝藏 +A -A

  而当熟悉了“心静如水”的感觉以后,继续保持修炼下去,自然而然的,对外界干扰的抵抗力就会增加,当增加到一定程度时,也就是将精神平稳度提升到120分以上时,便到了下一个境界。

  古井不波。

  古井,就是枯井。

  枯竭的老井当中,不会再起波澜。

  到了这个境界,身边一般的响动,就无法打断此人修行了,但也只是一般的响动而已,比如突然有人碰他一下,踹上一脚,或者在身边大声说话等等,还是可以将其打断的。

  就好像,在古井里扔一块石头,古井的宁静就会被打破。

  想达到这个境界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就以怒风武院整个高二年级来说。一共三千多名学生,只有大概不到两百人可以进入到“古井不波”这个境界。

  也就是说,三千多名学生当中,只有不到两百人,可以将自己的精神平稳度提升到120分以上。

  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家中颇为富裕,可以给他们提供许多修行时的资源――比如高级的静室,还有可以帮助人平心静气的安神香,以及一些具有同样效果的药膳之类。

  像陈器这样,几乎不借助任何资源,仅靠一间静室,却硬是凭借自己天赋和毅力,就能够让自己的精神境界达到古井不波,甚至在三个月前精神平稳度高达187分!

  这份天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惊艳!

  60-79分的境界叫做初窥门径。

  80-119分的境界是心静如水。

  古井不波,是入门期的第三层境界,而这个境界的分值,是120到199分之间。

  再往上,精神平稳度超过200分,就进入下一层的境界了。

  不动如山!

  所谓不动如山,顾名思义,就是内心已经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仿佛是山岳一般,这个时候无论外间是刮风还是打雷,甚至哪怕有人在自己耳边使劲敲锣,都可以全然不放在心在,不受其干扰。

  这就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达到这个境界就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哪怕在人群喧哗的环境当中,只要保持无光的状态,都可以修行。

  越高的境界,松果体的效果就越强,对人体潜能的开发力度就越大,再加上随处可以修行,更是等于增加了修行的时间。所以“不动如山”这个境界,在修行上是一个巨大的门槛,会把低于这个境界的其他人,远远的甩在后面。

  三个月前,陈器距离“不动如山”这个境界还有一步之遥。

  但是今天,在他的精神根本已经受损的情况下,却奇迹般的跨过了这个门槛,而且达到了206分如此的夸张!

  所以陈器第一眼看到这个分数的时候,几乎是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或者是床头的这个精神平稳度测量仪坏掉了!

  但东西坏没坏,他自己心里岂能没有笔帐?

  刚才那种全世界都安静下来的感觉,作为当事人,他体会的最是清楚。

  之所以不敢相信,是因为惊喜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从9分,到206分……

  换做是谁都会头脑发晕的。

  要知道,哪怕是如今怒风武院的高三年级,精神平稳度能够超过200分的,也不足一支手的数量。

  而根据往年的成绩,精神平稳度超过200分,达到不动如山境界的学生,在大考当中可以说是稳能考入联邦的B级战院!

  但陈器今年才不过高二。

  如果让怒风武院的领导们看到这个数值,他们打自己的脸也会求着把陈器给留下来。而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哪怕是整个康州排名第一的武院――沧澜武院,都会过来挖人的!

  “是你做的吗?”陈器将黑刀握在手里,轻声的问道。之前从这把黑刀中传来的清凉的气息,在识海当中无数刀光将自己精神周围黑色的心魔斩断的场景,对他而言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当然,他这样问并不是认为这把黑刀就真的可以回应他,但却没想到,就在他开口之后,黑刀上又传来了一阵,跟之前一模一样的,清凉的气息。

  而且从气息当中,陈器感觉到了一种喜悦、欢快,甚至还带着几分讨好的情绪。

  就好像……

  一只刚满月的小狗,笨笨的,又努力的让主人开心的样子。

  陈器笑了,轻轻擦拭着刀身,道:“真的是你啊!那我可要好好谢谢你了。你放心,等从这里出去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修炼你教我的那七招刀法的。”

  刀上又传来一股清凉的气息,带着几分鼓励的意味,那意思好像是“我看好你哦”。

  陈器开心的笑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和这把刀之间有了一种特殊的默契。

  “对了,你能给我说说你的来历吗?是谁创造了你,还有你教我的刀法,又是源自于谁的?”

