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观想刀法

噩梦宝藏 +A -A

  陈器激动好一会之后,终于冷静下来。

  他突然意识到,这把黑刀固然神奇,但眼下对他来说,更为重要的,他似乎已经找到了一种可以克制这种古怪噩梦的方法!

  因为这次他从梦中挣脱,头却是一点都不疼了。

  而且,以往他从噩梦中惊醒,头疼欲裂的原因,都是因为梦中那独角鬼劈在他身上的那一刀!

  那一刀仿佛是直接劈在了他的灵魂上!

  而现在,那该死的独角鬼的长刀都被他给抢过来了,是不是意味着,从此以后他就不会再受到这个噩梦的困扰了?!

  想到这一点,陈器连忙躺在床上,打算重新入睡。

  这是三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入睡,他想看看,当他睡着以后,会不会继续做那个噩梦?如果那个噩梦又来了的话,梦中那只独角鬼,手里还有没有新的长刀?

  就算没有长刀,或许还可以从那只独角鬼那里再弄到点什么好处?

  只是,或许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让他激动了,接下来陈器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了半天,也没睡着。

  陈器知道自己现在的精神太过亢奋,于是盘膝坐在床上,将缩小的黑刀握在手中,双目自然闭合,使用观想法去观想一副黑白相间的漩涡图案,用于平复精神。

  这黑白漩涡可并不是太极鱼这种传说中高端神秘的东西,而是一种很简单的图案,就是一张白纸上用黑笔画出的螺旋圈,因为这个图案很像是一种叫做“蚊香”的民生用品,所以这个图案也被戏称为“蚊香观想图”或者干脆就叫蚊香图。

  观想法听上去有些高大上,但说白了就是用某样东西,将人的注意力转移,从而达到平稳精神的效果――这个跟古老相传下来的数羊睡眠法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这指的是观想法最基础的原理,万丈高楼平地起,观想法中也的确有更为高级,更为神妙的法门,但一切都是以这个原理为基础的。

  当年的武神华凌空在传下观想法时就曾经说过:“万物皆可观想。”

  意思就是,无论是一束花,还是一棵草,抑或是广阔的大海,皎洁的明月,甚至是浩瀚的星空,只要能够将精神投入进去,都可以用来观想。

  蚊香图实在是联邦当中最低级、最没有特点的观想图案,可陈器当年就是靠着这么一幅一个铜子能买十张的蚊香图,硬生生的将自己的精神平稳度提升到了最高187分的程度!

  这样的天资,的确可以堪称妖孽了。

  但是现在,陈器却悲剧的发现,或许是因为刚才太过激动了,又或许是因为之前接连的噩梦导致他精神受损,又或许是两者都有的原因。现在他坐在床上,只觉得心浮气躁,坐卧不安,连静心都静不下来,更别提“无实物观想”了。

  所谓“无实物观想”,就是当人对于自己观想的东西熟悉到一定的程度,已经不需要实物,闭上眼睛就能够在识海中将观想物完美实现的一种境界。

  当然这个境界没什么好吹嘘的,主要是因为观想物的复杂程度而定――像蚊香图这么简单的东西,陈器七岁那年就可以做到无实物观想了。

  只是,七岁那年能做到的事情,现在已经过了十五岁的他现在反而做不到了。

  尝试了好一会,陈器都无法静下心来,郁闷的想从床上跳下来,大喊几声发泄一下。但是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手中缩小的黑刀,顿时眼前一亮。

  对啊,自己精神受损无法集中,导致无实物观想的难度大大增强,既然如此,那就试试“有实物观想”呗!

  天地万物皆可观想。

  这把黑刀如此神秘,或许能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想到就做!

  借助手电筒微弱的灯光,陈器努力的将精神集中在重新放大的黑刀上。

  这把黑刀显然很有年头,刀身上散发着古朴、苍凉的气息。

  此刀长四尺,但宽却只有一寸多,比起市面上常见的厚背刀、开山刀之类,显然要“纤细”了不少。而且刀背也不宽厚,刀刃处更是如一团乌木一般,看上去好像连刃都没有开。

  这样式,有些像剑,但却只有一边开刃,很像是在大灾变前的遗迹当中所发现的一种名为“唐刀”的武器。

  俗话说刀乃百兵之霸,但这把黑刀看上去一点都不霸气,除了稍微长一点之外,并没有什么特色。尤其是,整把刀看上去黑漆漆的就好像是块木头做的一样,尤其是纤细的刀身,让人感觉仿佛只要用力一砍,就足以将这把刀砍为两段!

