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再小点,再小点!

噩梦宝藏 +A -A

  陈器整个人都凌乱了!

  从噩梦中挣脱的狂喜,被眼前这把突然出现的黑色长刀带来的困惑和诡异给压了下去。

  他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腿上使劲捏了几把,确定了真实的疼痛感觉,才确定自己不是还在做梦,而是一个很清醒的状态。

  但越是这样他越是凌乱!

  怎么会这样呢?!

  这把刀到底是哪来的呢?!

  他在睡觉前,可以百分之一万的确定,自己的床边上根本就没有这样一把长刀!

  难道……

  陈器心中生出一个荒诞的想法……

  难道这刀,真的是从梦里带出来的?!

  仿佛是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了下来,陈器整个人立刻就清醒了。

  他仿佛一只猫一样从床上跳下来,轻轻来到门口,仔细的贴在门上听了一会,确定门外此时没有人,才蹑手蹑脚的回到床上,用被子把整个人都遮了起来,再打开妹妹送来的微型手电,仔细的观察这把突然出现的黑色长刀。

  没错了!

  跟梦中那把一模一样!

  对于这把黑色长刀,陈器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在之前的三个月,他已经无数次“惨死”在这把刀下。对于这把的印象可谓是刻骨铭心,连任何一个细节都不会错过!

  这是一把足有半人多高的长刀,通体漆黑,又长又窄,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起眼。

  提在手里掂量一下,只觉得重量非常趁手,却说不上来具体有多重。轻轻在刀身上弹了一下,发出了“嗡”的一声绵绵不绝的声音。

  陈器又是一惊,低声叹道:“好刀!”

  要知道现在的学生在学院里所学的可不仅仅只是单纯的修炼,还有其他许多的课程,其中有一门就是对矿物的鉴赏。因为像怒风武院这种学院里培养的,很多都是未来的精英,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将来的舞台,可不光是这片大陆,更是透过之前的空间裂缝,前往那些凶兽们所在的次元空间!

  对于人类来说,这些遍布凶兽的次元空间,虽然危险,但也遍地都是宝贝!

  想想看,一只普通的异次元凶兽的肉,所富含的营养和能量都要远高于地球上以前的人参、灵芝之类的所谓天材地宝。那么,根据能量的守恒定律,很容易就可以推想出,这些凶兽所在的次元世界中,宇宙能量的浓度将是地球上的多少倍?!

  在这种环境下所生长的动物、药草的效果,比起地球高出太多,那么同样推论,那里的矿石呢?那里真正的天材地宝呢?!

  据说,联邦政府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划反攻这些凶兽次元,为人类争取到更多更好的生活环境,而且这个计划已经在执行了。虽然每日的整点新闻长久以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其中提到的许多消息未必就是真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人类当中的强者有许多已经进入了那些次元当中,并且在一些次元里建造了前沿基地,从中获得了天大的好处。

  陈器所在的这所怒风武院的创始人,当年就是一名曾经进入过异次元世界征战过的人族强者。

  在学院的荣誉室中,现在还存放着这位创始人当年所使用的兵器。

  怒风剑。

  这把剑就是当年那位创始人用他在异次元世界中收集的一种珍稀矿石,打造的兵刃――按照大陆上对装备的等级划分,这把怒风剑已经达到了灵器的水准。

  灵器,通灵之器,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

  这把怒风剑就是如此,具有非常良好的风系能量的传导性,当时的教授为了给他们这些菜鸟开开眼界,也顺便宣传怒风武院的威名,将这把怒风剑取出,在演武场中表演,当真是削金断玉,如切豆腐。尤其是当教官将自己的精神力量注入剑中以后,一剑劈出,剑气化作数百道凛冽风刃!

  那场面,陈器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当时他们都按照教授所教导的鉴赏术仔细鉴赏了那把怒风剑,但现在想来,按照鉴赏术中的分析,陈器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似乎,似乎那把怒风剑的材质,比起这把神秘的黑刀来,还要差上那么几分啊……

  这个念头一升,陈器自己都感到古怪起来。

  不过他现在手头没有仪器,无法对这把黑刀的材质进行具体的分析。

  但是简单的测试还是很容易的。

  他拿起刀柄,轻轻的用刀刃在旁边桌子上挨了一下。

  “嚓!”

  一声极细微的轻响,刀刃轻轻的压进了实木的桌子中一点,就好像是切豆腐一样。

  陈器重重的吞了口口水。

  他可不敢再试验了!

