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我在做梦!

噩梦宝藏 +A -A

  当然外面发生的一切都与陈器没有关系了,因为他已经在小黑屋里“思过”了。

  陈器却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过”要思的,但是小黑屋中的安静,却让他可以静下心来,思考未来的道路。

  他知道,自己之前那一下,实在是把学院给得罪狠了,从此他在怒风武院当中,将举步维艰――甚至有可能被开除。

  但他不后悔。

  因为就算他的天赋废了,但他的骄傲却没有废,他的骨头也没有废!

  他,陈器,是不会摇尾乞怜的!

  况且,就算学院不开除他又能怎样呢?

  继续在这里消磨时间?

  可是他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

  精神平稳度跌到了10以下,就是慢性自杀,显然学院方面对于他的心魔已经无能为力,而且也早就将他给放弃。所以就算他继续留在学院里,最后的下场也不过就是一步一步走向精神崩溃而已。

  所以陈器想明白了,就算学院不开除他,他自己也要退学。

  他要自救。

  他要去外面,去更大的城市拼一把,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找到解除心魔的方法!

  今天的事情,也正好让他和学院之间,做一个了断。

  可惜的是他没有早想明白这一点,不然直接就跟那几个教官说“老子退学了”,也不用来这个小黑屋里了。

  不过来就来了,也不算什么大事。正好这个地方安静无人打扰,他可以利用这一天的时间,好好规划一下未来。

  黑暗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小黑屋铁门的窗户口被打开了,陈器还以为是到了饭点,这里的看守前来送饭,却听到有人小声说:“只有五分钟。”

  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谢谢老师,我知道的。”

  陈器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正是他最宝贝的妹妹,陈清妍。小他两岁,今年初三,在本城另一所武院的初中部上学。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经出落的美丽大方,十足的美人胚子,而且在修行上的天赋,也丝毫不逊于自己,如今也是她学校里的第一首席。

  “哥!”

  “丫头,你怎么来了?”

  “我一个闺蜜的姐姐也在怒风武院上学,她知道我们的关系,于是你出事以后,她立刻通知了我的闺蜜,然后我就知道了。”隔着铁门,好像是探监一样,陈器看到自己最宝贝的妹妹眼睛红红的,透过一个小小的通气口望着自己:“哥,你没事吧?”

  陈器笑笑:“放心,我没事。”

  “听说……你不做首席了?”

  “看透了,不做了。一群白眼狼,谁爱做谁做。”

  “不做也就不做吧,当首席确实挺累的,”陈清妍叹了口气:“我闺蜜的姐姐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这件事学院做的也过分,明明之前白纸黑字签的合同,说撕毁就撕毁了。之前怒风武院还跟我联系过,希望我中考以后来他们这,但出了这事,我是绝对不会来了。”

  陈器却看的明白,笑道:“其实无所谓,像我们这种有天赋的学生,对于每个学院来说都只是工具而已。只要这个工具持续的好用,学院自然也不会薄待我们。所以你也别太多心了,你只要把大家当作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就好。学院利用我们,我们也可以反过来利用学院,让他们提供资源,学习知识,就这么简单。”

  陈清妍皱眉道:“哥,我听那位姐姐说,你最近还是在做那个噩梦,是吗?甚至只要你一闭眼就会做噩梦,所以你的精神境界和生命力才会跌的那么快,以致于怒风武院都失去了对你的信心,是这样吗?!”

  陈器撇撇嘴:“哪有那么夸张,你听谁说的?”

  陈清妍见陈器死不承认,知道哥哥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心里又气又是感动,道:“我的闺蜜叫做慕晴晴,她姐姐叫做慕芊芊。哥,你应该认识她吧?”

  陈器立刻无语了,心想怎么那么巧,他和慕芊芊关系十分一般,却没想到两人的妹妹竟然结成了闺蜜。

  估计慕芊芊那个女人现在一定恨自己恨的牙痒痒吧?!

  虽然他没有把第一首席的徽章也扔出去,但对于慕芊芊这个骄傲的女人来说,不凭她真正的实力赢过自己,就接过第一首席的位置,对她而言肯定是一种侮辱――陈器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慕芊芊已经拒接第一首席之位,以致于怒风武院二年级的第一首席之位,第一次空缺了出来。

  “哥,”陈清妍认真的道:“我记得小时候在乡下,听老人们说过,其实噩梦也是梦,再可怕再逼真的噩梦说到底都只是想象而已,你只要坚信,自己就是在做梦,那么我想你梦里的那个恶鬼是伤害不了你的!”