  但陈器知道这一切都是表象,所谓神物自晦,这把刀都能随着主人的心意随意变大变小,绝对当得起神物二字!

  而神物,又岂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

  心念一动,陈器举起黑刀,在手臂上轻轻一划。

  鲜血汩汩流出,陈器也不包扎,反而故意将血液滴在这把黑刀的刀面上!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血滴落在刀面上以后,就好像是水遇到了海绵,竟然完完全全的被吸收了,一滴也没有落在地上。

  陈器不惊反喜,难怪他抱着这把黑刀仔细用精神感悟时,感觉到刀身之内血气澎湃,甚至隐隐有鬼哭狼嚎之声,果然是因为这把黑刀可以吸收血液!

  刀身之内如此澎湃的血气,也不知道当年这把刀的主人持刀斩杀了多少凶兽、多少强者!

  看似普通,没有霸气?!

  那是因为当年锻造这把宝刀的人,锻造手法出神入化,再加上这把黑刀的材质特殊,所以才达到了这般返璞归真、大巧若拙的境界!

  这黑刀没有刀鞘,但是却天生自带了一副隐形的刀鞘,将所有的霸气、所有的杀意锁在刀身之中。

  只有当真正战斗之时,这把刀的霸气、杀意才会爆发出来,而平时的状态下,它就如同一根枯木一般。

  “不对,不对,”陈器突然摇头,喃喃自语道:“虽说神兵有灵,这把刀也绝对是在灵器之上,但是刀就是刀,无论如何灵异,始终只是一把兵器……是了!一把刀霸不霸气有什么用?再霸气的刀,落在一个三岁孩童的手里,别人难道就会怕了他?可若是当年武神阁下,哪怕赤手空拳站在那里,又有几人能够等闲视之?!”

  陈器眼前突然一亮,仿佛一层窗户纸被捅破的感觉,欢喜的喊出声来:“真正霸气的,不是刀!而是持刀之人!”

  这句话刚刚喊出,手上的黑刀突然传来一阵清凉的气息,这股气息并非作用于肉体上,而仿佛是直接作用于灵魂当中!

  刚刚还混乱的精神,就好像干裂的土地上突然引来了一条冰凉的泉水,顿时,陈器只觉得世界猛然一下安静下来。之前那些无尽的杂念、心绪的烦扰,全部消失不见!

  一股久违的,熟悉的宁静感觉,涌上心头。

  天地之间,一片安静!

  这种感觉陈器再熟悉不过,这显然是精神平稳度提高到一定的境界之后,才会出现的感觉。

  只是,自打这三个月以来他噩梦缠身,这样宁静祥和的感觉,就再也没有体会过了。

  他连忙闭上眼睛,仔细体味这种难得的感觉,因为他很清楚,现在这个状态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在这种状态之下,他受损的精神能够得到极大的恢复。

  当他闭上眼睛以后,突然发现,识海之中,多出了一把黑色的长刀!

  正是他从梦中带出来的那一把,此时,这把黑刀悬浮在他的识海里,不过与现实中不同的是,识海中这把黑刀的刀身上,浮现出了无数奥妙的符文!

  而且,黑刀身上,散发着一种幽寒的光芒。

  陈器清楚的感觉到,这幽寒的光芒是直接照耀在自己的灵魂之上,就好像是无数把锋利而且冰冷的手术刀,伴随着那股冰凉的气息,将他灵魂上附着的黑色杂念一一斩断,以致于自己的内心前所未有的平和。

  就在这时,刀身上的神秘符文,突然有一些飞了出来,在识海之中化作一个持刀的人影,然后,人影动了起来,就在陈器的识海之内,耍起一套刀法!

  这人影只是一个人形的影子,看不出身材,也完全没有面庞,但他使出的这套道法,却是让陈器目瞪口呆。

  刀法并不繁复,一共只有七招,人影的动作也似乎故意放满了速度。

  但是每一刀挥出,却都带着一股奇特的韵律,如羚羊挂角,浑然天成。

  陈器可以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般神妙的刀法,这个人影的举手投足,每一次移动,每一次挥刀,似乎都带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美感,但却又是凌厉无比!

  人影的动作很慢,像是故意想要让陈器看的清楚,七招刀法使完以后,他原地站立收刀,然后又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刀法。

  陈器如果再不知道这个人影在做什么,那他就真是白痴了!

  这是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