  毕竟这里不是他的地盘,而是学院的小黑屋,他要是挥舞着刀在屋里刷上两圈,弄的整个屋子一片狼藉的话,那他根本没法跟学院解释。

  对了!

  陈器这时候才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解释!

  他现在在小黑屋里啊!他也不可能在这里呆上一辈子!

  明天他就要被从小黑屋里放出来了!

  可是这样一把半人高的长刀,他怎么带出去?!

  而这把长刀要是被学院的老师发现了,自己怎么跟他们解释这把刀的来历?!

  这个问题很严重,非常严重!

  他进小黑屋的时候,当时可是很多人看着他的,那个时候明明没有这把长刀,但是怎么偏偏出来时,多了这样一把刀?!

  怎么解释?!

  告诉他们是从梦里拿出来的?!

  别逗了!

  先不说这种荒诞的理由有没有人相信,陈器心中有个感觉,这件事情是一定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包括最亲的父母和妹妹。

  从梦中取物,这绝对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陈器从懂事后就明白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跟任何人泄露半分,起码在没有足够的能够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实力之前,是绝对不行的!

  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他们把自己抓去切片了怎么办?或者,他们把自己一家人给绑了,逼迫自己日夜做梦给他们取东西,这又怎么办?!

  这件事实在太大,已经不是一个怒风武院能够担当的起的事情,一旦传出去,震惊整个联邦都有可能。就算震惊不了整个联邦,在这个阳川城,也绝对会掀起轩然大波。

  当面对那些大人物的威逼时,他们一家升斗小民,就跟路边的蚂蚁一样,连半点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只是几个念头,陈器就决定了一定要将这件事情保密。

  但是问题又回来了,明天,小黑屋的门打开的时候,他怎么才能把这把刀带出去?

  怎么想都是死结啊!这么大的刀,根本不可能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带出去。

  而如果藏在这小黑屋里呢?

  等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再偷偷回来拿走?

  那也不可能。

  这个小黑屋就这么大一点点,一共只能容纳一张桌子一张单人床,在开灯的状态下绝对是一览无余,哪怕藏在床底下。

  再说了,小黑屋每次使用后都会有人专门清扫的,刀藏在这里,无论什么地方,都不可能瞒的过清扫房间的人。

  把刀插进地里?反正这把刀这么锋利,直接插进地里也不是没可能,最多就留一条地缝在外面,如果在床底下的话,再做点伪装,应该能瞒得过去吧?

  想到这个方法,陈器又苦笑了。

  如果这个小黑屋在一楼的话,那么这个方法的确可行。

  但问题是……

  这个小黑屋特么的在二楼啊!

  而且楼下就是看守室啊!

  这要是一刀插下去,别等出去了,小黑屋的看守立刻就把整个学院的领导喊来了!

  陈器坐在床上苦思冥想,想了十几个方法,最终都排除了。

  难道说,只能把这把刀暴露出来?

  如果这把刀只是普通的刀也就算了,还可以扯几个理由,反正也没人较真。但这分明是一把堪比,不,绝对比镇校之宝的怒风剑还要更高级的武器啊!连他这个高二的学生一眼都能看出这把刀的不凡,你指望学院那些老师都是睁眼瞎吗?!

  陈器连头发都抓下来几根,实在是想不出办法了,只好苦笑着抱着这把黑刀自言自语:“你怎么就这么大呢?要是再小一点那可多好?”

  他也就是随口这么一抱怨,但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手中横放着的这把黑刀在他话音落下以后,突然微微闪过一道乌光,然后整把刀的体型缩小了足足三分之一!

  看到这一幕,陈器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忍不住大口吞了口口水。

  眼花了吗?!

  绝对没有!

  这把刀的重量还跟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显然体积缩小了一号!

  陈器定定心神,反正今天晚上见到的怪事太多了,也不差这一件了,他吞了口唾沫,小声道:“再小点?”

  又是一道乌光闪过,这把黑刀的体型又缩小了一圈。

  “再小点!”

  “再小点!”

  眼看着这把之前足有半人高的长刀一次次缩小,先是缩小到普通朴刀的大小,又缩小到匕首的大小,最后竟然缩小到了一枚纽扣那么大,好像是个钥匙环上的装饰一般,随便在身上哪里一藏就行了。

  陈器握着纽扣大的黑刀,激动的把头闷在被窝里,用被子堵住嘴癫狂无声的大笑。

  能够根据主人心意放大缩小的武器,别说见了,他连听都没有听过!

  这下可真的是捡到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