  陈器笑了:“哪听来的?”

  “真的啊!”陈清妍急了:“老人们都这么说!哥你可以试试的!反正你要是再做那个噩梦了,就一直默念‘我在做梦,我在做梦’这四字真言,实在不行就大声喊出来,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

  “还四字真言……”陈器摇头,不过看着小丫头着急的样子,也知道她是全心为自己好,顿时心中一暖,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会记住这四字真言的,你就放心吧!”

  陈清妍这才满意,偷偷从门缝里塞给他一个微型的手电,顽皮的眨了眨眼睛,两人又说了几句家里的情况,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门卫进来把陈清妍接走了,小黑屋里又只剩下陈器一人。

  陈器回到床上,靠在墙边,深深的叹了口气。

  妹妹对自己依旧充满了信心,就好像小时候一样,但问题是,他自己却着实没有太大的信心。

  虽然之前他满腔愤怒,下定决心一定要振作起来,要恢复实力,要让学院,以及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后悔。但是,陈器心里也明白,他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取决的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个该死的噩梦!

  只要这个噩梦一直持续下去的话,最多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他的精神就会彻底崩溃――没有人能忍受的了这种无休止的噩梦,而且更重要的是,每当梦中那只恶鬼挥刀砍在他身上,将他惊醒以后,他都会头痛欲裂,仿佛自己的灵魂被实实在在的砍上一刀似的。

  如果不是这一刀实在太狠,单单是单纯的噩梦,他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凄惨境况。

  现在他连睡都不敢睡,因为只要一睡着,就会梦到那只恶鬼。

  可一个人不可能不睡觉,除非他已经彻底超脱了“人”的范畴。

  陈器当然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所以,长时间的缺觉状态,已经使得他的精神达到了即将崩溃的临界点,再这么下去,他实在是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发愁啊,实在是发愁啊!

  于是在一片忧愁当中,陈器睡着了……

  这也没办法,他这段日子因为不敢睡,每天的睡眠时间都是极少,大部分时间都是那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以致于精神很差。如今小黑屋里一片黑暗,更是给了人睡眠的暗示,所以不多时,陈器就撑不住了,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只是这一睡,又梦到了那个独角恶鬼。

  那个恶鬼,又提着那把漆黑长刀,出现在他的梦里,怪叫着朝他猛扑过来!

  “该死的!”

  陈器只能拼命的掉头逃跑,而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为什么就不能正面和这个恶鬼狠狠干上一架?这样哪怕最后落败了,他心里起码也舒服许多。

  但是不行,梦里的他仿佛是一个牵线木偶一样,只能拼了命的逃跑。

  那恶鬼就提着刀一直在后面狂追。

  又一次的被逼到为了死角,恶鬼狞笑着走了上来,然后又和以前一样高高举起了长刀。

  难道还要跟之前一样吗?!

  这一刻,陈器突然想起之前妹妹的话。

  好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陈器不停的在心里默念:“我在做梦,我不怕你!我在做梦,我不怕你!”

  长刀像往常一样的狠狠劈下!

  眼看那长刀就好像以往一样劈在身上,陈器情急之下,也不知怎么,似乎有一股力量冲破了障碍,陈器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挣脱了束缚,那种牵线木偶的感觉瞬间没有了,身体的控制权终于回到自己的掌控中。

  电光火石之间,陈器使出了之前练过无数遍,已经刻印在身体记忆当中的“小擒拿手”,双手紧紧抓住了恶鬼手中的刀身!

  与此同时,之前在心中默念数遍却无法宣诸于口的“四字真言”被他狠狠吼了出来!

  “我在做梦!”

  恶鬼惊愕的目光中,白光乍现,铺天盖地。

  陈器猛的从床上坐起,发现自己还躺在小黑屋里的床上,刚才那个梦,竟然就这样过去了?

  最重要的是,头也不疼了!

  狂喜中的陈器刚要仰天大叫一嗓子,以宣泄自己的激动,却突然,右手在床边摸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打开微型手电一照,陈器当场就懵了。

  这不就是之前梦中,那恶鬼手里提着的那把黑色长刀?!