  这会陈器等了好半晌,黑刀才传来一丝犹豫、苦恼的气息,好像是在说,它也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来你的历史真的非常悠远啊!”陈器感叹了一声,心中也明白了几分。

  这把黑刀已经生成了灵智,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股灵智并不算是强大,反而像是初生不久的婴儿一般,也只能表达一些简单的情感。

  不能知道这把刀的原主人是何等身份,陈器心中有些遗憾,但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

  他想了想,道:“那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我总不能一直都管你叫黑刀吧?或者叫你小黑?呵呵!”

  刀上马上传来一股抗议的情绪,显然对“小黑”这个名字十分不满。

  陈器哈哈大笑,连忙道:“说着玩的,说着玩的!唔,不如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感觉到刀上又传来雀跃的情绪,陈器仔细想了想,道:“从外表上看,你平平无奇,好像一截枯木一样,就叫你‘枯木刀’如何?”

  “还不满意啊?!那让我再想想!”

  “唔,有了!还是从外表上来看,你仿佛连刀锋都没有,就叫你‘藏锋’吧!”

  “哈哈!你也喜欢这个名字?那就这么定了!”

  “藏锋刀!”

  第二天中午,陈器正在闭目修行时,突然外面响起了开锁的声音,有人在门口道:“小子,你可以滚出去了!”

  陈器缓缓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床头的精神平稳度测量仪,上面显示的数字是207,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轻轻一挥手,一股劲力破坏了测量仪内部的零件。

  不然的话,测量仪会将之前的所有数值记录下来,会有老师来查看的。

  206、207这样的高分,陈器暂时还不打算让别人知道,因为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将早已变小的黑刀藏在袖子当中,陈器从床上下来,这时门也被打开了,一个叼着烟的毛包胡子的中年大汉瓮声瓮气的道:“小子,这一天过的怎么样?精神平稳度多少了?”

  陈器指了指床头那个已经黑掉的测量仪,道:“我来这里的时候,这东西就坏掉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多少。”

  毛包胡子朝床头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嘿嘿冷笑道:“小子,是你把测量仪搞坏的吧?之前你进来前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就坏了?”

  陈器无所谓的耸耸肩,他知道自己的借口糊弄不了人,不就是一个精神测量仪嘛,这东西两银币一个,大不了他赔钱就是。

  毛包胡子抽了口烟,道:“小子,我知道你的事情,高二年级曾经的第一首席。现在却沦落到觉都睡不好的程度。既然你不想让我们看到你的低分,那也随便你,不过损坏公物,你得照价赔偿。一个金币!”

  陈器看他一眼:“这东西十银币一个,路边随便找个小店就能买到,量大还打八折,怎么到你这就翻了十倍?”

  毛包胡子嘿嘿笑道:“我们这的测量仪是特制的,就是这个价!”,说着伸出了手,在空中颠了颠。

  陈器气极反笑,早在三个月前他还受学院重视,还是高二年级第一首席的时候,就这么一个看门的家伙哪敢这样跟他说话?!现在他大概已经知道自己得罪学院的事了,所以也嚣张了起来。

  就在陈器考虑要不要给这个家伙两个巴掌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老吴,你在干什么?”

  毛包胡子和陈器转头望去,看到一个有些谢顶的中年人一脸威严的走了过来,看到这人,毛包胡子顿时把之前伸着的手缩了回去,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道:“张主任,您怎么来了?”

  这个谢顶的中年人,是怒风武院的招生办主任,姓张,名字陈器懒得记,只知道大家都管他叫张主任。这个张主任之前和陈器没少打交道,当初就是他把陈器说服来怒风武院的,之前的合同,也是他代表学院和陈器签的。

  所以陈器看到这个家伙时,脸色立刻就阴了下来,和旁边毛包胡子谄媚的笑脸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